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可金 李海涛:大国外交的权威基础——中国共产党的外交领导力研究

更新时间:2021-04-23 22:47:18
作者: 赵可金   李海涛  
才能确立起大国权威,无论在双边关系领域,还是多边关系领域,都是如此。

   二是国民拥戴(Received by Peoples)。大国的权威还来自国民的拥戴,不仅要获得本国国民的拥戴,还要获得他国国民的拥戴,在政治学理论上涉及合法性(又叫正统性,Legitimacy)的问题,从柏拉图以来的西方社会思想家在论述政治权威的统治秩序时,总要或多或少提及合法性或权力的合法化问题。合法性是衡量某一政权具有被承认、被认可、被接受基础的范畴。根据马克斯·韦伯的研究,合法性存在着传统权威、魅力型权威和法理型权威三种形态。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均存在于一个社会的社会文化生活之中,其权威来自社会领域的权威基础。正如哈贝马斯所言∶"合法性指对被认为是正确和公正的对于政治秩序的判断存在着健康的讨论;一种合法性秩序应当被认可。合法性意味着一种值得认可的政治秩序。因此,大国的合法性需要两个方面认识∶一是该国与国际社会基本价值、信仰的一致性程度;二是一国得到国际社会和国内民众认同的广度和深度。20世纪以来,民意调香和国家形象调香开始成为评价大国国际合法性的重要工具,一个国家要有权威,不仅要在国内通过恪守民主、法治、人权、问责、透明等基本价值以确立合法性的基础,而且也需要通过战略沟通、公共外交、社会责任、对外援助等获得他国民众的理解和支持,进而夯实国际合法性的基础。所谓"软实力""国家形象""品牌化国家"等概念从广义上来说也是国家权威的重要体现。

   三是国际引领(Responsible to International Community)。大国权威还体现在国际组织和国际制度的多边平台上的地位及其所扮演的角色。20世纪以来,西方国际关系存在着一个制度化和组织化的趋势,在学术界有不少学者将此种变化称之为"走向制度化运动",指的是向正式的国际组织方向发展。正如奥兰·扬所言∶"我们同时也是生活在一个国际规制的世界之中。事实上,从1815年的维也纳会议开始,就正式确立了国际会议解决国际问题的制度。从19 世纪中叶以来,管理国际事务的各个方面的国际制度迅速发展,在交通、电信、邮政、司法等领域逐步建立起了一系列国际组织机构。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各种国际组织、国际条约、非政府组织大量产生。在1909年,全世界只有37个政府间国际组织和176个非政府国际组织,到2019年,全世界有各类政府间组织 7804个,非政府组织65027个,而且目前一直处于增长之中。进入21世纪后,在联合国的推动下,"保护的责任"越来越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问题,越来越成为制约国家权威的重要因素。能否在国际组织和多边制度框架内发挥引领角色,也成为衡量大国权威的重要指标。

   总之,判断一个国家是否是大国,主要依据是衡量其是否赢得了其他国家的尊重、各国民众的拥戴以及在国际社会中多大程度上发挥引领作用。因此,大国外交的本质在于在国际社会赢得权威,其他大国要尊重,中小国家要拥护,公共事务要引领。只有有权威的国家,才能称得上大国。因此,积极塑造权威,是大国外交的核心要义。

  

   三、大国外交的权威基础∶中国的理解

   中国是一个有着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大国,在大国的权威基础的理解上存在着根深蒂固的"路径依赖",在对外交往中尤为重视天朝体面和大国威严。在中国,大国概念出现于春秋战国时期,多以"兵车数量"评价各国的强弱,即所谓"万乘、千乘、百乘"之国,将大国归结为军事强国。武王伐纣之后,周天子成为"天下共主",周公制礼作乐,礼定天下,形成了敬德保民的礼法秩序,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是以人与人之间的"礼"来界定的,以血缘伦理关系为基础的五服制和九服制成为界定外交关系的根本依据。周代的"周公之礼",其"治礼",是追求和平、达到和平的一种手段。"治礼",这是先哲实践和平思想的第一个贡献。礼的起源首先是敬神,是宗教的礼仪。通过"治礼",进而营造"和平环境",因为和平的社会秩序是创造和平社会环境的最根本的基础。周礼是由敬神而转化为敬人,把处理人与神之间的关系逐渐转化为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设定了"远人不服,修文德以来之"的王道外交。这是中华民族祖先的一种智慧,奠定了根深蒂固的大国外交文化。在早期的诸子百家中,法家强调"法""术""势",认为大国必然是战略和谋略大国。儒家强调"仁政",认为"仁者无敌""近悦远来",大国必须是道义大国。秦汉之后,历代帝王外儒内法,行王霸之道,建朝贡秩序,惟有天朝大国观念,再无外邦大国之说,中国人理解的大国是泱泱大国,本质上是文明先进的文明大国,政治上君君臣臣,经济上厚往薄来,文化上封赠赐予,往往强调礼定天下,宁丢利益,不失体统,这一认识持续了两千多年。

   明清以降,中国遭遇西方大国扩张势力侵略,所形成的"列强"观念近似于"大国"概念,中国对大国的理解除了中国历史上长期形成的文明大国外,也具有了西方意义的力量大国。近代以来,中国力量十分弱小,中国的大国权威缺少了必要的实力支撑。然而,大国威严的心态一直持续至今,即便是近代以来的革命主义者,也天然地有着一种中华大国的外交心态。无论对待发达国家,还是对待发展中国家,中国始终以一个大国来定位自己,毛泽东说,"中华民族理应为人类做出较大贡献"。邓小平说,"中国怎么讲都是一极"。大国心态始终是支撑大国权威的文化坐标。近代以来,无论是对社会主义国家"抗美援朝"和"抗美援越",还是对亚非拉发展中国家和对朝鲜、越南、阿尔巴尼亚等社会主义国家的援助,均表明中国外交虽然有维护大国外交权威的心,但却没有大国外交的力。因此,中国领导人一直存在着洗雪百年历史耻辱,扔掉"东亚病夫"帽子,恢复汉唐时期中华泱泱大国盛世图景的梦想,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蔚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成为历代新中国领导人的使命。1956 年,毛泽东在《纪念孙中山先生》一文中豪迈地指出,"中国应当对于人类有较大的贡献。而这种贡献,在过去一个长时期内,则是太少了。这使我们感到惭愧。但是要谦虚。"tl在此种使命砥砺下,中国外交带有强烈的大国外交色彩,把大国外交摆在十分重要的位置。实力不足从根本上制约了中国大国外交的使命和抱负,也决定了中国在较长一段时期内坚持"韬光养晦"的基本方针。近年来,随着中国实力的迅速上升,维护大国权威,开展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越来越成为中国外交的重要导向。通过分析中国领导人在国际国内不同场合论及中央权威和大国外交的阐述,可以将中国对大国权威的理解归结为以下三点∶

   (一)大国权威的基础是战略信誉和中央权威

   人无信不立,业无信不兴,国无信则衰。一个国家在国际上有权威,首要的条件就是确立战略信誉,言必信,行必果。中国古代历来强调威服天下,重视"不战而屈人之兵",一个重要条件就是行王道。近代以来,面对外敌入侵和军阀混战的局面,如何将各方面的资源整合起来,形成坚不可摧的强大力量,是实现国家富强的首要条件。近代中国的历史洗礼中,中国共产党确立了加强党中央权威和通过党组织指导和开展各项工作的传统,实现了国家独立和民族解放的历史使命。中国共产党执政党权威的重要体现是党中央的权威。在党的五大党章中就首次规定了要进一步"巩固党的一致及权威"。2016年12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民主生活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中指出,"党的历史、新中国发展的历史都告诉我们∶要治理好我们这个大党、治理好我们这个大国,保证党的团结和集中统一至关重要,维护党中央权威至关重要。"

   "事在四方,要在中央。坚持党的领导首先是坚持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全党要牢固树立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把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作为最高政治原则和根本政治规矩来执行。只有执政党获得了充分的权威,才有可能使得国家能够从容自信、团结有力地在外交纵横与博弈中实现自身的意图与利益。2018年6月,习近平在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明确提出,"坚持以维护党中央权威为统领加强党对外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这是做好对外工作的根本保证。历史经验表明,在对外工作实践中,必须加强对外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和统筹协调,调动各方面力量共同参与和推动国家总体外交,形成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对外工作大协同局面,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提供坚强的政治保证。

   (二)决定战略信誉和中央权威的关键是提升领袖权威

   提升领袖权威是中国共产党政党建设与中国革命和建设中总结的重要经验。马克思、恩格斯在阐述共产主义理论的时候就曾提及领袖权威的重要性。列宁更是在革命斗争中总结了"造就一批有经验、有极高威望的党的领袖"的重要性。中国共产党在领导全国人民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伟大实践中,逐渐生成了自己在革命时期的领袖权威,以新中国的成立为标志,中国共产党也逐渐将由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领袖权威也经历了从属并适应于革命权威向执政权威的转变。邓小平强调,"任何一个领导集体都要有一个核心,没有核心的领导是靠不住的。"21中国共产党先后确立了毛泽东同志、邓小平同志、江泽民同志和习近平同志等领袖在党中央和全党发挥核心作用,在新时期,坚决维护领袖权威是中国作为大国发展的重要基础,因此,要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

   2018年6 月 22~23 日,习近平强调,"要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自觉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确保令行禁止、步调统一。"在对外工作中,要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牢固树立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四个意识",自觉做到"两个维护",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在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对于一切损害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与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的错误思想言行,都必须敢于斗争、善于斗争;自觉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四个自信",始终保持积极进取的精神状态,践行"忠诚、使命、奉献"外交人员核心价值观,勇敢肩负起新时代赋予的光荣使命。

   (三)提升领袖权威的根本保障是严格遵守政治纪律

   党的五大党章在"纪律"专章第一条就鲜明地提出,"严格党的纪律是全体党员及全体党部最初的最重要的义务"。维护领袖权威,不是抽象的,关键是严格遵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政治纪律是最根本最重要的红纪律,维护党中央权威,必须押纪律挺在前面,用铁的纪律从严惩治破坏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破坏党的集中统一的行为,"做到党中央提倡的坚决响应、党中央决定的坚决执行、党中央禁止的坚决不做。"习近平总书记于2013年曾指出"一个政党,不严明政治纪律,就会分崩离析"。2017年10月24日,在党的十九大政治报告中,习近平指出,"全党必须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坚持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坚定执行党的政治路线,严格遵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在政治立场、政治方向、政治原则、政治道路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严守政治纪律,是外交工作中的根本要求。在对外工作中,政策性和纪律性要求都很高,必须积极推进涉外工作法治,完善纪律规矩,塑造一个有信誉、守规矩和敢担当的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形象。周恩来曾经指出∶外交队伍是"文装解放军"。要求外交干部要"站稳立场、掌握政策、熟悉业务 、严守纪律""外交工作授权有限""做外交工作要多请示,不可自以为是".要求外交人员遵守外事纪律、宣传纪律 、保密纪律、财务纪律,在对外交往中反对大国沙文主 义等。2017年,习近平在驻外使节工作会议上发表讲话指出∶"外交战线全体同志要认真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19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