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文宗 张磊:特朗普政府掏空一个中国政策的危害

——兼论拜登政府的对台政策

更新时间:2021-05-22 21:13:06
作者: 张文宗   张磊  

   1979 年中美建交以来,美国在台湾问题上长期奉行一个中国政策(One China policy),这个政策与我国坚持的一个中国原则(one-China principle)有本质的区别。"按照美国政府的说法,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基于《与台湾关系法》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近年来又加上了对台湾的所谓"六项保证"。综合来看,这一政策是美方渐次提出的包含一系列政策和原则的框架,主要包括∶对台湾主权“不采取立场”,对台湾的安全作出承诺和对台军售;奉行所谓的"三不"政策(不支持"台湾独立",不支持“两个中国”“一中一台”,不支持台湾加入任何必须是主权国家才能参加的国际组织),要求中国大陆放弃对台动武和寻求和平解决台湾问题 ;反对任何一方单方面改变台海现状;支持台湾"民主化";支持台湾拓展"国际空间"等。这套复杂政策组合的实质是在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的同时,通过各种方式阻止两岸关系朝着统一的方向发展。美国历届政府和战略界主流认为,这个政策总体来说是成功的,既"阻止了战争爆发",又"保护了台湾的安全"。在中国看来,这个政策万变不离其宗,就是以最小的成本阻止中国实现完全统一,维持台海两岸"不统、不独、不武"的现状。从老布什政府违反《八一七公报》售台 150 架 F-16 战机,到克林顿政府允许李登辉访美,从小布什政府邀请台湾所谓"国防部长""总参谋长"访美,到奥巴马政府支持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与世界卫生大会和国际民航组织等,中美建交以来的美国历届政府都在保持与台湾"断交""撤军""废约"状态的同时,给台湾以实质性的政治、经济、军事和外交支持,美国国会更是通过一系列挺台法案,使行政当局的政策合法化。

  

一、特朗普政府掏空一个中国政策

   美国第 45 任总统特朗普执政四年,在行政当局亲台官员和国会挺台立法的推动下,在台湾问题上更具攻击性和冒险性,相关政策不仅严重违反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还妄图抛弃美国政府长期实行的一个中国政策,摆出将台湾作为"国家"对待的架势,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

   首先是提升与台湾当局官员的交往层级,并妄图取消"一切交往限制"。中美建交后,美台名义上维持经济和文化等非官方关系,但实质上保持着低层级的官方交流。凹特朗普 2016 年11 月当选后,在右翼亲台势力的推动下与台湾当局领导人蔡英文通话,并以"总统"称呼对方,打破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禁忌"。执政四年中,特朗普虽然一度宣称"信守一个中国政策"(honor our One China policy ),但在实践上持续掏空其"一中"内涵。2018 年3 月特朗普签署国会通过的《与台湾交往法》,企图解禁美台所有高层官员的互访。此后,美国拉抬台湾地位的小动作不断。2019 年5月,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John Robert Bolton)与台湾当局"安全会议秘书长"李大维在华盛顿会面,美台双方还决定将台湾驻美机构名称由"北美事务协调委员会"改为"台湾美国事务委员会"。2020年2月,特朗普政府公然允许台湾当局候任副领导人、自称为"台独工作者"的赖清德窜访美国,后者成为美台"断交"以来访问华盛顿的台湾最高级官员。2020初新冠疫情在美国蔓延后,美国极力吹捧台湾的"民主抗疫经验",借机干 8 月派卫生部长阿扎(Alex Azar)访台开展所谓"防疫外交",9 月还派国务院三号人物、副国务卿克拉奇(Keith Krach)访台,以参加"李登辉追思会"为名商谈美台"重塑供应链"问题。克拉奇成为中美建交以来,美国国务院访台级别最高的官员。特朗普 2020年大选败选后卸任前的特殊时期,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妄称"台湾一直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宣布"取消美台官员接触的所有限制",妄图借台湾问题在中美关系上制造重大危机,并锁定继任政府强硬的反华亲台政策。

   其次是对台售武常态化,并在美国的"印太战略"中给台湾比较明确的安全保障。特朗普政府改变了中美建交以来美国对台售武的"打包"模式,采取"个别审查、个别通告"原则,实现对台军售的常态化。四年内,特朗普政府对台军售达 11 笔,总金额超过 183 亿美元,超过奥巴马政府两任 8 年对台军售总额,售台武器性能上愈加先进,进攻性特点也更突出。2020年 8 月 15 日,美国国防部正式宣布由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为台湾生产66 架 F-16V 战机,这是老布什政府于 1992 年宣布售台 150架 F-16 战机以来美国再度对台出售先进战机。美国销售的武器还包括远程反舰、防空和对地攻击导弹、多管火箭系统等,目的是将台湾武装成对抗中国大陆的"豪猪"凹,成为"不对称战力"强大的军事堡垒。5为展现在售武上的强硬立场,美国助理国务卿史达伟(David R.Stilwell)公布解密的对台湾"六项保证"凹,以拉抬这一承诺的地位。在实施美国"印太战略"的过程中,特朗普政府也注重发挥和提升台湾的作用。2019 年 6 月,美国国防部出台《印太战略报告》,公然将台湾定位为"国家",试图将对台安全承诺明晰化,并逐步将其纳入美国在地区的多边安全机制。21《2020 财年国防授权法》将台湾视为美国推行"印太战略"的一个重要伙伴,并表达了"加强美台防务关系"的政策立场,强调美国国防部应该加强与台军的防卫计划合作,改善协同能力,并让美国军舰定期穿越台湾海峡。《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则从财力上支持美军"太平洋威慑倡议",而强化台湾在第一岛链围堵中国大陆的能力是重要内容。2021 年1月,特朗普政府提前解密《美国对印太地区战略框架》,声称"美国保卫包括台湾在内的第一岛链国家"。

   再次是帮助台湾守住所谓"邦交国"并扩大"国际空间"。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是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包括美国在内的 180 多个国家和中国建交。但对于近年来和中国大陆建交、与台湾"断交"的巴拿马、多米尼加和萨尔瓦多等国,特朗普政府采取威胁恐吓、召回大使或临时代办等方式进行施压,这实际上是在"新门罗主义"下的霸权护持。凹在蓬佩奥等反华政客和一批亲台议员的推动下,特朗普于2020年3月签署《台湾盟友国际保护与强化倡议法》(简称《台北法》),旨在通过惩罚与台湾"断交"的国家来帮助台湾当局稳住"邦交国"数量,使美国的相关政策具有府会一致的特征。新冠疫情流行期间,美国政府频繁抨击世界卫生组织"忽视台湾",要求世界卫生大会重新接纳台湾为观察员。同年9 月,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克拉夫特(Kelly Knight Craft)还与驻纽约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处长"李光章会面,释放出愿意帮助台湾"重返"联合国的信号。

   最后是深化与台湾的供应链,尤其是高科技供应链合作。特朗普政府为打击中国的高科技产业,出台对"华为""中芯国际"等企业的出口管制措施,干扰全球供应链。拥有先进芯片制造技术的"台积电"被美台视为战略性企业和迟滞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的棋子。迫于美国和台湾当局的压力,"台积电"不仅配合对"华为"等中国大陆企业的断供,还投巨资在美国设厂。2020年 11月,美台举办首次"美台经济繁荣伙伴对话",双方通过视频讨论了"清洁网络、5G 网络和电信安全、供应链、投资审查"等议题。美方代表团由负责经济增长、能源和环境事务的副国务卿克拉奇率领,参加官员包括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史达伟、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郦英杰等。台湾当局经济事务主管部门负责人、科技事务主管部门负责人等与会。

   综上,特朗普政府"取消美台交往的一切限制"、助台稳定"邦交国"并提升其"国际空间"、重大战略报告称台湾为"国家"等,都摆出了要实质性抛弃美国一个中国政策的架势,并采取了一些触碰中国底线的措施。

  

二、特朗普政府对台政策的背景及危害

   特朗普政府激进的对台政策,服务于其强硬的对华"新冷战"遏制政策,并得到"台独"势力积极配合,其"越线"和"玩火"的做法屡屡冲击一个中国原则底线,迫使中国大陆升级遏制"台独"的行动,中美关系和两岸关系均持续恶化。

   首先,特朗普政府在台湾问题上的越线配合其遏制中国的战略。美国的对台政策虽然深度嵌入其国内政治,但核心还是服务于对华战略。1972 年尼克松访华以来,美国对中国的战略定位经历了"准盟友""非敌非友的伙伴""利益攸关方""竞争对手"等过程。上世纪 50年代以来,美国对台政策的目标是阻止两岸统一,在 90 年代后又增加了牵制中国崛起的内容。至少从 2011 年奥马巴政府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经过 2015年前后美国国内对华政策大辩论,美国将中国作为主要对手后,其"挺台反华"的政策特征就更突出。特朗普政府明确将中国视为"战略对手",先后出台《国家安全战略》《国防战略》和《核态势评估》等报告,从经济、科技、政治、军事和外交等各方面实施对华恶性竞争战略,这是中美建交以来美国对华政策出现的最大变化。Ⅲ在对华"接触时代",美国奉行"接触加制衡"战略,台湾是其制衡中国大陆的棋子,而在中美"竞争时代",台湾是美国遏制中国大陆的棋子。

   在掏空美国"一中"政策的过程中,特朗普、共和党鹰派团队扮演了不同的角色。特朗普本人经历了一个从投机到泄愤的过程。其最初将台湾作为与中国经贸谈判的筹码,质疑为何要受一个中国政策的约束,试图迫使中方在经贸上作出更大让步。在中国的强烈反对下,其有所收敛并表示尊重一个中国。在执政后期,受美国大选、疫情失控等因素的影响,特朗普及共和党实施以反华服务于选举的政治战略,放任手下鹰派对华发动"新冷战"。2020 年 5月,伴随着特朗普政府出台《美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战略方针》,其政府高官极力渲染"中共威胁",营造"自由对抗极权"的冷战叙事,美国对台政策也更具冒险性。

   特朗普政府要员,如国务卿蓬佩奥、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奥布莱恩和博尔顿、助理国防部长薛瑞福等保守派,头脑中充斥"协防台湾"的意念,多次释放"台湾不是中国一部分"的挑衅性信号。例如博尔顿曾多次撰文,公然声称台湾符合"国家的定义",鼓动邀请台湾领导人到美国访问,最终全面"恢复外交承认"。2薛瑞福等人早就认为中国大陆控制台湾"会剥夺美国及其盟国在战时通过重要航道的权力,并极大增强解放军在西太平地区的投射能力"。共和党在亲台反华上的露骨行为,通过其 2012 年和 2016 年党纲中不再提及一个中国政策,也有所表现。I为发挥台湾所谓的"民主橱窗"功能,服务于对华"和平演变",特朗普政府不仅邀请台湾当局官员参加在华盛顿召开的"促进国际宗教自由部长会议",还授意台湾当局在岛内举办"印太区域保卫宗教自由公民社会对话会",妄图把台湾打造成"台独""藏独""港独""东突"等各种分裂势力合流及对中国实施人权外交的前哨。

   可以说,特朗普政府在保守势力的推动下,认为与中国打交道时没必要受一个中国政策的限制,最后更摆出从"战略模糊"走向"战略清晰",不惜与中国大陆断交、与台湾当局"复交"的架势。这是特朗普全政府对华竞争战略在台湾问题上的体现,与其在经贸上对华"极限施压"、科技上的"脱钩断链"、意识形态上"反共麦卡锡主义"的极端做法一致。

其次,美国国会提出和通过一批涉台法案,使特朗普政府掏空一个中国政策的危害长期化。美国国会对行政部门的监督和制衡,是其三权分立体制的重要特征。在台湾问题上,国会的意识形态色彩更浓、对台湾问题的敏感性更低、更容易受台湾当局游说势力的影响,一直扮演着比行政部门更"亲台"的角色。从冷战期间的"中国帮"议员,到长期活跃在国会的亲台议员小组"台湾连线",(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659.html
文章来源:《和平与发展》2021年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