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康健:明末徽州异姓共业山场的析分实态——以祁门汪氏《抄白标书》为中心

更新时间:2021-06-02 08:48:00
作者: 康健  

   摘要:

   共业作为徽州重要的产业形态之一,并非仅局限于宗族内部,族际之间也普遍存在共业的现象。异姓共业山场析分较为复杂,往往进行数次分割,具有鲜明的层次性,多为按股分配。异姓共业完全依赖契约关系维系,互助合作的需要是形成共业现象的基础,而彼此间经济利益冲突,则会造成共业终止。

   关键词:共业分股;徽州;明代;

  

   明中后期随着商品货币经济的发展,徽州山林经济呈现出日益繁荣的景象,徽州宗族普遍重视山林经营。山场一般距离居住地较远,面积广大,使得其情况远比田地更为复杂,因此在山林购买、管理与经营的过程中,为了维护共同的经济利益,相邻区域的异姓宗族之间,往往存在相互合作的现象,他们往往共同购买、管理和经营山场,形成“共业”这种特殊的产业形态。?(1)?然而,由于山场购买多寡不均、山界不清等因素,使得异姓宗族之间,在合作的同时,也不断产生争端。为了协调各方利益,解决矛盾,异姓宗族之间往往通过订立清白合同文约的方式,对各自山场进行重新分配,以维护共同的经济利益,遗存下来的祁门十三都二图谢家坦汪氏文书《抄白标书》就是异姓宗族对共业山场进行重新分配的典型事例。下面笔者主要以此文书为主,对异姓共业分股山场的产业形态、析分过程和汪氏家庭经济结构作初探考察。不当之处,尚祈方家指正。

   一、文书概述

   《祁门十三都二图谢家坦汪氏文书》原件由刘伯山先生收藏,同时收录于《徽州文书》第4辑第4册。根据刘伯山先生的整理可知,该户文书共有52份,既有散件,也有鱼鳞图册、誊契簿、分家书等簿册若干部,类型丰富、数量可观。最早的一件为乾隆五十三年(1788),最晚的一件为民国十三年(1924)。簿册文书共有14件,除了抄白文书、田土字号、实征册、鱼鳞图册等外,还有乾隆末年的誊契簿4册,分家书5册,分别是《清嘉庆二十四年十月主盟父汪立仁立阄书》2册、《清同治十一年七月汪国典立关书》1册、《清光绪三十一年新正月汪乾宾同弟乾宣立关书》2册。[1]216

   需要说明的是,笔者并非是对该户文书进行全面研究,而是选取由乾隆年间汪义先抄录的明代崇祯年间《抄白标书》1册,对明代后期徽州社会中的异姓共业山场的产业形态及其处分过程进行探讨。

   《抄白标书》1册,包括崇祯十三年、十五年3件析分山场合同,该分家书与一般分家书的最大不同在于,不是在同一户家族内部进行析产,而是与多个异姓同时进行产业析分。具体来说是汪、方、谢、王、李等宗族对共业山场进行析分。在目前遗存下来的徽州文书中,这类分家书较为罕见,因而具有较高的研究价值。

   簿主考证。《抄白标书》虽然不是原件,但与原件具有同样的研究价值,由乾隆年间汪义先抄录。从文书内容看,三份分山合同中汪氏宗族中的汪澹石都是主要业主之一,而每次阄分山场产业清单中,汪澹石所得山场都是单独开列。如崇祯十三年四月十三日所立分山标书开列的产业清单如下[1]:

   汪澹石阄得山,遐字四百百十号起,至四百九十七号止,……

   谢泰保阄得山,遐字四百八十号起,至四百九十七号止,……

   汪尚有、汪大生等阄得山,……

   ……

   由此可见,汪澹石所得山场不仅单独开列,而且还是放在第一的位置,而汪尚有、汪大生所得山场并未单独开列。又如,崇祯十五年分山阄书的记载[1]220:

   遐字十一号起至二十八号止,土名小留坑、合源,共计山99亩1角40步。前山以作十二股为率。汪澹石得六股,……

   遐字三十二号起至四十三号止,土名石床坑,共计山59亩2角。前山以作十四股为率,汪澹石得七股,该得实山29亩,方福显、永祯、永槐共得二股六分六厘,方惟德堂得一股三分三厘,方宗潮得三股。

   遐字一百十八号,土名塘坑住基,俗名显山,计山3亩零40步。前山以作四股为率,汪澹石得一股,该得山3角10步。仍三股,该山2亩1角30步,照方应户宗派买契分业。

   ……

   以上阄分山场中,汪澹石所得山场均是单独开列。由此初步推断簿主为汪澹石。又,文书中有“十三都二保遐字体号南北分关抄白合同文约,画押分关一本,澹石收执”[1]239字样。因此,可以判断出乾隆年间汪义先所抄录的《抄白文书》,当为汪澹石所保存,其簿主为汪澹石。

   相关人物分析。崇祯十三年四月十三日清白合同记载,“龙源汪澹石同叔必寿、兄世高、侄元讽、亲眷谢泰保,共用价买受得十三都遐字号山场一备,土名汊口南北合源南边山场,与各姓新立标分文簿,照文管业。北边未分,照买契得业。今因各用价多寡不同,议将南北山场,俱作四大股为率,澹石得二股,必寿同泰保共得一股,世高同元讽共得一股管业”[1]239,由此可见,汪澹石为祁门龙源汪氏后裔。从《五股标书》的分析可知,祁门龙源汪氏主要居住在祁门十五都査湾村。但查阅乾隆《汪氏通宗世谱》卷115《祁门邑査湾》《祁门邑庐溪》相关世系和历代《祁门县志》,均未见到有关汪澹石的记载,故而暂时无法了解其生平事迹。而《抄白文书》中涉及的方宗潮、汪尚有、谢泰保、汪大生、方福显、方永祯、方永槐、方时礼、李百悦、李仲芳、方三七、王天佑等人,均未见有其他文献记载。

   二、析分过程

   一般的阄书大多是在某一宗族内部进行分家析产,涉及的仅是单一的宗族,而祁门十三都二图谢家坦汪氏文中的《抄白标书》则并非宗族内部的分家析产,而是针对多个异姓宗族之间的共业山场进行析分,涉及的是众多宗族。在遗存至今的徽州文书中,这种阄书较为罕见,故而其具有较高的研究家价值,这对于全面认识徽州宗族社会实态亦不无裨益。那么,这些异姓共业山场是按照什么原则进行析分,其析产层次如何?下面笔者就这些问题进行考察。

   从文书内容看,汪澹石等异姓共业的山场析分具有鲜明的层次性,即并非一次性的将所有产业进行析分,而是逐步进行析产。崇祯十三年四月十三日所立的分山标书,仅是对异姓共业山场中的南边进行析分,其内容如下[1]:

   立清分标山合同文约人汪澹石等、方永槐等、方宗朝、汪尚有、谢泰保等,又同业王李方等,为查契清山定界正业,以杜争端,以收永利事,照得山清则利兴,业混则讼起,不在分数之多寡也。十三都山场遐字号起至号止,土名等处。各家买受多少不均,向因人众心志不一,未行清查,混互不明,管业无定,以致苗木荒芜,又且争讼叠起。今公议延中,清分订界,兴利杜争,各买卖契及官文公私合同,尽俱付众,公同查考。或买有重复、有真伪,分有多寡,焚香盟神虗公稽核,毫无偏曲。如有挟私害公,利己亏人,以少作多,以无为有者,神明鉴察,文契查清,照数分山,立定硬界,毫不那(挪)移。写立标分文书,一样七本,各姓收一本,永远遵守管业。其山分定各家,保为子孙世业,不许变卖约外之人,以硬合文,即同约中亦不许私买。如违,听同约人执文赴官告理,责令取赎,仍依此文为准。分后倘有他姓及无分之人,或造伪契及买先年无用老契混争,约内同心协力,赴官鸣理,必求青(清)白,不致偏累得山之人。凡我同盟,自后各宜勤力栽种,严革火盗,收天地自然之利,贻子孙永远守之宝,庶不召此盛举也。为此,同立清白合同书于标书之前,永远为照。

   崇祯十三年四月十三日立汪澹石、方永槐、方福显、方福相、方宗朝、方永祯、方新像、汪尚有、汪大声、谢泰保、谢兴富、方时礼、方永羕、王、李

   中见人汪必仕、陈敏教

   代书章振先

   从上文可知,祁门十三都汪澹石、方永槐、谢太保异姓人等共业山场若干,但后来因山界不明,各家“买受多少不均,向因人众心志不一”“以致苗木荒芜,争讼叠起”,为了协调各自管业山场的利益,于是订立山界,写立分山合同,从而避免争端。

   崇祯十五年二月初六日所立分山合同,则对共业山场的北部进行析分。其全文如下[1]:

   立清分合同文约人汪澹石等、方永槐等、方宗潮、谢泰保,共有十三都二保土名遐字东北二边山场。其南边山于崇祯十三年标分钉界,各管各业无异,仍有北边山场,自遐字三号起,至二百七十六号止。向因各家公私文契未曾賷出,照验明白,以至仍前混互不清,管业无定,荒芜苗木,且起争端。今公议延中齐集,同业各賷公私文契,付众公同查考,各家不无重复,不无真伪。诚恐琐碎剖辨,未免反伤和气,听中劝谕,将各号山场议作股份管业。自定之后,各照所派各号分股,永远为业,再不得复执先年公私文契,又生寡端,以破清分合文。如有违文起寡,同业人俱要齐出公议,呈官理论,仍照清分合文为准。所有兴养条款项等,照十三年标分南边标书遵行。立此请分合同文约六本,汪收二本,方收四本,永远为照。

   再批,前各号山,除言坑、七亩坦二处、七园坞共四号,新立四至外,余俱照经理为准。

   崇祯十五年二月初六日立清分合同文簿人汪澹石(图记)、方永槐、方福显、方福相、方永祯、方宗潮、方潪用、谢泰保

   中见人汪必仕、陈敏教、汪尚有

   从中可以看出,崇祯十三年汪、方、谢等姓氏仅是共业山场中的南边山场进行析分,而北边山场尚未析分,后因“各家公私文契未曾賷出,照验明白”,造成了山界不清,苗木荒芜,影响了全体业主的共同利益。于是,崇祯十五年,将共业山场中的北边山场,按照股份进行析分,并规定“自定之后,各照所派各号分股,永远为业,再不得复执先年公私文契,又生寡端,以破清分合文”,而且强调“所有兴养条款项等,照十三年标分南边标书遵行”。至此,汪、方、王、李、谢等异姓“共业分股”的山场析分完毕。

   从上面两份分山标书合同可以看出,祁门十三都汪澹石、方宗潮、李百悦、谢泰保等异姓共业山场的析分是通过两次分别完成的。而且在对共业山场进行析分之时,本着先是众多异姓进行析分,然后才是同姓内部对所阄分的产业进行再次分配。可以说,这些异姓共业山场的析分是本着“先总后分”的原则,进行分配的。

   崇祯十三年第一次对异姓共业山场进行析分时,“共立标分文书一样七本,各姓收一本”。然后,是将各自所分得山场的字号、土名、面积逐一开列,现简略抄录如下[1]:

   汪澹石阄得山,遐字四百百十号起,至四百九十七号止,……

   谢泰保阄得山,遐字四百八十号起,至四百九十七号止,……

   汪尚有、汪大生等阄得山,遐字四百八十号起,至四百九十七号止

   方宗潮阄得山,遐字六百二十五号起,至八十五号止,……

   方福显、方永祯、方永槐阄得山,遐字五百七十号起,至六百十五号止,……

   方时礼阄得山,在前大四至内扒出,……

   李百悦、李仲芳、方三七、王天佑阄得山,……

   在这份异姓共业山场分山合同订立之后,作为同业人的汪、方两个家族,又各自对所得山场进行族内分配,订立分山合同。

   在分山合同订立的当天,祁门龙源汪氏及亲眷谢氏就所得山场进行了重新分配,立有清白文约[1]239:

龙源汪澹石同叔必寿、兄世高、侄元讽、亲眷谢泰保,共用价买受得十三都遐字号山场一备,土名汊口南北合源南边山场,与各姓新立标分文簿,照文管业。北边未分,照买契得业。今因各用价多寡不同,议将南北山场,俱作四大股为率,澹石得二股,必寿同泰保共得一股,世高同元讽共得一股管业。其山有未栽种者,召佃栽种,有堪砍拚者,照股相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766.html
文章来源:西华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5,(03)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