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国玺 谢韬:特朗普反对美国∶总统领导与分裂国家

更新时间:2021-06-08 17:25:28
作者: 张国玺   谢韬  

  

  

【内容提要】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尘埃落定、华盛顿权力更迭之际,重新认识和阐释"特朗普的美国"具有重要意义。解读"特朗普的美国"关键在于解构特朗普的总统领导。特朗普的总统领导既具有美国政治发展的普遍特点,又具有民粹主义、特殊主义和单边主义的具象特征。"反对美国"则是特朗普实践其总统领导的主要途径,包括反对美国固有的政治传统和主流的文化价值,以及反对美国根深蒂固的民主体制。特朗普反对美国的目的在于重建美国,实质上却迎合和固化了美国的分裂。"分裂国家"已成为"特朗普的美国"最大的时代特征和精神状况,并势必长期影响和制约美国政治的发展。

   【关键词】特朗普 拜登 总统领导 分裂国家 民粹主义

  

   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就职当日,奥巴马在白宫椭圆办公室的抽屉里给他的继任者留下了一封亲笔信。信中奥巴马期冀特朗普在任总统期间能够增进美国人民的福祉,护持美国全球领导地位,同时守护美国的民主制度与传统。四年过去,特朗普的"政绩"在其反对者(包括奥巴马)眼中可谓是满目疮痍、乏善可陈。截至2020年总统大选当日,约有970万美国人(包括特朗普)感染新冠肺炎病毒,23万美国人死于新冠,特朗普政府灾难性的疫情应对极大程度上导致他竞选连任失败。高举"美国优先"大旗的特朗普主义让美国的国际声誉持续下跌,美国对国际社会的影响力因此显著减弱。特朗普本人对总统权力的滥用。对美国一系列民主原则的排战与试探,尤其是他对2020年总统选举过程与结果合法性史无前例的质疑,则被其反对者视为美国民主制度面临的最大威胁。

   如果说总统大选是选民对在任总统执政表现的"公投",那么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巨大冲击下,被视为"美国历史上最差劲总统"的特朗普理应遭遇压倒性的失败。然而在投票率创下历史新高的背景下,拜登与特朗普之间4.4%的选票差距和74张选举人票的差距称不上具有压倒性。此外,特朗普尽管输掉了选举,却比2016年多获得1100万张选民票,整体支持率仍维持在40%左右,党内支持率仍处于接近90%的高位。有民调甚至显示71%的共和党人愿意支持他再战2024年大选,特朗普本人对此也持开放态度。

   当前的种种迹象和特朗普执政以来美国政治发展的各种现象均表明,特朗普总统任期的结束并不意味着"特朗普时代"的终结,恰恰相反,拜登上任后仍将面对"特朗普的美国"。因此,在2020年总统大选尘埃终于落定、华盛顿权力更迭和政党轮替之际,重新认识和阐释"特朗普的美国"不仅能为研判本次大选的影响提供一种思路,也能为理解美国政治中一些既深且巨的变化提供一种参照。

   本文认为,解读"特朗普的美国"关键在于解构特朗普的总统领导(presi-dentialleadership)。具体而言,特朗普的总统领导既具有美国政治发展的普遍特点,又具有民粹主义、特殊主义和单边主义的具象特征。"反对美国"则是特朗普实践其总统领导的主要途径,包括反对美国固有的政治传统和主流的文化价值,以及反对美国根深蒂固的民主体制。特朗普反对美国的目的在于重建美国.实质上却迎合和固化了美国的分裂。"分裂国家"已成为"特朗普的美国"最大的时代特征和精神状况,并势必长期影响和制约美国政治的发展。

  

一、重新理解特朗普的总统领导

   如果说美国总统至高无上的地位和权力决定了总统研究是美国政治研究的"制高点",那么总统领导研究可谓是解读美国政治的关键突破口。这不仅因为美国总统的领导具有独特的规律和运行的逻辑,更因为究其性质而言,总统政治本身就是一种领导政治。在政治实践中,总统领导更加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因为总统领导的成败往往与美国政治的兴衰紧密相连——研究美国政治发展(AmericanPoliticalDevelopment)的学者甚至认为,无论其成败与否,总统领导的"努力与缺憾"不断在"创造着美国的政治",不断在塑造着美国的政治图景和推动这个国家的政治变革。事实上,特朗普的总统领导一直是美国各界关注和讨论的焦点,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演变成前所未有的危机并重创美国后,特朗普的总统领导(或者说"总统领导的缺失")更是成为评判其执政表现的关键性指标。因此,考察特朗普的总统领导理应成为我们正确认知"特朗普的美国"的重要维度。

   那么什么是总统领导,又应该如何理解特朗普的总统领导?对于总统领导的界定,美国政治学界虽然众说纷纭、向无定论,但出于讨论的便利,我们可以捋其简单地二分为强调总统领导个体因素的"总统中心论",以及强调总统领导与政治历史大环境相互作用的"个体—结构互动论"。通常而言,持总统中心论的学者更多关注总统个人的领导特质,例如从心理学视角研究总统的性格以预测其执政的得失,⑦或者从行为学视角研究总统的领导风格以评估其施政的能力。当然,在强调总统个体发挥决定性领导作用的相关研究中,最具影响力的研究范式当数理查德。诺伊施塔特(RichardNeustadt)开创的总统"说服性权力"(powertopersuade)研究。

   特朗普的总统领导显然并不具备美国政治学者普遍推崇的"说服性权力"的要素。事实上,自诩精通"交易的艺术"的特朗普,并不擅长借助总统的职业威望(professionalreputation)和公众声望(publicprestige)"劝说"和"哄骗"华盛顿的政治精英,反而更多依赖宪法赋予总统的特权(例如行政命令)推动自己的政策议程。此外,政治心理学显微镜下的特朗普则属于具有"自我毁灭"倾向的"积极—负面型"(active-negative)总统,这类总统视权力为自我满足的手段,不仅刚愎自用、极易树敌,总统生涯也往往不得善终,尼克松便是其中典型。聚焦特朗普的个人特质和执政风格固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揭示其总统领导的特征,然而却难以解释在特朗普一而再、再而三的"自我毁灭"过程中,其选民基本盘对他总统领导坚定不移的支持。须知即使在特朗普因为2021年1月6日的国会骚乱事件而被再度弹劾之际,仍有79%的共和党人支持他完成余下的总统任期,还有64%的共和党人相信他"赢得了总统大选"。

   由此可见,理解特朗普的总统领导不能止步于总统个人的视角,而有必要将目光转向更宏大的社会政治语境,探寻历史性因素与总统领导之间的互动关系,以及前者对后者的形塑作用。事实上,美国历史上的每一位总统都可以被当作特立独行的个体进行研究,其总统领导也势必在各个方面体现出专属自己的"现象"或"主义",然而任何总统都必须面对特定的政治环境,而不同历史时期的政治环境则可能存在一定的共性。因此。在特朗普的总统领导时,我们也应当注意其中体现的美国政治发展的普镉性。对此。美国政治发展学派的相关理论或许能够为我们解读特朗普的总统领导提供有益的参考。首先。美国政治发展研究学派认为,总统领导本身具有巨大的破坏作用,新总统对其继承的旧秩序总是怀抱着"天生的敌意","破旧立新""推陈出新"既是总统领导的题中之意,也是美国政治发展的原始动力。既然总统领导就是通过破坏现有统治秩序从而确立新的统治秩序的过程,那么特朗普执政以来种种"破坏原有统治秩序"的言行就丝毫不足为怪了。换言之,特朗普貌似"与众不同"的总统领导,事实上符合美国政治发展的基本叙事,甚至可以说本质上与其前任奥巴马的总统领导别无二致,都是基于"特定的政治理想或改革理念"、尝试推动美国政治变革的努力。特朗普的总统领导之所以广受诟病,一定程度上缘于他过分特立独行,乃至骇人听闻的行事作风转移了大众的注意力,而他本人与美国主流媒体之间的敌意又在无形中放大了其反对者对他执政得失的情感化评判。

   其次,美国政治发展研究学派为解构总统领导做出的最大理论贡献,在于构建了以"政治时间"(politicaltime)为核心要素的总统类型学。该学派的主要创始人斯蒂芬·斯科夫罗内克(StephenSkowronek)认为,评判总统领导的关键在于判断其属于何种类型的总统。根据"政治时间"的不同,斯科夫罗内克从美国历史的长河中提炼出了四种总统领导类型,分别是作为现有政治秩序追随者的"跟随型总统"(affiliatedleadership)、作为现有政治秩序反抗者的"抵抗型总统"(preemptiveleadership)、作为现有政治秩序重构者的"重建型总统"(reconstructiveleadership),以及作为现有政治秩序分裂者的"断裂型总统"(disjunctiveleadership)。因此,借助美国政治发展的分析框架解读特朗普的总统领导不得不回答的一个问题是;特朗普的总统领导在美国政治发展的进程中属于什么类型?

   有学者认为,当今美国仍处于"里根革命"建立的保守主义政治秩序之中,而特朗普既可能成为断裂型总统、做"里根政体"的掘墓人,也可能成为重建型总统、为美国带来"政体级别的改变",关键在于他能否成功回应时代的挑战。然而在斯科夫罗内克本人看来,作为里根革命确立的保守秩序的"末期追随者",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政策议程虽然表面上展现出重建型总统的某些迹象,但是实际上他却难以摆脱断裂型总统的命运,原因就在于特朗普推动的政治变革的"破坏性"远远大于"建设性",因此不仅无助于修复美国衰败的政治秩序,反而会引发全国范围的合法性危机。

   虽然特朗普的总统领导在美国政治发展中究竟属于何种类型还有待历史的定论,但可以肯定的是,特朗普推动的政治变革及其充满争议的政策议程,的确具有美国政治发展中从"打破旧秩序"(order-shattering)到"确立新秩序"(order-affirming)的普遍特点。尽管特朗普可能无法最终完成"创建新秩序"(order-creating)的伟业,但是抛开其支持者和反对者的个人好恶与价值判断不谈,特朗普的确在根据自己的政治理念、在以自己独特的领导方式"重建美国"——甚至可以说特朗普确实"在全心从事着改造美国以及改变世界的'大事'"。

  

二、特朗普总统领导的复杂特征

   事实上,特朗普由始至终充满争议的执政和不断引发的合法性危机,不仅是由于他的总统领导混合了断裂型总统"分裂秩序"和重建型总统"重构秩序"的双重特征,还可归结干当下美国政治历中中结构性因素与特朗普本人领导特质的相互杂糅、互相塑造。具体而言,特朗普的总统领导在体现美国政治发展普遍性的同时,至少还表现出民粹主义、特殊主义和单边主义等三大特征。

第一,特朗普的总统领导具有鲜明的民粹主义(populism)特征,这几乎已是不争的事实。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特朗普正是通过操弄民粹主义的竞选理念和动员方式,构建出美国社会"人民"与"精英"对立和抗争的政治图景,最终利用美国白人中下层选民对华盛顿建制派的愤怒与怨恨而赢得了大选。特朗普在其就职演说中更明确宣告,他总统生涯的开启意味着"权力正在从华盛顿政治精英手中归还给人民"。在其民粹主义的政治叙事中,特朗普时刻不忘将自己塑造为真正代表美国利益和人民利益的"反建制英雄",不断提醒那些"全球化的不满者"和"故土的陌生人",只有实行"美国优先"才能"让美国再次伟大"。特朗普民粹主义领导的另一体现,在于他属于某种意义上的"专制民粹主义者"(authoritarianpopulist),这类民粹主义者认为自己、只有自己才能真正地代表人民。因此每当特朗普的执政议程遭遇反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913.html
文章来源:美国问题研究》2021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