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胜湘:中国学派还是美国范式——世界政治的关系理论研究

更新时间:2021-05-03 07:46:09
作者: 刘胜湘  

   内容提要:中国学派的生成与发展需要学理辩论。国际关系理论研究的中国学派被介绍、争论和运用得还远远不够。过去20多年,中国出现了一些反映自身特点的国际关系理论,世界政治的关系理论是最有影响力的中国学派之一,其研究与发展至今已有10多年历史。从2009年的《关系本位与过程建构》到2012年的《关系与过程》,再到2018年《世界政治的关系理论》英文版的问世,其理论体系已日臻成熟,这是中国学派的标志性成果之一。由于关系理论运用的是理性主义的科学立论方式,又有“关系性”的关系思维概念,因此,可以说关系理论既是美国范式的产物,是建构主义理论的一个分支学派,同时又是中国学派之一,是一个交互格义的杂交理论。然而,其理论的终极关怀、关系理性概念、关系治理逻辑、无主体过程和不确定性解释等方面还存在一些疑惑。该理论给了我们一个重要的研究启示——文化融合研究路径,这一视角为非西方国际关系理论研究开辟了一条新路径,开启了一扇未来国际关系理论研究之门,并将形成一个新的理论研究进程。

  

   关键词:世界政治的关系理论;中国学派;美国范式;文化融合研究

  

   作者简介:刘胜湘,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

  

   西方主流国际关系理论已被国内外学界广泛介绍、评论和运用,而国内建构的国际关系理论中国学派被介绍、争论和运用得还远远不够。西方理论是在辩论中逐渐形成和发展的,中国学派的生成与发展也需要学理辩论。提倡国际关系研究的中国学派至今已有20多年的历史,中国也出现了一些反映自身特点的国际关系理论,如天下体系理论、世界政治的关系理论(简称“关系理论”)、道义现实主义、全球国际关系学、共生理论、进化理论等,其中,关系理论是最有影响力的学派之一。笔者拟通过梳理关系理论的发展脉络,进而提出几点质疑,与秦亚青教授商榷,并尝试提出文化融合的研究路径。

  

   一、世界政治关系理论的发展

  

   世界政治的关系理论运用西方建构主义的理论建构路径,并将中国的“关系性”概念植入其中,现已成为中国国际关系理论研究中最有影响力的学派之一,其研究与发展至今已有10多年,经历了从初步发展、基本形成到日臻成熟的过程。国内学者最早运用关系理论分析国际事务的要数秦亚青、魏玲,他们在2007年提出了“过程型建构主义”,认为东亚是一种进程主导型的地区合作模式,合作进程使大国行为社会化、权力社会化,孕育合作规范和规则,催生集体认同(1)。这是我国运用“关系”概念分析国际事务的发端。马骏在同一年提出了关系性权力概念,认为“关系性权力观从关系属性而不是行为体属性的角度看待国际关系中的权力问题”(2),不过其关系性权力观指的是权力关系,与中国传统意义上的“关系性”概念有所不同。2008年,王志强提出了与西方工具理性相对的、以互动与变化为特征的“关系性”概念(3)。2009年,宣兴章提出西方讨论的国际关系是立法者预定性质下的派生性关系,而不是中国古典哲学中的“关系”概念,柔性的礼制体系和刚性的法治体系是有可能相互补充的(4)。以上研究共同促进了世界政治关系理论的初步发展。这一时期的特点是出现了一系列关于“关系性”的相关概念,并初步运用关系理论解释国际事实。

  

   2009年,秦亚青在《关系本位与过程建构》一文中将中国文化的“过程和关系”概念植入西方结构建构主义理论框架,提出了过程建构主义的理论范式(5),其运用和发展由此进入到一个“繁荣时期”。2010年,秦亚青发表《作为关系过程的国际社会——制度、身份与中国和平崛起》(6)一文,特别是2012年出版的《关系与过程:中国国际关系理论的文化建构》(7)一书,大幅推进了世界政治关系理论的研究。2010年,马兰起提出了“关系型权力”概念,他依据黄国光的“工具性关系、情感性关系和混合性关系”,认为国家可以根据相关方的脆弱性程度、责任观念和人情大小,获取相应的“关系型权力”(8)。高尚涛在《关系主义与中国学派》一文中提出了关系主义国际政治理论框架和“关系理性”概念,即研究的主要问题——国际体系的共在关系结构及其与国家的国际行为之间的关系,以及基本构成要素——以主权国家为主要构成单元的共在关系体系、关系理性逻辑、主权共在关系结构中的相互作用、关系主义国际政治理论的基本假设(9)。随后,一些学者运用关系理论分析对外援助、网络视角下的社会性权力、中美信任关系维持、国际合作实践、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网络视角下东盟的地位、东盟安全合作实践等。还有一些学者如苏长和提出了关系理论的学术议程,包括关系理论方法论体系的进一步完善、在会通法基础上延伸和扩大“关系”的范围、从关系选择角度认识国家行为和国际秩序演变、互联互通实践为关系理论提供了研究素材等(10)。季玲提出了有关“关系转向”的本体论自觉的一些看法。她认为,主流国际关系理论原子式的实体主义本体论越来越脱离世界政治的现实,理论与现实之间的张力推动东西方学者共同转向“关系本体”。坚持“关系本体”、反对实体主义世界观和研究路径是“关系转向”的共同基准线,也是超越东西方分野、推动全球关系主义研究的基础和起点(11)。曹德军在《国际政治“关系理论”》一文中分析了两种国际政治关系理论,即过程建构主义和关系均衡理论,并对其进行了学理比较,提出了该理论在适用范围、概念类型化和政府功能区分等方面存在的难题(12)。尚会鹏则直接提出了与秦亚青教授商榷的几个关于国际政治关系理论的问题,包括用“关系性”概括中国儒家思想是否合适、主流国际关系三大理论范式是否忽视了国家间关系的讨论、行为体(包括国家和人)的行为是否完全决定于“关系”或“关系类型”、在对立意义上使用“理性”与“关系性”两个概念是否合适、采用何种方法提升中国的文明经验等(13)。这一时期关系理论已形成基本的理论解释体系,有自身的一系列理论假定,运用关系理论解释国际事实的范围进一步扩大。

  

   秦亚青是世界政治关系理论的集大成者。他从2003年开始倡导构建国际关系理论研究的中国学派,并指出中国学派难以生成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厘清中国国际关系理论研究的核心问题(14),自此其开始致力于国际关系理论中国学派的构建。2004年,秦亚青受阿查亚(Amitav Acharya)和布赞(Barry Buzan)的邀请,参加“为什么没有非西方国际关系理论”研究项目,他将关于构建中国学派的重心开始放在不同文化的差异上。他和魏玲合作的《结构、进程与权力的社会化》一文,正是基于文化视角专门论述了东盟与欧盟的不同,即过程主导还是结果主导:东盟强调过程主导,过程既是结果也是手段、过程塑造利益与规范,强调结构与主体关系的互动性、松散的非正式制度安排;欧盟强调结果主导,过程是手段、规范决定利益,强调规范结构与主体关系的单向性、正式制度安排,明确提出“过程型建构主义”重视“关系”的观点,即主体间互动产生的“化”力(15)。反映中国传统文化观点的“关系性”是该文立意的核心概念。2009年,《关系本位与过程建构》的发表反映出秦亚青世界政治关系理论的基本研究框架已经形成。他在文中将“关系性”与西方的“理性”概念相对应,利用主流建构主义的基本假设——社会本体、国家作为国际体系的基本单位和国际社会进化原则,提出了过程建构主义的核心假定,即关系身份和关系权力的关系本位,强调过程的重要性,指出过程具有自在性和过程动力,过程孕育规范、培育集体情感和集体认同,其理论核心是“关系性”,即关系本位(16)。2010年的《作为关系过程的国际社会》一文,借鉴国际社会概念,运用世界政治关系理论,具体讨论了中国和平崛起过程中中国与国际社会的关系问题。他认为,中国与国际社会的关系是一个互动的实践过程,两者都不是固定不变的实体,而是动态过程,并都在互动中发生和平变化,形成新的合题,中国和平崛起是可能的,文中反驳了布赞基于实体视角提出的中国因民主、人权等价值观不同难以融入国际社会而不太可能和平崛起的观点(17)。2012年,《关系与过程:中国国际关系理论的文化建构》一书的出版使世界政治关系理论更加系统和完善。书中进一步强调了过程本位和关系本位,补充了关系理性假设、元关系、中庸辩证法等概念,认为关系治理和规则治理可以相互补充,并通过对西方主流国际关系理论的反思,提出了东亚地区合作的过程建构主义的理论解释(18)。2015年,《国际政治关系理论的几个假定》一文又进一步论证了关系世界假定、知行合一假定、中庸辩证假定,并认为这是构成世界政治关系理论的思想基础(19)。2018年,《世界政治的关系理论》英文版的问世被认为是国际关系理论研究历史上的里程碑,该著作提出了关系世界观,进一步强调了关系本体、过程本体和元关系思想(20),关系理论的体系日臻成熟,包括系列理论假定、理论的思想基础等,关系理论已形成了自身的本体论、认识论和方法论体系,其影响已扩展到国外并为国外学界所认可。

  

   综合来看,关系理论的创新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将“关系”概念植入西方主流建构主义,对“关系”概念进行理论化和概念化,运用建构主义的理论分析框架,提出了关系建构主义的理论体系,或称为世界政治的关系理论、国际政治的关系理论、过程建构主义等,它是交互格义的产物(21)。二是运用易经文化的阴阳对偶关系,提出了元关系概念,强调理解世界的关系本位视角,对国际政治作出了不同于西方理性视角的全新思考,认为当今世界是一个社会性的关系世界,这是关系理论的社会性本体论前提假设,不同于西方基于个体理性思维的国家原子论说和原子世界观。三是提出了将中庸辩证假定、知行合一假定作为国际关系理论研究的方法论和认识论基础。正如卡赞斯坦(Peter J.Katzenstein)所言,这部开创性著作标志着真正全球性国际关系学科的到来(22)。这可以说是中国学界给国际关系学科产生以来的“百年献礼”。

  

   二、世界政治的关系理论与美国范式、中国学派

  

   关系理论与美国范式密不可分,是美国范式的产物,是建构主义理论的一个分支学派,同时也是国际关系理论研究的中国学派之一。

  

   (一)理论假定与假设

  

   美国范式源自西方理性思维传统,在方法论上强调科学实证,主张通过说明和解释来探寻社会事实为什么发生的确定性因果关系,强调主体与客体的分离,认为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没有本质区别,社会世界和自然世界一样具有客观规律性。其具体研究路径是在理论假定(Theoretical Assumption)或前提假设的基础上提出理论假设(Theoretical Hypothesis),并用具体社会事实证明假设,即证伪或证实,最终得出具有确定性的研究结论。因此,美国范式也可称为科学范式,它遵循理论假定、理论假设、假设检验(Hypothesis-testing)和因果关系的研究样式。理论假定或理论的前提假设是无须验证的假设。在理论研究中,公理或依据公理而提出的假设是无须验证的,这就是理论假定,比如“两点之间只有一条直线”“两点连线中的直线距离是最短的”等,否则,假设则需要证明。“假设可分几种,有的是可以证实的,并且一经实验证明就可以成为真理的渊薮。”(23)学者可以通过理论假定来排除不必要的干扰变量,建构简约理论。理论假设是需要通过研究进行验证的假设,无论在自然科学领域还是在社会科学领域都是如此。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324.html
文章来源:《社会科学》2020年第1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