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力刚:万米随想

更新时间:2021-06-16 21:48:20
作者: 郑力刚 (进入专栏)  
这包括历史性的1954年Roger Bannister的3分59.4秒一英里跑和2019年Eliud Kipchoge的1小时59分40秒马拉松(此成绩不被世界田联认可因不是公开赛,还有赛中饮料是递给他的,以及循环pacers)。个人以为径赛史上最伟大和最辉煌的比赛是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800米。不要说David Rudisha以1分40秒98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至今唯一一次在1分41秒以下跑完800米,就连第八名的成绩也比2008北京奥运会金牌的成绩好。仅仅四年的时间过去,在同一赛事同一项目第八名的成绩比四年前的第一名还好,真是不可思议!事实上在这次比赛上,所有的八名选手或打破世界,或奥运纪录,或国家纪录,或个人纪录,真正是群星灿烂!不像许多钻石赛,此赛没有pacer, Rudisha从一开始就大步领先跑,自己掌握节奏,以49秒28拿下第一个圈(我只知两次高水平的800米大赛第一圈的时间是49秒以下),然后以51秒63拿下第二圈。自从英国伟大的长跑运动员Lord Sebastian Coe在1981年打破800米1分42秒的极限,时至今日四十年过去了,只有5人跑出过1分42秒以下的成绩,3人拥有世界纪录,而Rudisha的新世界纪录比Lord Sebastian Coe的成绩快出还不到一秒!真正是“雄关漫道真如铁”。

   一圈又一圈地自己在操场上跑着。前些日子和我的一好朋友谈Rudisha的这次800米跑。我们所里的两大运动明星之一的这位同事颇让我吃惊地告诉我他高中时400米的最好成绩48.98秒比Rudisha的第一圈快出0.3秒。毕竟这是一个中学生的成绩和世界纪录的一半相比,更何况安大略省中学生的纪录还不是他的。另一方面这也再次展现了有氧运动和无氧运动的不同。我知道北美有三大田径大洲/省,加州,德州,和安大略省。中国国家400米的纪录是45.15秒(中学生的纪录找不到),而安大略省中学生的纪录是45.99秒(加拿大国家纪录是44.44秒)。

   一圈又一圈地自己在操场上跑着。屈原从春与秋的代序而担忧美人(应是指自己,但也有说是楚怀王)日后的迟暮。如自己从跑步就可以证实“迟暮” 是“现在完成进行时”。这在好几个方面表现出来:第一,从热身到进入稳定状态的时间和距离都大幅度增大。40岁时,只需要两分来钟跑上400米,身体就进入了状态;现在60岁,得花上十二分钟跑上2000米的距离身体才热起来。第二,稳定状态的速度从40岁的一圈1分35秒跌到今天的2分10秒。

   一圈又一圈地自己在操场跑着。前天和这位当年对我棒喝的朋友聊天时谈起3月中旬滑雪季度结束后,自己已跑了8次一万米,十一次五千米。一万米的时间一般在56分左右,快的时候也有54分多的。对我很了解的他知道我从来不搞区间高速训练,但他又一次提醒我其重要性,并告诉我他的一位我认识的朋友都70岁了,跑步时依然做区间高速训练。人和人真不能比,我希望自己在70岁时依然能在任何一天跑一万米,但时间呢?跑步的速度和年龄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学术界对此有不少研究,但并没有共识。一般认为峰值过后,假如生活的方式和锻炼的程度变化不大,每年下降1%是比较合理的。以自己现在56分跑万米为基准,十年之后以此下降率计算万米就得用62分钟。但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假如”。事实上,自己40岁时,万米的时间是42分左右,如以下降1%计算,现在60岁的自己应在51和52分之间跑下万米。多出4到5分钟的原因自己是清楚的,因为“假如”不成立。40-45 岁时,不滑雪的季节上班的每天中午跑10多公里。后来打上了网球再加上轮滑,除非地湿跑步几乎就不是运动的首选了。

   一圈又一圈地自己在操场上跑着。过去的这些年,不时有朋友夸我耐力好,很适宜做长距离跑步,越野滑雪,轮滑,骑车,和游泳这些运动。的确,在操场上跑25个圈于自己算不上一个大的挑战。以我现在的状态要我在两小时内跑50个圈(两万米)也是做得到的。事实上,自己2019年11月参加麻州剑桥半马比赛,夏天准备时,没有一次跑过多于10公里的距离。夫人提醒我要跑些15公里,但我自信如能在任何一天都能在一小时内跑10公里,接下来再跑一个10公里应该是没问题的。结果证实自己以近59岁的年纪用1小时59分跑完这21.1公里的距离。

   一圈又一圈地自己在操场上跑着。大家都知道能将某个距离跑下来和在一定的时间内将这距离跑下来是两回事。一般说来,耐力是可以通过训练而得以相对提高很多,其直接的结果是速度随之的提高。但耐力不再是考虑的问题后,通过训练提高速度的范围却是很有限的。这也是为什么人常说耐力是可以练的,但速度是天生的。

   一圈又一圈地自己在操场跑着。多年来对自己跑步的能力和水平应该说是有充分的了解。有趣的大众对自我跑步的能力都有一些基本的估计,但对游泳以及轮滑的能力和水平往往连很模糊的了解都没有。比我年轻十五岁的一位同事冰球打得不错,夏天偶尔也玩轮滑。他很有信心地一天和我在研究所的环形路上轮滑,但让我吃惊的是他根本跟不上我。如是我意识到他有的是十几到几十米的冲刺能力但没有长距离轮滑所需要的耐力。至于游泳则有更荒唐的,一次我想组织三人去参加集体的半铁人三项,同事中一骑车高手答应将90公里的车程包下,我自己跑21.1公里的半马没问题,就差一人游2公里的泳了。一位体重近90公斤只有在夏天休假时才在湖里游泳的同事告诉我他可以游只是不想去游,真正让人哭笑不得。

   一圈又一圈地自己在操场上跑着。我相信跑一万米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但以我的经验如果有坚强的意志和逐步经过一些训练,这目标应该是可以达到的。事实上,人生的旅途不就是挑战自己吗?最重要的是要相信自己。我曾在渥太华河北边的一山村的小咖啡馆里几次遇到世界著名的探险家和超远距离跑步运动员Ray Zahab。这位貌不惊人也从不张扬的汉子,却是一位顶天立地的英雄。2006年他和美国人Charlie Engle以及台湾人林義傑以111天的时间跑步7500公里横越撒哈拉大沙漠的壮举而闻名于世。但他年青时并非热衷于体育,更不堪回首的是那时的他每天抽一包烟。

   一圈又一圈地自己在操场跑着。二十多年前,不滑雪的季节,自己上班时每天中午在外跑10公里。上班中午这时间是当时唯一的选择,因为家里有许多事情要做。夏天有时在三十多度的太阳下跑10公里,同事看着都笑我。一朋友将Noël Coward的歌《Mad dogs and Englishmen》(疯狗和英国人)打印出来贴在我的计算机屏幕上,让我明白正午的阳光下只有疯狗和英国人在外面(mad dogs and Englishmen go out in the midday sun)。黄皮肤黑眼睛的我显然不是英人,于是就只剩下疯狗这身份。

   一圈又一圈地自己在操场跑着。在正午的阳光下,犹如一只疯狗似的跑着。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02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