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邓立光:中国共产党的初心与传统民本思想

更新时间:2021-05-08 23:16:33
作者: ​邓立光  

  

   “不忘初心”是过去几年习近平总书记一直给中国共产党人的提醒。九千万共产党人的初心是什麼呢?从这两年抗击疫情成功和扶贫攻坚战圆满完成,终於清楚看到这个“初心”,就是“为人民服务”。这与中国传统的民本思想相同。实则中国的民本思想是一种“保民”思想,是对政治领袖和管治者的要求,正如今天习近平总书记以“初心”要求共产党人管治团队。

   以百姓安危为国家根本

   1949年10月1日的开国大典,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说了一句惊天地泣鬼神的话,就是“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为什麼这句话惊天地泣鬼神?因为中国整个政治传统从三代以来,都是以保民为首出,百姓是管治者首先要照顾的对象。这个传统凝鍊成“中国人民站起来了”,背后由中国共产党支撑着。数十年来中国整个政治都是以“为人民服务”作宗旨,这并非门面话,而是政权的本质就是如此。

   早年许多儒家学者也谈民本思想,说西方有民主,中国有民本,所以中国民主思想古已有之。那时候的学者把民本比附西方民主,努力论证中国不落后,有实行西方民主的条件,那时候的文化自信确实很不足够。

   民本思想在我们整个政治思想史的源头处,唐、虞、夏三代以来就已经非常强调。尧、舜皆以怎样好好管治老百姓,为老百姓谋幸福,作为最重要的政绩及“禅让”的标準。舜挑选了禹,因为禹治水有功,对生民有大利。

   三代帝位承传,重点是为百姓谋幸福,因此帝尧之於帝舜,帝舜之於夏禹,皆以“四海困穷,天禄永终”为传位之训。夏朝虽开启“家天下”的政治传统,帝位世袭,然夏禹垂训子孙,见《夏书.五子之歌》:“民可近,不可下,民惟邦本,本固邦宁。”这种以老百姓安危为国家存亡的根本,就是中国的政治老传统。

   夏朝末年桀暴虐无道,商朝末年纣王亦然,《周易.革卦.彖传》云:“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革命”就如南朝梁代童蒙作品《千字文》所言:“弔民伐罪,周发殷汤”,弔民伐罪就是公开讨伐暴君的罪状,以安慰在水深火热的人民。商汤因这理由推翻夏桀,到周武王时因这理由推翻商纣。弔民伐罪被视为正义之战,而不视为犯上作乱。

   殷鉴不远,周公以之训诫储君成王,见《尚书.无逸》,列述殷朝明主的勤政与昏君的耽於逸乐,不再体恤老百姓辛劳而快速倒台为训。这是非常有代表性的治国教科书,写在三千年前。所以说“保民”是个老传统,这是其他文化传统所无。

   唐代韩愈说道统,由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到孔子。孔子开出来的政治哲学和文化成果是大利於生民的,如说到治理国家:“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不均这个“均”是均平思想,就是照顾到每一个人的生活。政治道统由这裏开出来,主线在“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及“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恶恶之”。保民而王,是三千年的传统,我们的政治传统一直在做这件事。

   为人民谋幸福是根本宗旨

   春秋末年鲁国哀公想向百姓征收重税,询问孔子弟子有若。有若回答:“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与足?”战国末年荀子引用古书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著名例子:“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然后说:“故君人者欲安,则莫若平政爱民矣。”又说:“王者富民,霸者富士。”(见《荀子.王制》)“保民”的内涵就是爱民与富民。

   中国的管治者起心动念都以老百姓为出发点,这种政治传统已经深入到每一个中国人的心裏,只要是读过中国书的。所以到了中国共产党革命的时候,保民思想就不自觉地出来了,它呼应着马列主义所讲,很容易就为广大老百姓所接受。只是当时的社会因为反传统,就以为这是独特的,其实并不独特。中国共产党为人民谋幸福,看看整个中国政治传统就是这样。

   步入现代,中国共产党能够适应时代,用新的制度新的概念把传统政治精神发扬出来,而三千多年保民的政治传统,也指导着政权的方向,维护着政权的合法性。

  

   邓立光,香港中文大学文学院国学中心主任、国际儒学联合会理事、国际易学联合会副会长;

   来源:大公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38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