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滕泰 张海冰 朱长征:未来二十年,中国最强劲的新增长极在这里

更新时间:2021-04-30 22:23:05
作者: 滕泰 (进入专栏)   张海冰   朱长征  
从要素溢出来看,不仅人才要素已经开始向周边溢出,技术、资金、企业家都需要沿着边际生产力寻求更高的要素回报……随着人员、要素和产业流动带来的“区域趋同”,可以想象,20年以后,珠江东岸和珠江西岸就像今日上海的浦西和浦东,除了产业和企业的差异,在经济发展水平、生活水平上必将日益趋近。如何在上述“区域趋同”的过程中,利用好珠江西岸的区位优势,不仅是大湾区内企业面临的重大机遇,也是摆在全国投资者面前的重大投资机遇。

  

   四、探索高水平对外开放,拥抱新增长极

   邓小平1991年视察上海时曾经说过,“开发浦东,影响就大了,不只是浦东的问题,是关系到上海发展的问题,是利用上海这个基地发展长江三角洲和整个长江流域的问题。”历史证明,浦东开发的实际意义远远超过了对上海、对长江流域——在90年代初期的特定的国际国内环境下,“浦东开发”这一战略举措,向全国人民发出了坚定不移地深化改革和扩大对外开放的强烈信号,加快了整个中国改革开放的实践步伐,浦东开发所带来的影响是全球性的,具有划时代的历史意义。

   如今,以珠海为代表的珠江西岸城市,集各种区位优势、要素禀赋于一身,又值新时期各种新业态风云际会,正在获得像当初上海浦东那样的巨大发展良机——虽然从增速上未必能上演浦东开发从几十亿元到1.3万亿元的GDP增长百倍的故事,但是其未来几年的经济总量增长必不会小于浦东,如果再考虑到新时期探索高水平对外开放的作用和对探索“一国两制”实践的政治意义,新区位优势、新增长极和新要素动态比较优势带来珠江西岸经济区的综合影响可比当初的浦东开发。

   然而,实事求是地说,对于珠海等珠江西岸城市而言,过去几十年主要依托澳门的资金和产业,的确很难形成大湾区另外一个增长极。

   在珠海特区起步之初的1980年代前半期,澳门的人口不足30万,以后缓慢增长,到去年底增至68.31万——这个数字可能还略低于北京市两个比较大的居住社区天通苑和回龙观的居民人数。历经数次填海造地后,澳门陆地面积现为33平方公里,是香港的1/34,仅为珠海(1736平方公里)的一个零头。2019年澳门GDP为4347亿澳门元,其中博彩及博彩中介业的GDP占比达到50.9%,加上商贸、旅游等第三产业占95.7%,第二产业只有4.3%。澳门一年的出口货值,只相当于香港一天多的出口量。

   虽然澳门也是珠海等城市主要的外资来源地之一,但是珠江西岸城市,不可能承接澳门的博彩产业,也不可能从澳门获得发展高端制造业的动力,甚至所获得资金、技术、市场等方面的协同效应也与香港对珠江东岸的影响不可同日而语。

   然而,这些经济总量上的客观情况并不能淡化珠澳合作的意义,如果不把珠海与澳门的合作限于更小的横琴岛上,而是把合作设想放大到整个珠江西岸经济区,把横琴这盘棋下成整个珠江西岸经济区的腾飞的一盘大棋局,就能为新时期高水平对外开放开山铺路,为一国两制和全面融合、互相促进、创新发展创造便利条件。

   新时期探索高水平对外开放,试验田的地理空间要足够大,实际影响的市场要足够大、形成的产业集群要足够大、政治影响和国际影响要足够大——只有用珠江西岸经济区的腾飞来切实促进并改善澳门的经济发展、社会繁荣、提高其国际影响力,才能彰显一国两制的制度优势。在不久前召开的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领导小组会议上,韩正同志再次强调了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对于丰富“一国两制”、深化改革开放的重大意义,专门提到“做好加快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建设这篇大文章”。

   在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的改革探索中,不论是建立与国际高标准投资和贸易规则相适应的高水平开放规则体系,高效便捷的要素跨境流动制度,与澳门相接对标的营商环境体系,重大规划、重大政策、重大项目的自主决策权,项目、产业、人才引进的合作机制,还是借鉴澳门税制简单、税率低的优势,克服关税壁垒和税率差异等障碍,提升市场互联互通水平等等,如果最终仅止步于30多平方公里的横琴岛内,这些探索恐怕难达到做“大文章”的要求。

   如果把新时期粤澳深度合作区对外开放的设想和探索,扩大到整个珠江西岸经济区,把珠江西岸城市的新地理区位优势、新要素动态比较优势和多年来与澳门探索粤澳深度合作的成果和设想相结合,那必将有利于珠江西岸更好地承接来自于东岸增长极、北岸增长极的产业辐射和要素溢出,而且一旦这些产业辐射和要素转移在珠江西岸形成产业协同的外部性或“乘数效应”,必将产生新的技术成果、新的产业集群和市场聚集效应,进而对整个大湾区的区域平衡和产业协调发展起到重要而积极的作用,不但将促成珠江西岸经济区的经济大发展,还可以探索成为“双循环下高水平对外开放的试验田和新高地”。

   近几年来,面对以美国为代表的逆全球化倾向和贸易保护主义政策,中国及时提出了以内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发展新格局战略思想。对于一个每年出口100亿双鞋子、300亿件衣服的国家,双循环新格局绝不是改变中国的对外开放政策或出口转内销,而是更迫切地需要探索新形势下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

   “做改革开放的带头羊、改革开放要有新思路。”30年前皇甫平为浦东新区发出的呐喊言犹在耳,如今当中国已经崛起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原有的对外开放格局受到贸易保护主义挑战的时候,如何依托大湾区的新区位优势、新要素比较优势、产业聚集和扩散优势,把这些年粤澳合作的成果和设想扩大到整个珠江西岸经济区,形成高水平对外开放的新成果,对于整个国家新时期的对外开放战略和一国两制的政治实践探索将做出重大贡献,珠江西岸城市有条件扛起当年浦东开发开放、珠江东岸“敢为天下先”的大旗!

  

   五、唐家湾:未来投资新热土

   从区位发展次序上,在上海浦东开发的过程中,陆家嘴地区作为标志性的地域和开发起点,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而珠江西岸的开发,目前看还是缺乏真正有战略高度的区位发展次序。

   从高水平对外开放探索来看,澳门的角色独一无二;从承接珠江东岸、珠江北岸新增长极的区位优势和人口优势看,中山市的优势最明显;从发展软产业生态所需要的人才和软资源看,珠海特区有一定的基础;从发展腹地和长期发展空间来看,江门条件得天独厚……从更精准的重点发展区域看,未来珠江西岸经济区一马当先的可能是位于港珠澳大桥西端的横琴岛、位于深中通道西段起点的中山市翠亨新区和位于深珠通道珠海起点的唐家湾。

   群众的眼睛雪亮的,资金是最聪明的——尽管政策不鼓励炒房,但是房地产资金的流向和房价的变化,还是能够灵敏地反映市场对珠江西岸区域发展的看法:过去几年,横琴的住宅均价已经涨到5~6万,而中山翠亨新区的房价在深中通道开始建设之日起就开始上涨,如今随着深珠通道规划明确,唐家湾又开始成为投资的热土。

   首先看横琴新区,其最大的优势就是与澳门毗邻。事实上,过去几年珠海人看好横琴岛的房地产,其实寄希望于澳门方面来“抬轿子”;而澳门人看好横琴,则是寄希望于珠海方面来“抬轿子”。在这样的互相“抬轿子过程”中,横琴的房价已经有了较大幅度上涨,然而,目前横琴实际运营的企业数远远小于注册企业,更鲜有世界级企业的亚太区或中国总部落户于此,以珠海长隆为代表的休闲旅游至今仍然是横琴少有的人气产业。所以横琴深度合作区的关键价值在于为“珠江西岸经济区”提供新时期高水平对外开放的实验探索,而考虑到其在产业聚集方面和对整个珠江西岸经济区辐射能力等方面局限,其实并不具备担当珠江西岸经济区龙头的条件。

   位于中山市东部临海区域的翠亨新区,包括南朗镇、横门岛及周边海域,总规划面积230平方公里,东与深圳隔海相望,向北与广州、佛山相连,南部与珠海相通,是珠江西岸连接深中通道的桥头堡,区位和交通优势十分明显。区内已经建成京珠高速、广珠轻轨、翠亨快线,在建和即将建设的有深中通道、中开高速、东部外环高速等快速对外通道,1小时内可通达广州、深圳、香港、澳门和珠海五个国际机场;区内中山港澳码头为国家一类口岸,航线可直达香港、澳门和深圳,新区重点发展总部经济、金融商务、科技服务、会展创意、工业设计等现代服务业。综合来看,翠亨新区的区位优势和产业基础虽然优于横琴,但对东北角辐射包括珠海、江门在内的整个珠江西岸经济区恐怕有难度。

   如果把珠江西岸比作1990年代的浦东新区,那么真正可以比作陆家嘴的,其实是位于珠海和中山之间、深珠城际铁路的起点——唐家湾。

   从区位优势分析,唐家湾往北可直通百公里外的广州,京珠高速、广珠城际轨道贯穿而过;未来深珠通道建成后,将与深圳实现半小时交通;目前从唐家湾绕道虎门大桥驱车前往深圳还需要两个小时,但深中大桥2024年建成通车后,一小时可达深圳宝安机场;正在规划的深珠城际铁路开通后,从唐家湾可一站通往深圳南山区;从唐家湾向南沿情侣路是澳门及拱北口岸,可经港珠澳大桥前往香港。由此可见,惟有唐家湾,才是地理区位上向东、向北、向南发展的中心,其对珠海、中山、江门的辐射作用也最大。

   产业方面,作为珠海高新技术开发区的主体部分,唐家湾很早就被确定为“科技创新海岸”,是国家和广东省重点支持的软件及集成电路产业发展基地,坐落着国家级软件园、国家火炬计划软件产业基地、国家集成电路设计基地、金山软件园、南方软件园等产业园区,已经吸引了金山办公、魅族、YY等企业,具备良好的软产业集群发展基础。

   高素质人才方面,唐家湾周围现已有中山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珠海校区、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等多所知名高等院校,成为珠江西岸人才资源最集中的地区。

   除了区位优势、产业优势、人才优势,唐家湾半岛还是自然环境优美、人文底蕴深厚,宜居、宜游的风水宝地。北倚青葱翠绿的凤凰山麓,面向浩瀚的南中国海,山色水影交融,风景迷人。作为中国近代史上很早就对外开放的古镇,这里走出了中华民国第一任内阁总理唐绍仪、开平矿务局和轮船招商局创办人唐廷枢等近代名人,在当时的海外,唐家湾的知名度甚至不低于广州。当然,唐家湾的大排档等美食也非常有名,就像珠海人常说的“吃在唐家湾”。

   因此,说唐家湾是天下难得的宜居、宜游、宜学、宜业之地,并非虚言。按照广东省委、省政府“强化珠江口西岸都市圈与广州都市圈、深圳都市圈协同发展,规划建设深珠合作示范区,推动珠江口东西两岸融合互动发展”战略指导思想,唐家湾无论从区位优势上,还是从自然环境、生活环境、人才、文化、产业优势上,都是未来珠江西岸大发展的龙头——开发好唐家湾,就像90年代开发陆家嘴,对整个珠江西岸发展将有至关重要的引领作用。

  

   六、为了不错失又一次历史机遇

   上天的垂青,历史的轮回,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然而,如果缺少了人的主观能动性和创造性,珠江西岸有可能错失又一次历史机遇。

   关于珠江西岸城市之前为何被年轻人抛弃、错过历史机遇,网上被吐槽最多的恐怕是珠海,如:

   “珠海有那么多大学,但是为什么留不下大学生?”

   “珠海公务员工资收入堪比上海、深圳,而企业员工工资却只相当于内地水平。”

   “珠海的民营企业占比太低,经济活力不足。”

   “珠海是个让年轻人失望的城市,人来了又走,人来了又走。”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32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