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玉顺:论“行为正义”与“制度正义”——儒家“正义”概念辨析

更新时间:2021-04-20 07:02:27
作者: 黄玉顺 (进入专栏)  
笔者曾经指出:“所谓伦理,就是关于人际关系的一套行为规范,儒家谓之‘礼’;而所谓道德,则是对这套社会规范的认同与遵行,儒家谓之‘德’”;“‘道德’是指的对社会规范的内在认同;而其前提是社会规范的存在,即所谓‘伦理’。于是,我们可以给现代汉语的‘道德’下一个定义:所谓道德,就是遵行并认同既有的伦理或社会规范。”[65] 亦有学者指出:“黑格尔认为,法和道德……‘必须以伦理的东西为其承担者和基础’,才具有现实性。……伦理是现实生活世界及其秩序,而道德是主观精神操守,不是主观精神决定现实生活世界及其秩序,而是现实生活世界及其秩序决定道德(主观精神)的内容。”[66] 因此,道德与制度的关系,乃对应于“两种伦理学”——传统伦理学与“基础伦理学”之间的关系,也就是传统伦理学或道德哲学与“一般正义论”之间的关系。

  

   回到道德与制度的关系问题,这里的问题乃是:究竟是道德决定了制度,还是制度决定了道德?笔者的答案是:不是道德决定了制度,而是制度决定了道德。

  

   (二)关于“转型正义”

  

   最后谈谈“转型正义”(transitional justice)问题。维基百科的解释:“转型正义是民主国家对过去‘独裁政府’实施的违法和不正义行为的弥补,通常具有司法、历史、行政、宪法、赔偿等面向。其根本基础在历史真相。简而言之,由政府检讨过去因政治思想冲突或战争罪行所引发之各种违反国际法或人权保障之行为,追究加害者之犯罪行为,取回犯罪行为所得之财产权利。此外亦考虑‘制度性犯罪’的价值判断与法律评价,例如纽伦堡大审、东京审判、去纳粹化以及秘密警察的罪行。”显然,转型正义,诸如“检讨”、“追究”和“弥补”等,属于行为正义的范畴。

  

   不过,维基百科的这种解释既过于狭隘、又过于宽泛:其狭隘在于它仅仅涉及“现代转型”的范畴,而社会转型(transition of society)不仅有由前现代社会向现代性社会的转型,还有古代的社会转型,例如中国社会由宗族王权制度(西周)向家族皇权制度(自秦朝至清朝)的转型(这是中国社会的第一次大转型)[67],这意味着“转型正义”概念需要更具普遍性的外延拓展;其宽泛在于它超出了“社会转型”的历史时代范畴。例如,对贪腐行为的惩处就并不属于转型正义的范畴,因为贪腐行为无论在新的法律体系下还是在旧的法律体系下都是犯罪行为,即与社会转型无关。因此,确切的“转型正义”的对象恰恰是被上述维基百科的解释列为“此外”的“制度性犯罪”,即在旧制度看来是合法的行为,而在新制度看来则是犯罪的行为。

  

   转型正义之所以不属于制度正义,而是一种行为正义,因为它并不是建构新的社会规范及其制度的行动,而是根据已经建构起来的新的社会规范及其制度而采取的行动。这就是说,在现代社会中,转型正义是根据现代性的制度规范对前现代的制度性犯罪所进行的清算。

  

   总之,在正义问题上长期存在着思想混乱的一种重要原因,是既有的正义理论缺乏“行为正义”与“制度正义”的区分。“行为正义”所指的是人们的行为是否正义,即是否符合现行的社会规范及其制度,亦即是否合乎“礼”;而“制度正义”所指的则是这种社会规范及其制度本身是否正义,即是否符合正义原则,亦即是否合乎“义”。前者是传统伦理学的范畴,后者是一般正义论的范畴。行为正义的前提乃是这种行为所遵循的制度本身(礼)是正义的,而根本上则是这种行为符合制度赖以建立的正义原则(义)。因此,不是道德决定制度,而是制度决定道德;除非正义原则本身就被视为根本道德。由此可见,作为制度伦理学的一般正义论乃是基础伦理学,而为传统伦理学奠基。

  

  

   On "Behavioral Justice" and "Institutional Justice":

   An Analysis of Confucian Conception of "Justice"

   Huang Yushun

   (Advanced Institute For Confucianism Study, Shandong University, Jinan, 250100)

  

   Abstract: One of the important reasons for the long-standing ideological confusion in the issue of justice is that the existing justice theories lack the distinction between "behavioral justice" and "institutional justice". "Behavioral justice" refers to whether people's behavior is just, that is, whether it conforms to the current social norms and systems, namely, whether it conforms to "Li" (the rites). And then, "institutional justice" refers to whether the social norms and the systems themselves are just, that is, whether they conform to the principles of justice, namely, whether they conform to the "Yi" (the justice). The former is only the theme of the traditional ethics, while the latter is the theme of general justice theory. The premise of that behavior is just is that the institution itself (Li) followed by this behavior is just, and basically is that the behavior conforms to the principles of justice (Yi) that the institution is based on. Therefore, it is not the morality that determines the institution, but the institution that determines the morality; unless the principles of justice themselves are regarded as the fundamental moralities. Thus it can be seen that the general justice theory, as an institutional ethics, is the fundamental ethics and lays the foundation for the traditional ethics.

   Keywords: Theory of Justice; Ethics; Behavioral Justice; Institutional Justice; Confucianism

  

   [1]黄玉顺:《作为基础伦理学的正义论——罗尔斯正义论批判》,《社会科学战线》2013年第8期。

   [2]罗尔斯:《正义论》,何怀宏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年版,第110页。

   [3]参见黄玉顺:《“角色”意识:〈易传〉之“定位”观念与正义问题——角色伦理学与生活儒学比较》,《齐鲁学刊》2014年第2期;《制度文明是社会稳定的保障——孔子的“诸夏无君”论》,《学术界》2014年第9期;《新文化运动百年祭:论儒学与人权》,《社会科学研究》2015年第4期;《中国正义论的形成——周孔孟荀的制度伦理学传统》,东方出版社2015年版,第98页、第158–159页、第161–162页、第193–196页、第252–254页、第313–316页、第333–334页、第374–375页;《论儒学的现代性》,《社会科学研究》2016年第6期;《自由主义儒家何以可能》,载《当代儒学》第10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6年版;《从“生活儒学”到“中国正义论”》,“自序”,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7年版,第2页;《哲学断想:“生活儒学”信札》,四川人民出版社2019年版,第583页、第585页。

   [4]参见黄玉顺:《中国正义论纲要》,《四川大学学报》2009年第5期;《“中国正义论”——儒家制度伦理学的当代政治效应》,《文化纵横》2010年第4期;《中国正义论的形成——周孔孟荀的制度伦理学传统》,第16–17页、第19–21页。

   [5]罗尔斯:《正义论》,第7页。

   [6]黄玉顺:《作为基础伦理学的正义论——罗尔斯正义论批判》,《社会科学战线》2013年第8期。

   [7]笔者2017年2月7日的信件,见《哲学断想:“生活儒学”信札》,第583页。

   [8]黄玉顺:《从“生活儒学”到“中国正义论”》,自序,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7年版,第2页。

   [9]柏拉图:《理想国》,郭斌和、张竹明译,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10]关于“中国正义论”,参见黄玉顺:《中国正义论的重建——儒家制度伦理学的当代阐释》,安徽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中国正义论的形成——周孔孟荀的制度伦理学传统》,东方出版社2015年版。

   [11] 黄玉顺:《中国正义论的形成——周孔孟荀的制度伦理学传统》,第98页。

   [12]《礼记·中庸》,《十三经注疏·礼记正义》,中华书局1980年影印版。

   [13]《礼记·郊特牲》。

   [14]陈澔:《礼记集说》,中华书局1994年,第228页。

   [15]黄玉顺:《作为基础伦理学的正义论——罗尔斯正义论批判》,《社会科学战线》2013年第8期。

   [16]黄玉顺:《作为基础伦理学的正义论——罗尔斯正义论批判》,《社会科学战线》2013年第8期。

   [17]罗尔斯:《正义论》,第110页。

   [18]Roger T. Ames: Confucian Role Ethics: A Vocabulary. Hong Kong: Chinese University Press,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2011.

[19]黄玉顺:《“角色”意识:〈易传〉之“定位”观念与正义问题——角色伦理学与生活儒学比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12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