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任剑涛:反抗扼杀:重张男性气概

更新时间:2021-04-25 15:48:12
作者: 任剑涛 (进入专栏)  
倒是女孩显得更像成人。但男性气概的沉稳自信是其真正的品质表现:它会体现为宁静与恐惧中的自信,展现其积极的社会责任感。这便是政治家展示男性气概不同于学者的地方。一种给予人们机会平等而不是结果平等的努力,呈现出政治家男性气概的政治意涵。就政治家男性气概的品质来看,罗斯福的大喊大叫不如华盛顿的富有尊严。

   曼氏以三位作家(哈加德、巴鲁斯和吉卜林)来讨论男性气概的原始性与文明性。在土著人与侵入者身上,两种特性有不同的体现。像人猿泰山从“野蛮的猿人”转向“优雅的绅士”,正体现出男性气概中理性与非理性的混合性质。三位作家加上斯蒂文森、吐温,大都展示出帝国主义与科学文明呈现男性气概的紧张:科学贬低人,而征服与荣誉激发男性气概。批判科学的激烈程度莫过于尼采。他是最具男性气概的哲学家。他认其为粗鄙与高雅的结合体,认定勇士与哲学家具有同样的灵魂。他是个硬心肠,认定“没有什么是真的,任何事物都被允许”。这是典型的虚无主义。这与苏格拉底是完全不同的趣味,不过苏氏应当为达尔文与马克思的出现负责。尼采拯救末人的热望充满了男性气概,主奴德行的区隔展现了强力意志的男性气概本质,对“最危险的玩物”女人,具有男性气概的人乐意征服和疼爱。一种坚持男女自然差异但两者不可或缺的立场,让尼采对世界主义与功利主义的自由民主文明颇表不屑。这引发了“低级的、比粗俗更差”的希特勒式的男性气概。男性气概有好有坏,由此显现。第三帝国“丧心病狂的男性气概”表明必须将之约束在道德之下。

   道德主义在坏的男性气概废墟上凸显。它是虚无主义的结果,是夸张的男性气概的亲密伴侣。人类身上较低的与较高的品质永存,但较高的一定要驯化较低的。这样的态势,让“人类更愿意渴望虚无”。对此,放弃或臣服于赤裸裸的男性气概都不是办法,用于展现男性气概以拯救末人才是出路。循此人们就能理解,何以女性也会大力呼吁男性气概。20世纪70年代以降,美国流行女性主义。女性主义者坚决主张重新定义女性与男性。她们不再满足于展现德行与温顺,而极力透过重新定义两性,实现独立于男性、从屈从中解放、自主决断行为的目的。她们势将男性气概从男性身上分离,让其成为性别中立社会中两性的共同精神特质。

   早期女性主义相对温和。像沃斯通克拉夫特、斯坦顿追求的目标,是承认女性具有更大道德力量的,但接受她们在家中的特殊位置。作家王尔德的《理想丈夫》揭示了男性抽象运用理性与女性具体运用理性的差异,并指出私人生活可以间接推进其抱负。亨利·詹姆斯则揭示了男性更适应公共生活,女性更适于统领私人生活。晚近的女性主义变得激进起来。像最典型的代表波伏瓦,敌视性别角色和母性,拒绝一切妥协,完全不满足于自由主义为女性提供的庇护。它从物质条件上致力扫清性别歧视,以避孕和生育控制为之提供保障。在理念上主张女性自己定义自己,她们不是生而为女人,是变成女人的,因此必须超越男性定义的女人。她不关注女性工作之类的问题,聚焦关注于性的问题,认为这是女性受到压制的最主要原因。女性必须具有一种“阳刚的独立”。

   不过曼氏颇让女性主义者愤慨的是,他不认为这是波伏瓦的原创,而是对马克思与尼采的模仿,是对左右两派的奇异混合:马克思批判异化以消除劳动分工,尼采将性视为一种力量。他们分别为女性主义提供了类似于兄弟社会的姐妹社会想象,类似于男性压迫女性的性控制思路。这种女性虚无主义,不过是“男性虚无主义的重复和激化”。曼氏以三位女性学者格里尔、米莱特和费尔斯通呼吁的性别革命,呈现了女性主义缺乏明确目标的“从男性中解放出来”的悖谬特性。但毕竟女性主义展现的男性气概免不了带有女人气,它不诉诸革命手段,反倒致力于以提高觉悟实现性别中立社会:塑造体贴的男性,刚化女性的男性气概,成为女性主义的双关尝试。最近的女性主义,更是仰仗后现代主义如拉康与福柯的说辞。拉康是对弗洛伊德的简化,福柯是对尼采的简化。但结果是,试图实现超越的女性,否定了自己的自然本质。这样就左右为难,等于宣告了女性主义的失败。

   4、显与隐

   自由主义是现代社会的主流思潮。自由主义构成了性别中立社会的理论中坚。从显白处看,自由主义的理论大家们对男性气概的论道,为人们理解男性气概确立了方向。从隐晦处看,自由主义的理论大家们对男性气概的论断,为女性主义奠定了思考基础。

   自由主义并不力主性别中立。但平等自由主义因为以平等为首要价值取向,因此对女性的“权利而非正义、性而非事业、自由而非幸福”的诉求做出正面回应。那么,自由与男性气概的关系究竟是怎样的呢?曼氏指出,在自由主义思想中,对自由的热爱与对安全的渴求相携出场。前者的典型是为人民甘洒热血的英雄如华盛顿,后者的典型人物则是力避风险的商人。后者为性别中立社会奠立基调,前者致力打破性别平衡。

   自由主义思想家是怎么对待男性气概的呢?曼氏以自由主义的几个代表人物为例进行了分析。他将霍布斯作为自由主义的开创者:他以权利先于义务为其奠基。“在霍布斯思想中,男性气概无处存在,又无所不在。”霍氏没有直接论述男性气概,但渴望荣誉的激情是一种变异的男性气概。它是一种虚荣,必然带来焦虑,需要寻求庇护,必然建基于理性。在这里,性别差异没有凸显,每个人都成为支配者。但在自然状态中对暴死的恐惧,驱使人们接受一个主权者的统治,自由与安全由此联姻。霍布斯无视偶然性的形式主义取向,让权利也形式化了,女性循此可以为自己提出诉求,尽管她们反将信任交给了自由主义的敌人尼采。在自然状态下人人都可以给予权利表现男性气概,而在市民社会中将之置诸脑外。这让自然与社会之间呈现出极强的反作用。但霍布斯充满男性气概的政治理论建构,目的是要平息男性气概:人们安全了,也就自由了。

   真正的第一个自由主义者洛克与霍布斯不一样。他不像霍布斯那样让男性放弃勇敢,成为“体贴的男性”。洛克跟斯宾诺莎一样,更为赞赏男性气概。他不仅不对立自然人与社会人,而且将之贯通:社会德行需要抗争性,而不是受人摆布。市民社会是一个自由社会,它需要热爱自由的人来维持。“自由和男性气概就像灵魂与肉体并肩而行,相互适应,相互支持。”这就不会像霍布斯那样阉割掉男性气概以让臣民服从主权者,而是保留了公民推翻政府的男性气概。自由政体便不仅依靠男性气概,也以培养男性气概得以维持。不过这种品质从政治领域转移到商业领域,会使洛克的绅士变成商人。

   柏克是自由保守主义的开创者,他在行使权利方面比洛克更鲜明呼吁男性气概。他礼赞骑士制度,因为它孕育男性气概。“它使有主权者不那么暴虐,也让地位卑贱者不那么俯首帖耳。”值得期待的绅士统治,其恰当德行正是男性气概:“它是治疗软弱的良药,也是克服心灵刚硬的办法。”这种德行,是英国宪法的支持。

   康德、黑格尔提供了不同视角。前者以“人为自己立法”重演了神圣创世的伟大任务。人类的抱负因此达到一个新的高度。这项事业需要男性的坚忍不拔、强大力量和进攻性。女性因其不适合公民权,且易感恐惧而需要男性的保护。女性不必要屈从男性,甚至需要以其谦逊来管束和统治他们。黑格尔试图将康德不计环境的自由置于环境之中,以历史之名对环境进行洗礼,并让自由在理性国家中实现。这是一种具体的自由主义。他的“承认”概念极大地启发了女性主义者。

   密尔是一个转折。他避谈男性气概,认为自由主义的国家中性别中立。但男性气概没有与密尔作别,只不过自我保存、性别中立的“个性”是一种特别的男性气概。自己统治自己,不允许统治他人,正是一种表现男性气概的自信。但密尔似乎悖反地主张,个性值得赞美,骄傲需要杜绝。自信与退缩同在。密尔在女性主义史上留下一笔的是《女性的屈从地位》。他在书中指出,在男权社会中,女性似乎不如男性有原创力,政治能力也不如男性,对荣誉的渴望相对较低,但在理解方面更加敏捷,很少失去控制,不仅管理家庭,而且关注慈善事业。因此过分强调男女之别是冒失的。当社会常识给予女性平等地位,那意味着社会愿意被说服,愿意忽视自我主张与性别差异。这对理性的女性而言是可接受的言说。可惜的是“穿着女装的尼采”——波伏瓦,还是宁愿接受尼采,不愿接受密尔,大概尼采的超越主张对女性更有吸引力。

   曼氏对起自霍布斯终于密尔的自由主义男性气概论说进行了一番思想史梳理,既揭示了堪为现代社会主流思想的自由主义所具有的男性气概,也指出了自由主义对男性气概阐释的成功与疏漏,似乎不无遗憾地点明了激进女性主义对自由主义的疏远与对尼采的接纳。这与自由主义自身不知道如何处理伟大具有密切关系,当伟大蜕变为个性的时候,超越性便被遮蔽起来。女性主义自然会投向更具号召力的尼采。在自由主义塑造现代社会精神气质的隐蔽处,尼采的虚无主义煽动起激进的女性主义。但更深处,古典理念在等待着解决双方似乎都无能为力的难题。

   5、《男性气概》为何重要

   曼斯菲尔德此书具有极强的挑战性。但因为他采取的是文学、哲学论述方式,时时处处充满断言,确实缺少严密的概念定义、前后一贯的判断、合乎逻辑的推理,因此存在不少令人不满意的地方。不说女性主义者充满愤慨的批评,即便是同情曼氏论述进路和基本主张的人,也不得不承认一些缺陷无法掩盖。

   一是对男性气概缺乏简明扼要的界定,只是给人一种不清晰的指引。曼氏全书似乎都在界定什么是男性气概,但是全书都没有对这一概念进行教科书式的定义。他在第一章以自信与勇敢粗率地定义了男性气概,在随后的章节里对流俗之见中的男性气概、男性气概的坚定主张特性进行了刻画,并对虚无主义的男性气概、自由主义的男性气概与古典德行传统中的男性气概分别做了描述与分析。但直到书的最后,他给出的还是一个与理性控制对照的男性气概的描述性定义。这让人读完全书,还无法得到一个有关男性气概的简洁定义。

   二是设定了现代社会的严重缺失,却没有提供替代性的社会建制。曼氏全书充满了对性别中立社会的不满看法。这一社会形态,是他讨论男性气概的现实背景。他围绕这一社会的建立与维续,讨论了女性主义以男性气概重建女性理想的缺失,凸显了这一社会中男子气概得不到应用导致的可悲结果。他似乎希望像古希腊社会那样充满男性气概,但又没有颠覆性别中立社会的意愿或勇气。因此,留给人们一种曼氏心甘情愿寄居他指责的这一社会的喟叹。

   三是曼氏深沉召唤男性气概,却仅止于表达意愿,缺少具体方案。对现代社会的男男女女来讲,男性气概隐而不彰,却又挥之不去。因此曼氏重张男性气概的尝试,可以得到人们的首肯。但既然男性气概被性别中立社会扭曲,那就应该重造社会;既然性别中立社会窒息男性气概,就应当给男性气概以释放条件。结果是曼氏在书的结尾处开出的解决问题的处方是,不挑战性别中立社会,不以男性气概压倒女权诉求,而让男女分离,但一起生活。这是顺应现实以改进现实的保守主义通常取径,但说得拖泥带水,做得不清不爽。

   四是陷入时空错位,曼氏全心关注的是现代性别中立社会的男性气概问题,但满心期待的是以古典德行解决现代男性气概的安顿问题。固然这也是保守主义的一般进路,但在谈论男性气概的时候,这样的进路就有些突兀。既然德行传统如此有利于安顿两性的男性气概,这种传统何以出现重大流变?何以在现代社会中失落?何以被现代思想家扭至一偏?当然曼氏可以德行传统奠立现代重张男性气概的精神方向来回应。不过,向后的寻求救济与直面现实的设计方案,还是让那些对曼氏论述怀有殷殷期待之情的人们怅然若失。

如此说来,《男性气概》岂不成了可有可无、可读可弃的庸常之作了?非也。这本书是一本十分重要的开创性、思想性著作。开创性体现在,男性气概作为一个人们熟知的社会心理学、生物进化论广泛论及的概念,很少得到思想史与社会史视角的系统阐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21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