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海鹏:“半殖民地半封建”概念的提出及重大意义

更新时间:2021-04-12 09:50:35
作者: 张海鹏 (进入专栏)  

  

   鸦片战争以后的中国逐渐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这在今天,是人人都知道的常识了。这个常识为广大民众接受,却经历了很长的时间,既经历了党内的认识过程,也经历了学术理论界的论辩。1939年12月,毛泽东在《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这一重要论著里,对中国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性质做了科学的论证和总结,此后,中国共产党内和中国社会,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就基本上统一了。

  

   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概念的提出和接受过程

  

   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作为社会形态(或者社会性质),是马克思主义的概念,概念的核心内容是经济。“半封建”概念,在经典作家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中已经开始使用,而“半殖民地”概念则是列宁在阐述民族殖民地问题时的用语,且最早用“半殖民地”或者“半封建”概念指称中国的也是列宁。早在1912年和1915年,列宁曾在《中国的民主主义和民粹主义》与《社会主义与战争》等文章中,分别提到中国是半封建国家和半殖民地国家。1916年,列宁在《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一文中称中国是半殖民地国家。1920年,在《民族和殖民地委员会的报告》中,他坚持了上述观点。他是从过渡阶段的社会这样的角度分别提到这两个“半”的,他把半殖民地称为“过渡形式”,他认为这些落后国家可以不经过资本主义发展阶段而过渡到苏维埃制度,然后经过一定的发展阶段过渡到共产主义。但尚未进一步作详细论证,也没有把这两“半”概念连接起来作为一个整体概念来说明近代中国的社会性质。

   中国共产党成立后,列宁的观点为一些马克思主义的革命者所接受。1922年,蔡和森在《中国劳动运动应取的方针》中提到中国是半封建的国家。1922年中共二大的宣言和几个决议案中提到中国是帝国主义势力支配的半独立国家、半殖民地。同年9月,蔡和森在《统一、借债与国民党》和《武力统一与联省自治——军阀专政与军阀割据》等文章中,明确地用“半殖民地”“半封建”概念来说明中国社会的性质。在此前后,陈独秀、蔡和森、邓中夏、萧楚女、李大钊、罗亦农等人均明确认识到中国是半殖民地。1924年1月,国民党一大通过的宣言提到中国的半殖民地地位(这个宣言由共产国际代表鲍罗廷起草,瞿秋白翻译成中文,李大钊参加过审定)。1925年12月毛泽东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中提到半殖民地的中国。蔡和森在1925年至1926年间写的《中国共产党的发展》中提到中国是半封建半殖民地国家。1928年毛泽东在《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中提到半殖民地的中国。1928年7月,在莫斯科召开的中共六大做出的《政治议决案》提到中国是半封建的土地制度,半殖民地国家。六大通过的《土地问题议决案》中,提出中国的经济政治制度应当规定为半封建制度;又提到中国的剥削制度,完全是一种半殖民地的经济,资本主义不能发展。六大的这个提法,与列宁的意见基本上是一致的。但六大决议没有把半殖民地与半封建连接起来。1929年2月3日,中共中央发出的《中央通告第28号》,指出了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经济关系,这就把半殖民地与半封建连接起来,使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成为一个完整的概念。应该说,1929年前,在中共党内已通过党内决议和党内文件把中国社会的半殖民地半封建性质明确起来了。

   国共合作的大革命失败后,共产国际有关指导中国的革命理论方面,在对中国社会性质认识方面,发生了斯大林与托洛茨基的争论与激烈的思想交锋。他们虽然都认可中国为“半殖民地”,但对于其“半封建”性则争议颇大:托洛茨基认为中国已经进入资本主义社会,是资本主义压倒一切,封建只是残余。他轻视甚至否认农民的革命性,认为资产阶级没有任何革命性,反对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建立任何形式的联盟;斯大林则强调中国社会的封建性,认为是封建关系占优势。共产国际的这些争论,不但涉及重大理论问题,而且首先涉及现实政治问题。它直接影响了中国思想界关于中国社会性质问题的理论探索。可以说,20世纪20—30年代关于中国社会性质的大论战就直接导源于此。

   1929年后,中国学术理论界开展了长达数年的中国社会性质和社会史问题论战,这次论战基本上是在学术讨论的气氛下进行的,但也明显看出论战各方的政治倾向性。参加论战的有陶希圣为首的新生命派,有托派,也有马克思主义者(包括共产党人)。论战各方都引用马克思、恩格斯的文章作支持,都号称自己使用的是唯物的辨证的方法,但是得出了不同的结论。有人主张中国是封建社会,有人主张中国是资本主义社会或者商业资本主义社会,另些人主张中国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从论战的趋向看,多数人基本上认同中国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对中国社会性质的不同认识,背后都存在不同的政治主张和现实关怀。主张中国社会是封建社会或者资本主义社会的人,都反对在中国展开反帝反封建的民主主义革命。1936年,何干之明确提出,中国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中国现阶段革命是“过渡到社会主义的新的民主革命”。总之,这次社会性质和社会史论战,把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认识,从共产党内扩大到全社会。论战也空前地普及了马克思主义的学说,让不同的知识群体接触到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了解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是人类历史发展的前景。

   以上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概念的提出和接受过程。但是这个过程并未完结。从以上综述来看,关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这个概念的定义和内涵,还有一个继续认识的过程。可以说,列宁、斯大林和中共党内对中国社会性质的认识,还是一个政治判断。对于这个政治判断,还需要一个科学的阐述和理论的论证,这个工作是由毛泽东来完成的。

  

   毛泽东最后完成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理论体系的建构

  

   在此基础上,由毛泽东总其成,最后完成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理论体系的建构。1935年12月,毛泽东在《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中既提到中国是半殖民地,也提到中国是半封建制度。1936年12月,毛泽东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中,开始将两“半”概念连接使用,认为:“我们的革命战争是在中国这个半殖民地的半封建的国度里进行的。”1938年3月,毛泽东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一次演讲中,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理论的角度,对于中国社会性质和中国革命的性质与任务等问题进行了初步系统的阐述。他说:“我们研究中国的结果,是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这是一条规律,是一个总的最本质的规律,所以我们要用这个规律去观察一切事物。”“知道中国社会性质是半封建性的,但是不要忘了半殖民地的性质,这是最本质的东西……我们认识了中国是半封建性的社会,那么,革命的任务就是反封建,改造封建,以封建的对头——民主来对抗。有些人说:‘中国是封建的社会’,这是不对的,照他们的结论,目前革命任务只反封建,这种错误,显然用不着证明。托洛茨基分子说中国是资本主义的社会,这种说法的结论就是:‘我们推翻资产阶级,实行社会主义革命,实行无产阶级专政。’他们不懂得中国是半殖民地性半封建性的社会,于是乎就忽略了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性质和任务……我们懂得了中国社会还有半殖民地的性质,那么就要反帝。”

   这次讲话,是毛泽东第一次全面论述认识中国社会性质的重要性。这是自1922年以来,中国共产党人第一次结合中国的革命实际,完整地提出这个概念。此后,在分析中国的国情时,毛泽东一般总是提到中国是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随后在《论持久战》中,毛泽东指出:“我们是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家”,“一切为解除半殖民地半封建地位的革命的或改良的运动,都遭到了严重的挫折,因此依然保留下这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地位”。在1939年10月4日写的《〈共产党人〉发刊词》中,毛泽东强调指出:“由于中国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家,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发展不平衡的国家,半封建经济占优势而又土地广大的国家,这就不但规定了中国现阶段革命的性质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性质,革命的主要对象是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基本的革命动力是无产阶级、农民阶级和城市小资产阶级,而且在一定时期中,一定的程度上,还有民族资产阶级参加,并且规定了中国革命斗争的主要形式是武装斗争。”这一段话,已经把认识中国社会性质(即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与中国革命、革命对象、革命动力和革命斗争形式的关系讲得很清楚了。

  

   关于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特点,毛泽东的总结更完整、更准确、更科学

  

   1939年12月,毛泽东撰写了《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这一重要著作。这是中共六届六中全会上,毛泽东提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一命题后撰写的重要理论著作之一,文中提出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理论,与《〈共产党人〉发刊词》《新民主主义论》一起,是新民主主义理论的代表作。这一重要理论著作,正是从中国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性质讲起的。全文分两章,第一章第一节讲中华民族,第二节讲古代的封建社会,第三节讲现代的殖民地、半殖民地和半封建社会。毛泽东详细分析了中国由一个封建中国变成为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和殖民地的过程,分析了殖民地、半殖民地半封建中国的特点,分析了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指出:“帝国主义列强侵略中国,在一方面促使中国封建社会解体,促使中国发生了资本主义因素,把一个封建社会变成了一个半封建的社会;但在另一方面,它们又残酷地统治了中国,把一个独立的中国变成了一个半殖民地和殖民地的中国。”这就是对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性质做出的准确的科学的定义。为了准确地阐释中国社会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性质,把这个认识提升到科学的高度,毛泽东还专门分析了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特点。

   这些特点是:一、封建时代的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基础是被破坏了;但是,封建剥削制度的根基——地主阶级对农民的剥削,不但依旧保持着,而且同买办资本和高利贷资本的剥削结合在一起,在中国的社会生活中,占着显然的优势。二、民族资本主义有了发展,并在中国政治的、文化的生活中起了颇大的作用;但是,它没有成为中国社会经济的主要形式,它的力量是很软弱的,它的大部分是对于外国帝国主义和国内的封建主义都有或多或少的联系的。三、皇帝和贵族的专制政权是被推翻了,代之而起的先是地主阶级的军阀官僚的统治,接着是地主阶级和大资产阶级联盟的专政。在沦陷区,则是日本帝国主义及其傀儡的统治。四、帝国主义不但操纵了中国的财政和经济的命脉,并且操纵了中国的政治和军事的力量。在沦陷区,则一切被日本帝国主义所独占。五、由于中国是在许多帝国主义国家的统治或半统治之下,由于中国实际上处于长期的不统一状态,又由于中国的土地广大,中国的经济、政治和文化的发展,表现出极端的不平衡。六、由于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双重压迫,特别是由于日本帝国主义的大举进攻,中国的广大人民,尤其是农民,日益贫困化以致大批地破产,他们过着饥寒交迫的和毫无政治权利的生活。中国人民的贫困和不自由的程度,是世界所少见的。

   关于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特点,是毛泽东的精辟总结。这些总结,比社会性质讨论中任何人的认识站位都高,阐述得更完整、更准确、更科学。《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第二章,主题是中国革命,文章分析了中国革命的对象、中国革命的任务、中国革命的动力、中国革命的性质和中国革命的前途,全部分析都是立足于对中国社会性质的分析基础上的。文章得出结论是:中国革命的终极的前途,不是资本主义的,而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也就没有疑义了。又说,中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最后结果,避免资本主义的前途,实现社会主义的前途,不能不具有极大的可能性了。

   毛泽东关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性质的总结和概括,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的发展,是建立新民主主义理论的前提。80年来中国革命走过的道路,完全是按照新民主主义理论指出的方向前进的,这已经成为历史的结论了。今天重提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充分理解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力量,理解新民主主义理论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分析中国现实问题得出的重要结论,学习运用这个理论分析中国共产党的奋斗史,分析中国近代史,是完全有必要的。社会性质问题是马克思主义社会形态理论在中国的运用。不仅中国近代史,全部中国历史都要用社会形态理论来进行分析。今天还有人质疑社会形态理论,是站不住的。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977.html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2021年04月12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