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红:法俄重启战略对话与合作:动因及局限

更新时间:2021-05-21 15:56:28
作者: 张红  

   内容提要:近年来,法国与俄罗斯两国高层互动频繁,重启外交与国防“2+2”战略对话机制,围绕如何增进经济往来及解决地区热点问题加强协调。法国接近俄罗斯,旨在提升其国际影响力、牵制美国的单边主义和建立欧洲的战略自主。俄罗斯改善与法国的关系,旨在缓解经济制裁和政治孤立、推动国内经济转型、抑制美国霸权和推动世界多极化发展。对两国战略关系重启构成制约的主要是美国的钳制、欧盟内部的意见分歧及法俄双边关系不对称等因素。

   关 键 词:法俄关系  法国外交  俄罗斯外交  俄美欧三边关系

  

   建立“特殊伙伴关系”曾是后冷战时期法俄两国关系的基调之一。乌克兰危机重创法国对俄罗斯的政治信心,以“西北风”战舰军售合同的中止及法国参与对俄制裁为标志,法俄关系跌入低谷。马克龙执政后,在延续奥朗德“强硬与对话并举”路线的同时,对俄政策更趋务实和灵活,力求开启法俄关系的新时代。而俄罗斯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从未放弃缓和与西方关系的努力,法国是它实现欧洲乃至西方突围的重要着力点。考察法俄战略重启对进一步理解俄欧乃至俄美欧关系具有一定参考意义。

   一、法俄重启战略对话与合作

   在马克龙和普京的亲自引领和推动下,法俄两国关系日趋回暖,在高层互动、安全防务、经济及地区合作方面均取得新进展。

   (一)高层互动频繁

   自马克龙执政以来,法俄两国高层互动频繁。截至2020年9月27日,在不到三年半的时间里,两国元首会面共十四次,其中,普京访法五次,马克龙访俄三次,国际会议期间及非正式场合会晤共六次。2017年5月,在俄罗斯与西方关系全面恶化、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给国际局势增添不确定性的背景之下,马克龙邀请普京访问法国,两国元首就叙利亚局势、乌克兰危机及双边关系等议题进行交流。2018年5月,继法国因斯克里帕尔事件①参与欧盟驱逐俄外交官、英法联军突袭叙利亚之后,马克龙出席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强调在国际热点问题上需加强与俄罗斯的合作。2019年8月,在法国会同其他欧盟国家投票延长对俄制裁之后,作为七国集团(G7)轮值主席国主席,马克龙与普京在G7峰会召开前举行“夏宫”会晤,就国际及地区热点问题进行讨论。2020年6月,受疫情影响,法俄两国元首举行视频会议,就双边及国际热点问题进行讨论,决定在双边关系领域继续保持良好的合作势头,在健康、环保、生物多样性和文化领域加强合作,增进两国民间往来。②

   在元首互动频繁的同时,法俄两国政府首脑间、部长级对话也显著增多。2018年以来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两次访法与法国总理菲利普会晤,恢复因乌克兰危机而中断的总理间对话,围绕两国在贸易、能源、经济、文化等领域的合作进行磋商。2020年4月,法俄德乌四国外长举行视频会议,就2019年12月巴黎四方会谈成果的进展情况及新冠疫情影响下的乌克兰东部局势进行讨论。此外,2020年法俄两国外长还多次就联合抗疫、军控等议题进行电话交流。

   (二)重启安全对话机制

   法俄两国重启安全对话机制,在传统安全及非传统安全领域谋求合作。乌克兰危机爆发后,两国间的外交与国防“2+2”战略对话机制被迫中止。2019年9月,法俄两国召开第12届法国-俄罗斯安全合作委员会(Cooperation Council on Security Issues,CCQS)会议。两国对此次会议高度重视,俄罗斯前驻北约特使罗戈津(Dmitry Rogozin)、法国负责国防及国家安全事务的秘书长朗代(Claire Landais)以及两国参谋总长均出席。两国防长和外长就乌克兰、叙利亚、伊朗、朝鲜等地区热点问题以及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后欧洲的战略稳定进行讨论,并对马克龙提出的欧洲安全新架构、重启与俄罗斯对话的具体路线图进行交流,商讨避免在东地中海及网络安全领域冲突升级的有效途径。在北极安全问题上,两国军队计划交换海上信息。2020年,两国恢复军事互访,继续推进“2+2”战略对话,就地区及国际安全问题进行讨论。

   在欧洲安全问题上,马克龙在2019年10月给普京的亲笔信中提出,应“详细研究”克里姆林宫关于暂停在欧洲部署中程核导弹的提议。③在联合国安理会,法俄两国的默契度有所提升。2020年1月,在出席第五届世界大屠杀论坛时,普京提议召开五常峰会,当场即得到马克龙的响应,体现出两国元首的统一立场。④在军事合作方面,马克龙执政以来,两国侦察机进入对方领空执行侦察任务的频次增多,⑤两国高级别的军事交流活动也有所增加。在非传统安全领域,2019年11月两国召开“国际情报安全机构间磋商会议”;在网络安全及毒品贸易领域,两国也积极合作、加强打击力度。面对2020年肆虐全球的新冠疫情,两国首脑互通电话,共商在联合国框架下合作抗疫事宜。

   (三)推进经济合作

   马克龙执政以来,一方面维护欧盟的对俄制裁立场,另一方面又努力绕开制裁,恢复和推进与俄罗斯的双边经贸合作。普京依托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索契投资论坛⑥推进两国经贸往来,定期与法国大企业高层会晤。在双方的推动下,法俄经济互动稳步上升,⑦双边投资贸易额缓步增长,大公司成为推动双边经济关系的发动机,两国合作领域更趋多元化、地方合作显著增多。

   马克龙积极推进政府间对话,为法俄两国经济往来创设交流平台;法国大公司积极参与俄罗斯项目建设;在法国政府的引领之下,两国地方合作得以推进。2017年5月,两国元首确立“特里亚农”市民论坛框架,下设“特里亚农初创企业国际论坛”等多个活动。⑧2018年5月,马克龙率商业代表团访俄,出席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达成合作项目多个。2019年6月,两国总理会晤,商谈两国经济合作蓝图。在能源领域,法国能源巨头道达尔及Engie均参与俄罗斯北极亚马尔天然气项目和北溪-2项目的建设。⑨法国施耐德电气公司、法国国家投资银行Bpifrance与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RDIF)在节能领域进行三方投资合作。全球最大的土木工程公司法国万喜集团(Vinci Group)与俄罗斯当地企业合作,建设莫斯科至圣彼得堡的高速公路。此外,两国也在恢复地方的经济往来,比如圣彼得堡-尼斯友城合作⑩及2021年将举行的跨年度地方合作(11)等。

   俄罗斯政府高度重视与法国的经贸关系,在元首的顶层设计之下,依托俄法经济财政与工商业委员会、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和索契投资论坛等平台推进两国在经贸领域的全方位合作。2018年俄罗斯经济发展部与法国经济金融部发表“致力于未来经济的法俄新型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12)2019年俄罗斯总统及副总统会见俄法经济财政与工商业委员会委员,就俄法两国间重大贸易和投资问题进行磋商。2019年在第25届俄法经济财政与工商业委员会会议上,俄法两国在旅游、人工智能、能源效能、绿色金融以及医药领域共签署7份合作文件。在2018年和2019年的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俄罗斯与法国签署多份合同,包括俄罗斯经济发展部与法国兴业银行间的合作等。在2018年和2019年索契投资论坛上,俄罗斯接待了庞大的法国代表团。与此同时,俄法两国在第三方市场上的销售也取得良好业绩,俄法共同参与的亚马尔等液化天然气项目确保了五大洲天然气的供应;俄法两国还联手在保加利亚等第三国建设核电站。俄罗斯已成为法国雷诺汽车公司的生产基地和销往蒙古和波斯湾国家的转销基地。

   在两国政府的共同推动之下,法俄双边贸易额稳步回升,两国经贸合作空间广阔。2017年以来,法俄双边贸易额逐渐回升,2018年涨幅达27%,增至172亿美元,2020年第一季度同比增长8.02%。(13)在双方的贸易构成中,俄罗斯对法出口最大的部分来自矿产品(包含石油及相关衍生品),占比接近90%。而法国对俄出口的产品构成较为均衡,占比超过10%的三大门类为化学制品、机械产品(含汽车)和食品(含农产品)。

   (四)围绕地区热点问题加强协调

   围绕地区热点问题,法俄两国根据问题的层级和性质采取不同的合作形式。在乌克兰、叙利亚等问题上,采取“协调人-利益攸关方”的合作形式。在非洲,创新合作方式,包括联合反恐和及时沟通对话。在伊核问题上,两国在联合国的框架内积极合作。

   在乌克兰问题上,法俄依托诺曼底模式(14)和三方联络小组的模式寻求乌克兰局势的降温。两国对乌克兰的特殊敏感性有着共识,均认为乌克兰等前苏联国家不应成为俄罗斯与西方较量的前沿。马克龙抓住泽连斯基上台的机会窗口,推动恢复诺曼底四国领导人会晤机制,于2019年12月召开巴黎峰会。包括普京在内的四国领导人就解决乌克兰东部冲突达成多项共识,包括俄乌承诺在2019年底实现全面停火、释放所有战俘;乌方承诺落实新明斯克协议,各方达成永久停火协议,给予顿巴斯地区特殊的自治地位。2020年,法德俄乌四方努力将12月峰会达成的共识落到实处,(15)7月27日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地区开始全面停火。(16)

   在叙利亚问题上,法俄之间保持密切沟通,通过阿斯塔纳进程以及由当事各方组成的联络小组的形式予以推进。马克龙一改奥朗德时期的强硬态度,改变了阿萨德下台是解决叙利亚问题先决条件的立场。两国均强调设立宪法委员会的重要性,并为叙利亚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比如两国共同为叙利亚东古塔(Eastern Ghouta)运送44吨的救援物资。(17)在叙利亚战后重建问题上,法国提供金融援助和专业知识,俄罗斯参与工厂建设,两国形成相互补充的格局。(18)针对当前伊德利卜局势恶化的情况,法、俄元首多次通话,并与德、土两国召开视频会议共同寻求政治解决途径。

   在非洲,法俄两国合作反恐、寻求对话。非洲在法国全球战略中占有特殊的地位,是法国争取“大国作用”的重要依托。(19)自新世纪尤其是乌克兰危机以来,随着俄罗斯与西方地缘政治关系逐渐恶化及非洲国际地位的迅速上升,俄罗斯逐渐重返非洲。(20)马克龙执政以来,针对法俄两国在非洲利益的交汇点,两国积极开展合作,包括在北非和萨赫勒地区联合反恐;2020年,两国成立双边委员会力促利比亚问题在联合国框架内的和平解决。对于两国在非洲的利益摩擦和冲撞,法国努力谋求与俄罗斯的对话和沟通,比如,自2017年以来,在中非共和国,俄罗斯频频触及法国利益,法国努力寻求在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SCE)和联合国(UN)框架下与俄罗斯的对话。(21)

   对于伊核问题,法俄两国力求在多边框架中予以解决。自2018年5月美国宣布退出《伊朗核问题全方面协议》、恢复对伊制裁、伊朗宣布提高浓缩铀丰度以来,法国在美、伊之间积极扮演调停人,尝试将美、伊拉回谈判桌。(22)2019年以来,法国外交部政治处主任与俄罗斯同行保持着密切的联系,(23)力求通过俄罗斯劝说伊朗在多边框架中解决危机。(24)俄罗斯支持法国、欧盟提出的贸易互换支持工具(INSTEX)以维护法俄在伊朗企业的利益,2020年7月,俄罗斯副外长、副防长与法国同行就伊核协议交换意见。(25)对于2020年8月普京提出的召开有德国和伊朗参加的安理会五常峰会,马克龙持开放的态度。(26)

   二、法俄重启战略合作的原因

   法俄重启战略对话与合作,既源自两国的战略考量,也与变化的国际秩序密切相关。马克龙奉行“戴高乐-密特朗主义”,独立自主、立足欧洲的对俄政策有利于维护欧洲安全,提升法国的国际影响力。俄罗斯重建与法国的“特殊伙伴关系”是基于国内经济转型及改善外部环境的考量。国际秩序的深刻转型在客观上也推动了两国的战略重启。

(一)法国的动机和考量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631.html
文章来源:《国际问题研究》2020 年第 6 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