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尚希:社会改革的核心是实现社会平等

更新时间:2021-05-16 17:22:20
作者: 刘尚希 (进入专栏)  

  

   我国过去30多年的经济改革,主要围绕一个关系来展开:政府与市场。通过放权、分权给市场来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但是这个市场还不完善。而完善的重点仍是放权、分权,因为政府对微观的干预还是很多。通过经济改革,让经济主体有了很多的自由,可以自主决策,自由流动,自由组合,自主地创造财富。但经济自由仍是有限的,同时伴随着市场的不平等问题,市场的机会不公平问题。这些问题的解决,需要改革。但仅靠经济改革本身不够,这些问题的解决更多地依赖于社会领域的改革。社会领域的改革指向是平等,也就是实现社会平等。没有社会平等,经济改革、经济发展、经济转型就无法向前推进。

   社会平等的核心是机会公平,而不是结果的平等。常说的效率与公平的问题,认为两者相矛盾,其实是把两个不同领域的问题放在一起,从逻辑上看是讲不通的。效率属于经济学的问题,而公平属于社会学的问题,二者无所谓矛盾与冲突。如果把整个社会比作火车,那么效率和公平就是两股铁轨,二者必须总是处于平行的状态,否则社会这个火车就会出轨倾覆。经济学强调效率,社会学强调公平。当经济学至上时,看重效率;到社会学被重视时,又看重公平。如果只用经济学的思维,或只用社会学的思维,时而强调效率多一点,时而强调公平多一点,就意味着这个铁轨的高低宽窄在不断变化。这样就会导致危机。所以,我认为社会改革的核心点是推进社会平等,使公平与效率保持稳定的平行状态。

   社会平等,机会公平,最终是用社会来约束政府,让政府与社会的关系保持协调。

   那么,如何让社会来约束政府?首先让这个社会发育起来。社会不发育起来,社会不可能约束政府。要让社会发育,就需要给社会分权,不给社会分权,社会不可能形成自我管理、自我约束的能力,那就什么都要靠政府去管。现在社会矛盾越来越多,不和谐现象越来越多,政府是不是都能解决呢?这里用一个比喻来说明这个问题:进入汽车时代以后,交通事故不断增加,交警有限,轻微的事故让双方自己解决,不要找警察。这个就是社会自我管理、自我约束的机制。实质是给社会分权。社会分权促进社会发育,社会发育促进社会平等。

   现在,推进社会改革,有两个重点:一个是对城乡分治导致的不平等的改革,这说了很多年了,城乡居民在社会的基本权利方面是不平等的,造成了两个不平等的两大群体,尤其是农民工,这方面的改革需要加快推进。二是公共产权制度的改革。公共产权制度改革就是使我们社会主义的公有制怎么落地,不能让社会主义公有制悬在半空。公共资源、公共资产为国家所有,落地的方式是其收益能够让全国人民共享。有人在讨论国有垄断,提出要改革。我认为,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垄断,而是公共产权的收益怎么让所有老百姓享受到。但是,当前一个不可回避的事实是,公共产权在市场化的过程中,其收益大量流失了,社会贫富差距迅速扩大。财富带来权利,贫富差距扩大造成了新的社会不平等,阶层固化,并进一步带来新的机会不公平。

   由此看来,促进社会改革,实现社会平等,是当前我国改革的重点。

  

   北京日报 2011年11月28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53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