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龚群:《论共产党员的修养》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贡献

更新时间:2021-06-13 07:51:28
作者: 龚群  
实现伟大梦想,必须脚踏实地,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刘少奇指出,我们既要有崇高的理想信念,同时也要有脚踏实地的工作精神,“只有把伟大而高尚的共产主义理想和切实的实际工作、实事求是的精神统一起来,才能成为一个好的共产党员。这就是我们党的领袖毛泽东同志经常强调的做一个好的共产党员的标准”。换言之,坚定的政治信念、理想信念要通过脚踏实地的工作精神展现出来。

  

   第二,提高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修养,以马克思主义武装自己,是共产党员的党性修养的重要环节。刘少奇认为,我们党创建之初,之所以犯了那么多“左倾”、右倾错误,原因在于没有深入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不懂得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党的理论准备与实践经验不足。提高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修养,学习马克思主义,不仅仅是指阅读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著作,在刘少奇看来,更重要的是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来指导自己的革命工作实践,在斗争实践中不断提高马克思主义素养。刘少奇指出,有两种错误倾向:一是只知本本,而空谈马列;二是认为只要斗争勇敢,学不学理论没有关系。刘少奇说:“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是我们观察一切现象、处理一切问题的武器,特别是观察一切社会现象、处理一切社会问题的武器。如果我们不能掌握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武器,我们就不能正确地认识和处理在革命斗争中所遇到的各种问题,就有迷失方向、背离无产阶级革命立场的危险”。革命坚决、斗争勇敢是每一个共产党员必备的宝贵品质,但在革命斗争中,依靠谁、团结谁,谁是直接同盟军、谁是间接同盟军,谁是主要敌人、谁是间接敌人,在情况发生变化时,又如何改变策略等等,都是必须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才能正确解决的重要问题。如果没有马克思主义理论修养,就有可能在革命斗争中犯错误。

  

   刘少奇还认为,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修养是与共产主义信念和无产阶级立场内在关联的。一个共产党员如果没有明确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和无产阶级立场,就不可能真正掌握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方法。有崇高的共产主义信仰、坚定的无产阶级立场和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的立场,在革命实践中就会自觉地去提高理论修养水平,站在理论高度来认识问题和处理问题。在革命实践中自觉地提高自己的理想信念修养,也就会使我们在任何艰难困苦面前有着坚定的无产阶级立场。共产主义信仰与宗教信仰的根本不同在于,宗教信仰是对虚幻的来世抱有的信念,而共产主义信仰则是基于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理念认知而对于人类未来美好前景的坚定信念。在刘少奇看来,马克思主义理论与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实质上就是无产阶级的解放理论和理想信念,它诉诸的是人的理性认知能力和感性情感能力两者的统一。从事伟大的事业,既要有对真理的把握,也要有理想激情的激励使之投入这一伟大事业。习近平指出:“只有理想信念坚定,心中有党,对党忠诚才能有牢固思想基础。理想信念动摇了,那是不可能心中有党的。大家要把学习掌握马克思主义理论作为看家本领,深入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深入学习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深入学习十八大以来党的理论创新成果,不断领悟,不断参透,做到学有所得、思有所悟,注重解决好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总开关’问题,真正做到对马克思主义虔诚而执着,至信而深厚。”我们不仅要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而且要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在中国社会主义建设新的历史时期的一系列新的理论特别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学习中提高理论素养和进一步坚定理想信念,我们才会有思想上的“四个自信”,从而自觉维护党的领导。习近平继承与弘扬了刘少奇的政治信念修养论,是刘少奇所强调的理论修养和理想信念修养论在当代的重大推进。

  

   三、作风修养、道德修养是党性修养的重要内容

  

   党的政治建设需要作风修养、道德修养的保障。作风修养是刘少奇对于共产党员的修养所提出的一项重要内容,是党性修养重要的组成部分。作风修养包括思想作风和组织纪律作风。党的作风,即为党风,是无产阶级政党的党的性质、党的宗旨在每一次党所组织的活动以及每一个党员的具体行动中的表现。中国共产党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形成了理论联系实际、批评与自我批评和密切联系群众的优良作风。转变作风,避免空谈,反对本本主义、教条主义和经验主义不仅是理论修养问题,而且是作风修养问题。同时,修养在于克服自身的错误思想和缺点,刘少奇在《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中指出,由于各种不同出身和成分的人,带着各种不同的目的和动机加入党,如没有职业、没有工作,甚至是为了逃避包办婚姻等,因而党内存在着各种各色的、或多或少的不正确的思想意识;当然,大多数党员是为了实现共产主义,为了人类解放而加入党,在思想行动上就表现为无产阶级的思想意识与非无产阶级思想意识的矛盾和斗争,因而必须要以合格的共产党员的标准来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开展党内斗争和思想交锋。党员要加强思想意识上的修养,“就是要自觉地以无产阶级的思想意识、共产主义的世界观,去克服和肃清各种不正确的非无产阶级的思想意识”。100年来,中国共产党形成了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优良传统,这是我们党思想建设纯洁自身思想意识的法宝之一。不脱离群众,密切联系群众,也就是要“在广大群众的革命斗争中,在各种艰难困苦的境遇中,去锻炼自己,总结实践的经验,加紧自己的修养”。密切联系群众既是党的优良传统,同时也是党员修养的必然途径。刘少奇强调说:“我们共产党员的修养,是无产阶级革命家所必需有的修养。我们的修养不能脱离革命的实践,不能脱离广大劳动群众的、特别是无产阶级群众的实际革命运动。”

  

   刘少奇认为,共产党不是从天下掉下来的,而是从中国社会中产生的。我们只有投身于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在革命实践中锻炼自己,加紧自己的修养。在艰苦的环境中磨炼自己,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党员。而在胜利后,也要经得起胜利的考验。如果我们脱离群众,在有了一定的地位之后,就会骄傲起来,甚至腐化堕落下去,成为革命事业发展前进的障碍。刘少奇指出,在十月革命前的世界历史上的革命,总是一个剥削阶级的统治为另一个剥削阶级的统治所替代,因而那些“革命者,在他们成为统治阶级以后,就失去了他们的革命性,反转头来压迫被剥削的群众”。无产阶级的革命,是消灭一切剥削、一切压迫、一切阶级的革命,能够将革命进行到底,“从人类社会中最后消灭一切剥削,清除一切腐化、堕落现象”。无产阶级革命的本质特征决定了这是人类历史上的最后革命。然而,刘少奇也特别告诫我们:“特别注意在革命胜利和成功的时候,在群众对自己的信仰和拥护不断提高的时候,更要提高警惕,更要加紧自己的无产阶级意识的修养,始终保持自己纯洁的无产阶级的革命品质,而不蹈历代革命者在成功时的覆辙。”刘少奇早在革命战争年代就为我们今天敲响了警钟,有着极为深刻的现实意义。

  

   组织纪律的作风修养与思想作风同样重要。刘少奇在多篇文章中都提出加强组织纪律的修养。只有加强组织纪律性,才可增强党的团结和凝聚力。刘少奇指出,如个人英雄主义、风头主义、自高自大而目无组织,以及毛泽东在《反对自由主义》中所列举的种种自由任性而目无组织的行为,都是对于组织纪律的破坏。在刘少奇看来,由于我国是一个农业社会,而无产阶级的人数并不多,长期以来农业社会所养成的自由散漫的生活作风,也必然带到党内。加强修养,也就要自觉地克服自己的组织纪律观念不强的问题,自觉地以党的纪律来约束自己,增强组织纪律观念。个人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从而形成一支坚强有力而能战斗的队伍。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对党的忠诚,加强组织纪律性,是严格遵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的重要保障。而组织纪律建设是政治建设的重要内涵,重温刘少奇这一方面的论述,更能加深我们对习近平在新时代关于加强党的政治建设和组织建设重要思想观点的理解。

  

   道德修养是党性修养的又一重要内容。在刘少奇看来,共产党员的道德品质修养的关键在于处理好无产阶级的利益(或称共产主义利益、党的利益)与个人利益的关系问题。刘少奇指出,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政党,除开无产阶级的利益,共产党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无产阶级解放的利益同一切劳动人民解放的利益,同一切被压迫民族解放的利益,同全人类解放的利益,是一致的,分不开的。因此,无产阶级解放的利益,人类解放的利益,共产主义的利益,社会发展的利益,就是共产党的利益。”无产阶级的最后解放就是全人类的最后解放,因而如果不能解放一切劳动人民,无产阶级也就不能解放自己。因此,说到底,无产阶级的利益、全人类的解放利益也就是共产党的利益。刘少奇说:“一个共产党员,在任何时候、任何问题上,都应该首先想到党的整体利益,都要把党的利益摆在前面,把个人问题、个人利益摆在服从的地位。党的利益高于一切,这是我们党员的思想和行动的最高原则。”在战争年代,党的利益就是革命利益,也就是无产阶级解放事业的利益。刘少奇强调个人利益服从党的利益,地方党组织服从全党的利益,局部利益服从整体利益,暂时利益服从长远利益,“这是共产党员必须遵循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原则”。

  

   刘少奇的这一道德修养标准,反映了战争年代党的高度组织纪律性。在那个年代,加入中国共产党就是把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都交给了党。党在这样一个高度统一的组织纪律条件下,就需要有无条件服从党的安排和党的指挥的政治道德原则。刘少奇说:“为了党的、无产阶级的、民族解放和人类解放的事业,能够毫不犹豫地牺牲个人利益,甚至牺牲自己的生命,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党性’或‘党的观念’、‘组织观念’的一种表现。这就是共产主义道德的最高表现”。无数革命前辈、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义无反顾地为了人民、为了全人类的解放事业而献身,就是刘少奇所说的这一最高原则的实践见证。如果没有这样一种共产主义的道德境界和精神,也就没有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的胜利。然而,在革命战争年代,共产党员没有自己的个人利益吗?刘少奇并不是这样认为的,只是在党的整体利益高于个人利益以及如果个人利益与党的利益或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发生冲突的情况下,应当无条件服从党的利益,牺牲个人利益。换言之,并非在党的利益面前个人没有自己的利益或自己的利益需求。尤其是在个人追求与党的事业一致的条件下,党的利益是与个人利益相容的,那些把为党的事业而努力奋斗看作自己的人生需求的党员,也就在党的事业中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归宿,从而在他们身上就体现了最伟大、最高尚的美德。

  

   在社会主义建设的和平年代,我们仍然需要这样崇高的道德原则,但同时,我们承认任何为祖国繁荣而参加现代化建设的党员和人民群众,都有自己合理的个人利益追求,但这样的合理个人利益并非与党和人民的利益根本不同的利益,而只能是与党和人民的利益一致的利益。并且,如果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社会利益发生冲突,我们仍然认为,牺牲个人利益在道德上是高尚的,是值得赞美的。如在这次伟大的抗疫斗争中,无数白衣天使牺牲个人利益而日夜奋战在抗疫第一线,无疑表现了刘少奇所赞美的这样高尚的道德。

  

刘少奇说:“共产党员应该具有人类最伟大、最高尚的一切美德,具有明确坚定的党的、无产阶级的立场(即党性、阶级性)。我们的道德之所以伟大,正因为它是无产阶级的共产主义的道德。”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以来,结合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实践,我们党对于社会主义历史时期有了重新认识,认为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目前我们还处于社会主义社会的初级阶段。正是基于这样一种认识和判断,我们将在革命战争年代所称的“共产主义道德”改称为“社会主义道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002.html
文章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2021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