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吕德文:唯学历提拔不可取

更新时间:2021-06-09 11:19:10
作者: 吕德文  

  

   近期,全国各地都在进行县乡村三级的换届选举工作。

   一些地方在换届过程中呈现出来的唯学历现象,非常值得警惕。比如,近日江西景德镇乐平市一名刚刚毕业两年的硕士生被破格提拔担任镇长,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

   “唯学历”现象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各地组织部门普遍存在名校情结。

   近些年来,越来越多的地方组织部门都通过引才方式向名校招才,为名校毕业生提供选调生的绿色通道。

   各个学校也把推荐毕业生考取选调生和公务员作为就业工作的重中之重。

   以至于出现了一个奇观,各个学校最为火爆的招聘会是各地组织部门召开的选调生推介会,大量的高学历人才涌向了基层公务员队伍。

   少数发达地区甚至出现了硕士、博士扎堆进入乡镇街道工作的情况。二是在基层干部的选拔任用过程中,普遍存在“学历崇拜”。

   名牌大学毕业的研究生,地方组织部门都会建立专门的人才档案跟踪培养,几乎是“躺着”就可以提拔,且还可以获得破格提拔的机会。

   而那些在基层苦干多年的普通公务员,尤其是事业编制人员,则很难进入组织部门的视野,提拔的制度空间越来越窄。

   “唯学历”是如何造成的?从组织部门的内部视野看,“唯学历”有其合理性。

   今日之社会,可谓是一个“文凭社会”,好的教育背景和高素质人才之间客观上存在密切联系。因此,各地在评价干部素质时,学历从来都是一个最重要的标准之一。

   近些年来,随着干部提拔任用制度越来越规范,“学历”也变得越来越重要。

   但从基层治理体系的视角看,“唯学历”的伤害极大。当前,绝大多数地方的基层干部队伍存在两个显著的结构特征。

   一是身份制。在县乡干部队伍中,公务员和事业编人员存在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导致公务员队伍“进不去,出不来(不愿出来)”。组织部门在提拔任用干部中,只能从数量较少的公务员队伍中选拔,而数量庞大的事业编制人员因“身份”而失去了晋升机会。

   二是等级制。基层干部体系是一个金字塔结构,通常而言,从一个普通的乡镇公务员要晋升到乡镇党政正职,得经历副镇长、党委委员、副书记等多个副科级岗位的历练,而正常情况下,每个岗位的历练时间都在3~5年时间。这一金字塔结构,符合基层实际。多个层级为基层干部提供了较为稳定的晋升预期,而多岗位历练也有利于培养基层干部的工作经验。

   如果说“唯学历”在公务员招考中还有一定的合理性的话,在提拔乡镇党政正职的工作中,则没有任何的合理性。

   在实践中,当前全国大多数地方,绝大多数适合担任乡镇党政正职人选的第一学历是中专学历—毕竟,当前基层干部的主力是60末和70后,他们的教育经历里,中专学历的含金量不亚于80后、90后的大学本科。

   根据笔者的调查,一些地方的组织部门在这次换届过程中,为了改善所谓的干部素质,一刀切地要求乡镇党政正职的第一学历必须大专以上,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懒政。

   这一懒政的后果是,各地的组织部门普遍面临“无人可用”的窘境,以至于不得不从刚毕业两年的选调生中破格提拔。

   更大的麻烦是,这一做法打破了基层干部的晋升预期,让那些在基层兢兢业业工作的干部无法得到激励。

   结果是一个基层经验不足,能力也未必经得起考验的年轻干部,却要去领导那些有基层工作经验,也有能力的广大基层干部,能服众吗?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93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