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袁伟时:社会公平和教育指导思想问题

——答《同舟共进》特约记者孙宏光

更新时间:2007-01-08 21:22:51
作者: 袁伟时 (进入专栏)  
他说“土无富户则国贫,土无中户则国危”,“车马之驰驱,衣裳之曳娄,酒食鼓瑟之愉乐,皆巨室贫民所以通工易事,泽及三族”。要反对的仅是官员浪费公帑,慷公家之慨。我们还处于市场经济较为低级的阶段,要放水养鱼而不是竭泽而渔。中国还需要出现大量的富豪,这样经济的发展才会蓬勃活跃。你要是打击富人,最终伤害到的还是广大的劳动者,摧毁了他们的饭碗。

   另外一个,我们要重视人力资本的作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才能,如果我们大量的劳动者只有较低的技能,整个国家也只能赚到一些做苦力的钱而已。知识技能型人才才能获得更高的价值。

   这就牵涉到教育问题了。普及基础教育,高等教育大众化要坚定不移地推行下去。提高人的价值,贫富差距会有改善。说到底,贫富差距问题的解决,不外几条:

   1.坚定不移发展市场经济,推进城市化和农业产业化。市场经济的弊端,只能通过民主和法治的办法去解决。

   2.发展教育,提高人力资本水平。

   3.建立与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的社会保障体系。

   4.健全民主、法治,监督政府转变职能,成为低成本高效率的服务型政府,把省下来的钱用于救济穷人,发展教育,改善经济、社会发展的环境。也只有通过民主、法治和严格的监督,政府才能真正转变为廉洁、公开的法治政府,从而化解矛盾,消除民怨。

  

   《同舟共进》:最近有些大学校长说,大学就是培养精英的。

   袁伟时:这与努力普及大学教育并不矛盾。我们需要培养和发展大量的中产阶级,形成一个稳定的社会结构。中产阶级就是社会精英。他们应该是各个领域和各个层次的中坚和领袖。以他们为基础,从中再涌现一批大政治家、大企业家和出类拔萃的思想家、学者、科学家、工程师等等顶尖人才。

   但是我们的教育能否适应培养大量中产阶级的要求?能够培养出领导中国变革,包括科学技术的变革、思想文化的变革、社会管理体制的变革、政治体制的变革,开风气之先的人才来吗?现状不乐观。

  

   《同舟共进》:教育被公认为是实现社会公平的最大武器。

   袁伟时:但是我们的教育不适应社会转型的需求。国家的投入太少,教育投资占GDP的比重排名在全球比较靠后,甚至低于一些更穷的国家。

   还有一个大问题,是我们的教育指导思想很多时候还停留在计划经济时代。从小学到大学,教育者的目的就是要把你管得服服帖帖,把你变成一个“乖孩子”。大学生住宿是按系按班级由领导编排的,各年级配备政治辅导员,这些措施实质是实行军事化管理。这是办革命干部学校的模式。这些办法使不同学科的学生分隔开来,不同观念、不同知识背景的人之间没有充分机会自由交流,不利于激发和冲撞出智慧和创意的火花来。

   大学需要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需要各种各样的“怪”观点。对这一点,我们的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各级官员,根本不理解,老是怕惹麻烦,老是怕出事,老是怕有人“造反”。根本不是这回事!极端的反社会的人是极个别的,在社会各个角落、各个阶层中都有。不能因噎废食。那些官员自认为很负责,实际是知识不足,不知现代大学为何物,损害了国家和社会发展。

   教育,特别是大学,不但要传承学术文化,还要创造和更新思想文化,是要对未来负责的。现在的毕业生工作5到10年后成为骨干,现在的大学不仅要看到5到10年后,还要看得更远,我们要培养出什么样的人才才经得起世界范围内的激烈竞争?中国人怎样才能对世界科学、文化的发展作出应有的贡献?我们需要大量的创新成果,这些成果不是临时抱佛脚给优惠、发奖励等等就可以大批涌现的。创新的意识要从小培养,一方面让他遵守文明的秩序,另一方面让他思想视野非常开阔,自主地思考,敢于创造。

   我们的学校应该培养孙悟空,善于发现陈腐、落后现象,敢于打破常规,大闹天宫。

   20世纪初,在哈佛大学的毕业典礼上,著名哲学家威廉•詹姆士发表演讲时说:真正的哈佛是“一个催人思想的思想之家。”“最值得人们合理仰慕的大学是孤独的思想者最不会感到孤独、最能积极深入和能够产生最丰富思想的大学。”这些箴言值得我们有关的官员三思!面对各种各样奇特的思想和奇特的人,应该有一个宽容的态度。各种怪论可能包含着未来社会发展非常需要、非常宝贵的创新成果,改变世界的萌芽就产生在这里。

   有识之士应该大声呼吁,反复呼吁,一定要正确对待教育、特别是大学。侵犯学术和言论自由,就是扼杀国家的发展生机,一定会受到历史的惩罚。

  

   《同舟共进》:改革开放使中国绝大多数人的日子比以前好过了。但是近些年来出现一个现象,就是有相当多的人没有从改革中受益或者受益不大,甚至利益受损了。社会不公越来越成为百姓关注的焦点。

   袁伟时:不少中国人的命运还是很苦啊。就拿现在经常发生的矿难来说,为什么明知危险性极大,下井劳动可能送命,还是有不少人争先恐后地下井挖煤呢?家里太穷了,生活太艰苦了。还有一些人“过劳死”,这是非常痛心的!

   这样沉重的话题,非常严峻、非常严酷地摆在我们的面前。

   改革没有到位。政府在转型过程中,没有提供足够的公共服务和公共产品,所谓“新三座大山” 教育、医疗、住房问题,都是由此而生。原来我们的政府就像一个“管家婆”,生老病死都要管起来,但是转型的过程中,许多该做的事没有做,不该做的事做得太多。解决社会不公的问题,政府职能的转变是关键。

   温家宝总理一再提出,本届政府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法治的政府。法治政府怎样理解?我们过去的传统观念认为法治是治老百姓的。而法治其实首先是治政府和政党的,要求他们要严格依法运作。按照这样的目标,对照今天的现实,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同舟共进》:有人说过,假设现在给每个人100万,10年之后,也一样是有人变成巨富,有人生活小康,有人一贫如洗。每个人的禀赋、性格、工作方法和生活态度都有不同。面对人与人之间与生俱来的差异,政府和社会又如何促进公平的实现呢?什么是政府该做的事,什么是不该做的事?

   袁伟时:首先要让公民有机会大展身手,自由活动。在很多方面,群众的创造力还很受束缚。例如,任何国家在现化的过程里,都涌现出许多大的银行家、金融家,中国还没有。我们需要大量的私人银行出现。现在外国人可以进入到中国的金融业,中国人自己办银行为什么反而不行呢?外国银行进来了,私人企业在本国的银行很难贷款,就可以去找外国银行了。为什么本国的银行,不能支持本国的私营企业?太可悲了。

   凡是破除垄断、开放自由的行业,就发展得很快,很活跃;凡是垄断封闭的行业,就死气沉沉,并出现各种群众不满意的问题。

   政府在解决社会公平问题上的恰当位置,应该是把教育、医疗、住房制度搞好,建立起一个强有力的社会保障的安全网,把基础设施,水、电、交通等搞好,把治安搞好,其余的事情交给市场去做。光是这些事情,就要花费大力气,搞很久很久的了。

   当然这里面也有一个界限,中国不能变成一个福利国家。我们的人口那么多,整体还处于相对贫困状态,社会福利提供到什么样的一个度,要把握好,不能被福利的包袱拖累经济发展。为什么欧洲的发展比美国慢?很简单。美国政府支配GDP的3成,欧洲普遍在4到5成左右。

   政府需要成为法治政府、服务型的政府。政府找准了这个定位,还需要群众通过传媒、人代会、政协等途径进行强有力的监督。中国的改革需要政治家的思维,有宽阔的视野和长远的眼光考虑社会的发展。是不是合格的政治家,主要标志之一是能不能主动为公民监督政府创造条件。

  

   《同舟共进》:群众监督政府施政的渠道还不太通畅。

   袁伟时:贫富差距归根到底是政府的管理问题,是政府职能转变问题。但是很多事情说了多少遍,政府的职能就是不转变,根子在哪里?无法监督它。例如现在都讲教育、医疗等投入不足,但是很多不该投入的事情都投入了。假如我们政府机关的接待费用压缩下来,很多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解决的办法,就是让人民监督。人民代表大会要认真审查财政支出。要尊重舆论监督。人大、政协每年开会的时间有限,平时靠的就是媒体的监督。

   我举一个例子。现在广州的外来工有几百万,他们的子女上学问题就没有解决好。要解决问题,需要增加几亿投资,有些人表示拿不出来这笔钱。外来工在珠三角、在广州,为当地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为什么他们的劳动力再生产问题,你就可以不负责呢?我相信政府压缩不必要的开支,是可以解决的。

   再举一个例,广州黄埔区打算投资一亿多元在黄埔军校旁边搞一个辛亥革命纪念馆。我看到这样的消息很不舒服。辛亥革命的第一枪是在武昌打出来的,革命之后多少年,才有黄埔军校。讲广东是革命的发源地没有错,但是这一类的纪念馆实在是太多了!有必要再搞一个吗?这一亿多元,如果投入到教育中去,做好政府该做的事,我想对于改变黄埔区的面貌是大有好处的。类似这样的事,可以说各个地方都有。

   地方政府过度地干预经济,过深地直接介入到经济生活中去。干部考核机制的惟GDP的做法,财政、税收、就业的压力也迫使地方政府采取了许多在市场经济中不正常的做法。像目前反映比较强烈的土地问题,有些是地方政府想多弄点钱,更严重的是官商勾结牟取私利。其实将土地交易的全部资料公开,摊在阳光之下,失地农民到底应该得到多少补偿讲得清清楚楚,让大家来监督,还会有什么问题呢?绝不至于酿成流血事件,社会也会安定。

  

   《同舟共进》:“电厂抄表工年薪十万”、“高速公路收费员月薪八千”,某地通信公司由于待遇好,被各种关系塞进去太多的人,最后只能星期一三五你上班,二四六我上班……群众对垄断行业的垄断福利意见很大,这也是当前社会不公的一个焦点问题。怎样解决?

   袁伟时:这种现象由来已久,垄断必生腐朽。解决问题也依然要靠监督。人大要硬起来,舆论监督也要硬起来,政协要发挥更大作用。真正有远见的政治家,就是要坚决支持揭露这些问题。

  

   2006年12月5日星期二

   删节后刊登于《同舟共进》2007年第一期,作者授权天益首发全文版本。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7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