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堆:藏传佛教与汉传佛教的联系与区别

更新时间:2021-04-20 15:57:02
作者: 郑堆  
一些宗派的修学次第基本上只有理论,鲜有实践。现在流传下来的只有禅宗的参禅打坐、净土宗的念佛法门等修行实践。

   (四)丛林制度不同

   汉传佛教与藏传佛教的丛林制度即寺院管理制度均源于古代佛教的修行规范,亦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寺院管理制度,但藏传佛教丛林制度具有自己的特点。各教派规定有不同的管理体系及管理人员,各有专职,如学经组织、寺院经济组织等,并采用委员议事的形式来处理日常事务,各种僧职还有一定任期。1959年民主改革以后,寺庙管理由传统的以活佛、堪布(寺院法台和各扎仓法台,主管佛教教务)、经师(教授经典的老师)、格贵(负责维持寺院纪律)、翁则(领诵经文者)等为主的围绕着高僧形成的管理制度转变为民主管理方式。在结构性管理方面,较大寺院一般可分为寺院、扎仓、康村三级,以扎仓为基本单位,类似于僧院或学院,如显宗扎仓、密宗扎仓、医药学扎仓、时轮扎仓等,学习大小五明“十大学处”(即大五明:内明、因明、声明、工巧明、医方明;小五明:历算、诗学、藻词、声律学、戏剧)。

   汉传佛教在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了严格的寺院管理制度。唐以前僧职有上座(全寺之长)、寺主(主管一寺事务)、维那(管僧众庶务),称为“三纲”。唐以后禅宗寺院职位繁多,主管一寺的称住持,亦称方丈、堂头和尚,下设“四大堂口”“八大执事”。“四大堂口”包括首座(辅佐方丈)、西堂(负责僧众教育)、后堂(受方丈委托负责专项事务)、堂主(负责禅堂工作);“八大执事”即监院(俗称当家师,主管寺院日常事务)、知客(负责接待)、僧值(负责纪律)、维那(领众熏修)、典座(管理饮食、住宿等)、寮元(负责住宿、挂单等)、衣钵(方丈堂负责人)、书记(负责文字工作)等。

   (五)传承方式不同

   汉传佛教与藏传佛教主要法位的传承方式最初均采用以师徒传承为主的方式。但随着历史发展,藏传佛教形成了自己所独有的活佛转世制度,为藏传佛教的教阶制度平添了独特内容,这也是藏传佛教区别于汉传佛教和南传佛教的重要特征。活佛转世制度是藏传佛教所独创的、以佛教的缘起学说和“化身再现”等理论与藏传佛教寺院集团的实际利益相结合而形成的一种宗教制度。这种做法始于噶举派噶玛噶举的噶玛巴世系。噶玛噶举派高僧噶玛拔希(1204-1283)因在元宪宗去世后的汗位之争中失宠,于1264年返回噶玛噶举主寺楚布寺,1283年圆寂。1288年,邬坚巴·仁钦贝通过访问、辨识噶玛拔希遗物等方式,确定今西藏吉隆县的攘迥多吉(1284-1339)为噶玛拔希的转世灵童。攘迥多吉成为藏传佛教历史上第一位转世活佛,由此形成活佛转世制度,成为藏传佛教独有的传承方式。而汉传佛教在传承方式上主要采取师徒传承的方式。同时,在僧人称谓上,藏传佛教僧尼一般被俗称为喇嘛(男)、觉姆(女);而汉传佛教则一般称和尚、尼姑。

   (六)历史上经历政教合一制度是藏传佛教不同于汉传佛教的重要方面

   历史上,藏传佛教曾形成政教合一制度。藏传佛教形成后具有与政治经济关系“二位一体性”的特点,教主往往又是封建领主。基于这一特点,元代重视萨迦派,明代多封众建,清代重视格鲁派。1751年清政府令七世达赖喇嘛和驻藏大臣共同执掌西藏地方事务,形成以格鲁派为主的政教合一体制。在西藏封建农奴制社会中,官家、贵族、寺院构成三大领主,寺院上层僧侣成为农奴主阶层,握有西藏地方的政教大权,对广大农奴和奴隶进行剥削和压迫,对藏传佛教的健康发展和正常秩序建设带来了很多负面影响。

   (七)饮食习俗不同

   最初佛教在饮食方面都没有特殊禁忌。藏传佛教至今没有严格的食素要求,而汉传佛教却形成了较严格的食素传统。藏传佛教食素本是由密法中的外密产生的,在特定的时间、场合实行。比如,修观音法门、药师法等,要求身体与婆罗门一样干净无味,衣服整洁,身口不得有异味,不能食用葱姜蒜酒肉之类,即需要食素,但在日常生活中不禁荤食。汉传佛教食素始自南朝梁武帝(464-549)。梁武帝虔信佛教,曾三度出家,他依据《梵网经》菩萨不食一切众生肉的慈悲思想作《断酒肉文》,为汉传佛教订立规矩,不准出家人吃荤,形成了食素传统。

   另外,由于各自所处的历史文化背景、自然环境和信众的生活条件、生活习俗不同,汉传佛教与藏传佛教在饮食起居、典章制度、寺院型式、造像艺术、信仰习俗等方面形成了各自不同的特点。

   我国三大语系佛教根脉一体,和而不同,但血浓于水,同心同德,同向同行。汉传佛教与藏传佛教历来就有文化交流的传统,不仅使二者相互吸收、相互融合,而且使二者与中华传统文化紧密结合在一起,共同推动了佛教的中国化进程。当今,我国三大语系佛教交往交流交融迅速,共同走上了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道路,必将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中发挥积极作用。

  

   (来源:《中国藏学》2020年第4期。作者:郑堆,藏族,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总干事、研究员。)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132.html
文章来源:中国藏学研究中心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