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傅有德:犹太精神刍议

更新时间:2021-06-02 16:12:15
作者: 傅有德 (进入专栏)  

   内容摘要:

   犹太民族在其产生、成长的过程中积淀成了自己的心理定式、呈现出与众不同的特性、气质和品质,即犹太精神。本文借助比较方法,通过对犹太教的经典文本和历史研究,结合对犹太人生活习俗的观察和省思,从宗教信仰、伦理道德、认知与行为方式、教育学习和群体心理等五个层面揭示了犹太精神,这就是神本主义、崇尚德行、求异自立、学而不厌和坚毅不屈。正是由于这些方面的犹太精神,犹太人才被视为一个卓然超群的民族。

   关键词:

   神本主义 崇尚德行 求异自立 学而不厌 坚毅不屈

   作者简介:

   傅有德,山东大学犹太教与跨宗教研究中心、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教授。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重大课题“文明文化与构建和谐世界研究”(12&ZD101)的中期成果。发表于《宗教学研究》2021年第1期。

  

   每个人都是个性与共性的统一。人人分有人的共性,所以成其为人。同样,人人都有个性,所以才是他所是的那个人,而不是别人。常言道:“人心不同,各如其面”,说的就是人的个性。民族亦然。每个民族都是世界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享有人类群体的共性。但是,每个民族在其产生、成长的过程中逐渐积淀成各自的心理定式,呈现出与众不同的特性、气质和品质,从而构成了一个民族的个性或精神。犹太民族历史久远,命运多舛,历经磨难而延续至今。由于独特的地缘和时代际遇,犹太人创造了独特的文化,其中凝结着与众不同的民族精神。犹太人之所以是犹太人,恰好在于其独特的民族精神。因此,研究并揭示出犹太精神,对于我们正确认识和理解这个特殊的民族,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民族精神既反映在该民族的文化典籍、风俗习惯中,也蕴含在个体与群体的心理意识、日常言行以及历史进程中。因此,要参悟一个民族的精神,一方面需要认真研读其经典文献,从“大传统”中把握该文化的核心性信念、思维方式和价值取向;另一方面又要悉心观察其风土人情、个人及群体的行为方式,从民间“小传统”中体察人的内在心理、生活习性和精神状态。此外,比较的方法也是必要的,因为有比较才有鉴别,通过鉴别才能发现一个民族与另一民族之间的差异,进而找出的该民族特有的个性或精神。据此,笔者通过对犹太教经典、犹太人的历史以及思维方式、生活习俗的粗浅理解与反思,并借助比较方法,将犹太精神概括为如下五个方面。一是宗教信仰层面的神本主义精神,二是伦理道德层面的崇尚德行精神,三是认知和行为方式层面的求异自立精神,四是教育方面的学而不厌精神,五是群体心理层面上的坚毅不屈精神。下面将分别阐释这五个方面的犹太精神。

  

   一、神本精神

  

   这里说的神本主义精神大致包含三个意思:以神为本的信念、神选与圣约观念、圣化生活意识。

  

   以神为本,意思是说:在犹太人心目中,神是 “本有”、“本原”性的存在。

  

   神本主义首先指神的“本有性”,即相信上帝是“本来就存在的”。犹太教圣经《塔纳赫》以《创世记》开篇,而《创世记》又是以“起初,上帝创造天地”破题的。在这里,《圣经》的作者没有提供上帝存在的证明,因为在犹太教信徒那里,上帝的存在是不证自明(self-evident)的。有如斯宾诺莎哲学中的实体,“是在自身内并通过自身而被认识的东西。①”在犹太教中,上帝自因,其存在不需要他以外的原因,而别的存在需要以他为原因。这也是亚里士多德所说的“第一因”,老子的“道”,《易经》中的“太极”,周公、孔子的“天”作为“本有”的涵义。用西方哲学的术语说,上帝就是“终极实在”(ultimate reality)。中文和合本《圣经》把雅威(上帝)译为“我是自有永有的”,可谓传神妙译②。

  

   虽然在存在论意义上犹太教中的神与哲学家那里的终极实在是相通的,但其品性又有本质的区别:犹太教的神是人格神(personal God),而哲学家的神是非人格的。人格神具有似人的功能与性情,如对人说话,有喜怒哀乐之类的情感。《圣经》中充斥着“神说话”、神“发烈怒”,神“喜悦”、“悦纳”之类的言辞,就连上帝创造世界万物和人也是用话语来实现的③。与此不同,哲学家的神或实体之类则是非人格的,他们不说话,也没有似人的七情六欲,只是哲学家按照逻辑推论出来的用以解释万物的理由或根据。亚里士多德的神、老子的道、孔子的天,都是“不言说”、无情欲的④。人格神与非人格神有质的不同。前者是宗教中的神,可以与人沟通和交流,是可供信仰和崇拜的对象;后者是哲学里的神,不能与人沟通,无法成为人们信仰和崇拜的对象。我们说犹太精神是神本主义的,意思是说,犹太人信仰的神不仅本来就存在,而且是作为人格神而存在的⑤。

  

   犹太教的神除了本有性、人格性以外,还有唯一性。《圣经·出埃及记》(20:3)说:“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申命记》(6:4)还说:“以色列啊!你要听:雅威我们神是独一的主。”诸如此类的言辞在《圣经》里多次出现。拉比犹太教更是继承了《圣经》中的一神传统,坚决排斥多神信仰,就连基督教所谓“三位一体”、“道成肉身”的神也在抨击之列⑥。诚然,犹太《圣经》文本中存在若干多神的痕迹,但这并不妨碍圣经犹太教的主旨大义是一神教的;拉比犹太教、中世纪犹太教以及现代主流的犹太教,都严格秉持一神教的立场,这是一个基本的事实。有学者指出,古代埃及的宗教曾经出现过一神论。但众所周知,只有希伯来《圣经》在接受唯一神为崇拜对象的同时,把一神信仰发展成为一个完整的宗教体系,并传承至今。犹太教的一神论与希腊神话、巴比伦、埃及以及遥远东方民族的多神崇拜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以神为本,还意味着神是本原——万有之源。从宇宙发生论上看,世界万物都是由上帝创造的(《圣经·创世记》(1:1-31)。从神人关系的视角看,上帝不仅造人,而且将人赶出伊甸园过上尘世生活;上帝还通过与人立约,为以色列人确立了摩西十诫为核心的法规,并且介入个人的生活、部落、国家的事件,决定社会发展的方向和进程。上帝之为创造者,立法者和主宰者,在希伯来《圣经》的许多篇章都有明示或暗喻。这与康德所谓“人为自然立法”是完全不同的。犹太教相信,自然界的存在和人类的生活法则都是来源于上帝的。当然,儒家也承认天的本原性,早期的典籍还说“天生烝民,有物有则”(《诗经·烝民》),但缺乏系统的宇宙发生论,也没有明确宣称上天为人类确立生活法则。反之,《尚书》倒是明确宣称:“人之所欲,天必从之”;“天听自我民听,天视自我民视”。(《尚书·泰誓》)虽然在儒家那里天是最高的存在,但他并不具有也不直接传达其意志,而是听取民意,以民意为天意。这显然具有浓重的人本主义的倾向。至于宋代,张载主张人可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其人本主义立场就更加彻底了。

  

   “圣约”和“选民”是体现犹太神本主义精神的两个重要观念。上帝从万民中挑选出以色列人并与之立约,同时,以色列人也因为与上帝有约而成为与众不同的“特选子民”。希伯来《圣经》多次提及上帝与人立约,例如与诺亚立约,保证不再发洪水淹没人类了(《创世记》9:8-17);与亚伯拉罕(《创世记》17:2-8)、以撒、雅各立约,应许以色列人迦南土地并子孙繁茂;与摩西立约(《出埃及记》19-24),为以色列确立律例典章;与大卫立约,担保以色列王国江山永固(《撒母耳记》下,7:16)。在这些神人之约中,最重要的是上帝通过摩西与以色列人所立的约。经文说:“你们若实在听从我的话,遵守我的约,就要在万民中做属我的子民;因为地全是我的。你们要归我做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摩西就把上帝所说的话传达给以色列的众长老,他们听后齐声回答:“凡雅威所说的,我们都要遵行。”(《出埃及记》19:5-9)由此可见,圣约就是上帝和以色列人双方达成的一份协议。上帝是立约的主动方,他要求以色列人信奉他,听从他的话,实行他的律法;以色列人是被动的一方,他们同意信奉上帝,答应遵行上帝确定的律令。结果是,上帝成了以色列人的主宰和保护神,以色列人成了“上帝的选民”。《圣经》中的这些神人之约,像纽带一样把上帝与人类、上帝与以色列人连接起来,尤其是在上帝与犹太人之间建立了双向互动的联系,从而坚定了以色列人对上帝的信仰和精神依靠,强化了犹太人的虔诚与敬畏心理,神圣感、荣誉感和使命感,以及对于上帝的忠诚意识。

  

   我们将上帝和以色列人订立的这份契约称为“圣约”,因为他不是人与人之间所立的平凡契约,而是神人之约,由于神的缘故而被称为圣约。由于犹太人相信这个圣约为以色列人所独有,而其他民族没有,所以在犹太教中,以色列人自诩与上帝之间有一种更直接、更亲近、其他民族无法比拟的关系。因为圣约的缘故,犹太人相信自己是“不在万民中”的“上帝的选民”、神的骄子。圣约是犹太教的基本概念,是历代犹太教信徒接受的信仰,它和与之密切关联的选民意识构成了犹太精神的重要部分。当然,从犹太教衍生出的基督教继承了圣约与选民观念,认为上帝与耶稣基督立了“新约”,基督徒是上帝新的“选民”。对于《新约》和基督徒为“选民”,犹太人是一直说“不”的。

  

   契约,在古代各个文明中是一个普遍现象。古希腊历史上记载了奴隶与奴隶主之间的契约。在中国,国与国之间,人和人之间的契约也屡见不鲜。但是,古希腊神话、荷马史诗中均无神人立约的记载。早期希腊哲学旨在解释产生世界万物的原理,因此也不曾论及神人之间的契约。中国古代哲学素有“天人合一”、“天人相通”之说,如孟子的“尽心、知性、知天”,董仲舒的“天人感应”,但没发现有人讲天人之约,没有把天人之间的关系描述为一种契约关系。因此似可断言,希伯来《圣经》中的上帝和以色列人之间订立的圣约,在那个时代是罕见的,很可能是独一无二的。

  

   除了上述,神本主义还包括以神为人生目标的意思。人为什么活着?在犹太教中,人生的目的就是模仿神,过一种神圣的生活。这是上帝对犹太人的要求,也是犹太人内心所接受并愿意身体力行的。经文说:“你们要圣洁,因为我雅威你们的神是圣洁的。”(《利未记》19:2)。按照《圣经》,人是按照上帝的形象被造成的。人类的始祖曾经生活在伊甸园里,与上帝在一起。后来,由于人违反了上帝的禁令,偷食了知善恶之树上的果实而被赶出了伊甸园,此后便开始了与上帝分离的尘世生活。尘世的人犯了很多的罪恶,甚至建造巴别塔以挑战上帝。上帝因为“专爱以色列人”,就把他们从万民中挑选出来,与其立约并启示其律法。从此,以色列人就成了“上帝的选民”。作为神选的人群,犹太人向往神圣的生活,渴望回归本原——上帝那里。在犹太教中,人是不可能成为神的,但可以通过模仿神而过神圣的生活,而模仿神的方式就是按照神启的律法行事。按照犹太教传统,上帝为以色列人颁布了613条律法,涉及到犹太人生活的各个方面。因此,遵行神启的律法,就可以使平凡的生活神圣化。在这个意义上,化凡俗为神圣恰好体现了犹太人指向上帝,回归本原的人生目的。

  

综合上述可知,犹太人相信,上帝是本有的、人格性的、唯一的神,是万物和人类的创造者;上帝还是立约者和立法者,此外,上帝还是人终其一生所不能至,却心向往之的最高追求目标。所有这些方面都表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78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