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小川: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系统

更新时间:2021-05-26 14:23:56
作者: 周小川  

   很高兴参加本次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 刚才听了邱勇校长、张晓慧院长做了非常重要的讲话。今年是清华大学110周年华诞,习主席亲自对清华大学的发展做出了重要的指示,并寄予厚望。在这样的情境下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以及主办的全球金融论坛也是越办越好。今天,我想讲一个学术问题,讲一讲“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系统”。

  

   这个题目前一段时间已经讨论很多了,而且确实也是党中央国务院都明确加以关注并列入了“十四五”规划之中的,要积极探索发展试点推广的内容。但我看了很多媒体在这方面的报道和评论,发现实际上还是有很多的概念需要进一步明确,有一些方向问题还需要探索。尽管中国已经进入了DC/EP的研发和试点阶段,但对这个问题可能理解上还有很多需要讨论的地方,所以我借此机会再跟大家交流一下,同时我感觉它也是国际上感兴趣的问题。当然我现在这个位置也是作为一个旁观者,对于一些在研发和试点过程中的具体问题其实我也是有一定距离的,观察也不是很准确,我想就这个题目跟大家交流探讨一下。

  

   首先媒体特别是外媒对这个问题有些讨论会引起某些误解。我刚才说了其实过去的几年时间,我们对这些基本概念都做了很多讨论,但是并不是说大家都取得了一致认识,或者是不见得大家都对这个问题有深刻的了解。

  

   举几个例子,外媒现在比较多的一种说法,是中国的DC/EP或者e-CNY不管怎么发展也替代不了美元在国际上的主导地位。我觉得这个说法本身命题就不太对,因为DC/EP的发展主要是立足于国内支付系统的现代化,跟上数字经济和互联网时代的步伐,提高效能,降低成本,特别是为零售支付系统服务,本来设计的目的和努力的方向就没有想取代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和国际上支付货币的地位。

  

   再有一种说法也是外媒说的比较多,就是把数字货币的研发和试点与人民币国际化密切挂起钩来,认为数字货币对人民币国际化帮助不大,或者说也实现不了人民币国际化。我觉得这个问题,人民币支付系统的现代化、数字化对于提高人民币的地位,提高人民币的跨境使用会有一定程度的帮助,但也不是太大的帮助。人民币国际化更多的是取决于体制、政策上的选择,更多地取决于我国改革开放的进展,而不是取决于技术上的因素。

  

   再有一种议论说人民银行推动的DC/EP和e-CNY是想取代现在第三方支付的角色,我觉得这也是一种妄议。中国人民银行明确地说DC/EP的计划是一种双层系统,而且整个研发队伍是由人民银行组织,由主要商业银行,包括工农中建等,还有电信营运商和几大第三方支付机构共同参与研发,都是在他们以往工作的基础上,瞄向升级换代的新台阶。大家都是在一条船上,当然在一条船上的人有时候也会有不同意见,有时候也可能在有些问题上会有争议,但毕竟是一条船上。并不是有些人说的好像是一种内斗,谁会取代谁的说法。

  

   前两天我正好看了一个电影,讲的是打排球的故事。我想举个例子。排球运动员怎么训练,排球要想加大进攻和扣球的力度,运动员就需要练肌肉。结果边上可能有人看到这个训练以后就开始说风凉话了,说“你肌肉练的是不错,但是你不管怎么练要想参加举重比赛拿名次,门都没有”。球队说我们根本就没打算去参加举重比赛,别拿这种根本不着边的事来说风凉话。另外,现在排球的打法都是越来越重视后排进攻,三米线以外起跳。训练后排进攻的时候就会有人说,教练和二传手有意贬低二号位和四号位选手的进攻,着重就练后排进攻。这种挑拨也没有什么意义,因为一个队里实际上大家都希望一传好的时候,都有进攻得分的机会,而且说白了排球比赛经常评最佳扣球手,给谁机会多得分就多,所以内部有时候会有一些争执,这是很正常的,但毕竟他们是一个队,大家要合作共同获取进展。

  

   我举这个例子就是想说,有些莫须有的概念或者提法其实是缺乏对研发计划和试点的理解,同时也容易造成“这山望着那山高”。明摆着计划已经提出来了,已经在系统建设和试点过程中了,不要打着排球的同时又想在别的运动项目上得冠军,这可能是有问题的。

  

   再有一个是关于对可控匿名的议论。其实支付系统必然要在保护隐私和反洗钱、反恐、反毒品和反跨境赌博之间取得一个平衡。一方面保证隐私,同时还要对某些活动实行必要的监控。因此对这件事如果从两个角度来看会有人站在左边说你保护隐私不够,另外有人站在右边说你纵容了洗钱毒品交易。所以必然是在中间的某一个平衡点,但是这个平衡点也可以选择稍微偏左一点或者稍微偏右一点。中国DC/EP明确提出的概念叫可控匿名,从可控匿名本身来讲它也并不是一个数学上能够精确定位的点,但是它表达的意思就是保护隐私和反洗钱反毒品交易,在这中间找到一个平衡点。大家可以再深入的研究这个平衡点究竟在哪,但也不要拿这个事有意或者刻意地贬低或者攻击DC/EP的进程。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有人谈论的数字货币的发行权是否要经过特别的立法等等,后面有机会我也会说几句,可能这中间也有很多概念方面需要探讨的内容。

  

   总之在媒体和各种讨论各种声音的情况下,我们还是需要增强沟通,增强这方面的讨论,使社会包括全球各个方面,能够对数字货币的进展和开发有更明确的了解以及对中国DC/EP和e-CNY有更好的了解。

  

   第二个方面,我想谈一下关于支付系统现代化,究竟抓哪个重点呢?首先我们说数字货币从全球角度来看有很多不同的侧重点,有的侧重对零售系统效能的提高,有的重视批发交易,也有的注重交易所和金融市场的交易可不可以采取新的支付和结算体系。有人说全球有那么多贸易,包括商品贸易和服务贸易,商品和服务贸易是否能更方便。脸书最开始推Libra的时候,觉得跨境汇款不方便,不能提高跨境汇款的方便性。也有个别人提到跨境投资的方便性,所以是多个领域都可能有发展的前景,我想说一下我们究竟应该注重什么问题。整体来讲,支付系统现代化是一段时间迈一个台阶,这个台阶一般来讲是比较大的台阶,大家才有足够的动力,比如像手机更新换代似的,有的厂商几个月就发表一个版本,但是从用户的角度来讲我的手机才花钱买的,而且还可以用,性能上没差多少。所以一定是觉得这个台阶要比较大,以后才会考虑去升级,特别小的台阶,微小的改进我们就要换系统的话有可能动力不足。所以要用这种差距化,衡量台阶到底迈得有多大来看我们选择什么样的方向。

  

   怎么看这个台阶呢,一个是看系统的功能,它的效能怎么样,它的表现怎么样。第二个看成本,是不是成本能够降低,效能跟成本一比就是性价比。此外还要看看这个系统出错的可能性,因为金融系统涉及到稳定,涉及到信心,对出错的概率是非常关注的。还有一个就是很难避免百分之百不出错,小概率会出错,出错以后究竟能不能纠正这个错误。比如说支付错了,能不能退款,能不能止损,信用卡里也有一个叫charge back,就是能把这个钱找回来。再有一个从性能上风险控制的能力,这个系统有多强的风险控制能力。有时候一些技术从技术开发的角度来说,非常希望能用他的技术,但是从金融系统的角度来说,对于稳定性、风险控制、出错概率以及纠错能力的重视,可能比从技术角度来讲要求更高一些。

  

   我们从这几个角度看一下,从中国来讲比较重视零售系统,这个台阶可以迈得比较大。中国是现金用的比较多的社会,但是从全球来看也不是特别突出。我估计发达国家即便是信用卡比较普及的国家,也会感到随着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出现,这个台阶还是很值得要迈上去的。另外这也是客户的需求,客户也不希望有太复杂的、太多种多样的支付方式。很希望在有手机以后,通过移动互联网作为一个主流的零售支付方式的出现。所以这个台阶成本节约也是很大的,向前迈进的动力是比较大的。

  

   从批发的角度,现在有一些国家要搞CBDC,从我个人观察来讲中国e-CNY并不是完全的CBDC,当然也可以归结为CBDC这个大议题里进行讨论,但是它也有自己的特点。有一种CBDC就是主要转向批发系统,多数的老百姓和非金融系统的人,对于支付系统的批发环节,是不太了解的,他并不知道背后的清算系统,不知道它背后的银行清算结算等是怎么工作的。也不太知道这个系统目前是不是效能比较差、是不是出错、是不是成本过高、是不是向银行多收费,是不是收的这些费用间接的转嫁给其它的银行客户。随着技术的发展,批发系统也有很大潜力进一步提高。但是目前并不是效能在成本上有很大的改进余地,即便是改进的话也不是太明显,社会上也不会有太大的感觉。总体来讲我们觉得批发环节也要给予注意,但是,这个台阶似乎现在迈不了太大,要迈就是一个相当小的台阶,是这样一种做法。

  

   还有交易所,交易所现在所有系统的运行还是非常好的,除了个别情况下特别是由于高频交易出现过像英国的闪崩这种情况,总体来讲运行还是比较好的。虽然交易所整个的系统,包括所谓价格优先、时间优先的排队自动撮合系统,以及后面的证券登记和交割的系统也有不少成本。但是在这方面的呼声并不高,如果大家希望降低交易成本的话,可能更多的是减少印花税,印花税比技术系统的成本更受到关注。

  

   另外也不是交易结算越快越好,这么多年大家都在讨论是不是交易所技术系统有这个能力可以提供T+0,可以当日回转交易,可以更多的提供高频交易。但实际上市场人士的讨论,对此也提出一定的怀疑和挑战,并非越快越好。整个支付系统也包括交易所系统,未来都有可能实现实时全额交易系统,但是实时全额交易系统并不是在各个环节都适用的一个好的选择。这就是为什么ISDA衍生品交易协会反复主张说你要搞差额结算,它对市场参与方的风险控制更有好处,同时降低了由于每笔实时全额交易所要求的经济资本,要求的所谓风险的衡量。从交易所系统来讲,不是说速度越快越全额实时交易就越好。因此也涉及到这个台阶究竟迈的有多大的余地的问题。

  

   下面再看一下国际贸易,国际贸易实际上是跨境支付里最主要的内容,包括商品贸易和服务贸易。但是这个贸易作为外界人的想象,很容易觉得国际贸易能不能就像我们老百姓去商店买东西的时候,看好的东西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直接就这么做就行了。实际上国际贸易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有一定批量的,涉及到比这个复杂的多的一种系统。首先像现在的商品除了散货以外多数都是集装箱,一个集装箱装很多东西,涉及到品种、规格等很多信息都需要在合同中加以规定,事先要做很多沟通。更主要的是涉及到运输仓储和保险,运输环节究竟是怎么样的,会不会有风险,会不会运输环节会有损失,仓储环节怎么样,会不会东西放到里头坏了,这些东西都导致进一步的一系列服务,而且会涉及到金融。

  

   支付角度来讲,跨境支付涉及到汇率,涉及到币种选择。除此之外由于出口商还需要有贸易融资,货发出去了等对方收到并验货到付款,这段距离下一步生产已经开始,所以需要贸易融资,贸易融资过去典型的一个工具就是信用证融资,开了信用证以后就去融资了,下一轮生产就可以找银行借钱。这种金融服务也必然要包括到里面作为一个重要的成分。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680.html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50人论坛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