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亮亮:为什么说土地私有化主张只是一种教条——兼评文贯中《吾民无地》一书

更新时间:2021-05-14 08:39:26
作者: 赵亮亮 (进入专栏)  

   摘要:本文试图从现实考量和理论上论证为什么土地私有化主张是不合理的。土地私有化并不是提高农业生产效率的必要条件,家庭农业和小规模农业经营同样可以达到较高的效益,也是中国农业经营方式的合理选择。平均分配的农地还承担着福利保障的功能。土地私有化在理论上的依据并不充分,历史经验也不能证明私有化的更有优势。只有具有区位优势的土地才有很大的增值潜力,土地私有化有可能造成收入差距的拉大,只会给部分人带来不合理的收入剧增。在当前土地制度下,维护农民利益的关键在于提高司法独立性和财政的公开透明,真正实现公共财政。

   关键词:土地私有化;规模收益;级差地区

  

   Privatization of farmland as a doctrine: a review on “The Logic Across the Urbanization,and Institution and Household registration Institution” by Wen Guanzhong

  

   Abstract: This paper argued that privatization of farmland is not a necessary condition for enhancing agricultural productivity, while family farms and the small farms can achieve high productivity as well, which can be a better choice for China in future. In addition, equal land distribution has the function of providing social security for farmers. The Proposition of privatization of farmland cannot be justified theoretically, and the historical experiences do not support the superiority of privatization path. Because only land located in the urban peripheral area has the potential of obtaining added-value, privatization may bring small part of population undeserved income, and worsen the problem of income inequality. Under the current land-use system, to protect farmers’ interesting, it is of vital importance to enhance the independency of the judiciary and transparency of government fiscal, making public fiscal realized virtually.

  

  

   Key words: Privatization of farmland; Return of scale; Differential land rent

  

   农业用地向城市用地转化过程中,政府垄断土地转让权,这引出了很严重的问题。许多农民失去土地,拿不到合理的补偿,沦为贫困人口,造成严重的社会不公,农民在土地出让中的利益得不到充分保护,引发许多冲突,成为社会不稳定因素。城市政府在这个过程中有意推高房价,高房价排斥农村居民向城市转移,阻碍城市人口比重提高。对此,许多学者都认为应该通过土地私有化的途径来解决。文贯中教授曾经发表论文阐述了这种主张,他的观点很具代表性。2014年他出版的《吾民无地》全面充分地论证了自己的观点。他强调,政府垄断土地非农化转让的权利,不允许农民直接出让土地,限制了城市用地供需两端的结合,政府从中获得大量财富,这就一方面直接损害了农民利益,另一方面也提高了房价,抑制了城市化水平提高,因此解决这些问题根本出路的是赋予农民土地所有权1。本文想要提出一些不同于文教授的意见,以下部分,前三节论述土地私有化主张的不足,第四节探讨在现行土地制度下,通过制度完善来克服其弊病的一些思路。

   一、有限的规模化经营收益和土地的保障功能

   文贯中教授认为土地私有化能够提高农业生产的规模化程度,提高效率,将更多人口从农业解放出来,同时赋予农民土地所有权,扩大城市土地使用供给,能够降低房价,有助于农民定居城市。这两方面的作用都可以提高城市人口的比重,提高城市化水平。

   但是,农业生产效率的提高不仅仅只有扩大农业经营规模一途。农业经营规模扩大提高效率,往往是和机械化程度提高有关,而中国目前一家一户的小规模经验也有很高的机械化程度,因为小型的农业机械已经非常普及。规模并没有严重限制效率的提高。效率提高的关键在于农业本身的资金投入、科技化水平,根本地取决于工业化水平,即一国能用何种先进水平的工业化成果来改造农业。其次,农业的规模化水平提高,如果是和采用先进的生产技术、生产手段结合,采用节省人力的方式,那么它的组织成本不会增加太高。如果是规模扩大导致雇佣劳动投入的增加,管理效率会急剧下滑。在畜牧业,一对农民夫妇或许可以养几百头牛,多用现代化的技术就可以实现,但是在蔬菜和水果种植中,规模扩大必然要伴随投入劳动增加,经营者需要采取雇佣劳动的形式。这类生产属于精耕细作型农业,需要投入的劳动量极大,生产技术很难有质的变化。由于农业生产的分散性、季节性,劳动投入的计量困难,却会导致雇佣劳动使用过程中管理效率的下降。再加上,因为中国人对于肉、禽、蛋、奶和水果蔬菜的需求正在大幅上升,劳动密集型的农产品的需求继续增加2,这类产品在农产品中的份额会继续增加。通过扩大规模提高效率的前景并不那么广阔。相反,对精耕细作型农业、劳动密集型农业的依赖很难减弱,小规模农业在这方面仍有很大优势。

   中国的劳动力规模很大,在城市提供的就业机会只能渐进增加的条件下,依靠农业规模化、机械化提高农业效率的发展道路未必合理3。文贯中教授以韩国为例,论证土地私有化可以加快劳动力转移速度,但是韩国在60-70年代,农业还是以家庭农业为主,耕作的规模并没有大幅度提高,以规模扩大来提高农业效率并明显。其实,东亚的日韩和我国台湾省都曾经在战后搞了土地改革,土地分配极其平均,但是土地分配平均化并没有成为制约人口城市化的主要因素。农民如果不愿意放弃土地,即使私有化之后,他们也不愿意出卖土地,离开农村进入城市。对于城市化起决定作用的还在于城市能不能提供充足的就业,以及劳动力本身的素质,进而是农业中转移出来的劳动力是否能获得足够高的收入。笔者通过对东亚和拉美发展路径的比较,发现东亚搞土地平均分配,工业化先于城市化,以工业化引导城市化,结果工业化程度提高较快,带来了高增长,拉美则由于土地分配集中度高,人口城市化先于城市化,增加了城市负担,工业化停滞不前4。总之,土地私有化只是增加了人口城市化的推力,而更重要的任务却在于通过持续的工业化以及快速增长的服务业,为人口城市化提供牵引力。

   文贯中教授没有给予重视的一点是,中国的农业和现行的土地平均分配,在很大程度上吸引农民留在农村,这为过去几十年高增长提供了一个有利条件。农村的就业以及养老有一些特别之处,这就使土地平均分配的具有了明显的好处,土地一定程度上承担了保障的功能。

   从就业来看,农村居民的劳动投入往往和土地有密切关系。一个农村居民,往往是一个兼业劳动者,它可以在农闲时从事养殖,在附近的乡镇打零工,在农忙时主要从事农业生产。但是如果不拥有土地,他可能就必须离开农村到城市打工,这时要面对较大的风险,如果找不到工作,他的劳动力将会处在闲置状态。农民可以小规模地搞养殖,把粪肥投入到自己的土地上,这就使养殖和种粮紧密连接起来,如果没有土地它可能就不愿投入劳动来搞养殖。

   在养老方面,农村的老年人不像城市人那样,一旦退休之后,就基本不从事任何劳动,只要身体状况尚可,他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农活或者手工劳动。养老和生产是结合起来的,这主要还是有赖于他拥有一些土地。此外,一个人在农村养老虽然生活质量不高,但是他面临的经济成本也很低,而在城市养老则成本高出很多。中国的高增长,有一部分贡献就来于农民工在进入老年之后退出城市,“节省了”养老成本。一旦土地私有化之后,农民失去与农村与土地的联系,在城市养老,由此会产生很高的社会负担。

   二、土地的私有产权在理论上和历史经验上的依据不充分

   清晰的产权,以及严格的私有产权保护制度,是促使经济增长的基本条件。但是在经济学史上,对土地应该归私人所有的论证并不充分。这主要是因为土地不同于一般的意义上的财富。对于一个人通过劳动创造的财富,无疑应该加以保护,但是土地是上天赐予所有公民的,要论证从初始状态下如何演变出土地私有制是一个极大地难题。对土地私有产权最为重要的论证当属洛克,但是他的论证并不充分。我将回顾洛克的论证并考察其不足,以此说明土地产权的私有化缺乏充分的理论依据。此外,文贯中教授在《吾民无地》中指出,土地私有化是一条历史的规律,但是他并没有仔细地展开说明,我还将结合历史经验论述,土地私有并不是一条不可改变的规律。

   在《政府论》中洛克作了如下论证:个人拥有自己的身体,因而个人也应该拥有自己的劳动成果。当个人将自己的劳动与生产资料结合时,它理应拥有所产出的产品。洛克进而认为,既然个人把自己的劳动与劳动对象混合,生产出产品,那么土地也应该归个人所有。显然这并不是一个正确的推理。诺齐克语带讽刺地说,如果一个人把一罐番茄汁倒进大海,我们可以说它是失去了这罐番茄汁,而不是拥有了整个大海5。

   洛克的另一个理由是,如果个人对某一财产拥有完整的所有权,则他有动机以最有效地方式利用这份财产,这些资源生产出的产品数量将远远大于不存在私有产权的情形。当然,洛克也对占有设定了限制条件,他的占有是一种先到先得的占有,第一个限制是:这种占有不能影响到他人占有的机会。但是这个条件显然只有在未开发的资源无限多的情况下才能成立,很容易被打破。第二个限制是:个人的占有不能导致产品的腐烂和浪费。但是正如他所承认的,这个条件只有在不存在以货币来储存财富的社会才能满足。

   洛克的论证,包含着效率优先的原则,如果不允许产权私有,那么社会产品可能极其匮乏,有些人可能会被饿死。所以土地归那些生产能力较高的人所有,对整个社会有益,特别是生产能力低下的人也能从中收益。但是仍然会有这样的情况,部分人占有了土地,其他则没有任何土地,只能靠出卖劳动力维生,当土地极为稀缺时,土地所有者给予雇佣劳动者的报酬只能使他们仅仅维持生存,世世代代如此。而人作为一种特殊的存在,他本应有机会享受闲暇,得到受教育和提高能力的机会,在上述情形中,这些可能都无从谈起。显然,原初状态下的占有除了生存优先原则之外,还可以按照有利于人的发展的原则来加以设计。这可能导向一种否定土地私有制度。

从历史的经验来看,土地的集中化程度过高,土地所有者会向无地者出租土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45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