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宁胜男:“印太”视角下印度与东盟关系研究

更新时间:2021-05-20 15:39:37
作者: 宁胜男  

  

   【内容提要】印度与东盟同处印度洋与太平洋的交汇地带,二者关系如何,关系到印度洋与太平洋能否有效整合。20世纪90年代以来,印度与东盟不断走近,关系取得不小进展。但是,二者经济合作面临严重的内生动力不足困境,第二任期内的莫迪政府还背离“以东盟为中心”原则,加速倒向美国“印太战略”。“印太”并没有如预期拉近印度与东盟之间的距离,反而暴露了二者的战略分歧。印度重“印太”而轻“东进”,与东盟关系难有实质性进展。

  

   【关键词】 印度—东盟关系 “印太” 中心性

  

   【作者简介】宁胜男,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博士,主要研究方向为南亚经济与地区形势研究、新兴经济体研究,电子邮箱 ningshengnan@ciis.org.cn

  

  

  

   Research on India-ASEAN Relations: from The Perspectives of Indo-Pacific

  

   Abstract: India and ASEAN are both located along the border of the Indian Ocean and Pacific Ocean. Because of this geo-strategic importance, the India-ASEAN relations stake the effectiveness of the concept of Indo-Pacific. Since the 1990s, both sides have been marching closer, and the bilateral relations have achieved great success. However, the economic cooperation between India and ASEAN has been plagued by lack of internal power for a long time, and the Modi government in its second term is deviating from the principle of "ASEAN centrality" and accelerates its shift to the "Indo-Pacific Strategy" of the United States. The concept of Indo-Pacific has not harmonized the two regional actors as expected, but exposed their strategic differences. India attaches more importance to the "Indo-Pacific Strategy" rather than the "Act East” Policy, making it difficult to achieve further substantial progress in its relations with ASEAN.

  

   Key Words: India-ASEAN Relations; Indo-Pacific; Centrality

  

  

  

  

  

   印度与东盟是“印太”地区的重要的地缘行为体,二者关系攸关“印太”概念成色。“冷战”结束后,印度出台“东看”政策,与东盟关系取得显著进展。“印太”概念兴起后,印度始终声称“维护东盟的地区中心性”,美国拜登政府亦强调修复与东南亚盟友的关系,推动“印太战略”向东盟扩展。“印太”战略框架之下,印度与东盟的关系究竟如何?二者关系有哪些进展,又面临怎样的挑战?双方对“印太”的利益诉求和政策偏好是否一致?“印太”能否推动印度与东盟关系再进一步?本文试图对这些问题进行深入分析。

  

   一、印度与东盟关系发展成效

  

   以“冷战”结束为分界点,印度与东盟关系取得显著进展,主要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首先,战略伙伴关系建立并强化。“冷战”期间,印度与东盟之间关系不睦。20世纪70年代以后,印度实质上与苏联结盟,而新成立的东盟则偏西方,强调政治与安全,尤其要捍卫民族独立和防止共产主义势力扩张,在美苏两大阵营对垒的大背景下,印度与东盟关系冷淡。1978年越南大规模入侵柬埔寨,印度追随苏联,未对越南提出谴责,反而承认韩桑林政权,从而“自绝于东南亚”;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印度作为南亚头号大国却保持沉默立场,更加招致东盟成员国不满。加之印度在地区秉持大国沙文主义作风,肢解巴基斯坦、干涉斯里兰卡和马尔代夫内政,并于80年代中期开始在安达曼和尼科巴群岛上兴建海军基地,使得邻近的东盟国家对其军事威胁一直保持警惕。总而言之,印度与东盟关系在“冷战”期间并不密切,甚至呈现一定程度上的紧张与对抗态势。

  

   1991年“冷战”结束,横亘于印度与东盟之间的结构性阻碍消失。苏联解体后,具有准军事同盟性质的《印苏和平友好合作条约》自行失效,从前分属两大阵营的印度和东盟不再对峙,更多回归毗邻而居的地缘属性,开始根据国家利益自由经营对外关系。此前阻碍印度与东盟交往的诸多问题也大多化解,伴随柬埔寨问题开启解决进程,印度对柬埔寨政权态度转变,以及苏联自阿富汗的撤军,东盟国家对印度的忧虑逐渐解开。同时,为了减轻东盟国家对印度扩充海军的担忧,90年代初印度与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在安达曼和尼科巴群岛附近进行海军联合演习,并向东南亚国家海军随员开放了布莱尔军港,缓解了东南亚国家的安全顾虑。

  

   对外经济战略上,印度将东盟视为融入亚洲和全球经济的通道。20世纪90年代初,印度爆发了“双赤字”危机,经济行至崩溃边缘。拉奥政府被迫开启自由化、市场化、全球化经济改革,改变过去封闭保守、自力更生的经济发展思路,“努力把印度从一个管制约束的内向型经济转变为适应市场需要的外向型经济”,而向何处开放、如何开放,成为拉奥政府首先要解决的难题。印度政府意识到,高速增长的东盟国家可以成为印度融入亚太经济圈和世界市场的跳板。1991年,印度推出“东看”(Look East)政策,强调加强与东盟国家联系,尤其是经贸商业往来。

  

   从国际关系的角度看,东盟成为印度改善同周边、亚洲国家以及与美国关系的重要渠道。冷战结束后,印度骤然失去苏联的庇护,与西方的关系却仍在紧张之中,在新的国际秩序中处境困难,尤其在亚洲处于被孤立、被包围境地,迫切需要改善同周边、亚洲国家以及与美国之间的关系。东盟成为印度实现这一目标的重要渠道。一是东盟国家自身就与印度毗邻而居,部分国家深受印度教文化的影响,在战后的不结盟运动中,印度尼西亚等国与印度又是重要的伙伴,有改善关系的地理条件和历史文化基础。二是20世纪90年代以后,全球区域经济一体化步伐加快,东盟成长为亚太地区最具代表性的区域一体化组织。1992年东盟开始推动自由贸易区建设,1995年和1997年相继吸收越南和缅甸、柬埔寨和老挝加入,一体化建设走在亚洲前列。印度希望参与到这一进程中来,在亚洲扮演更大角色。三是印度期望在东南亚地区加强与美国的经济安全互动,通过加强与东盟联结,促进与美国关系的缓和。因此,印度前总理曼莫汉·辛格对“东看”政策才有此表述,“东看政策不只是一个对外经济政策;它也是印度的世界展望和在不断变化的全球经济中的定位的一个战略转移。”

  

   新的历史条件和政策导向下,印度与东盟的关系进展迅速,日益升级。1992年印度成为东盟的“部分对话伙伴”,1995年升级为“全面对话伙伴”,2002年印度成为东盟“首脑级合作伙伴”,2003年印度与东盟在巴厘岛峰会上签署《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提出了全面经济合作框架,2005年东亚峰会首开,印度是创始成员国之一。2012年12月,印度与东盟关系升级为“战略伙伴关系”,2014年,莫迪在第12届印度—东盟峰会上宣布升级“东看”为“东进”政策,赋予印度—东盟战略伙伴关系最高优先权。“印太”概念兴起后,印度公开承认东盟在印太的中心地位,并强调“在‘印太’地区,东盟与印度的伙伴关系将发挥决定性作用”。东盟则出于维持大国平衡的需要,欢迎印度进入东南亚,以维持东西两翼战略平衡。

  

   其次,合作领域拓展。“东看政策”出台之初,印度与东盟合作侧重于经贸和投资往来,尤其是印度将“搭上东亚快车”看作是摆脱经济危机、融入全球化大潮的捷径。印度资深外交家J.N.迪克西特对此概述准确:“重要的西方工业国和日本在东盟地区的经济涉足之深,使该地区成为一个催化的媒介,通过它,印度可以获得投资和技术。”在这一思路指导下,印度对东盟国家,尤其是经济发展水平较高的成员国密集开展经济外交:总理拉奥、财政部长曼莫汉·辛格多次出访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等国,东盟国家积极回应,新加坡总理吴作栋、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和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哈托等纷纷访印,与印度签订了双边经贸、投资、旅游合作协议。印度与东盟也签署了多项经贸合作协议,并成立部分合作联合委员会,负责协调经贸投资活动。

  

   进入21世纪,印度与东盟的经贸合作取得显著成就。一方面,二者达成多项自由贸易安排:2009年8月,印度与东盟签署了印度—东盟货物自由贸易协定(AITIGA),双方决定削减五分之四贸易商品的关税,印度也成为继中国、日本和韩国后第四个与东盟建立自由贸易机制的国家。2014年,印度与东盟又签署了服务贸易和投资领域的自贸协定。此外,印度还与新加坡、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了《全面经济合作协议》,与这两国的市场开放程度超越与东盟的整体水平。另一方面,印度与东盟的经贸关系取得长足进步:自1993年到2008年,印度和东盟的双边贸易额增长了约十倍,占东盟全球总贸易额比重从1993年的0.7%增长到2008年的2.8%。2010年1月,印度—东盟自由贸易区(The Indian-ASEAN Free Trade Area,简称IAFTA)正式建立,2012年开始,印度开始参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以下简称RCEP)的谈判。

  

2003年,时任印度外长亚斯旺特·辛哈宣布印度 “东看”政策进入第二阶段,印度与东盟合作领域由经贸向更为广泛的经济和安全领域扩展,包括保护海上通道、协调反恐合作等。这一时期,印度“东看”的视野从东盟进一步延伸到了整个东亚,以更加活跃的姿态参与到亚太地区一体化进程,将“东看”政策看作是“跳出严重限制印度战略选择的次大陆政治局限”的重要路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59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