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亮亮:要延迟退休,还要推迟就业

更新时间:2021-05-11 11:53:42
作者: 赵亮亮 (进入专栏)  

   核心观点:青年人接受更多教育,推迟就业,能减少劳动力供给。面对即将到来的退休潮,如果采用延迟退休政策,同时增加年轻人的受教育时间,推迟就业,就可以保持就业人口大体不变。这种调整,可以让年轻人更好地适应未来技术进步的要求。中职分流政策使年轻人牺牲了未来发展的机会,代价极大。

  

   王二初中即将毕业,有一天妈妈对他说:“明年你毕业之后就回家种地吧,你爸爸已经六十岁了,身体不好,该让他歇歇了。”王二家有十亩地,爸爸听了,当即反对,我努力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让孩子能出人头地吗,种地能有什么前途。他愿意再辛苦几年,一定要让王二多读点书,将来考大学,到城里找个好工作。王二家出现老龄化,如果爸爸按时退休,劳动力短缺,王二就不能接受更多的教育。妈妈的意见就是短视的中职分流政策,增加了当前的就业,但是牺牲了青年人发展的机会。爸爸的想法则是着眼长远,延迟退休,保持劳动力供给不变,让青年人接受更多教育,推迟就业时间。

   现在的退休年龄,女性劳动者实行弹性制,可以在50-55之间选择。因此有人呼吁,50岁退休太早,应该延迟,这是有道理的。随着人口老龄化,未来十年,将迎来退休的高潮,就业人口下降,劳动力会变得更稀缺。

   但是另一方面,青年人就业存在很大困难。到底该不该抓紧出台延迟退休政策。是应该让老人及时退出给青年人让位,还是要延迟退休缓解劳动力紧张呢?这个问题涉及的因素比较复杂,很不容易权衡。

   实行教育升级,让高中毕业的人接受大学教育,可以推迟就业3-4年,减少劳动人力总量供给。这种影响很大,回顾以往的经验,有充分的数据作证据。劳动人口和在校大学生数量是此消彼长的关系,大学扩招会减少劳动人口。1999年大学扩招,到2005年,在校生数量达到最高点,2012年出现负增长。学龄人口增加,对在校生数量影响最明显,而就业的增长是比较缓慢的。当学龄人口下降时,在校生迅速减少,就业的变化却比较平稳。也就是说大学扩招确实缓解了就业压力。就业的增加量从1996年的880万平稳下降到了2010年的277万。1999-2010年间,高中阶段和大学本专科在校生数量从3237万增加到了7787万,大约是就业人数的1/10。

  

  

  

   中职分流政策使一部分人提前进入劳动力市场,增加了劳动供给。弥补了那些退休的老人造成的缺口,这相当于是以年轻的低技能劳动替换年老的。

   2019年,高中阶段在校生4670万,(因为中职的体系复杂,口径不一)我们以中职占40%来计算,则为1870万。如果所有这些人都上了大学,平均延长4年的学习时间,推迟就业四年,则每年减少就业467万。如果按照80%的升学率,也会每年减少就业370万。可见中职分流确实增加了很多就业,大约是就业人口的5%。

   那么如何平衡这种关系,延迟退休能和中职分流都能阻止劳动力下降。要考虑到,中职分流有潜在风险,青年人无法适应未来的新技术,将来有可能被机器和人工智能替代。我们有可能会低估机器人替代发展的速度,出现政策失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忧虑的是中职分流使一大批人只能接受较低层次的教育,断送了他们的前程。

   依我之见,还是要着眼长远,让年轻人接受更多教育,更能适应未来新技术的要求。大幅度地提高国民素质。

   还有一个密切相关的因素是,农民工早退,有些农民工到了50岁,因为不能在城市定居,就回到农村。这也是导致劳动人口减少的因素。老龄化和农民工早退主要的影响是低技能劳动力减少。但是我们不能因为短期内低技能劳动下降,就认为应该让年轻人去学技术做工人,补上缺口。而是要兼顾年轻人的发展的机会,从这个角度来说,中职分流也是短视的。

   放弃中职分流,会使高学历的人就业更难,但是我以为,就业困难只是暂时的,经历一些阵痛,但是能全面提高劳动动力素质,这种代价是必要的,也值得付出。在竞争过程中,各行各业的劳动力质量都大幅度提高,而且效率也得到提高,工资水平逐渐上涨,这种状况比分流的结果更好。不能在劳动力更稀缺,更宝贵的时候,着力于培养一般水平的劳动力。

   不仅高学历者就业难,一般水平的青年人就业也难,企业又抱怨招工难。

   企业招工难主要的原因可能是企业所付出的工资太低,与人们的期望差距太大。过去工资上涨缓慢,企业已经形成习惯,依靠低工资优势赚钱非常容易。现在工资加速上涨,他们就开始抱怨招工难。未来这种局面会越来越突出,因为劳动力总量快速下降,势必要求工资加快上涨。所谓的技工荒、招工难时常有媒体报道,政策制定不能被媒体误导,此外,还有许多企业家参政议政,他们所提的建议主要是从自身的利益出发,这可能也会导致决策不够科学。

   劳动人口下降,各种服务会变得更加昂贵,因为人们都不愿意从事这类行业,比如养老服务会变得非常昂贵。这类职业收入会大幅增加,但是这种趋势目前表现得还不明显,价格信号总是会延迟,因此适当的干预和引导也是必要的。比如现在考不上大学的人,让他去学养老服务,十年后他可能会惊奇地发现这是一个高收入行业。就好比在互联网消费兴起之前,学习网络技术的前景也不明朗,很多情况下选择某种职业都属于误打误撞。但是这种情况毕竟只是局部的,总体来说,还是应该尊重人们的自主选择。现在的分流政策一刀切,断送了一大批人上大学的机会,忽视民众的意见,这是要反对的。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42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