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唐新华:技术政治时代的权力与战略

更新时间:2021-05-13 23:22:59
作者: 唐新华  

  

  

   【内容摘要】:当今世界正处在新一轮科技革命与产业变革深入发展和世界大变局深刻演变的重大历史交汇期,新技术群发式突破与融合发展正将人类社会推进到一个全新的时代,新科技革命正在深刻重塑国际权力的内涵与形态,基于技术的权力已成为支撑其它国际权力的支柱,围绕技术权力的争夺和秩序构建将是21世纪国际战略竞争的核心,这将国际政治从“地缘政治时代”推向“技术政治时代”,既而孕育出“技术政治战略”。

   美国新的战略思维和战略意识形态塑造日渐清晰,在“技术多边主义”框架下正布局构建“技术联盟”,搭建“分层金字塔”结构技术霸权体系,争夺战略新空间控制权,重构战略威慑能力与威慑体系。在“技术政治战略”下,国际战略思维、理论、体系、方法、路径等都在发生系统性变革,“多域空间融合”的国际战略理论体系亟待构建。

  

引 言

   科学技术是人类在漫长的进化和发展过程中认识自然和宇宙、逐渐积累起来的对客观世界规律的普遍认识,是人类适应和改造客观世界的文明成果。在人类文明进程中,若科学技术突破对人类社会产生巨大变革就被看作科技革命,科技革命推动工业革命加速社会各领域变革,如蒸汽机的广泛应用将人类社会带入工业文明时代,电力的发现应用将人类社会推向电气文明时代,计算机的发明和应用使人类迈入互联网时代。每一次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都使得人类创造的文明成果出现指数型增长,人类适应和改造自然世界的能力得到巨大跃升。

   纵观人类发展历史,每一次大国崛起都离不开对最新科技成果的转化与运用,推动生产力水平大幅提升,带动综合国力全面提高,历次科技革命发展大潮都塑造出新的强国。面对新一轮科技革命浪潮,科学技术对于社会生产力的变革式提升,将为当今人类社会的哪些领域带来重大变革,对于各国国家实力消长又产生怎样的影响,并将如何改变国际权力结构、规则和战略互动,并如何影响未来国际秩序,这是当前国际战略研究中面临的重大课题。对中国而言,新科技革命对国际权力体系的塑造直接影响着中国国家治理现代化建设进程,准确把握和研究新科技与权力的系统性关系具有战略与现实意义。

   2020年以来,“世纪疫情”与“百年变局”叠加,全球发展面临严峻挑战,拉美首当其冲遭受重创。新冠疫情成为检视拉美治理能力与发展水平的“放大镜”,亦是加剧各种问题矛盾的“催化剂”。一年来,该地区新旧问题交织,卫生赤字、社会赤字、治理赤字彰显,经济社会政治风险叠加,不确定性、不稳定性、不适应性增加。新世纪第三个十年,拉美又面临一个关键十字路口,一方面要全力应对当下挑战,尽快控制疫情、复苏经济、稳定社会,另方面要着眼长远发展,推动深层次结构性变革,增强内生发展动力,营造稳定发展环境。困境之下,拉美国家普遍将加强与华关系提升到新的战略高度,中拉合作展现韧性与更强动力。

  

一、新一轮科技革命的特征与本质

   当前,新一轮科技发展多点突破,各领域科技应用交叉融合、迭代创新。新一轮科技革命与世界大变局不期而遇,世界正加速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

   (一)当前新科技革命呈现的时代性特征

   与历次科技革命相比,此轮群发式爆发的新科技革命呈现独有的时代特征。

   万物互联的时代。5G技术通过对增强移动宽带(eMBB)、海量机器通信(mMTC)和超高可靠低时延通信(uRLLC)三大应用场景的定义,丰富了网络连接的适用范围和效率,大幅改善了移动连接速率,提高了设备连接密度。5G与物联网、边缘计算快速融合推动工业物联网、交通物联网纷纷落地,万物互联的数字空间基础设施也进入了加速建设阶段 。5G将互联网从信息空间进一步扩大到物理空间,形成了全球万物互联的数字新空间。

   智能化的算法时代。随着机器学习、类脑智能等技术不断突破,人工智能搭上万物互联的快车迅猛发展,与超级计算、大数据、云计算、感知系统、物联网、脑科学、量子计算等技术融合创新,形成了仿人自主智能、群体智能、混合增强智能、大数据认知智能等智能化科技,并与各领域的聚合发展引发“链式反应”,推动人类社会生产智能化、社会运行智能化、创造制造智能化和管理决策智能化。更为重要的是,智能革命催生了新军事革命,基于智能作战的战斗力构成、作战模式、装备和平台等都将在智能化变革中跃升。

   量子跃迁的时代。量子计算是“后摩尔时代”具有颠覆性的新技术和未来信息技术的战略制高点。当前,量子计算机研发加速已突破“量子优越”,正在加速向商用量子计算机迈进;星地量子通信迎来重大突破,量子密码通讯、量子模拟、量子传感和量子计量等应用多点并发;量子互联网也在快速构建中,量子信息新空间将形成。

   数字金融的时代。区块链技术的广泛应用催生了数字货币的涌现,脸书公司(Facebook)于2019年宣布推出加密货币项目Libra引发全球数字货币冲击波,全球各国和次国家行为体都在纷纷酝酿数字货币,由于发行主体多元的数字货币可能改变传统货币发行权,推动数字金融体系加速变革,构建新的数字金融秩序。

   绿色低碳的时代。作为应对气候变化的关键措施,新能源技术正在酝酿新变革。可控核聚变和便携式核反应堆推陈出新,海水电池储能、全树脂电池、大规模生产、低成本的新型储能技术取得突破,特高压输电技术正在推进能源互联网的建设 ,数字能源互联网重塑能源基础设施生态体系 ,“碳中和”路径改变人类利用碳的循环模式,能源技术的革命将推动全球绿色转型。

   生命重塑的时代。生物技术伴随着新科技革命飞速发展,以基因编辑、合成生物学、遗传工程、脑机接口等为代表的现代生物技术正在重塑生命诞生方式,生物技术和生命科学使得信息单元贯穿生命体组装、合成、机体、智能全流程,数字化生命体将大规模出现,这将重塑生命进化的自然演化模式,改变生命智能的维度。

   太空大航海时代。中微子观测、电磁辐射、引力波等太空科技推动“多信使”天文学开启,黑洞、暗物质探测正在揭开宇宙的本真,登月计划、火星探测等正拉近地球对太阳系天体的认知,“星链”计划等低轨道卫星星座加速太空互联网构建,太空科技的发展正将人类的生存空间扩展到更加广阔宇宙空间中。

   从新科技革命多个领域的时代特征可以发现,我们目前正在经历的新一轮科技革命并非在某一领域出现重大突破而带动整体性科技发展,而是在多领域均出现大突破,更为重要的是这些新的突破相互融合带来“链式反应”式的交叉创新。这一群发式的突破、交叉融合的创新特征无法沿用传统解释科技革命的范式,需从新的维度去思考和分析。

   (二)新科技革命的本质-多域空间融合

   科技革命推动工业革命对人类生活各个领域产生变革,在这些变革中对人类生存空间的拓展与融合带来的颠覆性影响最大。如果从空间拓展与融合的角度来观察科技革命带动的工业革命的作用就会发现,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出现是因为改良蒸汽机与机械的良好结合,这一融合本质是以热能为主的能量空间与物理空间的融合为社会生产力带来了质的飞越;到第二次工业革命是电力能源的发明及其广泛应用,其实质是热能、水能等一次能源形式的二次转化使用,因而第二次科技革命可看作为电能为主能量空间与物理空间的高维度融合,使得社会生产力从热能机械向电气化跃迁;当第三次工业革命时,计算机和互联网的发明使得人类的思想和语音通过二进制数字形式传播扩散,实际是电能为主的能量空间、信息空间与物理空间的融合,这三大空间的融合为人类生产活动拓展新疆域,也成为社会生产力的重要构成因素。如按照空间融合的角度看待我们正在经历的新科技革命,空间融合属性在此次科技革命中更加明显。

   空间融合的特征体现在当下各大新科技突破之中。5G等新一代通信技术重构了全球数字基础设施,加速了物联网的发展,物联网使得信息空间和物理空间完全融合;类脑智能通过学习和仿真人脑神经网络实现机器智能的进化,脑机接口直接实现机器智能与自然人脑智能的物理连接;身联网的发展等使生命空间和信息空间更加重叠;绿色低碳技术改变了自工业革命以来的碳循环模式,使得原有深埋地下的固态碳转移至大气中气态碳的不可持续利用模式得以遏制;太空探索正将人类的活动空间从地球向月球、火星延伸,暗物质、暗能量的研究将打开宇宙另一物理空间的大门;基因编辑和合成生物学的发展,使得生物诞生的作用空间从生命体内部空间拓展到体外空间和信息空间。

   总体看,新一轮科技革命是物理、信息、能量、生命四大空间高度融合再创新,这一特征与本次群发式爆发的科技革命新突破特征相一致,这种多域空间融合对人类社会带来的影响将比前几次科技革命更大。而对于国际权力而言,多域空间融合的新科技革命将重塑原有权力体系,塑造权力新支柱,改变国际权力互动模式和规则,构建新的国际秩序。

  

二、“多域空间融合”下新科技重塑的权力

   “权力争夺重点的转变在很多程度上源于科学技术的进步,因为国家利益和国际权力的内容都是随着技术水平变化而变化” 。在新一轮科技革命的塑造下,国际权力内容出现新的发展。多域空间融合的作用使得国际权力的竞争与互动模式突破地理空间的限制,国际权力平衡在融合中重构,战略稳定与战略威慑正在出现大调整,国际权力的基础正被技术权力所替代,国际权力支柱发生以技术权力为中心的结构性调整,进而推动国际战略竞争时代的变迁。

   在多域空间融合的新科技革命下,国际权力的内容与互动模式呈现新形式(见图1)。全球数字化浪潮已塑造出数字权力,数字权力主要由数字基础设施与信息流量主导权组成。新技术在塑造新权力的同时也在颠覆原有权力的主体与平衡,数字权力正在重塑数字金融主导权,新军事变革推动军事战略平衡在多域融合中重构。在多域空间融合下,围绕新空间的开发利用权和主导权争夺也激烈展开,太空开发与利用的主导权争夺是人类大航海时代后的另一场战略新空间大博弈。从地球空间到太空乃至数字空间等多个融合的空间中,未来都将受到“数字洪流”的冲击,而决定“数字洪流”流动的权力在于算法。算法权力的大小决定于在融合空间中复杂巨系统的智能决策能力,智能决策权力高地争夺将成为国际战略在多域空间融合叠加区竞争的中心。

  

   ▲图1多域空间融合的新科技革命对国际权力塑造与互动示意图(来源:作者绘制)

   (一)多域空间融合塑造数字空间中的数字权力

   数字空间已成为人类重要的生存空间,而信息犹如空气一样成为数字空间最基本的元素。在数字空间中权力塑造、权力竞争主要集中在两方面:数字基础设施和数字流量。

数字基础设施。从1969年互联网诞生以来,现代信息体系开始快速发展,其中信息基础设施成为推动信息增长和传播的基础。从2G到5G的创新迭代,将人类的信息传播类型从语音、文字扩展到图片、视频等全门类信息类型,使得信息空间元素更加多元化。信息基础设施对数字空间带来质的变革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首先,打破信息空间与物理空间壁垒。5G技术中的三大应用场景之一是海量机器通信(mMTC),(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448.html
文章来源:《国际政治科学》2021年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