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健:后疫情时代欧盟的战略自主与中欧关系

更新时间:2021-04-18 12:22:12
作者: ​张健  
长期以来,欧盟在外交与安全战略领域极为依赖美国。特朗普执政期间,跨大西洋关系遭到严重破坏,欧盟外交与安全利益也遭受美国单边主义政策的践踏,欧盟开始谋求在国际舞台上开辟一条不在中美之间选边站的“第三条道路”,以发挥欧盟作为世界一极的独特作用。虽然拜登上台后加大了拉拢盟友特别是欧洲盟友的力度,但在后疫情时代国际格局不断变化和美欧外交与安全利益差异增大的背景下,欧盟不会放弃走“第三条道路”。2021年2月17日,欧盟对外行动署发布了题为《加强欧盟对基于规则的多边主义的贡献》的新战略,表明了欧盟对全球秩序和大国博弈的态度。在2021年2月慕尼黑安全会议召开期间,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均表达了反对“脱钩”、反对阵营式对抗的立场。未来欧盟将聚焦多边议程,强化多边体系建设,并在全球多边机构中发挥影响力。

   后疫情时代中欧关系发展的前景

   后疫情时代,欧盟的战略自主建设对中欧关系而言机遇与挑战并存。中欧关系中合作仍将是主流,但不确定性也在上升。

   第一,中欧经贸关系将更加重要。2020年,在货物贸易方面,中国超过美国成为欧盟最大贸易伙伴。欧盟2020年的全球贸易额大幅下滑,但对中国的贸易出口额逆势增长2.2%,从中国的贸易进口额增长5.6%;对美国的贸易出口额下降8.2%,自美国的贸易进口额下降13.2%,中国市场对欧盟的重要性进一步凸显。2020年12月30日,中欧投资协定谈判达成一致,如果该协定能够落地生效,将为中欧双方的相互投资带来一个稳定、可预期的法律框架,极大促进双方对彼此的投资特别是欧盟对中国的投资,也将进一步带动双方贸易增长,为双方民众带来切实的经济利益。欧盟2020年GDP下降6.2%,深陷衰退危机。中国经济已经基本重回正轨,2020年GDP增速达到2.3%,是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唯一实现正增长的经济体。后疫情时代恰逢中国“十四五”建设新时期,中国在实现经济较快恢复性增长的同时,将为欧盟提供更为广阔的市场空间,双方有机会在绿色经济和数字经济领域展开深入合作。如果中欧双方能对接好彼此的发展需求,中欧经贸合作将迈上新的台阶。

   第二,中欧战略合作潜力增大。大国的支持对欧盟战略自主建设至关重要。虽然美国拜登政府对欧盟放低了姿态,但从根本上讲,美国希望看到的是一个配合美国实现其全球霸权利益的欧盟,而不是一个脱离美国轨道独立自主的欧盟。美国深知欧盟的战略自主能力建设将严重损害美国霸权利益,因此或明或暗将尽力阻止欧盟实现战略自主的目标。然而,在拜登赢得美国大选之际,德法之间就欧盟战略自主问题产生了争执。马克龙坚持要推进欧盟战略自主建设,德国国防部长卡伦鲍尔则称欧盟战略自主建设是一个幻想。可以说,美国将是欧盟战略自主建设之路上最大的外部影响因素。俄罗斯与欧盟因乌克兰等问题陷入僵局,部分欧盟成员国对俄罗斯极为仇视,未来欧俄战略合作空间有限。中国认为一个团结繁荣的欧盟有利于世界的多极化发展和国际格局的平衡稳定,一贯支持欧洲一体化和欧盟团结自强,也积极支持欧盟的战略自主建设。未来中欧将在多个领域展开深入合作。在金融领域,中欧加强货币合作,有利于维护各自金融稳定,减少全球性金融风险;在数字领域,中欧数字合作将为双方数字企业带来机遇;在气候变化、中东、非洲等问题上,中欧也有较大的合作空间。如果欧盟能够摒弃意识形态偏见,以开放的心态看待中国发展,中国将是欧盟战略自主建设的重大助力。

   第三,中欧人文交流前景可期。疫情暴发前,中欧人文交流蓬勃发展,人员往来密切。疫情期间,中欧人员往来受到极大限制,阻隔了双方民众对彼此的了解,也不利于双方经济的正常发展。因此,后疫情时代,中欧人文交流将迎来恢复性发展,这需要中欧双方加强顶层设计并正确引导,特别是要加强新冠疫苗国际合作,促进双方人员往来尽快走上正轨,助力各自经济发展。

   后疫情时代,中欧关系发展也存在一些不确定因素。一方面,欧盟长期存在的对华偏见影响中欧关系的正常发展。欧盟认为中国是其经济上的竞争者和制度上的对手,在对华政策上屡屡出现偏差,如限制中国在欧投资、猜疑中欧之间正常经贸和人员往来、指责中国对欧洲搞所谓的虚假宣传、担心中国对其“分而治之”,即使在疫情蔓延之下仍然出于意识形态偏见排斥中国的疫苗。同时,欧盟内部一些极端反华组织和人士在涉疆、涉港等问题上肆意对中国进行抹黑指责。2021年3月22日,欧盟以所谓人权问题对中国有关团体和个人实施制裁;3月25日,欧洲议会决定取消《中欧投资协定》的审议会议。这些行为不仅严重误导了欧盟民众对华看法,毒化了中欧合作氛围,更对欧盟自身利益造成严重损害。

   另一方面,中欧关系受到美国因素的干扰。美国维护自身全球霸权的战略导致其屡次阻拦欧盟战略自主与中欧合作。中欧完成投资协定的谈判后,美国在第一时间公开表达了不满。未来,美国将加大拉拢欧盟的力度,极力阻止中欧投资协定的落地,并要求其与美国一起在科技、经济、安全等方面遏制中国。2021年3月24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与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兼欧委会副主席博雷利举行会谈,双方会后发表联合声明,同意重启有关中国的美欧双边对话,继续在对话框架下举行高级官员和专家级会议,讨论包括经济问题在内的多领域议题。在美国的压力之下,欧盟或将配合美国在所谓人权问题、印太战略、南海“自由航行”等问题上围攻中国。

   迄今为止,中国与欧盟已经在政治、经济、安全等方面形成了全方位、宽领域、多层次互利合作,双方合作前景广阔。中国一直不断发展自己,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将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作为唯一目标,从不谋求全球霸权。在双方交往过程中,中国从未做过损害欧盟利益的事情,也不可能是欧盟的战略和安全威胁。因此,欧盟应该对中国多一点客观认识,少一点无端猜疑;在对华政策上应该多一点自主性,少一点对美国的逢迎屈从。后疫情时代,中欧均面临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重任,也面临促进世界可持续发展以及反对“冷战”和“脱钩”的重任。中欧加强合作既符合双方利益,也是时代需要。

  

   张健,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助理、欧洲所所长,研究员

   文章原载于《当代世界》2021年第4期,注释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10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