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韦森:货币演变与经济新变局

更新时间:2021-05-15 16:30:14
作者: 韦森 (进入专栏)  
那就会失去了货币的匿名性,理论上可以被政府行政部门和执法机构进行监督,乃至进行控制。

  

   可以想象,如果在社会上完全取消了纸币而采取央行的电子货币和银行的电子记账货币,那么政府完全有可能达至乔治·奥威尔在《1984》小说中所描述的那样一个完全极权的控制社会。

  

   除此之外,纸币交易还不受停电和其他网络中断的影响,可以瞬间完成交易清算,又可以免受网络犯罪之害,还可以为没有银行账户的低收入群体提供交易的媒介(根据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的调查数据,到2013年美国有超过8%的家庭仍然没有银行账户,超过25%的美国成年人没有借记卡,p. 98)。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民众的用钱和花钱的习惯和习俗问题,即一些民众还是习惯用现金来支付等。

  

   除了上述种种理由外,近些年西方发达国家,随着货币交易越来越多地通过电子媒介来完成,银行借记卡、信用卡和智能手机均是不同形式的物理载体,这是不争的事实。在这种银行记账货币的时代,对银行账户内所持有的数字货币支付负利率是完全可行的,而且自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后,西方国家的许多央行和商业银行都这么做了(p. 5)。

  

   在这种新世纪新的货币金融制度下,如果实行负利率,那人们就会把国债变现转而持有大面额的纸币贮存起来,甚至把银行存款提取出来而存贮大面额的现金纸币。这也是自20世纪90年代之后,美国和日本纸币/GDP的比例不降反升的一个重要原因(欧盟国家则是在21世纪之后才开始这一比例回升)。到了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后,西方各国央行普遍大水漫灌式地猛增基础货币,且普遍进入了低利率乃至负利率的时代,随之,西方国家的非纸币化进程停滞并逆转,纸币/GDP的比率开始大幅回升,这就是完全可以理解了。

  

   尽管如此,罗格夫在该书中还是一开始就问:

   “对发达国家的政府而言,逐步取消纸币(现金)和硬币,或者只保留硬币即小面额纸币的时代是否已经来临?这一看似简单的问题背后,涉及到经济、金融、哲学乃至道德等方方面面的问题。总体而论,我在本书中给出的答案为‘是’”(p. 1)。

  

   罗格夫还认为,

  

   “总而言之,迈向少现金社会乃至无现金社会(尽管还没达到)似乎是势不可挡,给定充裕的时间,大部分各种各样的反对意见都很容易得到解决”(p. 115)。

  

  

  

   他还坚定地相信:“尽管在可预见的未来最终会进入完全的电子货币阶段,但最好的货币制度仍然是政府发行的货币充当记账单位”(p. 209)。但是,罗格夫还是主张应该保留一些纸币,因为他相信“即使在央行发行了进入流通的数字货币之后(这可能在数十年后会发生),社会将然希望保留一种标准化的实物货币,以保护隐私并应对突发的电力故障”(页186)。由此看来,尽管中国央行已经开始实行数字货币(DCEP),其他国家的央行如瑞典、南非和英国等也在考虑发行数字货币(CBDC),完全消灭纸币,估计在人类社会历史上还要经历相当长的时间。

  

   20世纪80年代以来世界各国货币制度的渐进性的演变,即从“少现金社会”向“无现金社会”的银行账户数字货币制度转变,实际上对世界各国的企业的生产、居民的消费、人们对财富的追求乃至社会财富的分配都产生了重大影响,也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各国政府的宏观经济政策调控方式和手段。因此,这本书受到了美联储前主席本·S·伯南克(Ben S. Bernanke)的称赞和推荐阅读:“这本书引人入胜,所论述的观点也意义重大。罗格夫从历史和现实的角度出发,用大量的理论与数据来说明:经济必须摆脱纸币的禁锢”。

  

   无论在宏观经济学还是在货币理论中,伯南克均是大家。作为连任两届8年的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经历了2008~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并具体领导了美联储应对美国的经济衰退和复苏的货币政策的制定。伯南克如此称赞罗格夫的这本《纸币的诅咒》,自有他的道理。

  

   但是,人类经济社会能否最终摆脱纸币的禁锢?能否走向无纸币的货币制度时代?且在何时?

  

   就在这本书出版4年后,中国央行在2020年世界上率先推出了自己的法定数字货币DCEP。这在人类社会的货币的非纸币化的方面发展可以说是一大步。如果完全消灭了纸币,人们的货币财富都变成了手机中的电子钱包和银行账户中的数字了,个人电子“钱包”中的货币,也变成“非匿名”的了。这样一来,无论从理论上,还是从技术上,手机中电子钱包里的数字货币完全无法避免被一个中央机构或商业银行随时监控其用途、以至冻结和甚至收回电子货币,这样一来,整个社会的市场交易也会变成在一个中央机构监督下的非匿名的了。

  

   如若将来完全消灭了纸币,货币全都变成了中央银行所发出的电子数字,人们的货币财富都变成了(对央行和商业银行来说)透明的电子钱包中的数字了,这固然从理论上可以完全消灭了姜人杰、郭伯雄、徐才厚、赖小民等等这些私藏大量纸币的“傻贪官”,也可以基本上减少乃至杜绝企业家和个人的偷税漏税。

  

   但是,完全消灭了纸币,是否也消灭了“印出来的自由”?人类诸社会在未来是否都有可能变成由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在《1984》小说中所描述的那种极权主义的控制社会?

  

   2. 央行疯狂发钞就能够救得了全世界?

  

   就在罗格夫的《纸币的诅咒》出版同一年,由美国耶鲁大学出版社出版了穆哈默德·埃尔-埃里安(Mohamed A. El-Erian)所撰写的The only Game in Town:Central Bank,Instability, and Avoiding the Next Collapse(《城中唯一的游戏:中央银行、不稳定和避免下次崩溃》)。

  

   作者穆哈默德·埃尔-埃里安是在国际上“新常态”(New Normal)一词的首创者,曾任奥巴马全球发展理事会主席、国际货币经济组织的副司长和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首席执行官和联合首席信息官,亦曾连续4年被美国《外交政策》评为“全球100位思想家”之一。

  

   肯尼斯·罗格夫对埃尔-埃里安也熟悉,并对这本《城中唯一的游戏》推荐道:“被广泛认作为全球经济趋势最敏锐的观察家之一的穆哈默德·埃尔-埃里安,为提出现在人所共知的术语‘新常态’概念而著名。五年前,他担心全球经济需要多年时间才能重回正轨。现在,他更担心的是全球经济跌入悬崖。这本书所带来的好消息是,假如政策制定者行动一致,事情可能会更好。坏的消息是,那些经验丰富且有影响的从业者,并非全都相信这会发生。要想了解未来五年全球经济如何展开,这本书无疑是必读之书。”连美国政府前财长劳伦斯·萨默斯也大赞这本书说,“不管你同意不同意,他在这本书中提出的想法都值得思考”。

  

   尽管这本书受到萨默斯、罗格夫乃至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迈克尔·斯宾塞这些大牌经济学家们的推荐,但读下来这本书,你会觉得这并不是一本严肃的经济学著作。书中既没有严谨理论逻辑推理,也没有多少数据说明,而似乎是在听作者根据他自己对全球经济的观察“侃大山”,从经济到政治,从历史到文化,从政府到企业,从西方发达国家到中国,想到哪里,侃到那里。但正是在这随笔式的聊天中,埃尔-埃里安不但讲出了许多深刻的洞见,而且实际上描绘了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当下全球经济一幅较为现实的图景。

  

   这本书关心的是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后世界经济的现状和未来走向,他的话题也自然是从那场危机开始:

   “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事实上对每一个国家、政府和家庭都产生了冲击。尽管央行已经出台了大量干预政策,也进行了转型创新,但随之而来是低速增长的‘新常态’、收入不平等拉大、政府职能紊乱,以及社会紧张,等等。”(p. XV)。

  

  

   埃尔-埃里安还认为,“在我看来,全球经济正在接近一个三岔路口,更精确地说,即英国人所说的T字型路口。经济发展道路将很快走到尽头,与此同时将面临两种截然不同的选择:一个更好世界的物质状态或一个更糟糕的物质状态”(p. 176)。他还认为,对现在和未来几代人来说,现在的选择至关重要。

  

   全球经济如何走到今天这个T字路口的?这还得从20世纪末西方发达国家的低通胀、高增长且通胀和增长的波动幅度都很小而被称为“大缓和时代”(great moderation)说起。

  

   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罗纳德·里根(Ronald Wilson Reagan)总统第二任执政起,美国和西方发达迎来了长达20多年经济波动很小的“大缓和”时期。从统计学上来看,从1945年到1982年期间,美国经济22%的时间里处于衰退期;但从1982年到2008年,美国只有5%的时间处于衰退时期,且经济波动很小。这一现象曾导致当代经济学中两大巨擘罗伯特·卢卡斯(Robert E. Lucas, Jr.)和伯南克先后在2004年都声称,经济危机以后大致会从人类社会历史上消失。

  

   没想到他们二人这话讲了不几年,2008~2009年就发生了一场全球金融风暴,随之而来的是一场世界性的经济衰退。

  

   突如其来的全球金融风暴和经济衰退,让世界各国政府几乎全慌了手脚,纷纷推出了救市政策。但按照穆哈默德·埃尔-埃里安的看法,在应对这场全球的金融风暴和经济衰退上,实际上只有各国央行在忙乱中自个在干活:

  

  

   “面对眼前的混乱局面以及可能到来的更为严重的后果,各国中央银行从自由放任模式转变为‘不惜一切代价’的高度干预模式”;

   “印钞机开始超速运转,无数应急资金窗口打开,大量现金从四面八方注入金融系统;主权借贷和信用担保全面开放,直接公共资金被发放到美国主要银行和无数中小银行。”

   “这就像你拼命往墙上扔东西一样,有什么就扔什么,并希望总有什么可以贴在上面。在经历了一个危险阶段之后,作用终于显现了”(pp. 48-49)。

  

  

也正是考虑到由于各国央行成了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的唯一玩家,于是就有了这本书的书名The only Game in Town之说(p.(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490.html
文章来源:读书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