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夏斌:寻求新发展格局下的增长路径

更新时间:2021-06-09 09:51:54
作者: 夏斌 (进入专栏)  
一些中小银行已资不抵债。一些地方政府欠债难还,债务违约已从民企向国企蔓延。

   在这种压力下,中国经济要保持6%以上的增长,宏观政策必须既要保持持续性还要保持稳定性。由于财政赤字不宜太多,仅安排了3.2%,其中地方专项债3.65万亿元,中央预算内投资6100亿元。相对中国2020年1015986亿元的GDP规模和284.8万亿元的社会融资总量,可见财政资金微乎其微,主要依靠信贷资金。央行货币政策则要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重点解决信贷结构调整中的中小企业融资、绿色金融等难题。

   在这种情况下,“十四五”规划的100个重大工程和项目从2021年开始起步,全国各地将有一大批交通、能源、水利等重大工程项目和信息网络等新型基础设施开工,需要大量社会资本参与民生项目和建设项目的投资。那么,资金从哪里筹集?以什么方式筹集?能否如数筹集?以什么成本筹集?如果是高成本筹集,未来如何偿还?加上已关闭的5000家P2P公司遗留资产的风险暴露、一些有问题中小银行重组过程中的风险暴露、房市政策“三条红线”发布后的新的违约事件、今明两年是到期债券规模最大的两个年份,等等,会有多少企业到期债务不能偿还?据称2021年一季度地方发债中近40%用于还本付息,而在过去三年同期该比为10%。一些地方政府和企业的借新还旧如果不能持续,怎么办?这一切必须在分析2021年后三个季度经济发展时需提前关注。

   进一步深化改革与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同样有密切的关系。市场化改革的深入,会提高宏观经济和经济主体抗御风险冲击的承受力,其中包含以淘汰一小部分劣质经济主体为代价。实事求是地说,随着改革进入深水区,很多改革都是有代价的,有些改革是要花钱的,譬如涉及居民医保的提高,全国养老统筹的改革,有些政策制度的调整是会加大政府财政压力的,如农产品补贴标准的提高、土地转让收入分配制度的改革、“房住不炒”下加快保障房的建设等。这些问题的解决,要么是财政花钱,要么是利益调整,都会暴露财政资金缺口压力和部分社会阻力,压力太大就会牵制改革进度。有些加强市场监管,改善企业治理的改革,如企业退市、建立政府发债官员终身追责制、对国有大型银行放贷中绿色金融及中小企业融资的比例限制等,这些改革一方面规范了风险管控,另一方面约束了地方政府和企业融资能力,不同程度上也会影响筹资能力,进而影响经济增速。

   此外,追求碳达峰、碳中和的过程中,所需资金估计百万亿级(长期需求),如此巨大的资金需求,财政资金只能覆盖一点点,主要靠市场解决,市场怎么解决?在绿色转型中,高碳排放的企业资产价值会下跌,一些传统能源企业利润将减少甚至资不抵债,都会直接影响社会的市场流动性和银行贷款的资产质量。总之,制度的进一步改革以及经济的进一步转型与金融风险的防范之间会产生新的更大的平衡压力。由此,思考经济形势,绝不能孤立地、静态地在发展规划和项目计划中寻找答案。因为文件的提法和规划的蓝图对风险暴露的动态情况并没做出明确的预估与详细的对策。

   第三,应关注国际金融市场动荡可能造成的冲击。

   各国央行“大放水”。美国国债1月已达到惊人的27.8万亿美元,美国家庭每户平均债务高达22.2万美元。一旦爆发金融危机,在我国资本市场已进一步放开的情况下,将会形成什么冲击?尽管这一大动荡尚未来临,实际上当前投资者行为中已经悄然包含了对未来经济担忧的分析。

   以上对2021年全年经济走势的分析,并非直接根据投资、消费和出口的增长目标进行分析,也不是针对产业行业指标的变化进行分析,而是指出,分析日后趋势,要从不确定性出发,关注改革动态、金融风险、国际动荡三个重要维度。只有把这三个重要维度紧紧嵌入常规经济增长分析,对未来的形势判断才能看得更清楚。其中要特别认识到,不能抽离货币因素分析经济走势。现实经济是在长短期资金的各种不同组合下搭配形成的,包含未化解的存量风险,也包含可预期和不可预期的增量风险。尽管中国经济未来的潜在增长和发展韧劲能消化相当部分的风险,但会是在什么阶段、以什么政策变量推动实施,对经济走势的判断结果都会不同,对社会的影响也是不同的。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91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