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维迎:真正的市场:新古典经济学与奥地利学派有哪些区别

更新时间:2021-05-29 07:17:11
作者: 张维迎 (进入专栏)  

   市场,是经济学研究的主题。亚当·斯密说市场是“看不见的手”,意指市场将人的自利行为导向互利结果,因而每个个体的自由,是人类进步的源泉。自亚当·斯密以来,经济学经过两百多年的发展,变得越来越精致和数学化,经济学家的数量已经非常庞大,但关于市场的本质和基本特征,经济学家之间仍然有很大的分歧。大致讲,有两种不同的市场理论范式,一种是新古典经济学的静态均衡说,另一种是奥地利学派的动态非均衡说。前者居于主流,后者处于边缘。二者的区别主要在于:(1)如何理解市场参与人:参与人是无所不知(具有完备信息),还是知识有限?所有人都同等聪明,还是聪明程度各有不同?(2)如何理解经济决策:经济决策是在给定目标-手段的情况下做选择,还是判断目标和改变手段本身?(3)什么是市场的基本功能:市场的基本功能是配置稀缺资源,还是发现信息、激发创新?(4)如何理解竞争:市场竞争是一种状态,还是一个连续的过程?(5)如何理解价格的功能:价格是唯一的协调机制,还只是刺激企业家行动的信号?价格总是处于均衡状态,还是总是处于非均衡状态?(6)如何理解变化:经济中的变化是外生的,还是内部的?(7)如何理解企业家精神:市场中是否需要企业家精神?在上述前六个问题中,新古典经济学的答案是前者,奥地利学派经济学的答案是后者;对第七个问题,新古典经济学回答“否”,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回答“是”。

   在我看来,新古典范式尽管是主流,但不是一个好的市场理论。

   一个好的市场理论应该是一个有关真实市场的理论,它能告诉我们真实的市场是如何运行的。新古典经济学之所以不是一个好的市场理论,是因为它所描述的市场,是经济学家想象的市场、假设的市场,不是真实的市场,因而它不能告诉我们真实的市场是如何运行的。为了证明市场的有效性,新古典经济学做了一些非常强但又非常不现实的假设,这些假设对它的结论至关重要,结果是扭曲了我们对市场的理解。按照新古典经济学理论,市场在理论上的有效性同时就是市场在现实中的失灵,因为支持市场有效性的理想条件在现实中一个也不能满足。反市场的人认为新古典经济学美化了市场,其实新古典经济学丑化了市场,因为市场的有效运行并不依赖于新古典经济学的假设。

   与新古典经济学相比,奥地利学派经济学是一个好的市场理论。奥地利学派经济学研究的是真实的市场,而不是想象的市场。真实的市场中,人是无知的,人们拥有的信息和知识是不完全的,想象力和判断力在决策中是至关重要的。市场是一个发现和创造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知识、资源、偏好和技术都不是给定的,而是依赖于企业家精神对它们的利用。由于人的无知,市场当然会出现失调和配置错误,但这种失调和配置错误与新古典经济学家讲的市场失灵完全不同。解决失调和配置错误靠的是自由竞争下的企业家精神,而不是政府干预。市场的优越性不在于它不出现失调,而在于它能通过企业家的套利和创新不断纠正失调,并推动经济持续增长。而用新古典经济学的基准理论衡量市场是否失灵是错误的。

   或许,两种不同范式最重要的区别是如何理解企业家在市场中的地位和作用。

   新古典经济学的市场是没有企业家的市场,因为它的假设已经排除了企业家存在的可能性。如果资源、技术和偏好都是给定的,每个人都无所不知,市场总是处于均衡状态,怎么还可能有企业家的用武之地?但在奥地利学派经济学的市场中,企业家居于中心地位。由于市场中大部分参与人的无知和循规蹈矩,如果没有企业家,资源不可能得到有效利用,新技术、新产品不可能出现,经济不可能增长。企业家不仅是市场趋向均衡的力量,而且是打破旧均衡、创造新均衡的力量。正是通过企业家的套利行为,不均衡才被发现,资源才得到有效配置;正是通过企业家的创新活动,新产品、新技术才不断出现,经济才有可能持续增长。

   新古典经济学中的决策者,是罗宾斯式的经济人:在给定的目标-手段下,选择最优化。他们是价格的消极接受者,简单地针对一个假定的数据背景(偏好、技术和资源)采取最优化行动。对他们而言,决策就是计算,数据隐含了结论。

   在奥地利学派经济学中,最重要的决策者不是罗宾斯式的经济人,而是富有想象力和判断力的企业家。企业家要在至今未被注意的机会中发现机会;对他们来说,目标和手段不是已知的,而是需要自己识别的;偏好、技术和资源不是给定的,而是有待发现和创造的。

   在新古典经济学中,给定数据,所有理性人都会做出相同的选择。但在真实世界中,即使基于同样的数据、同样的硬知识,不同的企业家也会做出不同的选择!为什么?因为企业家决策不仅取决于数据和硬知识,更依赖于难以用数据表述的默性知识,也就是个人对市场前景、技术可行性和资源可获得性的想象、感知和判断。“在罗宾斯式市场参与者看来是错误信息的情形,对纯粹企业家寻利行为而言将是有利可图的机会。”(柯兹纳)“当每个人都认为错误的时候,企业家认为自己是正确的。因此,企业家精神的本质就在于他具有与他人不同的对未来形势的预期。”(卡森)

   正因为如此,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永远代替不了企业家。如果经济决策果真如新古典经济学假设的那样,是个约束条件下最优化的计算问题,那么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终将取代企业家!

   朱海就教授是一位杰出的中国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他的专著《真正的市场》,给我们提供了一种基于奥地利学派经济学认识市场本质的理论。它的分析框架是“行动-规则”,不是“最大化-均衡”。行动,是人有目的的选择;规则,既是协调行动的规范,又是行动的结果。市场的本质就是协调人的行动,使得每个个体的自主性和创造性得到充分施展。在“行动-规则”框架下,作者不仅系统分析了诸如货币、价格、企业和道德法律等规则构成的市场运行的微观基础,市场如何自发地协调不同人的行动选择,而且分析了企业家精神与经济增长的关系,以及中国和苏东的市场形成的不同进程。作者把“改革”作为一种“人的行动”来考察,认为“改革”指的是一种“理性的行动”,而这种“理性”是改革者从生成的制度中习得的,中国的改革是“制度生成”的过程,而非“制度设计”的过程。这些观点非常有洞察力和说服力。

   人类的未来,依赖于我们的认知。自亚当·斯密以来,经济学家的理论一直在影响着人们对市场的理解和政府政策的制定。新古典经济学的“市场失灵理论”为政府干预市场提供了正当性依据,这是自20世纪30年代之后全球范围内政府对经济干预越来越多的重要原因。因此,对市场的理解,关系到人类的命运。如同朱海就教授所说,多澄清一个谬误,市场经济的推进就多一分可能性。

   故此,我愿意向读者推荐这本书。它是一本澄清谬误的书,有助于我们正确理解市场是如何运行的。

   张维迎

   2020年5月28日

   本文为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张维迎教授为《真正的市场:行动与规则的视角》一书所写的序言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727.html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