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雪莲:论“中国周边学”中的中国意识与理论边界

——兼与石源华教授商榷

更新时间:2021-05-06 22:35:45
作者: 刘雪莲  

  

   内容提要:自2018年初石源华教授提出“中国周边学”概念以来,国内学界关于中国周边学的研究已经取得了显著成果,但仍然处于发展和完善之中。作为“中国学派”理论探索的组成部分,中国周边学研究力图从中国视角和中国立场出发来阐释中国周边外交的具体实践和历史文化传统之间的关系,以及中国与周边关系的未来发展方向等问题,对于打破西方国际关系理论的束缚并同时形成中国意识具有非常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本文对周边的概念进行了重新解读,在关于中国周边学与中国边疆学、国别与区域研究等学科的区别分析中进一步阐明了中国周边学研究的理论边界,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构建多层次的和纵横交错的中国周边学理论体系的建议。面向未来,本文认为中国周边学研究不仅需要关注三个层次互动关系的新变化,而且更要借助“一带一路”建设的伟大实践来进一步推进中国周边学的理论研究。

   关键词:中国周边学;学术争鸣;中国意识;理论边界;“一带一路”

   标题注释:本文是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重大课题攻关项目“中国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地缘政治环境及地缘战略研究”(项目编号:16JZD027)、中宣部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项目“一带一路建设与全球治理创新”的阶段性成果。

  

   随着国际地位的不断提升和中国外交的日益成熟,中国对建设中国特色国际关系理论的需求越来越大。在此背景下,《国际观察》期刊从2020年开始推出关于“中国学派”的南北学者对话系列文章,旨在进一步推进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国际关系理论研究。笔者有幸参与其中。由于笔者对中国周边研究比较感兴趣,也一直在关注石源华老师在中国周边学研究领域里的发展动向,因而想借此平台和机会谈一点自己对中国周边学的看法,其中有些内容具有与石源华老师商榷的意味,旨在为完善中国周边学作点贡献。

   一、关于当前“中国周边学”研究状况的主要特点

   2018年初,由石源华率领的复旦大学中国与周边国家关系研究中心提出并主办了“中国周边学理论务虚笔谈会”,在国内学术界得到广泛响应。在之后一年多时间里,石源华和他的研究团队以及国内学界不同学科的研究者在中国周边学领域发表了不少学术论文,取得了一批重要成果,其中2019年4月出版的《中国周边学研究文集》是这批成果中的一个代表性作品,对学术界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到目前为止,国内学界关于中国周边学的研究依然方兴未艾。尽管中国周边学研究还处于起步阶段,有许多问题还在争论之中,但是中国周边学研究在国内学术界中所产生的影响越来越大,这已成为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

   从目前发表的研究成果来看,中国周边学研究主要呈现出三个主要特点:

   (一)石源华及其研究团队在中国周边学研究中发挥着主力军作用

   从石源华这两年发表的一系列文章(1)中可以看出,他和他的研究团队在引领中国周边学研究方面始终站在学术前沿的地位,并在推动中国周边学研究方面发挥着主力军作用。他所发表的这些文章不仅强调“开展‘中国周边学’研究刻不容缓”的必要性,而且还更加注重“中国周边学”构建的新理念、新战略、新路径、新课题,认为中国周边学与周边命运共同体构建、中国周边学与周边区域合作、中国周边学与中华文化传播、中国周边学与中美博弈和共处等应当是中国周边学研究的重大问题。

   (二)中国周边学建设依然处于学术争论之中

   提出构建中国周边学的时间并不长,国内学界对中国周边学的研究也一直处在探索之中。一是从研究国际关系和国际政治的学者关于中国周边学的文章(2)中可以看出,国内学界对中国周边学的学科建设和理论研究看法不一,见仁见智,例如有人明确表示出了对设立中国周边学的一些担心,认为这可能导致周边国家增加对中国的猜忌等,也有人指出了中国周边学研究中的学科定位、研究边界等核心概念存在不确定和不清晰的缺陷;二是学者们从基本内涵、学科定位、研究主线、研究内容以及研究的路径和方法等方面进行了多视角阐释,但仍需具有更确定性、更系统性和更深化的理论体系;三是尽管不同意见并没有在学术上形成争论的氛围,但是所有研究成果都反映出了其学术的严肃性和严谨性,因而也是中国周边学不断走向成熟的基础。

   (三)中国周边学研究具有综合性和开放性特征

   从《中国周边学研究文集》中的一些跨学科文章(3)中可以看出,中国周边学研究是一项综合性研究工作,同时也是一项开放性研究工作。这些论文从历史学、民族学、军事学、语言学、边疆学、中国学等不同学科对中国周边学研究提出了很多有见地的思想和观点,为中国周边学的研究既广开了言路又启发了思路,是中国周边学研究的广阔基础。

   总体看,中国周边学的学科建设和理论研究还处在探索和完善之中。在这个过程中,学科的系统性建设及其综合性和开放性特点都要求多学科研究人员的广泛参与,相互之间的争鸣也是学科发展所不可缺少的内容和过程。当然,从学科建设来看,中国周边学研究除了需要在知识化、系统化方面作出努力外,还需要有与之相配套的研究方法,还需要重视教材建设、研究队伍建设,等等。本文主要从理论研究的角度就上述问题提出一些看法,以期能为中国周边学的学科发展贡献一点绵薄之力。

   二、关于“中国周边学”的两个前提性问题

   在石源华发表的文章中,例如《世界大国“周边学”的重要启示》《中国周边外交地位逐步提升的需要》《中国走向大国强国的时代需求》《“一带一路”建设的现实需要》《中国周边学建设的学科需要》,等等,其最大特点是其对中国周边学研究的重要意义着墨甚多。石源华更多关注的是中国现实变化所产生的实际需求,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中国周边学的学科设立问题,但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忽视了理论研究本身的需求,特别是构建中国特色国际关系理论的需求,例如其在关于“世界大国‘周边学’的重要启示”论述中主要侧重的是“周边学”在日本、美国和欧盟等国家和集团的对外战略中的作用,从而轻视了理论研究方面的梳理与启示。本文认为,要真正创立一门学科,首先需要进行深入的理论研究和建立系统化的知识体系,借此显示其学科创立的学术价值。因此,在探讨中国周边学的具体研究内涵之前,我们必须首先澄清两个前提性的问题。

   (一)“中国周边学”是理论研究还是学科建设?

   本文认为,从已有的学术成果来看,构建中国周边学必须同步推进理论研究和学科建设。一方面,中国周边学研究既要有理论研究方面的成果,如《观念、关系与互动:对中国周边学理论研究的若干思考》《中国周边学研究的四个维度》,等等;另一方面,也要有学科建设的成果,如《中国周边学的学科定位、研究视角与重点领域》《浅谈中国边疆学与中国周边学之间的关系》《以历史研究为基础开展“周边学”学科建设》,等等。(4)尽管理论研究和学科建设紧密相连,两者都需要有核心概念和围绕核心概念而构建的理论体系,但是两者又存在明显的区别,需要我们加以澄清。

   1.理论研究宽泛而灵活,而学科建设更强调规范性

   一般来说,理论研究的范畴比较宽泛,既可以针对现实中的问题也可以针对理论本身存在的问题进行研究。一方面,它可以将现实问题提升到理论层面去认识,通过发现规律性的东西去进一步发展理论;另一方面,它还可以对已有的理论提出质疑,通过提出新的观点来进一步丰富现有的理论。理论研究在方式上可以是多样的,比如:研究的内容可以是系统性的也可以是议题式的;研究的层次可以是宏观的也可以是微观的;可以单纯做理论和方法方面的建构也可以针对现实问题做理论层面的分析;等等。对于学科建设来讲,这方面的研究比较重视规范性。它不仅注重基本概念、基本理论以及基本的研究方法,而且还注重本学科的独立性,特别是它与其他学科之间的区别。即使是综合性的学科,例如中国周边学,也有其学科的边界。因此,学科建设要求核心概念必须清晰,由概念之间的逻辑关系所构成的知识体系必须完整,而且还要有自己学科的研究方法,借此表明该学科自身存在的基本价值。

   2.理论研究可以有争鸣,但学科建设必须有明确的目标

   在理论研究中,“百家争鸣”是一种正常现象,它允许不同理论观点相互碰撞,更允许有不同学派的存在。但是,一旦作为学科来建设和发展的话,它就必须肩负起教书育人和传播知识的使命,就需要对已有的理论研究成果进行批判性的选择和概括,以寻求学科的严谨性和内在的统一的逻辑性。需要指出的是,对于社会科学来讲,学科建设作为培养人的一部分,还需要体现其明确的价值观和立场。

   3.理论研究更注重思想的创新和对学术前沿的跟踪,而学科建设则需要具有一定的稳定性

   理论研究需要针对现实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提出与时俱进的创新观点。当一些观点逐渐成为学界普遍共识的时候,就会随之成为学科吸纳的内容和相对稳定的组成部分,从而推进学科向前发展。因此,理论研究往往走在学科建设的前面,并成为学科进步和发展的基础与动力。

   所以,中国周边学的理论研究和学科建设虽然都产生于实践发展的拉动和知识创新的需要,但两者通常具有不同的特性,因为学科建设是以理论研究为基础和前提的,而理论研究的创新成果可以变成学科建设的动力和源泉,许多新学科的兴起都是以一定的理论研究积淀为基础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周边学的理论研究是可以随着实践的发展变化而不断推进、不断创新的,而中国周边学的学科体系建设则是一个需要较长时期努力的工程,需要在理论研究的基础上不断丰富、完善和体系化。未来中国周边学的研究应该对这两个方面进行区分,并根据不同需要和目标有序推进,而不能将理论研究直接代替学科建设。

   (二)“中国周边学”的目标是理论深化还是政策咨询?

   中国周边学的目标体现的是其研究的基本价值。简言之,这个新学科的创立到底有什么用?关于这个问题,石源华在文章中指出:中国周边学是研究和解决从“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中国如何与周边国家友好相处、合作共赢,如何做好区域治理、共建命运共同体,并实现和展示中国强大后仍不称霸这一庄严承诺的学说。(5)中国周边学的终极目标就是要为构建周边命运共同体提供理论支撑和战略思维,其未来发展路径是从周边命运共同体走向人类命运共同体。(6)中国周边学的时代使命是研究和论证中国周边学学科建设的必然性和必要性,阐述其理论意义和时代意义。(7)从这些阐述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周边学的研究主要是为了满足中国的周边理论发展和周边政策支持这两方面的需求,其主要目标就是为了确保中国能够长久地进行和平发展并顺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笔者非常赞同这些主张,但是真正能够做到理论深化和政策咨询相结合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作为一个实践性比较强的学科,理论研究需要真正反映出国家政策的宗旨以及长远的战略目标,而政策咨询则需要有深入的理论研究作为其基础和指导,不是简单的就事论事。

改革开放前,理论研究在中国的国际关系领域里长期处于缺位状态。但是,没有理论支撑的政策只能是应对性的,缺乏长期的战略性的设计,最终不能适应国家对外关系发展的需求。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国际关系领域里理论的缺位现象很快被西方国际关系理论所填充,国内学者们在改革开放后开始如饥似渴地汲取来自西方理论的营养,因而逐渐形成了用西方理论来为中国外交把脉的习惯。这种形势的出现和存在不仅让理论与政策明显脱节,而且还给中国的对外政策制定带来了潜在的风险甚至危险。随着中国越来越融入世界,加之中国的国际关系实践日益丰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36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