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贾平凹:怀念陈忠实

更新时间:2021-04-30 09:49:59
作者: 贾平凹  

  

   在忠实去世的那几天,因为太悲伤,也因为参与着要料理他的后事,时间紧张,我是在撰写挽联时,挽联的注解部分被人拿去发表了。

   也就是大家看到的那个短文。在短文里我引用了两句古语:水流原在海,月落不离天。

   忠实确实是这样,伟大的灵魂都是这样,像月亮一样,落下了仍在天上。

   在他百日那天,一帮朋友以诗文朗诵的形式追思他,我是参加了,今天我们又聚集一起,以朋友的名义,以读者的名义,以文学的名义怀念他。

   凡是对国家,对民族,对人民有大作为大贡献的人,我们都要纪念他,都要为他修一座庙的。

   忠实的这座庙,虽然真砖真瓦的还没有,但是,它已经建在了我们的心里。

   在中国的近代历史上,关中出了好多先贤,比如李仪祉,于佑任、杨虎城,比如石鲁、柳青,他们都是国之栋梁,民族精英。

   忠实的出现,使这一条清流延续,他的七十四年是辉煌的,光荣的。

   忠实是极其典型的中国传统的知识分子,中国传统知识分子讲究立德立言,他的立德,在于他有大政治的情怀,即爱国爱民,天下意识,信仰坚定,扶贫助弱,热心公益,行为刚毅,敢思考,能担当。

   每当读到张载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我就想到忠实。

   这话并不是我在忠实去世后说的,忠实还活着的时候我也这么说过。

   张载和忠实都是关中人,他们配得上正大人物这种称号。

   他的立言,在于终其一生都在宣传弘扬中国的文化,他的《白鹿原》就是一部文化的煌煌巨著。

   中国的当代文学史上必有它的浓笔重彩。

   正是他的立德立言,时代不会忘他,社会不会忘他,他的人格的和文字的魅力永在。

   忠实的立德是如何完成的呢,忠实的立言又是如何实现的呢,这是我们在怀念他之际值得我们自己追问和深思,从而给我们以启示。

   回想与他交往的几十年间,他是有“中信沉毅之质,明达英伟之器”,凡是在党和国家的大是大非问题上,他从来都是清醒地,自觉地,挺身而出,旗帜鲜明,他的政治嗅觉,他的大局观,他的勇于担当,我是敬佩不已。

   而在社会公益活动中,在对待业余作者的扶助上,他又是宽厚的长者,不厌其烦,古道热肠,这更让我自叹不如。

   从当年我们一块组建群木文学社到后来的陕军东征,在作协一块工作,他视文学为神圣,对创作的刻苦和认真,我是亲身体会的,读他为《白鹿原》所写的创作笔记,我曾经感叹过他为文学倾注了那么多心血,隐忍了那么多委屈和寂寞,下了那么多苦功夫,感到了我自己的种种不足。

   忠实的为人为文让我们学习的地方太多太多啊,他是朋友,他是长者,他是我们永远的榜样。

   忠实离去了,他留下了巨大的遗产。

   我们怀念他,纪念他,就是要把这份为人为文的巨大遗产承接下来,扩大开来,把陕西的文学搞好,把我们的创作搞好。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31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