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阳水根:敬祖尊王:清代萍乡宗族与图甲运行

更新时间:2021-04-21 19:20:26
作者: 阳水根  
然而,义图仅负责协调、资助差役,承差的主体是甲内的各宗族,且并非所有图、甲均有义图组织。

   清代广东的甲基本由2~3姓构成,徽州的甲普遍由大姓宗族垄断33。与之不同的是萍乡的甲的构成,因上节所论及的移民入籍等因素,呈现出极其复杂的形态。据嘉庆《萍乡十乡图册》统计,在所有的1074个甲中,由1姓组成的甲仅约占32%,2姓的甲约17%,3姓及以上的甲约51%,10姓及以上的甲也约占6%。这仅为文本统计,因同姓不同宗的大量存在,实际情况更为复杂。因之,萍乡大多数甲的差役不得不依靠宗族间的合作来完成。

   图甲差务是沉重的负担,抑或是寻利的机会。它的分配、调整与执行,涉及甲内各宗族的切身利益。分配差役份额是各宗族合作承差应役的第一步,而这一般在签订入籍合约时即已明确。如上节所述归平一图十甲王氏的入籍合约规定:

   嗣我胡、王、李、张、陈、朱六姓等,一切保正差务、新增公事,以及合图财产、私会、差会,各项俱系六姓平管,无得假公济私。凡遇差务亦系六姓品充,不得推诿闪躲……我等虽联异姓,情同骨肉。34

   6姓所组成的归平一图十甲,其差务由6姓平均分配。同时,归平一图的公产权利亦由6姓平均享有。缪氏在入籍时亦如此规定,“图田、屋宇、义祠等业,缪姓与我四姓照依五股朋管。差祀五股承充,每年祭祀亦照五股来人”35。

   差务的分配原则一般以实力为基础,经甲内各族充分协商后,以合约的形式确定。但其份额并非一成不变。安萍二图九甲的差务由大户蒋氏和子户李氏9股朋充,蒋氏承担6股。乾隆十六年(1751)招入熊姓帮差,与李姓同为蒋氏子户,其差务扩充为12股,蒋氏仍承担6股,其余6股由李民和熊民均分36。在帮差多年后,熊氏和李氏终得跃升为大户,其差务重新分配:

   立合大户串甲约人蒋文开……乾隆三十六年奉上编审,恩诏煌煌。凡立籍年久者,准合大户充差……是以蒋族自愿将甲串破,又再请凭图众齐集从场,公同编约,串合大户名蒋李熊……所有差使照姓均充。凡遇轮值保正差役及图内公事,预为齐集酌量,同心竭力。37

   随着李氏和熊氏图甲地位的上升,其所承担的差务由原先合充甲内一半的差务,改为3姓平均分配。可见,除了以实力为原则分配差务之外,图甲地位也是重要的原则。

   差务份额确立之后,其执行更需建立在甲内各族良好地协调、沟通的基础上,且萍乡的甲内成员庞杂、高度分散。因此,由甲内各宗族联合成立的甲会组织应运而生。归仙一图一甲在缪氏入籍前即已成立甲会。石子岭黄氏所入的大安乡六保一图七甲、四甲均成立了甲会,并由甲会兴建了义祠。七甲张、赖、陈、曾、刘、钟、黄等七姓,“捐银敛会,每年轮流一姓办差”,七甲甲会拥有店房8所,每年田租收入192石38。甲会会产可资助承差者,制订规章制度约束甲内各族,所兴建的义祠又塑造了甲内各族强烈的共同认同。其高度组织化的形式不仅凝聚了甲内各族,而且使甲内各族的合作形成了固定的机制。

   虽然成立甲会,形成制度化的合作形式,以顺利地完成差役,是各甲的目标,但是甲内成员庞杂,各族利益分歧,并非所有甲最终都能成立甲会,达成高度组织化的目标。以下以安长上四保二图十甲(下称十甲)差役份额的调整和甲会的难产过程为例,展现甲内宗族合作应差的另一侧面。

   十甲在嘉庆《萍乡十乡图册》的甲名为“文龙萧易”,大户名文正贤、龙思伍、萧文道、易以正,于康熙三十九年(1700)四月在杉木萧氏入籍后最终形成。四姓构成的十甲分为10户,分别是文正贤名下的文习、文兴、文吉户,龙思伍名下的龙姚胜、龙安、龙毛仔、龙赞、龙荣七户,以及萧文道和易以正户下的易隆。10户的格局在光绪七年(1881)的合约中仍然保持,10户户名除龙毛仔改龙献外,其他均延续。十甲于康熙三十九年六月签订《立费合约》,重新确立各自的充差份额:

   立合约人文、龙、萧、易。缘因庚子年合户充差,文姓三户充差四股,龙萧易七户充差六股。轮值庚辰大差,文姓思系十户俱齐,窃念差使不均。本甲公同商议,自后文姓三户承差三股,龙萧易七户承差七股。所有正杂、催粮、应比、保正、社酒、官田、民米、租谷各项事件,俱各十户均管……自立合约之后,子孙不得恃强凌弱,如有异端等情,仍执约鸣公究处。今恐无凭,立此合约四纸,各收,永远为据。39

   十甲的差务一直分为10股,仅为9户时文姓3户承担4股。杉木萧氏入籍后,十甲凑齐10户,随即签订合约调整差务份额,改为每户承担1股差务。其时,图甲差务还包括催粮和去衙门当差。

   虽就其差务份额而言,龙姓承担5股,任务最重,实力最强。但从其差务的分配来看,在甲这一层面分为两个社会群体,一为文姓,一为龙、萧、易3姓。其原因为文姓是十甲的老姓,明代以来十甲的甲名即为文贤,“我祖历系安长上四保二图十甲文贤,充当图保,后招入龙、萧、易3姓合当差务”40,龙、萧、易均为清初以后入籍。故在差务的划分上,始终保持着文姓和龙、萧、易3姓的分配。道光二十一年(1841),十甲在差务的具体执行上进行了调整:

   立分差合约文、龙、萧、易四姓人等,缘我祖安长上四保二图十甲文、龙、萧、易四姓合甲,历分十户充当保差。但图境宽阔,历分上五递、下五递造册,地界以董谷岭、庙岭、垇分水为界。文姓三户管下五处大小差务,龙、萧、易三姓七户管上五处大小差务,均毋扳扯越界。龙、萧、易七户每届轮流一户独充,文姓三户每届合充。41

   十甲将造册的差务,在地域上将一图分为上、下五递,分别由文姓和龙、萧、易负责。在实际的承差中,文姓由于同族之故,每次3户合充保差。而龙、萧、易3姓则以年为单位轮流1户承充。光绪七年,十甲又对其差务的承充规则又进行了调整:

   合图保差我甲分为十届轮充,保差名各立。自上元辛卯年始,龙、萧、易连当两届,文接当一届。次龙萧易连当两届,文接当一届。又龙萧易连当三届,文姓接当一届。十届圆满以后,仿此轮当。42

   此次调整后,与以往十甲差务承充最大的差别在于,由4姓同年联合充差改为文姓和龙、萧、易3姓分年轮流充差。以10届为一轮,其中文姓充当3届,龙、萧、易负责7届。自康熙至光绪年间,由合渐分是十甲差务调整的显著趋势。道光二十一年的调整,文姓和龙、萧、易3姓分开负责的区域。光绪七年的调整,则直接分年承差,不再同年负责差务。究其原因,文姓与龙、萧、易3姓相互间关系逐渐疏远,甚至在光绪七年因差务的分配、承充,文姓与“龙、萧、易构讼”,其所管钱53.98挂“因讼花销,只存当价钱三十二千文”43。

   几乎所有的差务合约都呼吁各族相互间和睦相处、同心协力,不得倚强凌弱,“自立合约之后,子孙不得恃强凌弱”,甚至有些甲认为“我等虽联异姓,情同骨肉”,但也难免“如有异端等情,仍执约鸣公究处”。十甲为避免各族合作充差的矛盾与纠纷,自乾隆十六年(1736)即着手建立甲会:

   立公费合约人文、龙、萧、易。缘我长平里上四保二图,自先朝以来通图公置庄田一所,每年租谷除完粮妥公外,各处实分得八硕有零。今我十甲分列十户,人烟浩繁,所入公租,聚则见多,散则无几。是以十户公同商议,将本年租八石有零,共积一费,以为日后公置本甲义田、义祠之费。自今乾隆十六年始,每岁以冬至为期,十户公同收放生息,设立簿册,逐年清晰,书名登计收领字据,轮流执据。44

   十甲将从图会所分得的租谷捐出成立甲会,制定了会产的生息规则,设立簿册登记会产的收入、支出,由10户共同管理。甲会目标在于置办义田,兴建义祠,使其组织化程度更高。但是,甲会未能持续运行。咸丰九年(1859)十甲重建甲会,重新签订《合敛甲费约》:

   合约人安长上四二图十甲文、龙、萧、易。缘我四姓原列十户,承克保差,历有年所。兹因本图十递将公项钱文,分受各甲领收起息。我甲应入钱三十挂文正,未便分析,是以本甲人等和同商议,请凭图戚从场将该钱起积,以防我甲差保。虽图有公项,每届谅费大小,酌量资补其钱。言定加贰行息,公同择借外人。45

   此次成立的甲会,其资金来源、增殖办法、管理规则与乾隆十七年成立的甲会相类似。然而,光绪四年(1878)十甲又再次“将甲会分析,(文姓)三户人等分得钱五十三千八百九十文”46。可见,十甲内各族的差务合作过程中矛盾较多,虽然屡次成立甲会,欲加强其组织化建设,但甲会屡兴屡废,无法弥合甲内各族间的矛盾。以致甲内差务调整之时纠纷不断,各族间的差务从合作走向分裂,最终不得不通过兴讼协调各族的矛盾。

   综上,清代萍乡的甲成员庞杂,在合作应对与自身利益密切相关的差役时,以宗族为单位进行协商,以各族实力、图甲地位为原则分配差务,并处于不断地调整中。在理想情况下,各族联合成立甲会,形成制度化的差务合作机制应对差役。但关系疏远且利益分歧的各族,使得不少甲在差务合作中难以保持甲会的持续运行,仍需通过诉讼协调差务纠纷。三、以祖之名:宗族的承差应役通过甲内协商所确定的差役,最终经由甲内各族具体执行。各族的规模一般较为庞大,所应承担的差务需经过族内各房派的协商、分派。在甲的层面,各族以契约、甲会组织的形式合作应对差役。而作为承差主体的宗族具体如何承担所分配的差务?

   归平一图十甲王氏在合作入籍、与甲内各族协商分配差役后,两支王氏为应对所负责的差务于道光七年(1828)签订合约:

   立合约人王文炳、正兴等……我两房兄弟叔侄俱已各爨,人丁浩繁,贤愚不一,第恐差使派费惟难。我等商议图费无几,须六姓敛有甲会,均系各姓私领,兼有原薄不均,一经抖点,骤难急办。是以凭亲李蔚炳立约,兴贵子孙交出谷四硕,琼贤子孙交出谷四硕,二共谷八硕,敛积差费,取名和合会,起息生放,以防差使……二家轮值经理,会内人等不得私扯、私借,倘有觊觎假托名色私借者,查出加倍罚落,永不准赴饮入会。酌定每年九月二十八日齐集,公同核算数目,注簿清理,永定章程,毋得互相推诿。自立约后,两房子孙合而为一,同心竭力,庶不负差费之致意。47

   两支王氏采取共同成立差会的策略应对差务。究其原因,首先是为了建立差务协商的机制。王氏两房人丁繁多,族人早已分属于各个家庭之中,关系疏远而人心不一,通过差会可将涣散的王氏族人组织起来,以协商差务的分派。而入籍于遵宣六图九甲的另支王氏,“惟我四分,先人虑念居址星散,逢有抖办会议维艰。是以邀集四分起立一会,颜曰:四文,甚为方便”48,亦成立差会解决在共同承差时族人涣散差务难以协商的问题。

   其次是为了实现长效性的差费资助。承差的费用较大,且需亲身承充,有诸多不确定的因素。虽然,王氏所在的图有图会、甲有甲会,它们均为承差者提供津贴,但无法完全满足承差者的支出,故王氏两房仍需共同成立差会贴补承差费用。而所在甲无甲会,则族内更需成立差会以提供差费资助。遵宣六图九甲王氏亦由于无甲会的差费资助,“缘我四分与宋江两姓历充遵宣六图九甲保差,并未起立甲会”49,故成立族内差会。

   未能在族内成立差会的宗族,在共同承差时矛盾纠纷较多。如钦升一图六甲杨成忠户,其差务在康熙之雍正年间由琼、瑶、琏3房轮充。乾隆二年、乾隆十二年因“大差蠲免,仅有保正一役”,负担减轻,琏分见承差有利可图,连续两次争当保差。而乾隆五十二年又因为差务愈发繁重,应当承差的分支欲逃差。屡次的纠纷,均通过兴讼才得以解决50。后杨氏最迟道光年间亦成立急公会,以协调、资助杨氏负责的差务。清代中期以后萍乡的各宗族普遍地成立了差会。故郊溪汤氏在概述清代萍乡图甲情形时观察到:

吾邑自来乡分凡七,后来析增为十乡。乡编里,里编图。图之中又从一至十编为甲,轮年充当保差……十递中人醵赀设图会焉……复当费尤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159.html
文章来源:中国农史. 2020,39(06)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