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白雪洁 庞瑞芝:全球产业变革新趋势及对我国科技发展的影响

更新时间:2021-04-14 07:20:24
作者: 白雪洁   庞瑞芝  
其中,供给端是产业竞争的核心。但新一轮产业变革新形势下,需求端的市场规模、需求主体的多元化构成、需求内容的差异化水平等,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新兴产业的发展空间。需求主体的意愿表达及对其需求的数据挖掘成为竞争的一项重要内容,需求主体不仅以市场端的购买行为,而且以创客、极客、众包研发等方式参与企业的研发生产过程,这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企业的产品选择和发展方向。我国是世界最大的汽车、电子产品、钢铁等的需求市场,也是世界最大的供应商,制造业总产值占全球的四分之一以上;我国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互联网“原住民”群体,他们以最大的热情成为新技术新产业的需求贡献者,而这也成为发达国家觊觎中国市场的最大诱因。

  

   新产业变革一定程度上可能重塑世界产业竞争版图

  

   20世纪80年代以来,跨国公司主导的全球价值链分工成为国际产业分工的一种重要形式,发达国家主要占据价值链高端环节,中低端的加工制造主要在发展中国家完成。这种分工格局下,世界产业竞争呈现分层化特点,资源禀赋、经济发展水平和科技实力相当的国家和地区之间大体处于同一竞争层次,发展中国家沿着全球价值链的攀升过程,也是其产业竞争力增强的重要表现。新一轮产业变革所具有的数字化智能化技术特征,使得以先进技术装备替代劳动力的成本经济性逐步显现,在某些领域,如贴近市场需求的个性化制造,设计、消费与制造融合的服务型制造等方面,可能出现加工制造环节向发达国家的部分回流。虽然这不会从根本上颠覆全球价值链分工格局,但对价值链上不同环节的国家和地区的产业发展战略会产生影响。发达国家不再只专心设计研发、市场品牌运营等,而发展中国家也不应一味追求加工制造的成本优势,避免陷入规模陷阱,因为以数字化智能化为主要特征的新兴产业将可能弥合消费与制造的时间与空间,个性化制造、分散生产、规模化定制式生产等可能挤占大规模生产的部分空间。

  

   新产业变革对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经济体是难得的历史性机遇。近些年,新兴经济体一方面在技术、人力资本、产业升级,以及制度完善等方面都进步显著;另一方面,其潜力巨大的新兴市场对发达国家产生有力吸引,成为发达国家进行技术知识密集型产业分工布局的主要目标市场,进一步说,由于新产业变革所依托的大量新技术尚处于初期阶段,多种技术还可能处在摸索、交织和碰撞阶段,可能为新兴经济体创造更多的“机会窗口”,以新兴产业为对象的全球竞争版图尚未十分明朗。

  

   全球科技革命产业变革新趋势对我国科技自立自强的影响

  

   科技自立自强是大国创新的必由之路,新技术革命是历史性机遇

  

   综观英美确立各自经济强国地位的发展历史,源头创新、科技领先是其共性特征;二战后的技术追赶大国——德国和日本,实现技术独立自主,科技立国是其成功追赶的标志。当前我国正处在由大变强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时期,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重要时期,而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发展面临的环境、任务和需要解决的问题的复杂程度都发生了历史性变化。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是国际大变局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改变国际格局的关键力量。科技自立自强是我国充分发挥科技创新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的关键变量作用,引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支撑。

  

   以科技自立自强确立我国在新兴产业中的竞争地位

  

   打好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战是我国实现科技自立自强,在新技术新产业领域具有稳固的国际竞争地位的唯一选择。无论是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还是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水平,突破关键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局面,这都是唯一的选择。而我国目前的科技实力正处在从量的积累迈向质的飞跃,从点的突破迈向系统能力提升的历史性转折时期,2019年,中国在全球创新指数(GII)的排名上升至第14位,进入创新能力最强的第一集团,大幅超越处于同一经济发展水平的国家,创新指数得分接近人均GDP5万美元左右的欧洲国家(研发强度超过欧盟平均水平),表现出了大国创新的优势和特征。目前,新技术革命和新产业变革总体正处于起步期,我国丰富的科技人力资源,相对完备的产业体系,梯度化经济发展水平所展现的回旋余地,广阔的市场需求,以及制度优势等都是深度融入新技术革命和新产业变革的有利竞争条件。

  

   突破我国新兴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根本性制约,新技术革命和新产业变革是有力刺激

  

   目前我国的科技发展还不能有效满足高质量发展的要求,主要表现在基础研究能力比较薄弱,关键核心技术短板突出,企业创新能力不强等,许多产业仍处于全球价值链中低端,科技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还不够高。新技术革命使多个重点领域出现技术群体跃进和颠覆性突破,或将对原有技术路线产生“归零效应”,这对我国而言,一方面可能由于研发储备和基础能力薄弱,拉大与发达国家的新技术差距,另一方面也可能充分发挥自身发展优势,“聚焦长板补短板”,在部分领域实施非对称赶超,比如5G、数字经济、人工智能、先进制造等。面对新技术革命和新产业变革的有力刺激,我们必须迎难而上,钻研科学研究范式变革的方向,积极参与构建新的科研组织模式,全面认清国际政治经济形势变化可能带来的风险和挑战,探索我国参与新技术新产业领域国际合作竞争的新方式、新途径,将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

  

   【本文作者 白雪洁,南开大学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院副院长、教授;庞瑞芝,南开大学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院教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028.html
文章来源:人民论坛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