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燕:大国关系及美国大选对全球局势的影响:俄罗斯智库与媒体看法

更新时间:2021-04-14 07:15:06
作者: 李燕  
包括奥尔布赖特、米利班德、菲舍尔在内的16名西方国家前外交官呼吁特朗普改善与西方盟国“已恶化的关系”,并警告特朗普,无视“普京的俄罗斯威胁”可能带来新问题。“普特会”真就没达成实质性成果。俄罗斯寻求领导世界,但有其客观局限,经济、人口、劳动力、科技等领域都存在短板,限制了其国际竞争力。从世界局势的四种发展趋势看,美国保持霸权的单极世界以及混乱的“无极世界”,无论对俄罗斯还是对绝大多数国家而言都不是合适的选择。眼下对俄罗斯来说有利的发展趋向只有两个,即多极世界,或两极主导下的多极世界。正因此,俄罗斯努力争取多极世界发展方向。邓金院士提出“多边负责任领导”模式,并主张制定一个普遍适用的国际法原则,在确定外交政策优先事项时避免双重标准,大国不再将自身发展模式强加给他国。普京也多次在讲话中强调加强联合国作用,还称中、德正朝超级大国地位迈进,英、法、巴西、南非等国也越来越有影响力,“美国例外论”已过时,甚至认为“中俄军事结盟”在理论上“可以想象”。这些表述,主要目的在于争取多极世界。

   二、对中美博弈的看法

   无论俄罗斯多希望恢复大国地位,眼下,在中美博弈中它都主要还是“看客”。2019年普京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回答“俄罗斯如何看待中美贸易战”问题时,就有描述:“当老虎在山中打架时,聪明的猴子坐着看如何结束。”在俄智库和媒体的评论中,中美博弈范围很广,从贸易到科技、金融、信息再到人文乃至军事领域,给全球经济、政治和安全带来挑战。多数俄罗斯学者认为,中美博弈是全球两个最大经济体的冲突,目前处于可控状态。

   (一)中美矛盾是当今国际格局中一对主要矛盾

   俄罗斯智库从对抗(贸易战、金融战、争夺地缘政治和区域影响力、维护本国核心利益)、合作(反恐、全球治理、解决地区冲突、经济合作)、制度制衡等角度对大国关系进行综合分析,肯定中美关系是国际政治的主要矛盾。

   1.中美冲突对全球政治格局有重大影响

   俄罗斯智库不怀疑中国重塑全球政治秩序的能力。2020年瓦尔代俱乐部年度报告指出,俄印都希望完善国际秩序,取消不利于自身利益的内容,但两国并无计划摧毁或以革命方式加以改变。中国不仅从自由主义世界秩序方案中获益,也掌握了“量身”重构全球秩序的资源。2020年的全球疫情不仅提升了中国的自信心,也使越来越多的国家乐于追随中国。邓金院士在2020年7月接受塔斯社采访时也指出:中美对抗是必然趋势,且为结构性对抗。美国衰败不可避免,不过,中国很难取代美国,未来世界可能是“无极世界”。他认为,在未来全球格局中,俄罗斯所处位置是:在全球安全问题上,俄罗斯只有美国一个对手;在经济、政治、文化领域,俄罗斯的主要合作伙伴是欧盟,俄欧关系密不可分;至于俄中关系,则“不互相指责,但也不总是站在一起”。2020年9月11日,俄罗斯科学院远东分院副院长、著名汉学家拉林院士在《共青团真理报》(滨海边疆区版)上发表文章《美中俄地缘政治三角关系的新动荡》,指出,自20世纪下半叶起,美(苏)俄中关系引人关注。三国相互制衡,各谋其利,其间还曾形成“二对一”格局。不过,眼下所呈现的是“一对二”局面,即美国发起、美国一国对抗中俄两国的局面。尽管俄中领导人一再强调两国建立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并不针对任何第三国,也不针对任何大国集团,但美国政治精英一心想把中俄整合到以美国为主的全球架构中,并因未能得逞而愤愤不已。于是,美国宣布中俄为“战略竞争对手”,采取各种手段和方法削弱中俄,阻碍其发展,破坏其经济社会稳定,并用政治施压、经济讹诈、意识形态颠覆等手段挑拨离间,还强化宣传,把中俄塑造成自由民主价值观的死敌。该手段产生了一定影响:2020年3月美国民调显示,分别有62%和56%的美国人将中俄视为威胁。拉林院士认为,美国“一对二”的实质是对中俄“分而治之”。他强调,虽然美国把中俄两国都视为威胁,但将中国看作更大的长期挑战,二者分量不一。

   2.中美经济竞争可能动摇美国经济霸主地位

   中美贸易战是俄罗斯近两三年的“热门”话题之一,近期中美“金融战”又引发俄罗斯媒体的新讨论。有俄媒指出,中方宣布抛售20%约8000亿美元美国国债,将给美国带来重大打击,意味着中国保持50年、让美国享受特权的资金流动政策开始收回,也“意味着(按购买力平价计算)这个全球最大经济体和国际贸易主要参与者在很大程度上(尽管并非完全)摆脱了美元依赖”。俄媒判断,中国未来将“成为全球金融一个新‘极点’”。而“随着金融活动重点转回国内,中国央行不仅不再受制于美国,还将成为越来越多亚洲经济体的领路者和示范”。文章认为,美国政府开始担忧美元体系终结,实质是美元霸权体系还能存在多久的问题。尽管该过程刚起步,可能持续多年,但前景堪忧,以致特朗普和拜登团队都表示,要多方入手,从经济上搞垮中国。不过,美国维持全球经济霸权已经力不从心。

   3.中美军力竞争将产生全球影响

   除了贸易战、金融战、科技战外,有关中美军事竞争的内容也常出现在俄媒体上。曾任飞行动力学系统工程师的军事评论家弗拉基米尔·卡尔诺佐夫在《独立报》上载文指出,从2000年起,五角大楼每年定期向国会报告中国军工体系年度概况。报告起草者跟踪了解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情况,中国国防工业现状及未来几年可能的变革方向。报告也涉及中国国家安全和军事发展战略、国家组织结构、领导体系、中共作用、国家发展战略和指导理论等内容。2020年恰逢五角大楼报告发起20周年,因此该年度报告也是一份总结性报告。该报告注意到中国核力量迅速发展,认为过去20年间中国军力极大提升,中国领导人在战略协调能力、利用战略机遇和应对新威胁等方面表现突出,“中国正积极实现核武库现代化、多样化并增加数量”。报告介绍了中国军事现代化的三个阶段目标。近期目标:到2021年建党100周年时实现军备现代化;中期目标:到2035年“在国力和影响力方面成为全球领导者”;远期目标:到20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周年时达到“世界一流军力”。卡尔诺佐夫除借“五角大楼之口”详尽分析了中国军事现代化进展外,也肯定地指出中美军力竞争正在全面展开,“中国已坚定地走上了取代美国军事技术优势的道路”。关于中美军力未来的发展,卡尔诺佐夫认为,从军费投入看中美严重不平衡。美国2019财政年度军费预算达创纪录的7380亿美元,2019年中国军方该数字仅为1740亿美元。他判断,从全球军事影响看,中国不会永远居于美国之后,并准备以一切可能的手段捍卫自身利益。未来全球两强对抗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执政者的艺术水平,如果他们不达标,问题或将以其他方式解决。显然,俄学者已看到,中国军力提升已成美国一块“心病”,未来两强“对决”或将不可避免。不过,肯定不是“星球大战”式角逐,尽管过去10年间中国国防开支几乎翻了1倍,但与美国的差距还很大。因为中国政府无意大规模提高军费,而更看重科技含量和质量。

   4.美国在中国周边挑起冲突可能威胁全球安全

   俄媒体始终关注并跟踪报道台海局势、中印边界冲突。俄方认为,台湾海峡是美国大选前全球战争风险最高的地方。2020年3月,俄《独立报》登载政治学家谢尔盖·乌沙科夫的文章《美中在台湾海峡对峙》,分析台湾海峡可能发生军事冲突的情形。文章指出,眼下冲突主要以信息战或网络战形式展开,台湾问题不只是中美两国间的对抗,还涉及多国,尽管包括菲律宾在内的多数周边国家都采取中立态度。若中美发生军事对抗,将导致东南亚运输线被切断,物流运输、经济发展、海上石油运输都将受影响,进而影响世界能源格局。还有俄媒体注意到,一直不断“退群”的美国忽然着手在亚洲“建群”:蓬佩奥访问日、韩、蒙三国,组织美、日、澳、印“东京四方会议”。俄专家认为,这是一个反华轴心,华盛顿想把它变成针对中国的“小北约”。但除了美国,其余国家并无意与中国直接对抗。俄媒体认定,台湾问题的始作俑者是美国,其高官访台、出售高科技武器等一系列“越界”行动,目的无非是要激怒中国。拜登上任后冲突定会减弱。不过,美方还是希望“台湾独立”,这符合美介入该地区事务的目标。针对美国公开宣称要到西太平洋海岸作战,指责中国在西沙群岛修建军事设施等情况,俄科学院远东研究所首席研究员瓦西里·卡申认为,美挑起一系列对抗,“迫使东盟和南海相关国家不得不明确站队”。可见,台海冲突是美国以中国台湾为工具,明目张胆地挑衅。而战争是否会发生,主要取决于中方如何回应,这是俄媒体的基本态度。

   俄智库和媒体也高度关注中印军事冲突。有专家指出,冷战时期,印巴分别得到苏美支持,当时美印关系不好。只是到2000年,克林顿访印,强调“地球上两个最大民主国家间互动的必要性”,美印关系才开始改善。印对美并非完全信任,且始终坚持不结盟政策,至今没与美结成正式联盟。不过,中印冲突有可能改变该状况。俄专家看到,印度越来越多地购买美国武器:2008年双方交易量几乎为零,到2020年底印度差不多购买200亿美元美国武器。印度还表态赞同美国与马尔代夫达成防御协议,希望它能抵制中国在该地区日益增长的军事存在。在俄专家眼中,美印军事联系日益稳固,针对中国的合作越来越多,有可能改变地区力量均衡。

   (二)俄罗斯可以利用中美对抗格局

   中美冲突对俄有何影响?拉林院士指出,目前美国有足够实力和资源同时对抗中俄,展开“两线作战”。当然,美国更希望俄中关系本身出现矛盾,这样对它最有利。前不久,美国媒体先后登出两封公开信。一封呼吁政府改变策略,用取消制裁来换取俄罗斯支持,拉俄抗中。另一封正相反,称美俄存在根本矛盾,若主动拉俄,必将助长普京的嚣张气焰。对此,卢金教授评论说,美国“联俄抗华”肯定不可行。乌克兰冲突后,俄高层对美幻想已破灭,不再相信美国。若让俄罗斯完全站到美国一边,除非美取消全部制裁,并承认俄在周边地区的利益,而美方永远不会这么做。卢金强调,俄美对抗有意识形态因素,不过主要还是地缘政治对抗。无论哪个大国,要保持独立,都必须做好同美国长期关系紧张的准备。卢金还指出,全球可能面临一个漫长的对抗期。一些“个头小”的国家尽管政治制度与美国不同,但服从于美国,也能被容忍。中、俄、伊朗等国坚持走自己的路,必然被美敌视,这是意识形态和地缘政治共同作用的结果。这些国家要么改变自己,要么准备同美国及其盟友长期对抗。在可预见的将来,该对抗将成为影响全球秩序的重要组成部分。

   有学者看到中俄军事合作的机遇。邓金院士认为,俄罗斯当前最大的问题在经济,而苏联解体的教训之一是必须保证军备投入。俄罗斯主要军事威胁是美国和北约,绝非中国。俄罗斯应保持军事技术优势,争取稳定的战略空间,保证经济发展。也有俄罗斯学者强调,中美对抗,如果必须在中美之间做出选择,俄罗斯还应选择中国。中国已改变技术合作对象,与欧盟、乌克兰合作,不再与美国合作,可能给俄罗斯带来新机遇。俄中已在空间技术、导弹防御、无人系统和人工智能等领域开展合作,未来不排除在更敏感的战区高超音速武器、潜艇技术、天基和海底传感器技术等领域合作,且两国联合创新的速度肯定会超过美国单独创新的速度,能够抵消美国的技术优势。当然,俄罗斯也担心照此发展会变成中国的“第二小提琴手”,正因此,俄罗斯努力拉上印度作为盟友,以平衡与中国的关系。

还有俄罗斯学者认为,中俄经济、政治、军事关联度较高,对俄来说,中美对抗的“关联风险”大于收益。俄科学院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研究所阿方采夫通讯院士指出,若美中对抗到相互制裁层面,破坏性将更强。从俄罗斯经济角度看,主要风险是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全球大宗商品降价,这不仅会导致俄罗斯预算收入减少,也会导致卢布汇率波动加大。他认为,中美关系恶化导致新兴市场资本外流。随着美国压力越来越大,与中国公司合作或可部分缓解(俄经济困局),但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俄罗斯制造商是否愿意融入中国产业链,(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027.html
文章来源:《俄罗斯学刊》2021年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