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魏敦友:生命的样态、反省与完成——从蒋勋细说《红楼梦》说起

——(2020年8月15日下午,南宁缘点学园)

更新时间:2021-04-22 09:35:50
作者: 魏敦友 (进入专栏)  

  

   致谢辞

   昨晚七时半,正在电脑上观看老同学西安刘小七推荐的电影《驴得水》时,突然收到南宁李海华同学通过微信传来的一个文本,打开一看,原来是同学们根据我去年8月15日在南宁缘点学园所作的一个讲演整理出来的文字稿,竟有近五万言,真是辛苦了参与整理的同学们(名单详后)。他们之中既有在校的学生,但更多是早已工作多年的高校教师、政府官员、法官及律师,平时工作极繁忙,而愿意抽出宝贵的时间帮助整理我的讲演稿,令我感动不已,也内疚不已!若非有对于美好人生与生命境界的坚定信念,焉得如此!而这个讲演正是应同学们之邀请讲论生命的话题。其缘起乃是2020年疫情期间完整听完蒋勋先生《细说红楼梦》之后所感发。蒋勋先生认为《红楼梦》是一部佛经。小时读红楼,最喜欢贾宝玉、林黛玉,最讨厌薛蟠、贾瑞,但后来发现生命是多样的,我们对每一种生命形态都应有一种同情。这种看法使我心惊,于是且听蒋勋细说,且复读红楼,感悟颇多,正好同学们要求讲演,于是将心中想法托出,终于形成目前这个样子,算是我当下对于生命的认知水平吧。验之以昨晚所看《驴得水》,颇能证实生命的多样、高贵与卑微。于是感到这个文本似有一些价值。但若非树成与海华精心策划组织,若非同学们不辞烦劳,积极参与文字整理,焉得有此文本?故我在此对树成、海华及参与本文稿整理的同学们深致谢意!

   魏敦友

   匆草于武汉沙湖之畔,湖北大学西四区,4-2-5-601

   2021-04-22

  

   引言

  

   非常感谢如山和海华!感谢各位的到来!今天非常高兴我们能在暑假过了一半的这个时候来缘点学园做这样一个讲座。这个讲座当然有它的缘起,主要是海华她们在有意识地策划一些人文方面的学术讲座,我在人文领域也不断有一些阅读和思考,近期阅读蒋勋先生的作品多一些。我接触蒋勋先生的作品,其实非常偶然,那应该是2018年的某一天,偶然间听到蒋勋先生讲《春江花月夜》,我听了就惊呆了,哎呀,蒋勋先生怎么讲得这么好啊!所以我反复说,要大家把蒋勋先生讲《春江花月夜》听一百遍,对不对?在大家听了一百遍的基础上,我曾在这里演讲过一次,讲的是借助《春江花月夜》这个文本打开我们所想象的“宇宙意识、家国情怀和文化生态”这样一个话题。在这样一个情形之下,我进一步去接触蒋勋先生。在草拟今天演讲提纲的时候,我想到了“与蒋勋先生相遇”这样一个话题,我觉得这样一个话题不是心血来潮的。应该说从2018年到现在,蒋勋先生的文本我接触过很多,除了《春江花月夜》之外,又接触了很多蒋勋先生谈中国文学的文本,从《诗经》讲到唐诗,又进一步讲到张爱玲,就是近现代文学嘛。除此之外,他也讲孤独的话题,今天我带来了他的《孤独六讲》。另外除了这样一些文本之外,我还听了非常非常重要的,或者说是长篇巨著性的这个《蒋勋细说〈红楼梦〉》。这个音频资料,蒋勋先生主要是以《红楼梦》前八十回作为一个文本来细读或者精读。对这个音频资料,我从2018年开始断断续续地听,刚开始也是泛泛而听,但听着听着,就突然觉得听《蒋勋细说〈红楼梦〉》和其他时候读《红楼梦》的感觉很不一样,内心深处受到很多很大的震动。觉得自己原来也读过《红楼梦》啊,但原来读的时候可能对很多地方一晃就过去了,都没有经过认真深入的思考。

   蒋勋先生他讲《红楼梦》并不是概念化地宣讲,他采取所谓的细读的方式,就是读了一段之后才开始深入详细地去讲他的一些感悟和体会,有些地方他讲得令我非常感动和震惊。大家还记得我之前多次提及的蒋勋先生讲《桃花源记》吧?我小时候就读过《桃花源记》,但是我直到听了蒋勋先生讲《桃花源记》之后才深深地理解了《桃花源记》的内在意义。印象最深的,就是蒋勋先生对《桃花源记》最后一段话的解读。最后一段说:“南阳刘子骥,高尚士也,闻之,兴然规往。未果,寻病终,后遂无问津者。”蒋勋先生讲这一段我觉得讲得特别好,特别是对最后一句“后遂无问津者”的讲解。表面上是说,刘子骥死后,再没有人去找桃花源了,就是这个意思嘛,我们平时理解的也很平淡。但是蒋勋先生说,如果没有这句话的话,那么整个一种悲怆的气氛就营造不出来 。这句话它意味着什么?就是说,以后啊社会上再没有人相信桃花源了,也就是说人们再没有一个对理想的桃花源的追寻了,整个世界就没有理想了,对不对?桃花源死掉了!我们对心中的美好的理想,对那种超越尘世、追求美的理想感到失望了,不再追求了。听到蒋勋先生讲到这里的时候,我不知道大家感不感动,我是很感动。蒋勋先生也讲到,台湾有个儿童剧编剧黄春明根据《桃花源记》编导过一个叫《小李子不是大骗子》这样的片子,说那个渔夫在桃花源无意之中摘了一株桃花就种在院子里面,不料它又长成了一片桃花。蒋勋先生说,一千多年的桃花源的这种理想依然在我们的生活之中延续,虽然陶渊明认为好像当时的社会,在他们那一代人心中桃花源的理想已经泯灭了,但是在我们现代社会里面,桃花源的理想在人们心中反过来它又复活了,至少在黄春明的儿童剧里复活了。后来我反复去找黄春明的那个儿童剧,但没找着,大家也可以找来看一下。

   我觉得最近两年多的时间里面,可以说我一直在和蒋勋先生神交。我在跟梓瑜聊天的时候也讲到过,白先勇啊,张爱玲啊,这些作家的作品我也读过一些,但是没有像后来这样因为听蒋勋先生对他们作品的解读而产生一种新的触动,现在我因为听了蒋勋先生讲《春江花月夜》和《蒋勋细说〈红楼梦〉》以及他对从诗经到张爱玲作品这样一些诗歌或小说的一种评论之后,就很想再去寻找张爱玲、白先勇等人的著作来细读。当然,这也有一个特别环境的问题,因为疫情大家都禁足在家,有很多时间可以用来读书。我想我们可以利用这样一个机会,在家里静静地阅读文本,来和文本之中的人物神交,来和文本所展示的那一个我们所说的理想世界来神交。2018年开始到现在,我基本上都在断断续续地听《蒋勋细说〈红楼梦〉》,而这段时间听得特别多,有时从第一回一直听到十几回,突然又情不自禁地重头来听过一遍。今年5月23日我到了武汉之后,原以为那边去查找上课和写作用的资料比较方便,后来发现图书馆基本上都关闭了,所以就躲在宿舍里面看书,看书看到烦躁的时候就又开始听《蒋勋细说〈红楼梦〉》。我之前在湖北大学的时候也买了一个新版的《红楼梦》,是启功先生的一个纪念版,今天我没有带来,我现在手上拿着的是《红楼梦》的四个版本,一个是老版本;一个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编的版本;还有一个是一百二十回的版本,三卷本,这个版本估计是目前流行最广的;还有一个版本就是我们桂林漓江出版社出版的,这是我偶然在网上查找周汝昌先生一些著作时看到的,据书中介绍,这是周汝昌先生六十年红学研究之集大成,听起来令人很感动。平时我读书也比较散,看到有人提到一些好书就赶快买过来读,这里其中一个版本的《红楼梦》,实际上是我2015年买的书,专门为听《蒋勋细说〈红楼梦〉》买的,大家看我都把这本书快读烂了,这全是因为蒋勋先生。《蒋勋细说〈红楼梦〉》用的是一个前八十回的一个本子,不是我今天拿来的这些版本,他用的是一个竖排文字的本子。刚才提及的周汝昌先生的那个校验本,当然是他自己的集大成之著,同时也是中国红学的一个集大成之作。蒋勋先生讲《红楼梦》用的主要是原来的文本,不是周汝昌先生的这个文本,这个要提醒大家注意,我对周汝昌先生的这个文本也还没有太多的研究。我这几年重新读《红楼梦》,采取的方法主要就是听蒋勋先生讲一回,跟着他的顺序再认真地把书读一回,所以可以这么说,为了今天的讲座我实际上是准备了两年多了。尤其是,对《红楼梦》的前八十回,这两三年来我是断断续续地、反反复复地去听去读的。

   从我的感受来讲,我深深地感觉到蒋勋先生是真正地从文本的角度,同时也是从他自己生活的角度来解读《红楼梦》。听起来,好像是蒋勋先生在讲宝钗怎么样、王熙凤怎么样或者探春怎么样,实际上是在讲他自己对生活的一种理解,在讲他生命体验之上的《红楼梦》。所以蒋勋先生讲《红楼梦》,他所主张的是从文本的角度来讲,其实也是从他对生活的理解的角度来讲。当然,他讲《红楼梦》有一个针对性,针对性是什么呢?就是那种过分地从考据角度去深究的一种解读,就像周汝昌先生这样从考据的角度,或者像胡适那样从索隐的角度来解读,比如去考证《红楼梦》里面的一段话、一件事是不是在真实的历史上发生过。从考证方面来说,《红楼梦》现在公认的是1791年开始出现的印刷本,这是出版家程伟元和当时一个叫高鹗的人,第一次把原来的手抄本变成了一个印刷本,所以1791年对于《红楼梦》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年份。从这一年开始,《红楼梦》才真正从少数人知晓流传到千家万户。1792年,又出了一个版本的《红楼梦》,我们称之为程乙本,对应的之前那个称为程甲本。这样的一些说法,就是属于考证方面的。

   关于这些考证方面的解读,不是说不重要,但是蒋勋先生认为过度陷入考证会阻止我们从文本的角度来对《红楼梦》进行深刻地理解,因为如果认为《红楼梦》里每一个事件都有一个真实的历史事件与之对应的话,那我们就被这样一个思维方式给牵制住了。所以,我们要从索隐派或者考据派的那种研究方法中解脱出来,换作从一种文学的角度,或者换作我称之为人学或人性的角度来研究《红楼梦》。也就是说,把《红楼梦》当作一个展示人性多样性和各种可能性的文本来理解,因为我们人有很多的可能性,我们今天可以在这里讲座,也可以在楼下喝茶,还可以在街上游走,我们有很多可能性。那么,文学就是把这样的很多的可能性给还原和呈现出来。所以我认为,蒋勋先生这样一种所谓的文学解读的方式,可能会更有利于我们来理解《红楼梦》和我们生活的意义。为什么我今天演讲取的题目是“生命的样态、反省与完成——从《蒋勋细说〈红楼梦〉》说起”呢?这是我反反复复地听《蒋勋细说〈红楼梦〉》之后的一个体悟和收获。记得有一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海华跟我说近期让我做一次讲座,我说好吧,回头便给了她这个题目。这个题目确实可算作我近两年多来听《蒋勋细说〈红楼梦〉》的一个思想结晶,大家从这个题目就可以看出来,其实我们不是要研究《蒋勋细说〈红楼梦〉》,也不是要研究《红楼梦》,而是要通过《蒋勋细说〈红楼梦〉》和《红楼梦》的文本来反思我们自己的生命,因此今天我们是在研究生命的样态,是在通过观照生命的反省,最终要达到一种生命的自我完成。我认为,这也是贯彻在蒋勋先生整个讲座里的一条经线,或称作一条线索。

   蒋勋先生总共对《红楼梦》八十回进行了讲解。每一回大概是两个半小时,那八十回就有两百个小时,对不对?我上次还跟如山和海华说,同学们组织的读书会活动当然可以找今天一些流行的著作来研究,但如果说大家要开阔自己人生的视野和提升生命的境界的话,我建议大家认真听《蒋勋细说〈红楼梦〉》,每个星期反复听一回,那么我想两年就可以全部听完。当然我自己有时听得来劲了可能一天就听了三回,那就要听七八个小时了,一大早就开始听,一直听到晚上,其他事什么都没有干。大家平时可能很忙,没有这样一个集中的长段时间。但我觉得,如果我们有意识地隔段时间就组织十来个或五六个人一起集中听,每次听两个半小时,听完一回,然后再讨论一个多小时,这样的话,我觉得我们对《红楼梦》的理解,对蒋勋先生评论的理解,更进一步说对人生的理解,进而对世界的理解,就会潜移默化地不断提升,积累到一定时间之后我们会突然发现自己的水平涨得好高啊!这就是一个从渐修到顿悟的过程。

提及从渐修到顿悟这个问题,想起我生命之中一次经历。正因有这次经历,我今天在草拟这个讲座的提纲时突然想到了一句话——“生命犹如水晶球”。这次经历,与水晶球有关,也符合电影中“停格”的概念。关于“停格”的概念,(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17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