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文胜:政策何以落地与蔓延到乡镇的官僚主义

更新时间:2021-05-31 21:23:55
作者: 陈文胜 (进入专栏)  

   政府本来就是为人民服务,不管是哪个层级的。乡镇政府当然也是为人民服务,而现在可能会出现为上级服务的倾向。因为乡镇政府为了完成指标任务,在很多情况下就无法满足农民的意愿。如基础设施建设,这个村修路并非是最紧迫的任务,可上级部门只安排修路,因为资金在上级部门,乡镇没有决定权。这个村可能路修好了、路灯也搞好了,但水的问题没解决,农民的生产和生活都难以维持,这样的话农民无疑是要骂娘的。什么叫政府供给侧结构性矛盾?就是农民最需要的你不提供,你提供的农民不是最需要的,也就是农村公共产品有的供大于求,有的供不应求。乡镇政府在乡村社会代表国家,应该是为农民直接服务的政府,由于权责不对等,在“乡财县管”后,乡镇政府失去了作为一级政府的财政权力,丧失了经济独立性,形同于县辖的一个部门,无法代表农民与上级政府打交道,已经沦为事实上的县派机关,乡镇的工作目标偏离农民的意愿就难以避免。

   最关键的是要有源自党的宗旨的底线意识

   常青论坛:您担任过乡镇长、乡镇党委书记,而且还是当时省委党校“全省优秀乡镇党委书记培训班”的成员,您觉得,在基层工作,最重要的工作特质和能力是什么?换而言之,在乡镇要把事情搞好,最需要什么素质?

   陈文胜:作为一个乡镇主要负责人,首先,要有对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判断能力。这个地方的资源禀赋、地理位置、历史人文环境等基本情况,要了然于心,建立一个立体坐标地图,这个地方过去的发展历史进程,现在是什么样的发展水平和处于什么样的发展阶段,未来又往哪个方向发展,都必须做到心中有数,有了地图才能决策,才能指挥作战。

   其次,就是了解党的政策。要懂政策,不止是懂皮毛,而是要读透。要综合各个因素以及外部环境来解读政策,不能孤立、碎片化,更不能把政策跟政策对立起来,那就会造成思维混乱。要采用系统思维,用整合、优化的意识,做一个系统的分析,不然就是头疼医头,脚痛医脚,不得要领。

   最关键的是,要有源自党的宗旨的底线意识。这既包括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更要对农民有感情,心怀人民。对农民有感情,这是乡镇工作最根本的底线。对农民没有感情、没有情怀,农民是能感受到的。你对他们没感情,他们对你的工作肯定也不会配合,相应的工作就难以推动,即使强行推动也会事倍功半。有时为了保护农民的利益,可能要牺牲乡政府的小团体利益、以及个人利益,甚至会给个人的前途命运带来风险,如果没有源自党的宗旨的底线意识,就不会有担当精神,很难会愿意冒这个风险。而总有一天,你会退休成为老百姓,到那时明白了一切名利都是过眼烟云,那时才知道底线的良知与生命的价值就已经晚了。

   一些政策在制定和执行过程中,为什么会有所偏离,就是因为或多或少的部门利益、小团体利益以及个人利益交织在一起,没有把握好取舍标准,伤害了人民群众的感情,也损害了党和国家的利益。有了情怀也就有了担当精神,也就有了勇气有了智慧。这样,在处理具体工作时,就不会再优柔寡断。当部门利益、小团体利益以及个人利益与群众利益冲突时,如何取舍,每个政策制定者与政策执行者都可能会遇到这样的灵魂拷问,如果没有底线、没有良知、没有情怀,就会很难经受这样的拷问。如果部门利益与群众、基层利益冲突时以部门利益优先,如果与个人利益冲突时又以个人利益优先,久而久之,必然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为什么会出现贪赃枉法,就是接受这样的灵魂拷问时,失去了底线、良知、情怀,出事必然,不出事偶然。

   从党的政策、方针出发的研究才具有理论的力量

   常青论坛:想请问您,您当时为什么决定从政界转向学界?

   陈文胜:在乡镇工作时,我就经常用笔名发表文章反映了农村第一线问题,包括把问题发到新华内参,主要还是反映基层的呼声。我想,以相对独立的研究者身份,基于对基层情况的理解,从事政策研究就会相对便利,影响的范围就可能更大一些,比起把“官”做大更有价值和意义。

   需要说明的一点,我为农民、基层发声,都是从党的政策、方针出发,根据党中央是怎么要求的,中央领导人是怎么讲的,而农村基层是怎么执行的,再从中总结经验与发现问题,使中央的政策在基层落实而不走样,也只有这样的研究才具有理论的力量。

   特别是经过专业训练后,懂得自觉从历史的视野中研判现实问题。如果在当下的实践中认为是一个问题,而过去的几十年、几百年甚至几千年是不是一个问题?在未来还会不会是一个问题?这就不能仅仅从眼前看待问题,需要研究分析。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坚持用大历史观来看待农业、农村、农民问题,只有深刻理解了“三农”问题。因为有了大历史观,就有了战略视野,由此再看社会发展的趋势和方向,研判问题就能洞若观火。

   推进“一化三基”的乡村建设行动

   常青论坛:最后一个问题。对于乡村振兴怎么推进,请问您有何见解?

   陈文胜:在我看来,乡村振兴在目前阶段是以实施乡村建设行动为主。至于怎么推进,可以借用我们湖南省以前的张春贤书记提出的“一化三基”概念。所不同的是,我说的“一化三基”,“一化”指的是农业现代化,“三基”指的是乡村基础产业、乡村基础工作、乡村基础设施。

   农业现代化就是要用高品质的良种、高自动化的农机、高社会化的生产服务、高集约化的市场营销来不断提高农业的可持续发展能力。

   乡村基础产业,指的是农产品的具体品种,如果没有农业那就不是乡村,而哪些是这个村的基础产业,哪些是那个村的基础产业,每个地方情况不同,应该因地制宜发展属于自己优势的特色产业,才是最有竞争的产业。

   乡村基础工作,主要是在治理层面。例如完善完善村民自治,这个工作要做得扎实才能调动农民的积极性,不要为了省时简便程序而不尊重农民的民主权利。成一个事需要社会各个方面都来支持,坏一个事可能只需要一个人。村两委建设、村规民约、合作组织的等工作,都是很重要的基础工作。尤其是人才问题,在经济发展落后的乡村,往往存在一个怪圈:一方面人才极缺,无论是乡镇的领导班子,还是村级负责人,普遍存在着后继乏人的现象;另一方面又设立了很多条条框框,使适用人才难以得到使用,加剧了人才的匮乏和经济落后。因此,迫切需要一个愿干事、能干事、干成事的乡村干部队伍。一方面,必然要强化党纪政纪的严格管理,把纪律和监督挺在前面。而另一方面,要敢于下放权力,不拘一格选人用人。对于具有突出才干的要敢于打破身份、年龄、学历等条条框框,唯才是举,特别是对于那些经过复杂环境锻炼又有突出才干的干部,即使有过问题也可以大胆使用,让其在严管厚爱的条件下用其所长、避其所短,做到人尽其才、才尽其用。动员离退休干部、知识分子和工商界人士“告老还乡”发挥乡贤作用,推动人才下乡。把对乡村教师、医卫人才进行定向招生、免费培养、定向就业的扶贫培养政策,扩大到农村基层各类专业人才,壮大乡土人才队伍。

   乡村基础设施,主要是在水、电、路、环境等方面的建设。怎么推进乡村的基础设施建设,不是说每个地方都要求齐步走,可以一个一个屋场、一个一个村民小组、一个一个村落来推进。例如“美丽屋场”的建设模式,最早是浏阳市的首创,现在望城区得到全面推进。一个一个美丽的屋场连起来,就是一个美丽的村庄。面向2050年实现乡村全面振兴,这是一个马拉松式的长期工程,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进程,需要一代又一代基层干部去接续努力。

  

   采访嘉宾:陈文胜教授

   采访人:谭雯(清华大学硕士,省直机关选调生,临澧县修梅镇 副镇长)

   文字整理:周友能(北京大学硕士,省直机关选调生,临澧县刻木山乡干部)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74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