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其仁:问题比答案更重要

更新时间:2021-04-22 06:51:42
作者: 周其仁  
或者解决一些实际的问题。建国七十年与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中国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积贫积弱到经济总量世界第二,从中可以找出很多有价值的研究题目。所以,机会是有的,关键是如何把问题找出来,以问题为驱动和向导,好问题比答案更重要。

  

   当然,好问题也来之不易,需要你既观察世界,又阅读经典,需要你在学术传统和真实世界之间不停寻找那些让你激动不已的问题。一旦你把问题搞得非常清楚,它会指向一个可能的结论,然后你把自己的学术生命放进去,把你在学校训练中获得的能力和本事放进去,然后静待花开。

  

   好问题是相通的——从人工智能到企业管理

  

   当然,学经济学并不都是为了成为经济学家,这很容易理解,更多的人需要的是这个学科提供的知识营养。

  

   即便你将来从事其它领域,很多道理也是相通的,尤其是找一个好问题做驱动,适用于很多情形。

  

   在科学上,我先举一个人工智能领域的例子。人工智能现在非常火,而这套学问源自1950年图灵提出的一个问题——“机器能思考么?”

  

   图灵被誉为计算机科学之父,是计算机、人工智能的奠基人。他的问题指向那个可能的答案——机器会思考。图灵认为,要回答机器能否思考这个问题,不但要非常懂机器,也要非常懂思考。图灵把人类的思考做了分解研究,看它是由哪些活动所构成,这些活动有没有可能被人类发明创造的机器来模拟甚至来独立演化。这个故事实际上就是《人工智能简史》这本书的主要内容。很显然,如果图灵没有提出的这个问题,后来的人们可能就不会往人工智能这个方向去继续研究,或者往这领域的发展要滞后很久。

  

   美国神经生理教授保罗·巴赫利塔的故事同样带给我们启发。他的工作也是从一个好问题出发:人到底是用眼睛看世界,还是用脑子看世界?

  

   上世纪90年代,巴赫利塔认为,眼睛只是外部信息传输进大脑的一个通道,大脑才是成像区。先天性盲人可能只是生下来眼睛就坏了,但脑子没坏,这意味着传输信息图像的通道堵塞了,但成像区还是好的。

  

   巴赫利塔开始思考,能不能换一个通道把外部世界的图像信息传输进脑子里成像?巴赫利塔后来发明了用舌头代替眼睛接收视觉信号的技术设备,也就是此后电子眼镜的雏形。再后来,美国维看(Wicab)公司的研究人员将外形庞大的电子眼镜变得更加小巧轻便,最终研发出一款名为“电子棒棒糖”的电子眼镜。“电子棒棒糖”由一副装有微型摄像机的太阳镜、一个控制器和一块舌显示器组成。盲人使用时,只要将舌显示器含在嘴里就行。太阳镜上的摄像头负责捕捉视觉信息,控制器将信息处理之后转化成电脉冲,由舌头感知并传递到盲人的大脑视觉区,最后形成知觉。通过“电子棒棒糖”,盲人可以判断物体的方向、大小、位置、运动轨迹等信息,从而更好地独立行走和生活。

  

   在企业管理上,好问题也是非常重要的。同学们未来也很可能成为企业家,企业要实现创新,离不开好的问题驱动。

  

   去年疫情期间,我们去广东佛山做企业调查。当时很多企业都面临防疫过程中物流受阻、供应链断裂、停工停产等困境。我们去到当地的一家玻璃厂,问老总怎么应对这场危机。

  

   这位老总名叫李深华,他指出我们的问题问得不对,因为等危机来临时企业无论如何都将遭受损失。他提出的问题是,如何在平时就创造条件把可能的危机化解掉?

  

   他介绍说,他经营的华兴玻璃公司是亚洲最大、全球第三的企业。疫情期间公司所有的玻璃厂都没有停工停产,因为生产玻璃的炉子启动后最好不要关停,否则会有很大的成本损失,这迫使他在平时就要积极思考:如何保证订单和所有生产要素供应的均衡性。在市场竞争如此激烈的今天,如何做到订单均衡?他的秘诀听起来也不是什么高深的学问,就是“多元化”。

  

   第一,严格保证订单的多样性。再好的订单也不能超过生产总量的十分之一。

  

   第二,绝不在同一个地方设多个工厂。由于玻璃制品较重、易碎,他会选择在距离目的地两三百公里的半径区间内多地设厂。

  

   第三,从全国各地招工。他认为只有将工人的地域和文化习惯错开,才不容易形成危机共振。

  

   最后,更重要的是对工厂的日常管理。他认为只有平时在管理中杜绝一切漏洞,面对危机时才更可能保持坚挺。

  

   这位老总在平时就把问题提了出来。他总结说,管理的重心不是危机来了以后如何手忙脚乱地应对,而是平时就练出来“向死而生”的功夫。

  

   作为一家企业的董事长,他平时在北大哲学系学习,阅读了很多哲学经典。我国制造业基本都是传统企业,企业里真有不少高人,他们的厉害之处就在于问题抓得准。

  

   再举一个公益教育的例子。我们北大国发院多年对口云南省弥渡县牛街彝族乡扶贫。当地的教学楼、宿舍、师资等硬件条件都已经不错,比较缺的是素质教育的课程和老师。为此,我们联系到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他们通过公众捐来的15万元钱在当地建设了“真爱梦想教室”,为当地学生开设了几十门素质教育课。课程以趣味性强、调动学生能动性的素质教育为特色,同时培养当地老师加入到教学当中。“真爱梦想”的教室按照统一的风格装修,课桌上还配有iPad辅助教学,学生每周来上一次课,每次40分钟。我们旁听了一次课,学生在课堂上的主动参与性很高,你能感受到他们眼中的光芒。

  

   “真爱梦想”素质教育有三个信条:

  

   第一条是“问题比答案更重要”。这一点让我觉得自己在求学过程中的那些心得都被总结出来了。我们学习不是要记住一堆答案,而是要知道答案从哪里来,怎么利用已有知识解决问题,并为知识海洋再贡献一点增量。如居里夫人所说,为知识加一粒沙子都非常值得,这就是科学精神。

  

   第二条是“方法比知识重要”。

  

   第三条更有意思,“信任比帮助重要”。教育学生是一个教化过程,要让学生学会将来进入社会跟很多不同的人合作,因此如何建立对他人的信任感,不是关门背书就可以解决的。

  

   我今天重点讲的是第一条“问题比答案重要”,这也是我们求学的重点。学问实际上要把“问”作为一个向导,把“问”作为一个发动机,用“问”来驱动学习。只有这样,我们的学习才会更加主动、有趣,哪怕压力再大,也会觉得不那么辛苦,甚至是非常有趣的,因为你在主动探索和求知,而不是被动求一个分数或毕业证,你的学习状态会因此而变得有所不同。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167.html
文章来源:北大国发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