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海鹏:钓鱼岛主权争议与保钓前途

更新时间:2021-05-28 00:24:48
作者: 张海鹏 (进入专栏)  
林子平完全接受了。中国人对钓鱼岛列屿享有歷史性权利,这是无可非议的。西方有些人不承认歷史性权利,是他们歷史知识短浅的表现,是他们的殖民主义、帝国主义霸道理论的表现。

  

   1785年,日本学者林子平所著的《三国通览图说》中所附《琉球三省及三十六岛之图》之局部图。

  

  

   下一次日本人关注钓鱼岛,就到了19世纪中叶。根据日本著名歷史学家井上清的研究,1845年6月英国军舰「萨马兰」号对钓鱼岛列屿第一次进行了实际测量,1855年出版了一张海图。图上对钓鱼岛、赤尾屿等名称用闽南话做了标识。英国海图把钓鱼岛东侧的岛礁类似尖塔的岛,好像是英国教堂上的尖塔,就命名为Pinnacle Islands。按照井上清教授的考证,明治维新后日本海军的《水路志》关于这一海域的记述,关于钓鱼岛的科学知识,最初几乎都是以英国海军的水路志为依据的;1886年日本海军水路局编纂的《环瀛水路志》卷一第十篇有关钓鱼岛列屿的记述,显然是根据1884年出版的《英国海军水路志》编写的,它把Pinnacle Islands附注了日文汉字「尖阁列岛」,或者「尖阁群岛」、「尖头列屿」。可见,日本关于钓鱼岛的知识完全来自于英国,而英国对钓鱼岛的命名,却来自于中国。日本人命名这个岛比中国人至少晚了400年。

  

   二、日本窃取钓鱼岛是非法、无效的

  

   日本政府和一些日本学者、媒体有一个基本观点,认为日本取得钓鱼岛与《马关条约》完全无关,根据是《马关条约》中有关割让范围未提及钓鱼岛,进而认为日本是通过「和平的方式」取得钓鱼岛。1972年日本外务省发表了《关于尖阁列岛主权的基本见解》,极力否认《马关条约》与钓鱼岛有关,声称:「该列岛向来构成我国领土西南诸岛的一部分,而根据明治二十八年五月生效的《马关条约》第二条,该列岛并不在清朝割让给我国的台湾、澎湖诸岛內。」这成为日本所谓拥有钓鱼岛主权的依据之一。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1895年(光绪二十一年)3月,清政府鑑于战场失利,被迫派直隶总督李鸿章为头等全权大臣前往日本马关(下关),与日本全权代表、总理大臣伊藤博文和外务大臣陆奥宗光议和。1895年4月17日,李鸿章在日本的威逼之下,签订了《马关条约》。

  

   《马关条约》共11款,并附有「另约」和「议订专条」。该约第二款第二项规定中国將台湾全岛及所有附属各岛屿让与日本。

  

   《马关条约》第二款第一项、第三项对同时让与的辽东半岛、澎湖列岛的地理范围(澎湖列岛甚至列出经纬度)有明确的界定,为什么仅对「台湾全岛及所有附属各岛屿」进行了模糊表述?从日方公开的有关《马关条约》交涉议事录的记载,我们可见日本政府在条约中模糊处理台湾附属岛屿別有用心。

  

   1895年6月2日中日签署《交接台湾文据》前,关于台湾附属各岛屿包括哪些岛屿,成为双方讨论的焦点。当时日本公使水野遵和清政府全权委员李经方之间讨论的纪要收录于日本公文书馆,并见于日本学者滨川今日子所著《尖阁诸岛の之领有そめぐる论点》一文中。在会谈中,李经方担心日本在日后將散落于福州附近的岛屿也视为台湾附属岛屿而对中国提出岛屿主权要求,于是提出是否应该列出台湾所有附属岛屿的名录。水野回覆说,如果將岛名逐一列举,难免会出现疏漏或涉及无名岛屿问题,如此一来该岛將不属日、中任何一方,从而带来麻烦;有关台湾附属岛屿已有公认的海图及地图,而且在台湾和福建之间有澎湖列岛为「屏障」,日本政府决不会將福建省附近的岛屿视为台湾附属岛屿。鑑于日方的表态,李经方同意对台湾附属各岛屿不逐一列名的处理。

  

   水野谈话表明,日本政府承认台湾附属岛屿已有公认的海图及地图,因而不需要在接管台湾的公文中列出钓鱼岛列屿,从这一点看,日本政府实际上承认钓鱼岛列屿是台湾附属岛屿,因为钓鱼岛列屿在公认的海图及地图上早已标明它属中国;另一方面,这段对话还表明,日本政府会谈代表水野有意隱瞒另一个事实,即在《马关条约》签署前三个月,日本政府已召开內阁会议秘密將钓鱼岛编入了冲绳县。

  

   1885年至1895年的10年间,冲绳地方政府一直图谋在钓鱼岛等岛屿建立「国标」,从而將钓鱼岛纳入其管辖范围,但日本政府鑑于钓鱼岛为「清国属地」,一旦建立「国标」,恐引起清国警觉和争议,因此始终未予核准。当甲午战争日本即將获胜之际,日本政府感到攫取钓鱼岛列屿时机已到,于是在1895年1月14日召开內阁会议,秘密决定:「对于內务大臣建议的位于冲绳县八重山群岛之西北称为久场岛、鱼钓岛之无人岛,近年来有人试图从事渔业等,故应有序加以管理之,对此,应按照该县知事呈报批准该岛归入冲绳县辖,准其修建界桩,此事如建议顺利通过。指示:按照关于修建界桩事宜的建议办理。」

   同时,內阁还拟定了政府文书《久米赤岛、久场岛及鱼钓岛编入版图经过》,具体內容如下:

  

   散落在冲绳与清国福州之间的久米赤岛(距久米岛西南方约七十里,位于离清国福州近两百里处)、久场岛(距久米岛西南方约一百里,位于靠近八重山岛內石垣岛约六十余里处)及鱼钓岛(方位同久场岛,仅比久场岛远十里左右)之三岛未发现所属清国的特別证跡,且靠近冲绳所辖之宫古、八重山岛等,为无人岛屿,故冲绳县知事呈请修建国标。上述审议在呈报太政大臣前,山县內务卿于明治十八年十月九日已征询井上外务卿的意见。经外务卿熟虑,鑑于本岛屿靠近清国国境,为蕞尔孤岛,当时我国政府因清国报纸刊载我占据台湾附近清国属岛等流言而敦促清国政府注意等理由,于十月二十一日答覆把建立国标、开拓岛屿之事延至他日时机为宜。十二月五日內务、外务两卿指示冲绳知事,对目前不修建国标望加谅解。明治二十三年(1890年)一月十三日,冲绳县知事向內务大臣请示,要求确定这些岛屿的管辖。请示提出本案岛屿一直为无人岛,未特別确定其所辖,近年因取缔水產之需要,故八重山官署报请确定其所辖。进而明治二十六年(1893年)十一月二日,当时有人试图在本案岛屿从事渔业生產等,冲绳县知事为管理之,向內务、外务两大臣呈报修建该县所辖之界桩。內务大臣就本案提交內阁会议与外务大臣磋商,外务大臣未表示异议。于明治二十七年(1894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提交內阁会议。明治二十八年(1895年)一月二十一日,內阁会议决定由內务、外务两大臣指示冲绳县知事:报请修建界桩一事已获批准。

   1895年1月14日,日本召开內阁会议,秘密决定在钓鱼岛「修建界桩」,將钓鱼岛划归为冲绳县管辖。图为1895年1月14日之內阁会议记录。

  

  

   事实上,在钓鱼岛修建界桩,冲绳县并未立即执行。据井上清教授披露,直到1969年5月5日,冲绳县所属石垣市才在岛上建起一个长方形石制标桩。

   日本內阁会议的这一决定,是密件,过了57年后,于1952年3月在《日本外交文书》第23卷对外公布,此前清政府以及国际间完全不知情。在中日《马关条约》的谈判、签署过程中,日本谈判代表隱匿內阁会议的决定,有意採取模糊策略,笼统地將钓鱼岛置于中国所割让的台湾附属岛屿之內,偷换手法,达到变「窃占」为「公开」占领钓鱼岛的目的。钓鱼岛是中国台湾的附属岛屿,在明清两代已是人所共知,而清政府又根本无从知晓日本秘密「窃占」钓鱼岛的实情,因此在《马关条约》谈判和签署中將钓鱼岛视为「台湾附属岛屿」,而未做特別说明。

  

   由上述可见,日本「窃占」钓鱼岛绝非什么「和平方式」,而是近代殖民侵略的產物,是甲午战争中日本战略的一环。正是基于侵华战争胜券在握,日本內阁才抢先窃据钓鱼岛,接著才有了不平等的《马关条约》;正是通过《马关条约》,日本力图以所谓条约形式,实现其对钓鱼岛「窃占」行为的「合法化」。这一歷史过程是清楚无误的,是史家的共识。

  

   直到57年后,日本政府才在外交文书上公布日本內阁的决定,可见日本政府自知窃占钓鱼列屿的无理、非法。

  

  

  

   三、「琉球处分」与甲午战争及钓鱼岛争端

  

   日本內阁秘密將钓鱼岛列屿划入冲绳县管辖,与日本的「琉球处分」有关,也与甲午战争有关。冲绳本是琉球王国所在地。琉球王国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明初即接受明朝皇帝册封,是明清时期中国的藩属国。据歷史记载,公元1372年(明洪武五年),明朝派出册封使到琉球,此后歷代册封使不绝于途。幕府末期的1609年(明朝万历三十七年),与琉球相邻的日本岛津藩主强迫琉球向自己进贡,但琉球王国照旧向明政府纳贡称臣。日本侵略琉球,始终是採取武力行动的。明治维新后废藩置县,明治政府开始显现军国主义倾向,矛头指向朝鲜、琉球和中国。此后,日本利用各种藉口侵略琉球、朝鲜和中国的事件时有发生。1872年日本利用琉球飘流民在台湾南部被所在地居民杀害一事,向清政府问罪。口实有二:琉球民是日本属民,台湾南部「番地」是无主地。日本派出的交涉使把清政府总理衙门大臣说的台湾番地是「政教不及之所」,偷换概念,变成「政权不及之地」。1874年日本蛮悍地派兵侵入台湾南部,引起中日之间进一步交涉。那时候,日本国力尚不能与清朝抗衡,在取得清朝50万两白银赔款后退兵。征伐台湾与侵略琉球是同时进行的。1874年2月日本政府通过的《台湾番地处分要略》提出,阻止琉球向清政府进贡「可列为征伐台湾以后之任务」。1875年,日本天皇强令琉球断绝与清朝的册封关係,採取措施断绝琉球与中国的关係。1877年底,清政府驻日公使何如璋在东京考察了琉球问题后指出:「阻贡不已,必灭琉球;琉球既灭,行及朝鲜,」「琉球逼近台湾,我苟弃之,日人改为郡县,……扰我边陲,台澎之间,將求一日之安不可得。」1878年10月,何如璋向日本外务省发出照会,谴责日本阻止琉球向清朝朝贡为「背邻交,欺弱国」,是「不信不义无情无理」,將「貽笑于万国」。日本政府不理睬这个抗议,并藉口照会失礼,断绝谈判。1879年日本政府以450名军人和160名警察开往长期不设武备的琉球,將琉球国王强行押解到东京,吞併琉球王国,將它改名为日本的冲绳县。这样,一个独立的琉球王国,就被日本明治政府剥夺了国家地位。这在日本歷史上美其名曰「琉球处分」。

日本此举立即引起了清政府的抗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717.html
文章来源:远望杂志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