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永年:中国共产党与中国现代化

更新时间:2021-05-20 23:32:22
作者: 郑永年 (进入专栏)  

  

   本文为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郑永年教授于2021年4月26日在华南理工大学华园讲坛第48讲之“党史学习教育”系列专题报告会上的演讲记录。

  

   今天我们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未来往哪里走,关键是看中国共产党往哪里走。如果要研究中国共产党往哪里走,我们就要了解中国共产党的历史。这也是习近平总书记号召大家开展党史教育学习的深刻原因。

   西方为何误解中国共产党

   1981年,我考入北京大学时去了国际政治系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专业。这个专业的本科教育不仅学习中国共产党的历史,还要学习苏联共产党和东欧共产党的历史。当时大家都不清楚学这个专业有什么用,后来我才明白研究历史是非常有用的。1990年我去美国留学后吃惊地发现,西方根本不了解中国共产党,研究中国共产党的西方学者少之又少。

   很多西方学者对中国的民主化运动、环保和各种抗议运动有非常深刻的研究和认识,但为什么他们不研究中国共产党?到现在为止,主要有几种看法。第一,他们认为中国共产党不重要,没什么好研究的。第二,他们认为中国共产党过时了,或者很快就会过时,所以不需要研究。第三,他们认为中国共产党注定会步苏联和东欧共产党的后尘解体,没有必要再花大力气进行研究了。

   1960年代的时候,美国和西方其他国家还是有一拨学者研究中国共产党。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让研究中国共产党变得非常重要。但1980年代以后西方学界很少再有研究中国共产党的专著出版。真正系统性研究中国共产党的英文著作少之又少。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的沈大伟写了一本,我自己写了一本,英国金融时报的一位记者写了一本。

   今天西方妖魔化中国共产党,就是因为他们没有好好研究中国共产党,误判导致了错误的政策。美国的反共浪潮,很多都是基于他们对中国共产党的错误认知。事实上,中国共产党不但没有解体,而且还再一次崛起,所以西方才会感觉到恐惧。美国今天对华政策之一就是企图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区分开来,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层区分开来。如果美国不纠正他们的误判,他们一定会继续犯错误。

   不过,如何讲好中国共产党的故事是中国学者自己的责任。西方对中国共产党的误解也是必然的,因为他们总是用西方的眼光来看中国共产党。我花了多年时间认真研究了西方学界的各种政党理论,发现没有一个西方理论可以解释中国共产党。我更希望中国的年轻人能踏踏实实地研究中国共产党。我们有丰富的实践,但还没形成一个很好的理论体系来解释。

   西方政党模式

   如果讲中国共产党,我认为应该从比较政治学的角度出发,探讨中国共产党在世界政党体系里的地位。可以把当前的世界主要政党分成三类,第一类是西方政党,第二类是发展中国家政党,第三类是东欧前共产主义的政党。

   西方政党又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美国和英国的典型自由主义政党,另一类是欧洲大陆型政党。这两类西方政党共同点都是以选举为中心,政党只有在选举期间才发挥作用,平常没有什么大作用。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西方民主实际是近代工业化的产物。工业化对西方社会影响很大,从社会结构影响来说,工业化就是把从前马克思所说的“无产阶级”转化成为中产阶级。

   二战以后,西方政党政治和中产阶级共同发展壮大。美国和西方多个国家实行凯恩斯主义干预经济,在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同时,福利社会也得到大发展,美国和西方主要国家的中产阶层规模一般都达到70%。西方政党不管是左派,还是右派,都必须是这70%中产阶层的代理人,各个政党都要照顾到70%中产阶层的利益,否则就很难赢得足够的选票来执政。

   但1980年代以后,英美国家和欧洲大陆国家就分化了。从英国撒切尔革命和美国里根革命开始,英美走上新自由主义经济学道路。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是针对凯恩斯主义国家干预经济的反弹。新自由主义意味着政府不能干预经济,放松对金融的管制。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确实对经济发展起到很大的刺激作用,一些学者所说的“超级全球化”便是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的产物。

   超级全球化导致了生产要素,包括资本、技术、人才,在全球范围内相对自由的流动,大大提高了劳动生产率,为这些国家创造了巨额财富。但超级全球化让西方国家内部也出现很多问题,主要是财富分配不公和社会分化,导致中产阶级萎缩。过去美国人很骄傲地把自己称为“中产社会”,但现在中产社会演变为“富豪社会”。这种转型便是民粹主义崛起的社会根源。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和英国公投脱欧都是这个原因。

   这一波超级全球化对英国的影响更大。英国原本引以为傲的制造业萎缩了,甚至都转移到其他国家。我过去在英国诺丁汉大学工作过几年,诺丁汉大学有一个校区过去曾经是英国非常有名的自行车厂,全球化冲击下这个工厂被迫停掉了。

   欧洲大陆社会的福利制度比较成熟,尤其是德国和北欧,因此这些国家的民粹主义还是可控的,影响相对较小。但美国缺乏完善的社会福利制度,所以民粹主义从欧洲传到美国就失控了。美国的中产阶级规模从1980年代的70%现在下降到今天的50%,这是一个很大的教训。奥巴马总统要对特朗普的崛起负很大的责任,奥巴马当了8年美国总统,这8年恰恰是美国中产阶级严重萎缩的8年。奥巴马也做了一些所谓欧洲社会主义式的改革,即涉及3000万底层的医保改革,但他失败了。今天欧美的政党越来越成为民粹主义政党,这是西方所面临的内部政治挑战。

   发展中国家政党模式

   第二类政党是发展中国家的政党模式。大部分发展中国家都是二战以后从西方殖民地独立出来的非洲、拉丁美洲、亚洲国家。独立后有些国家就照搬西方制度,从宪政、多党制到民主自由,西方那一套制度他们基本都有了,但只是保留在字面上,根本行不通。很多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都处于不发达状态,很多还处于贫穷状态。

   现在西方国家对中国模式有点害怕。因为照搬了西方模式的发展中国家迟迟发展不起来,西方就认为这些国家会转而对中国模式开始感兴趣。缅甸就是典型。1960年代,缅甸是最被西方看好的发展中国家之一,但到今天为止,缅甸还没摆脱军人政变推翻民选政府的宿命。还有一类如泰国、菲律宾,在形式上都是采用西式民主,但这些国家长期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只有少量的发展中国家政党,根据自己的文化和国情实现自身的政治发展而取得了成功,像日本的自民党和新加坡的人民行动党都实现了长期执政。

   国际机构研究显示,二战后新成立的100多个发展中国家,只有20来个经济体越过了“中等收入陷阱”,成为高收入经济体,其中大部分都是中东和北欧资源丰富的国家,余下的就是亚洲的日本与“亚洲四小龙”经济体。1980年代以后,日本和“亚洲四小龙”也都深受新自由主义的影响,遇到很大挑战。经验地看,只要有反对党的地方,迟早都会出现政治转型问题。

   东欧政党模式

   第三类政党是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政党模式,这些国家也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东欧解体后走西方道路的政党,这其中的俄罗斯、匈牙利等国,一度采用了西方制度,后来发现西方制度不灵,又重新回到集权模式,所以西方现在不把俄罗斯和匈牙利看成民主国家,尽管这两个国家也都有选举。

   另一类是比较小的经济体,像波兰。尽管这些国家经济发展势头还不错,但他们自身内部发展动力不足,主要依赖西方,这种模式也不是很牢靠。目前欧盟处于一个非常关键的时期。未来欧盟会不会在地缘政治上分裂为多个板块?这是一个很大的变数。

   中国共产党的现代化

   探讨了世界政党政治之后,大家会发现中国共产党在世界政党之林中已经是一枝独秀。一方面,中国共产党实现了中国的现代化,另一方面在实现国家现代化的过程中,中国共产党也实现了自身的现代化。这两个现代化互相促进,否则很难解释中国今天所取得的成就。

   简单地说,中国过去40多年的发展中同时实现了“三个可持续”。第一,中国实现了可持续的经济发展。第二,中国实现了可持续的社会稳定。第三,中国实现了可持续的政治制度支撑和领导。这三个持续非常重要,缺一不可。能同时实现这三个可持续的国家/地区,在世界范围内看,少而又少。

   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性很明显。1980年代之前中国还是那么贫穷的国家,现在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1980年代,中国还是一个非常封闭的国家,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1981年我刚刚进入北大时,中国人均GDP不到300美元,2020年中国人均GDP达到11000美元。我们1980年代的口号还是要改变“贫穷社会主义”,而今天我们的中产阶层也达到四亿人。这些都是可持续经济发展的产物。同时,过去40年,世界经历了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但中国基本上避免了这些危机。

   社会稳定的可持续也很显然,中国没有出现大规模的社会动荡,没有出现泰国那种或者是像今天美国那样的社会不稳定。经济发展就一定会导致社会稳定吗?实际上并不是。

   法国作家托克维尔在其著作《旧制度与法国大革命》提出了“托克维尔难题”——社会稳定可能是发展的产物,不发展一定会贫穷,但如果发展过程中把握不好,社会也会出现不稳定。托克维尔是对的。托克维尔理解的法国革命就是经济发展的产物。马克思时代,欧洲出现了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革命。当时的欧洲虽然经济大发展,但社会也是不稳定的。

   如果是警察国家,中国不可能发展起来

   今天的中国为什么能够既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又实现社会的可持续稳定?西方国家的一些人总是认为中国是“警察国家”,是靠控制才实现稳定的。中国是西方所说的“警察社会”吗?是西方所说的那种集权社会吗?如果中国是集权社会、警察国家,那如何解释中国的经济发展呢?

   西方理论认为发展是自由的产物,集权社会的经济一定发展不起来。经济发展一定要给老百姓至少是经济上的自由,没有自由就发展不起来。那么,中国发展起来了,到底是控制的结果,还是自由的结果?

   经济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主要是因为经济和社会能达到均衡发展。我们的发展是包容式的。包容式发展就是邓小平提出来的“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一部分地区先富裕起来”之后实现共同富裕。为了改变以前普遍贫穷的状态,一部分人和一部分地区先富裕起来,但这并不妨碍更多的人和地区富裕起来。中国的中产阶层在不断增加,贫困地区在不断减少。

   我自己有一个观点,一个社会是不是发展不一定要看这个社会培养了多少富人,更重要的要看减少了多少穷人。中国在过去40年里让8亿多人脱贫,十八大以后就有1亿多人口脱贫,这是世界奇迹。过去40年世界扶贫事业的成绩,大部分是中国贡献的,印度也贡献了一点,但像撒哈拉沙漠以南的一些非洲国家反而变得更贫困。

我们要从比较视角看到中国的进步,没有比较,我们就很难判断自己。哪怕是中国和美国相比,中国的变化也是惊人的。美国今天的铁锈地带1980年代以前是多么辉煌?美国在过去40年里也实现了可持续的经济发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61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