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云汉:加入中国和印度,很多西方比较政治理论都会被颠覆

更新时间:2021-05-08 23:55:44
作者: 朱云汉  
他们建国的过程不折不扣就是一部血淋淋的种族灭绝史,他们对新大陆的原住民进行大规模屠杀,然后掠夺他们的土地与资源,残酷与血腥的程度在人类历史上也非常罕见。

   第五,今天西方的民主体制危机本身不断在恶化、深化。多数西方国家在面对新冠肺炎危机时荒腔走板的表现,更揭露了西方国家公共治理能力的真实面貌,这个历史变局提供我们重新比较政治体制优劣的良机。其实严格意义上的全面普选制与多党制代议民主,在人类政治文明历史长河中只有短暂的实施经验,这种体制能否保证“良好治理”与“长治久安”,仍有待时间与实践的检验。

   从西方自己的历史经验来看,如果不能把内部社会矛盾移转到外部的话,民主是相当脆弱的;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许多欧洲民主体制就因为资本主义危机、殖民地与势力范围争夺接近饱和以及社会矛盾激化而崩解。西方的普选制与多党制本来就不是落实“民主”理念的唯一选项,西方发达国家一旦失去以往得以养尊处优的经济垄断优势,内部的社会矛盾就会加剧,更何况民主政治若不能以社会主义体制为载体,很容易沦为富裕阶层主控的寡头政治,既不能实现绝大多数人的根本利益,也无法保障弱势群体的生存发展权利与机会。

   最近十年,我们再次看到资本主义全球化与以主权国家为单元的代议民主之间,存在日益难以调和的冲突与矛盾,在中国兴起并拉抬非西方世界全面兴起之后,西方国家快速失去他们在国际经济体系中的优越竞争地位,不再能享受与广大非西方世界之间不公平交换关系,他们内部的社会分配冲突就不断加剧,民主治理频频失灵、民主体制面临空前的合法性危机。

   当经济停滞、贫富悬殊、世代分配冲突、财政危机、激进排外主义等问题难以解决时,西方国家的优雅身段会逐渐消失,西方文明的种族主义与社会达尔文主义,对弱势群体的不仁,对非西方文明体系的残暴与侵略本质,会日益暴露,政治的法西斯倾向会越来越浓厚,对中国歇斯底里的敌意会不断升高,我们过去对西方仰视所形成的三观都会被颠覆,许多比较政治理论都要改写。

   最后,我要期勉年轻一代的政治学者要不忘初心、要有超越与突破的企图心,要有引领全球比较政治学发展的自信心。在此百年变局当头,中国学者拥有宽广的思想与理论挥洒空间,有诸多的重大课题有待思想突破与理论开创,人类的政治文明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我们政治学者从事比较政治学研究,要深刻认识到自己的知识成果活动有深刻的实践意涵,学者不能回避学术主体性的问题,你是为谁做学问?你要把学问跟谁去分享?你希望如何改变这个世界或者引领这个时代?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39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