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作奎:《中欧全面投资协定》与美欧对华政策协调的前景

更新时间:2021-04-07 09:13:59
作者: 刘作奎  
因而中欧双方下决心加速《协定》谈判。“美国优先”和跨大西洋关系协调关键时刻缺位成为《协定》谈判取得快速进展的重要外部推力。中美和欧美经贸关系不进则退,而中欧经贸关系则在逆势中求变。

   总而言之,欧盟自主选择同中国加速推进《协定》谈判,显示出欧盟追求自身利益和战略自主的努力,也表明了欧盟对华外交有自身的方式和利益取向,并非与美国完全一致。

   四、《中欧全面投资协定》对跨大西洋关系协调的影响

   《协定》的签署无疑会从多方面影响跨大西洋关系的协调。由于拜登政府刚刚上任,未来跨大西洋关系协调的力度和前景仍取决于美欧共识和矛盾问题。

   第一,《协定》在经贸层面对跨大西洋对华政策造成冲击,使欧美协调更加困难,但欧盟内部决策是否具有一致性成为具有较大影响的变量。欧美经贸关系存在长期结构性矛盾。一方面,美国出台的一系列经贸政策明显偏袒美企,贸易保护主义犹存,对欧洲有针对性的钢铝关税和对空中客车公司的惩罚性关税在短期内难以降低。另一方面,欧盟力推的数字税对美国互联网巨头不利,长达15年的航空补贴争端更是欧美结构性竞争关系的集中体现。由于欧美在经贸问题上矛盾重重,双方在涉华对话上缺乏基础,因而双方在经贸、投资领域的利益只能各表。

   尽管双边协调美欧对华采取一致政策不易,美国却仍可以用单边主义这种成本较低、在国际关系领域较具破坏性的方式来影响中欧关系。美国对欧盟成员国的影响力仍然很大,可以用安全议题来“绑架”欧盟成员国的对华政策,迫使欧盟内部的中东欧国家等“安全依赖者”采取有利于美国的对华政策。预计美国将在《协定》批准阶段进行干预,推动欧盟部分中东欧成员国,如波兰、罗马尼亚、波罗的海三国等对美国和北约“安全需求”较大的国家以及原来对协议表示不满的国家来否决《协定》,积极消解支持与中国进行经济合作的国家的影响。欧盟内部缺乏统一立场为美国施加影响力提供了空间。因此,《协定》的前景还取决于欧盟是否有能力弥合成员国分歧和妥善应对美国的干预。

   第二,《协定》在战略层面夯实了中欧经贸压舱石地位,提升了战略互信,中国在应对欧美联合制华上更加主动,对跨大西洋涉华合作提升了反塑能力,但中欧战略互信短板仍存。通过完成《协定》谈判,中欧之间加深了利益绑定,战略互信有所提升。中欧双方可积极利用大多边主义来消解美国推动的有限多边主义——建立民主和价值观同盟以排斥所谓“威权主义国家”的做法。中欧通过倡导多边主义和全球化,使美国对中美欧三边关系的塑造力下降,形成对美国行为的联合制衡,就有可能推动美国返回全球合作议程。通过《协定》谈判,中欧在气候变化、WTO改革、国企改革等重大议题上走近,开始突破跨大西洋涉华议题合作的封闭性,作为外在力量影响并且重塑跨大西洋关系协调进程。美欧合作已不得不重视中国的声音,尤其是欧洲非常期待在更加广泛的多边主义基础上与中国协商,这会使美国排斥中国的影响变得更加困难。

   同时也应该看到,中国对跨大西洋对话的反塑能力仍然有限,主要是受制于中欧战略互信不足。近年来,中欧战略互信程度下降较快,2019年欧盟直接将中国定义为“体系性对手”和科技领域的“竞争对手”,同时欧洲民间舆论对华不友好感也有所上升。欧洲一些舆论认为,中国是《协定》最大的受益方,欧洲只是短期受益方,担心欧洲成为中国的经济附庸。与此同时,近年来中国对欧投资增长迅猛,欧盟出台了多项应对举措,包括《欧盟统一外资安全审查框架建议》《外国补贴白皮书》以及推行“竞争中立”等,在投资主体、投资内容和融资方式上对中国企业施加了全方位限制,对华安全防范力度加大,严重影响中国企业对欧投资的信心。在《协定》谈判完成的情况下,欧盟上述法律能否解绑,解绑程度如何,都将影响双方执行《协定》的信心和力度。

   第三,《协定》在地缘政治上消解了欧美合作的凝聚力,但欧洲战略自主程度和执行力是具有较大影响的变量。中美之间的合作与博弈助推了欧洲的战略自主倾向,部分消解了跨大西洋对话的效力。欧洲极力避免成为大国博弈的战场,努力成为博弈的参与者和桥梁,其战略自主意识不断提升。欧盟是中国和美国都极力拉拢的对象,其在不断增强战略自主意识的同时,努力提高在处理欧美关系时的主动性,利用中美博弈在对华关系中寻求更高要价。

   在跨大西洋合作中,欧洲的战略自主既是绝对的,也是相对的、有条件的。绝对的原因在于美欧存在根深蒂固的矛盾且难以调和,不可能完全走到一起;相对主要体现在欧美斗而不破、关系紧密。尽管欧洲“战略独立”的愿望对大多数欧盟成员国具有吸引力,但安全上过度依赖美国的现实决定了其自主能力的局限性。欧盟共同安全和防务建设踯躅不前,硬实力不足,难以撑起战略自主的雄心。欧盟战略自主的脆弱性导致美欧之间“美主欧从”的结构性关系难有实质性改变,欧盟只能通过软实力展现有限的“硬实力”,比如单一市场力量、议程设定能力、欧盟的规范性影响等。然而,欧盟软实力的发挥离不开美国的支持,从而使得美国仍具有很大的能量来影响其对华政策。

   结论

   在中美博弈背景下,欧盟加速调整内外政策,努力探索一条符合自身特色和利益的发展之路,其中“主动有为”仍是主基调。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在解释欧盟对外政策时强调,未来美中战略竞争仍将是全球政治的主导趋势。在这方面,欧盟需要保持勇气,制定自己的应对办法。欧洲必须走自己的路,按照自己的价值观和利益行事,同时欧洲也希望与中国在一些全球问题上进行长期合作。中欧《协定》谈判的完成,某种程度上就是对欧盟上述政策立场的一个很好的诠释,意味着全球地缘政治深刻变动。在欧盟政策深刻调整背景下,中欧仍有很大合作空间,双方可以进行深度利益绑定并相向而行,共同应对全球不确定性,积极推动多边主义和全球贸易自由化。由此,中欧合作对跨大西洋涉华协调的塑造力和影响力将会提升,跨大西洋涉华合作的前景也将会因为中欧紧密合作而出现更多的对话、合作和共赢色彩。

  

   刘作奎,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本文摘自《当代世界》2021年第3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91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