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贺雪峰:社会科学研究生培养中的两个不等式

更新时间:2021-04-28 13:39:43
作者: 贺雪峰 (进入专栏)  
都可以获得关于实践与经验的知识,都可以形成“经验质感”。因为人类经验与实践古今相通,对当前实践的通透认识必定有助于对历史实践的认识,因为“所有历史都是当代史”,人类总是从当代人类实践去理解历史;反过来,通过阅读二手文献所获得的历史感也会极大地增长对现实的认识,因为“读史使人明智”。有趣的是,当前中国学界出现了“走进田野”的历史学,典型如“华南学派”的研究,而社会学界也出现了“历史社会学的兴起”。

   不过,虽然通过田野现场调查和阅读二手文献可以获得等值的经验训练,而从训练研究者的经验能力、形成经验质感来讲,进入“田野现场”与阅读二手文献却有着相当巨大的差异,具体来讲就是,在“田野现场”是感受活着的历史,现场有着极为丰富的、相互联系的经验整体,研究者通过田野调查来训练经验能力会相对比较容易,如果有正确的方法和保持相对的强度,两年时间即可以完成“饱和经验训练”,形成经验质感。相对来讲,二手文献是逝去的实践,二手文献中的经验往往支离破碎、缺少联系。一个研究者要通过阅读二手文献来训练经验能力,形成经验质感,往往需要花费比田野调查多得多的时间与精力,“板凳要坐十年冷”很适合描绘通过二手文献来完成经验训练的情况。

   之所以田野调查可以较阅读二手文献更容易完成经验训练,形成经验质感,是因为“田野现场”本身的丰富性和完整性。任何一个“田野现场”都具有全息的特征,而且“田野现场”中的当事人是活生生的经历了或经历着实践的人,进入“田野现场”的研究者可以通过半结构性访谈,在有限时间内掌握远远超过阅读二手文献所能掌握的有效信息,从而可以很快建立起对经验与实践的总体认识。当然,进行经验训练的研究者与“田野现场”的互动并非一次完成,而是在不断的互动中,通过总体进入、具体把握,不断地深化对经验各个层面的认识,最后形成经验质感。研究者与“田野现场”互动大致过程为:任何一个研究者在特定时期都会有特定关怀,带着关怀A进入田野,很快就会发现要深刻理解A,必须要关注B,然后再进入对B的关注,却发现还必须关注C,由A到B再到C,一直到了Z,沿着经验本身的逻辑向前走,一层一层将抽象的经验变得具体,并形成对整体经验的结构性认识。研究者反复进入“田野现场”并与经验形成互动,逐步形成对经验整体性和复杂性认识的过程,就是最好的经验训练,也最容易形成经验质感。一方面,经过从A到B到C一直到Z的深化,再回到对A的认识上,对A的认识就由表面进入相对本质的层面,A就不再只是一个没有具体的抽象,没有结构的整体,而具有了丰富性和复杂性。同时,研究者也从中获得经验训练,若干经验训练就形成了经验质感。

   之所以田野调查具有远优于阅读二手文献的经验训练效果,除“田野现场”有活着的实践者和完整的现场关系以外,“田野现场”本身的信息丰富性也是二手文献所完全不可比拟的,比如在“田野现场”可以通过对话来轻松获得研究者希望获得的大量有用信息,且在“田野现场”可以采用各种调研手段,可以通过访谈、观察、搜集文献甚至通过实验来获得大量高质量的田野资料,在高度丰富的厚重可靠信息基础上进行高质量的思考。而二手文献往往是碎片化信息,是过去的实践,研究者也不再可以对当事者进行访谈。阅读的文献到处存在断裂,文献所提供的有效信息相对有限。信息越少,思考就越容易脱离经验本身,意识形态、情绪以及理论本身的逻辑就越强大,结果就很难做到在阅读文献中形成对经验逻辑的深刻把握。

   因此,从训练经验形成经验质感来讲,我们可以得到这样一个不等式:一天田野调查所获得饱和经验训练大于十天阅读二手文献的所得。

   正是这个意义上讲,当前社会科学研究十分需要真正进入“田野现场”进行深入广泛持续的饱和经验训练,从而为真正社会科学创新研究提供经验基础。

   遗憾的是,当前中国社会学界甚至社会科学界不太重视田野调查,甚至缺少对经验训练的基本认识,缺少对“经验质感”的基本认识。没有经验训练,对中国历史与现实缺少“经验质感”,生硬使用定量研究方法,以及强调对话式的从理论到经验再到理论的研究,就会得出各种缺少经验的幼稚结论,也造成了理论对经验本身的切割,难以为中国的现代化建设提供理论指导。

   当前中国大学中,除极少数学科(比如人类学)以外的社会科学学科,研究生(尤其是博士生)几乎没有真正到田野现场的经历,对他们几乎没有进行经验训练,更缺少通过经验训练来形成经验质感。唯一可能有的关系就是在已经确立博士学位论文题目,完成文献阅读和理论综述,再到田野中找对应经验,结果就是用理论裁剪经验,而不可能从田野经验中生长出理论。以理论来裁剪经验的结果必然是博士学位论文理论与经验两张皮。

   更糟糕的是,当前中国绝大多数社会科学研究生根本就没有进行基本的经验训练,因此完全没有形成经验质感。缺少经验质感,就缺少了“想事”的能力,就无法将理论和概念还原到经验中,在理解经验现象时就容易表面化,就会以理论去套经验现象,甚至以意识形态或情绪来取舍经验、切割经验,这样的研究当然就会浮于表面,没有意义。

   中国社会科学研究生培养不出好的研究者,更难培养出创新型研究人才,重要原因是缺少真正的经验训练。在理论的汪洋大海中,没有经验质感的社会科学研究者就像盲人摸象一样,让理论的大词乱飞,概念和理论都失去了具体性和科学性,概念无所不指,理论十分盲目,经验难以理解,实践独自暴走。要想培养出好的社会科学研究者,必须同时强调经典和经验。缺一不可。

  

   四、研究生培养中的若干关系

   上述研究生培养中的两个不等式是培养出一流社会科学研究者的重要认识前提。在研究生培养实践中必须正确处理以下若干关系,才能有效保证研究生培养中两个不等式落到实处。

   1.关于师生

   在教师和研究生之间,要以研究生为中心。研究生的主体性能否建立起来,主动性、积极性能否调动起来,是研究生教育的关键。只有调动起研究生的积极性和主动性,真正建立了研究生的主体性,才可能培养出一流的研究生。

   当前研究生教育中,教师主动性和主体性往往发挥得非常充分,研究生主体性和积极性却没有调动起来。教师为中心,表现在学分安排上。要获得学分主要靠上课,不仅课堂上教师在主导,而且课外也主要是阅读专业课教师布置的各种文献。大多数研究生入学后,前两个学期主要是上专业课修学分,教师是主动的,研究生是被动的。后面则主要是撰写学位论文,此阶段也往往由导师主导,甚至学位论文选题只是导师主持课题的一个部分。整个研究生学习期间,研究生除了被动修满学分和完成学位论文之外,几乎没有多余时间自我阅读、自我探索。更糟糕的是,不仅硕士生阶段的训练是学分加学位论文,博士生阶段也是学分加学位论文。从大学本科到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阶段,十多年时间里学生绝大多数时间都被教师安排,成为被动学习的客体,其在学习中的主体性和积极性无法调动起来,表现出来的就是学习消极、不努力,有些研究生变得“又懒又蠢”。

   研究生教育不同于本科生教育,在研究生教育阶段就应该重点培养他们的独立思考能力,应该让他们自己去学习。要对研究生的学习放手,而不是用课堂教学切割研究生自主的学习安排。只有研究生自己认真学习,在学习过程中产生问题,教师再为研究生答疑解惑,帮助他们,才能算是建立了正确的师生关系。在研究生培养中,教师非常重要,这个重要不是教师代替了研究生自己的努力学习,而是在研究生学习出现问题时帮助他们,让研究生有正确的方法在正确的方向上努力。只要研究生有了主体性,他们就会焕发出学习热情,就可以很快成长起来。

   研究生教育中,一定要相信研究生,要对他们放手。教师的责任是激发研究生学习和探索的热情,调动研究生的主动性,而不是用各种复杂制度来限制约束他们。最好的师生关系就是研究生积极主动地学习和探索,他们在学习探索过程中遇到问题,教师为他们答疑解惑。研究生的主体性一旦建立起来,他们就会爆发出巨大的热情和惊人的创造力。

   2.关于教学

   在教与学之间,要以学为中心。要以研究生的学习为中心,课堂教学的重点就不在于具体知识的教学,而应是启发式教学,尤其是要培养研究生学习的能力并传授学习的方法。方向正确、方法正确,努力才有成效。

   在教与学的关系中还要处理好学习知识与训练能力的关系。在学习知识与训练能力之间,要以训练能力为主。知识是具体的,是可以遗忘的,也是可能将来用不上的,在学习知识的过程中所训练出来的能力则是通用的能力,是终生的能力。当前研究生教育中,过于重视知识学习而较为忽视能力训练的状况必须改变。

   在教与学的关系中,还要处理上课与读书的关系。在上课与读书之间,要以读书为中心。上课一般都是被动的学习,读书则是主动学习。上课时,教师往往准备了比较充分的能让研究生听得懂的教案,研究生只要认真听就可以听懂,获得所学知识。问题是,上课的主体是教师,且教师往往只可能针对一部分研究生的状况尤其是针对学习比较困难的研究生进行教学,因此,大部分研究生听课时就容易分心走神,就不需要动脑筋。

   读书则有所不同,因为读书是比较个人的活动,研究生可以自己安排阅读内容、阅读顺序、阅读时间,可以自己掌握阅读节奏,依据自己的特点和状态来安排读书计划。当然,研究生安排读书计划时,导师的建议是很重要的。

   3.关于阅读

   (1)学教材与读原著的关系。在学教材与读原著之间,要以读社会科学经典作家的原著为主。社会科学教材存在的最大问题是:只有是什么,不问为什么,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只有结论没有也不可能有论证的过程。仅仅是学教材,所获得的都是死知识、是教条,是不形成通用能力的知识。读经典作家的原著,不仅有助于理解知识的来源和形成过程,而且有助于训练能力。

   (2)兴趣性阅读与训练性阅读的关系。研究生期间,在兴趣性阅读与训练性阅读之间,要以训练性阅读为主。兴趣性阅读只是增加了自己已经具备的能力和强化了自己已经有的兴趣,训练性阅读则是增加自己的新能力与拓展自己的新兴趣。

   (3)消遣性阅读和读硬书的关系。在读消遣性著作与读硬书之间,要以读硬书为主。读硬书、硬读书,是训练理解能力、分析能力和逻辑思维能力最关键的方法。读硬书就是读有难度的经典作家所写经典著作,这些经典著作不容易读懂,就需要硬读。所谓硬读,就是硬着头皮读。研究生刚开始读时,可能每个字都认识,但就是不懂作者的意思。坚持读下去,就可以逐步懂一些、懂更多,再逐步由读懂到读通,再到联系现实进行思考,到可以运用。

   读硬书和硬读书,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是通过读懂读通来获得思维能力的训练。为了读懂经典,就需要绞尽脑汁思考,读一天硬书,就要思考一天时间,读两年硬书,就要绞尽脑汁思考两年时间。长时间读硬书、进行硬思考,可以极大地提高思维能力,可以通过大量阅读经典内化形成经典作家特有的思维模式和分析方法。而且,读硬书和硬读书需要强大意志力,必须真正坐得下来、静得下心。经典著作读进去不容易,稍有干扰就会跳出来。要读好硬书,就必须有大块时间,要集中全部注意力,要聚精会神全神贯注。花两年时间读硬书,就需要在这两年集中全部注意力静心读书,这样就容易形成坐得下来、静得下来的品质。

(4)读专著与读其他文献的关系。在读专著和读其他文献之间,要以读专著为主。社会科学不同于自然科学,社会科学没有最终的正确结论,新理论与旧理论之间不是替代式的关系,新理论并不否定或者推翻旧理论。阅读最新研究文献不能代替对社会科学经典著作的阅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27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