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董乾坤 周晓光:制度与空间:明代“四乡”初探

更新时间:2021-04-27 21:17:32
作者: 董乾坤   周晓光  
而非只是一则议论。如果说这些官员由于所管范围较大,无法保证政策执行效果的话,那么王世荫在霍邱县的赈灾措施,在一县之内则相对具有可行性。万历四十五年(1617)七月,淮北地区发生灾荒,颍州兵备道指示府州县官提供赈荒之策,霍邱知县王世荫因此陆续上陈《赈备款议》《赈发款议》等文,条陈详备,得到上级官员的嘉奖和批准。按照他的方法,“夫赈之最紧关处,在审饥一节。……其审饥,则定以保甲册为据。选极慕义良民分保研查,扣的口数,移粟分赈”。据此按照地域分厂别赈,“今厂分四十七所,期定以每月之望,令通县饥民同此一日,各赴分厂得赈。即有狡猾之徒,亦限于时日,不得驰东骛西”。在管理上,政府“约输买义民所积官封粮若干,可赈若干口,其环而向以赈者,远不过十里之外之人。每月十五日,发给连面图书印票”。38为了让赈灾工作有序进行,王世荫还将全县人口根据保甲册按厂划分清晰,并将各厂所在地点以及赈济民众的具体数额按厂分别列出。39王世荫后将这些文献编辑成册,取名《赈纪》,他的这些赈济方法应在得到上级官府的批准后付诸了实施。因此,跟《赈豫纪略》一样,是作为赈济过程的部分记录而保存下来的。值得说明的是,在明代以前的救荒策略中,一些官员的赈荒策略中已经出现分区、按户、逐日赈济的做法。富弼在治理青州时,针对流民已提出按户口逐日赈济办法。朱熹设立的社仓也是分乡赈济,其社仓约根据“保簿”编排依照户口和日期轮流给粮。40但此一时期,并未产生本文所讨论的“四乡”。直至明代,在全国范围内的预备仓制度、赈灾实践以及保甲制的综合作用下,具有清晰边界的四乡才得以形成。不过,由于各地情况不一,四乡形成的时间并不一致。如前已提及的徽州各县早在明嘉靖时期就已形成,而很多县份直到清代才出现记载。不过,遗憾的是,限于水平,加之明代时期的四乡,作为地域单元承载的功能单一,记载较少(尤其是官方文献),我们尚未看到在分四乡赈济与四乡形成之间建立直接联系的文献。但通过本文的初步探讨,尤其是明代的一些文献中有关“四乡仓”“四乡预备仓”的记载,可以表明在赈济制度与四乡之间存在着密切的关联。

   以往学者在讨论保甲制时,多言及其治安、弭盗功能,但上述实例体现出保甲制在赈灾中也具有重要意义。无论如何,嘉靖以后,随着保甲制的推行,在频繁赈灾的过程中,四乡作为一个边界清晰的区域最终形成,并被时人加以运用,从而出现了前述徽州府志中东、西、南、北乡的记载。

   余论

   四乡的形成,与明代的赈济仓的设置、赈灾活动的实施以及保甲制的推行有着密切的关系。明初,朱元璋在一县之内于东西南北四乡各设预备仓一所的制度,使得以预备仓为核心的四乡初步形成。明中后期以后,虽然预备仓制度难以维持,但继之而设的常平仓等依然仿照预备仓而设。而且,由于里甲制与赈灾行为出现了矛盾,因此,地方官纷纷利用保甲组织,以村为标识,按地域重新划分民众,使四乡具有了明确的边界。在频繁地以四乡为单位赈灾的过程中,各乡民众必须到各自的赈济仓或粥厂接受赈济。在此,空间划分与“受赈权利”等同起来,因此,一方面地方官府为了便于管理灾民、防止混乱必须将四乡民众登记在册,明确归属;另一方面,为了在赈灾中维护自己的权益,地方民众必须要熟知自身和他人所属何乡。这样,四乡作为四个固定的地域单元最终形成。这种划区分赈的做法,在明清时代持续不坠。当然,在具体的赈灾中,因赈济内容不同,所划区域有大有小,这样在各地形成了种类不一的赈济模式和区域单元。41

   在此过程中,国家制度是形塑地方民众空间观念的政治条件,制度的实施是地域空间单元形成的现实需要,而民众在频繁的备荒赈灾中对自身权利的持续关注则是形成固定界限的思想基础。于此,可以看出国家、民众空间观念和区域单元三者之间的互动关系。尤为值得注意者,传统时期的乡村社会在行政区划之外,还存在着一套或多套不同的社会管理系统,在实际生活中,它们在各个领域发挥着管理民众、动员民众的作用。唯有对这些大小不一、错综复杂的管理体系,进行深入的考察,方能真正了解地方社会的统合管理机制。

   注释

   1嘉靖《徽州府志》卷1《厢隅乡都》,《北京图书馆古籍珍本丛刊》,书目文献出版社1998年影印本,第29辑史部地理类,第35页下—36页上。

   2嘉靖《徽州府志》卷10《桥梁》,第248下—249上页。

   3有关“境”的讨论,可参见KennethDeanandZhengZhenman,RitualAlliancesofthePutinPlain,Leiden:E.J.Brill,2010。

   4以方位划分的乡至迟在汉代时就已有记载,但它是官府所划定的行政之区,与本文所讨论的“四乡”有着本质不同,详见王毓铨:《汉代“亭”与“乡”“里”不同性质不同行政系统说——“十里一亭……十亭一乡”辨正》,《历史研究》1954年第2期;张金光:《秦乡官制度及乡、亭、里关系》,《历史研究》1997年第6期。另,本文所讨论的“四乡”是宏观意义上总体讨论,具体到各个地方会有不同,如明代嘉靖时期的莱芜县,其方位上的东西南北四乡与行政意义上的乡完全重合,在功能上更为复杂,见嘉靖《莱芜县志》卷2《地理志》,《天一阁藏明代方志选刊》,上海古籍书店1981年影印本,第43册。

   5学界对预备仓作专题研究的成果包括:梁方仲:《明代的预备仓》,原载天津《益世报》1937年3月21日,后收入《梁方仲经济史论文集补编》,中州古籍出版社1984年版,第159—163页。星斌夫:「預備倉の復興」、『文化』1953年、第6期;「明代の預備倉と社倉」、『東洋史研究』1959年、第2期。顾颖:《明代预备仓积粮问题初探》,《史学集刊》1993年第1期。钟永宁:《明代预备仓述论》,《学术研究》1993年第1期。李庆奎:《明代预备仓研究》,硕士学位论文,中山大学,1995年。汪火根:《明代仓政与基层社会控制——以预备仓和社仓为例》,《龙岩师专学报》2004年第1期。陈旭:《明代预备仓创立时间新论》,《农业考古》2010年第1期。柴英昆:《明代预备仓政若干问题研究》,硕士学位论文,河北大学,2010年。张焕育:《明代预备仓研究》,硕士学位论文,苏州大学,2010年。胡火金:《明代预备仓管理的弊端及其启示》,《学习与探索》2013年第5期。蔡小平:《明代预备仓与先赈后闻探析》,《内江师范学院学报》2014年第2期。王卫平、王宏旭:《明代预备仓政的演变及特点》,《学术界》2017年第8期等。

   6申时行编《大明会典》(万历朝重修本)卷22《户部九·仓庾二·预备仓》,中华书局1989年影印本,第152页。

   7见《明太祖实录》卷191“洪武二十一年六月甲子”条,“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1962年校印本,第2881—2882页。龙文彬编《明会要》卷56《食货四·预备仓》,中华书局1956年版,第1073页。

   8钟永宁:《明代预备仓述论》,《学术研究》1993年第1期;吴滔:《明代苏松地区仓储制度初探》,《中国农史》1996年第3期;李菁:《明代赈济仓初探——以南直隶地区为例》表1、表2,《中国建筑史论会刊》第11辑,2015年。

   9嘉靖《仁和县志》卷七《恤政·预备仓》,《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史部第194册,第104页下。

   10万历《郴州志》卷9《创设志下·仓·州》,《天一阁藏明代方志选刊》,第58册。

   11《明史》卷79《食货志三》,中华书局1974年校点本,第1924页。

   12雷礼撰《国朝列卿纪》卷63《王来》,《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史部第93册,第711页上。

   13耿定向撰《耿天台先生文集》卷18《杂著·牧事末议·保甲》,《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史部第131册,第447页下。

   14章懋:《枫山集》卷4《碑记·兰溪县新迁预备仓记》,《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影印本,集部第193册别集类,第122页。

   15嘉靖《仁和县志》卷7《恤政·预备仓》,《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史部第194册,第104页上、下。

   16杨益、杨乙丹:《“食以种为先”:明初官方农业放贷论略》,《农业考古》2017年第1期。

   17申时行编《大明会典》卷22《户部九·预备仓》,第153页。

   18《明史》卷79《食货志三》,第1926页。

   19徐光启撰,石声汉校注《农政全书校注》(下)卷44《荒政·备荒考中》,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版,第1315—1320页。

   20徐光启撰,石声汉校注《农政全书校注》(下)卷45《荒政·备荒考下》,第1317页。

   21屠隆撰,俞森辑,夏明方点校《荒政考》,李文海等主编《中国荒政书集成》第1册,天津古籍出版社2010年点校本,第108页。

   22徐光启撰,石声汉校注《农政全书校注》(下)卷44《荒政·备荒考中》,第1294页。

   23徐光启撰,石声汉校注《农政全书校注》(下)卷44《荒政·备荒考中》,第1295页。

   24徐光启撰,石声汉校注《农政全书校注》(下)卷44《荒政·备荒考中》,第1295页。

   25徐光启撰,石声汉校注《农政全书校注》(下)卷44《荒政·备荒考中》,第1295页。

   26徐光启撰,石声汉校注《农政全书校注》(下)卷44《荒政·备荒考中》,第1295—1296页。

   27徐光启撰,石声汉校注《农政全书校注》(下)卷44《荒政·备荒考中》,第1298页。

   28《戴钧衡撰未经山馆文钞》卷3《与唐明府言灾事书》,《清代诗文集汇编》编纂委员会编《清代诗文集汇编》,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年影印本,第655册,第552页上。

   29胡火金:《明代预备仓管理的弊端及其启示》,《学习与探索》2013年第5期。

   30徐光启撰,石声汉校注《农政全书校注》(下)卷44《荒政·备荒考中》,第1292页。

   31徐光启撰,石声汉校注《农政全书校注》(下)卷44《荒政·备荒考中》,第1292页。

   32徐光启撰,石声汉校注《农政全书校注》(下)卷44《荒政·备荒考中》,第1290页。

   33徐光启撰,石声汉校注《农政全书校注》(下)卷44《荒政·备荒考中》,第1290—1291页。

   34徐光启撰,石声汉校注《农政全书校注》(下)卷44《荒政·备荒考中》,第1291页。

   35详见康熙《金华县志》卷3《官政类·惠政·富谷常平仓》,《中国方志丛书》华中地方第497号,台北成文出版社有限公司1983年版,第212页。

   36周孔教撰,俞森辑,夏明方、黄玉琴点校《荒政议·荒政议总纲》及陈龙正“按语”,李文海等主编《中国荒政书集成》第1册,第296、295页。

   37钟化民撰,俞森辑,夏明方、黄玉琴点校《赈豫纪略·赈荒事实·慎散银》及俞森“按语”,李文海等主编《中国荒政书集成》第1册,第156、155页。

   38王世荫辑,夏明方点校《赈纪·赈发款议》,李文海等主编《中国荒政书集成》第1册,第321—322页。

   39王世荫辑,夏明方点校《赈纪·赈发款议》,李文海等主编:《中国荒政书集成》第1册,第325—335页。

   40董煟原著,张光大新增,江阴朱熊补遗,澶渊王崇庆释断,海虞顾云程校阅,夏明方点校《救荒活民书(原名〈救荒补遗〉)》卷上、下,李文海等主编《中国荒政书集成》第1册,第43—44、48—49页。

   41吴滔曾对清代江南的赈灾与社区的形成作过详细的论述,参见吴滔:《清代江南社区赈济与地方社会》,《中国社会科学》2001年第4期;《赈饥与县级以下区划的变化:明清嘉定宝山基层行政之运作》,李文海、夏明方主编《天有凶年:清代灾荒与中国社会》,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7年版,第261—287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263.html
文章来源:史林. 2021,(01)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