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蒙:九 如果你的老板是宝二爷

更新时间:2021-05-17 15:56:49
作者: 王蒙 (进入专栏)  

   《红楼梦》里写到的那种没有公平竞技——费厄泼赖的社会,主子完全不必有什么高明,高贵者常常很蠢很赖很痞——中国的贵族可没有中世纪欧洲贵族的那点举止风度,声言自己出自贵族门槛的中国作家千万别忘了这点国情,不要原想抹润面乳的结果变成了抹驴粪蛋。偷鸡摸狗的贾琏,浑不讲理的薛蟠,无耻下流的贾珍贾蓉父子,百无一用的贾政,霉朽恶臭的贾赦,都俨然是老少爷们儿,那么宝玉虽然(作为一个大家族的接班人)不称职,还算好的。

   一般地说侍候这位爷算是容易的,他待人也还过得去,除吃瘪一日怒火中踢过开门迟缓的袭人一脚,没见他虐待过男仆。

   很多人不喜欢善于处世的袭人,为宝玉的这一脚喝彩。

   但是他的任性而为也出了难题。跟着他的年龄稍长的听差是李贵。第九回程甲本中叫“训劣子李贵承申饬……”,贾政嫌儿子不读书成器,便在仇恨洋溢地齿冷地讥诮宝玉之后训斥起李贵来,扬言:“等我闲一闲,先揭了你的皮,再和那不长进的算账!”

   吓得李贵叩头,并禀报说二爷正在读“攸攸鹿鸣,荷叶浮萍”(“呦呦鹿鸣,食野之苹”之误),把贾政逗笑了。

   这说明,贾政人性未泯,幽默感尚存,应属有救。他虽然扬言“揭皮”,毕竟是雷声大雨点小,空话胜于毒辣。用恶言震慑取得管理的成效,应属统制一法。他居然能为一个下人的误读而粲然,这是《红》书中贾政少有的可爱表现。第二,说明李贵的傻人傻福,大愚若智,或大智若愚。(如真是大智可就了不得啦!)以一个小小的洋相暂时化解了冲突,也算解构。第三,此时政老与乃子的矛盾尚未激化到不可调和的地步。等到宝玉挨打之时,你再愚再智恐怕也都只能是陪着挨揍。

   下一步是李贵以极得体的、符合自己身份的语言做二爷的工作,劝解宝玉今后要听点(老爷的)话。面对不成器的老板,仆役还得负起代表主子的根本利益,体察主子的基本态度,引导具体主子走正路的任务。但话又不能说过了头,必须寓劝告引导于哀求告饶之中,必须用下等人的眼光和词句,必须是小人罪该万死,必须是忠于具体的主子,而不能太郑重了。这叫低调进谏法,比沽名钓誉的死谏硬谏抬棺谏办好了护照联系好了使馆再谏还难。

   而宝玉等顽童们在书房里大打出手的时候,李贵还须扮演小主子们的宪兵、维持秩序的警察角色,他喝止了茗烟和小主子们的小小动乱,避免了书房中无政府状态的出现。

   想来想去,如果你是李贵,你能做得更好更周到更不辜负重托吗?反正我是做不到的,李贵的表现已经接近完美了。

   真不知道是怎么训练出来的。自古我国并没有奴才培训学校啊。

   或人道,李贵应该克服奴才意识,打倒封建特权,推行自由民主直到人民革命,争取在贾府里直至朝廷里掌权,实行启蒙新政……那就不是《红楼梦》,甚至也不是《水浒传》的题中之意,而是或人另写一部著作另辟一个时代一个世界的历史使命啦。

   王蒙《王蒙新说红楼 :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南京 :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2021.2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56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