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贺雪峰:中国研究中的学风与文风问题

更新时间:2021-05-26 14:26:09
作者: 贺雪峰 (进入专栏)  

   以饱和经验为基础直面中国经验和实践的研究起点,受制于个人所受基本学术训练和个人学术感悟能力的影响。不同人从经验中可以看到经验的不同方面和不同层次,因此,这样的研究在起点上必然是草根的,是活泼的,甚至是野蛮粗犷的,也很可能是会被证伪以及被更基本和深刻的理论提炼所覆盖的。这样一种基于直面经验、强调个人经验质感、包含强烈个人情绪的研究,就一定是包容的、不规范的、允许批评的、主要是启发性的研究,就要不断地从经验中来又不断地回到经验中检验的。

   直面经验从经验中来到经验中去的研究就可能带有强烈的研究者的个人情绪,往往是试错性的,是注重经验中某些特定变量之间联系的建立并要不断地回到经验中进行检验的研究,这样的研究依赖个人感悟很难规范表述,具有原创性和原始野性,这样的研究就需要有直白的文风而不应也不能掉书袋。直白的文风也正是当前中国社会科学应当进行改造的第二个方面。

   中国社会科学要有真正的本土化,要建立自己的主体性,必须有一个野蛮地从经验中生长出来的阶段,这个阶段是大进大出、大胆假设的阶段,也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阶段。百花齐放,就要允许所有各种学说生长起来,百家争鸣,就要允许有一个相对混乱甚至“混战”的阶段,只有真正基于中国经验、有能力回应中国实践的学说才最有能力茁壮成长起来。这个阶段,无论是百花齐放还是百家争鸣,都需要有直白的文风,都要将主要功夫花在研究上而不是写作上面。直白的文风所鼓励的是一种允许相对粗糙的低成本的文本模式。

   相对来讲,当前中国以对话为目标的社会科学,必须要到西方具体研究专业里面寻找对话点。经过数百年发展,当前西方社会结构相对稳定,社会科学相对成熟,社会科学大厦已经建立,社会科学研究的重点变成了补大厦窗户上还未安装的玻璃。规范的以对话为目标的研究就细心寻找西方社会科学窗户上缺不缺玻璃,通过精研细读专业研究文献,以中国经验来补上这块玻璃,然后再去找另外一个窗户看是否还缺玻璃要补。这样花费巨大功夫所进行的规范研究却完全与中国经验脱节,中国经验不过是被西方社会科学的问题与视野所切割的碎片。真正中国经验还需要我们通过饱和经验法进行挖掘拓展,并以四两拨千斤的直白文风,快速推进对挖掘拓展的研究的写作与交流。

   此外,与强调学术对话和规范化一致,当前社会科学学界出现了认真写文章而不是认真做调查认真做研究的风气。在论文修辞与结构上大费周章,论文核心思想却很贫乏。修辞的目的甚至成为了对贫乏思想的掩饰。学术期刊也以规范和严谨的面目,要求作者不断修改论文,以达到他们所希望的形式上的完美,这种修改的重点仍然是在修辞而不是学术创新。当然,学术也不是可以通过修辞就可以创新的,而只可能通过调查研究来创新。我一直主张写文章不要太认真,写文章主要是发表自己的发现,不需要花里胡哨搞很多形式。应当将所有关注集中到研究上来,做到认真研究。有了认真研究,有了成熟的学术观点,如何表达就不是问题,也根本就谈不上要认真写文章表达的问题。有了想法,论文就是流淌出来的,没有想法,挤牙膏,怎样包装也没有用。

   四

   当前中国社会科学需要有一个野蛮成长的阶段,有一个大进大出、大刀阔斧的发展阶段。不经历一个相当长期的野蛮成长,不通过直面经验的“混战”阶段,过早进入专业化阶段,过早进入精雕细刻阶段,是不可能真正形成有主体性的中国社会科学的。当前中国社会科学研究中出现了过早专业化的问题,甚至将与西方具体研究对话放在最重要位置,社会科学研究缺乏基本的中国视野,这是当前阶段中国社会科学发展应当检讨的。

   改造中国研究中的学风和文风问题,正当其时。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68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