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卓新平:构建中国特色的宗教学学科体系

更新时间:2021-04-04 23:27:55
作者: 卓新平  

  

   [摘 要] 中国特色宗教学学科体系的建设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和学术价值。从这一学科体系建设的基本构想及其整体架构这两大层面展开探究,并从其涉及的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这两大领域的学科分类加以具体分析论说,旨在为当下中国特色的宗教学学科体系之构建,提供相应思路、形成可行框架。

   [关键词] 中国特色;宗教学;学科体系;学科分类

   [基金项目] 国家社科基金研究专项项目“新时代中国特色宗教学基本理论问题研究”(19VXK05)的研究成果之一。

  

   当今世界处于重大的历史转型期,有许多理论问题需要深刻思考,中国的哲学社会科学亦面临着发展上新的机遇与挑战。习近平总书记在“5·17”重要讲话中指出:“要按照立足中国、借鉴国外,挖掘历史、把握当代,关怀人类、面向未来的思路,着力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在指导思想、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等方面充分体现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这一重要指示为我们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宗教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指明了方向,提出了要求,确定了任务。

   宗教学自创立以来就是一种跨学科的研究体系。因此,坚持这一学科的开放性、包容性和比较性态势至关重要。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在我们哲学社会科学构建中要“囊括传统学科、新兴学科、前沿学科、交叉学科、冷门学科等诸多学科”,“要坚持古为今用、洋为中用,融通各种资源”,“包括世界所有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取得的积极成果”,研究借鉴“一切有益的知识体系和研究方法”,加以“知识创新、理论创新、方法创新”,使之成为建设“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有益滋养”。这些精辟论述为我们发展当代中国宗教学提供了重要启迪和基本思路,使我们在构建中国特色宗教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上得以确立体现特色、海纳百川的发展定位。本文仅就构建中国特色的宗教学学科体系谈谈初步思考和相关见解,以达抛砖引玉之效。

   一、 中国特色宗教学学科体系建设的基本构想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宗教学经过七十多年的发展,人们对其研究方向和基本形态曾有过各种设想和理论阐述,形成了相应的研究氛围和学术特色。在此进程中,中国宗教学经历了两次大的突破,一是在毛泽东主席直接指导下,于1964年建立了中国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标志着中国宗教学学科体系建构的正式确立,从而在中国有了该学科体系的建制基础;二是自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宗教学的全面发展,从此中国宗教学在国际学术界独树一帜,取得了可喜成就。不过,由于思考问题的角度不同及理论认识上的差异,当前中国宗教学学科体系仍然存在着定位不清的问题: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系列中,宗教学被视为独立的学科,因而在国家学科分类的标准定位和国家社科基金领域都有其独立性;但在国家教育学位等系列中,宗教学却只被看作哲学范围之下的二级学科,尚不具有一级学科的地位。于是,宗教学学科在其研究课题的分配、大学生及研究生培养,以及设立学科建构等方面都受到了限制。显然,这种将宗教学作为哲学二级学科的定位并不利于其学科体系的建设,也难以达到习近平总书记关于“要加快完善对哲学社会科学具有支撑作用的学科,如哲学、历史学、经济学、政治学、法学、社会学、民族学、新闻学、人口学、宗教学、心理学等,打造具有中国特色和普遍意义的学科体系”的具体要求。因此,将宗教学确立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中的一级学科乃当务之急、势在必行。

   习近平总书记归纳了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三个主要方面的特点:一是“继承性、民族性”,二是“原创性、时代性”,三是“系统性、专业性”。这为构建中国特色的宗教学提出了明确思路和基本原则。中国宗教学的继承性和民族性基于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的优秀传统文化。中国久远广传的宗教历史留下了丰富的史料文献和田野案例,值得深入发掘和认真探究。其原创性和时代性则要求我们关注时代风云变幻,敏锐捕捉宗教发展的新问题、新动向,提出原创思想,做出具有原创性的科研成果。其系统性和专业性充分说明要讲究学科规范,持守学术原则,建立科学的学科研究体系。中国传统强调“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其中“规”为社会层面行为准则的要求,“矩”乃技术方法层面的标准制定,中国文化以“规天矩地”而将规矩作为行事为人的标准法则。一个学科如果脱离了其系统性和专业性,不守其行业“规矩”(规范、规则),就失去了其科学性。

   宗教学虽然起源于西方,有着属于西方学术传统的研究理论、学说、概念和方法,但迄今仍在发展过程之中,远未达成熟之境。因此,在建构中国特色宗教学学科体系时,虽可参考借鉴西方的研究体系及理论、方法等,却必须摆脱西方思维模式的笼罩,而形成我们自己的独特思想理论模式和学科体系及方法,在借鉴中重构,于比较中创新。综览西方宗教学学科体系,可分为狭义宗教学和广义宗教学两大层面。狭义宗教学为其初始所定原则和探究方向,即强调该学科的“描述”特性,不主张对宗教作价值判断,故而限定于宗教的“历史”“现象”描述及比较研究,以宗教史学、比较宗教学、宗教现象学、宗教社会学、宗教人类学、宗教地理学、宗教生态学、宗教心理学为主。广义宗教学则强调宗教研究应该涵括所有领域,不应该漏掉对宗教具有价值判断的相关学科,故而主张其学科范围也应包括宗教哲学、宗教批评学、宗教神学(世界神学)等学科。由于观点的分歧和定位的不同,西方宗教学迄今尚未确立大家公认的宗教学名称,甚至放弃了宗教学始创之际曾用过的“宗教学”(Science of Religion或Religionswissenschaft)之词,其国际学术组织也一直以“宗教史学”(History of Religion)来暂用。由此而论,中国特色宗教学学科体系的构建不仅具有其学科领域的巨大空间,而且可为国际宗教学的发展做出其有益贡献。

   二、中国特色宗教学学科体系的整体架构

   中国特色宗教学在参考、借鉴西方宗教学的学科体系发展及学术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应该形成自己的独立体系,体现其独有特点。中国文化传统讲究整体思维,突出多元一体,主张二元(阴、阳)共构;这些思维特征亦影响到我们的学科构想及设计,形成我们研究之有机一体的特色。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大致涵盖人文科学(亦称人文学科)和社会科学两大领域,其“人文”比较注重思想、文化方面,而其“社会”则明确突出社会结构及关系层面,但二者乃互补而不分殊,由此形成其学科体系的有机整体结构。这种文化传统及思维特点可以使我们对中国特色宗教学学科体系加以科学构建,在吸纳西方宗教学学科体系结构的基础上则可弥补其不足,以中国宗教学学科体系的完善完整来超越西方宗教学。

   大致而言,中国宗教学可以分为人文科学领域的宗教学和社会科学领域的宗教学这两大体系,二者之间则为互补互动的关系,并不截然分离。其中属于人文科学范围的宗教学分支学科(即宗教学的二级学科)可以包括宗教史学、比较宗教学、宗教文献学、宗教考古学、宗教语言学、宗教哲学、宗教现象学、宗教心理学、宗教文学艺术学、宗教地理学、宗教生态学等;而能归属于社会科学范围的宗教学分支学科则可以包括宗教政治学、宗教法律学、宗教经济学、宗教社会学、宗教人类学、宗教民族学、宗教批评学、宗教传播学等。上述分支学科中有不少是西方宗教学尚未涉及或关注不够的学科,其体系结构未搭建或不完善,而在中国社会文化处境中却是应该、也可以构建的。

   中国特色宗教学的学科体系当然要符合中国的国情,而且也理应积极回应中国社会的理论及实践之需求。因此,我们的视野要宽,但立足要专,发挥优势,突出特色。此外,中国宗教学学科体系并非孤立的构建,而必须与整个中国哲学社会科学体系的构建相吻合、相一致。这样,中国宗教学作为一种新兴的跨学科体系需要与其他学科交融互渗、比较对话、与时俱进,把握学科发展的前沿性及创新性。这些中国宗教学学科体系构建的创意,则应该在其各个分支学科的构建中充分体现出来。

   三、作为人文科学领域的宗教学学科分类

   如前所述,人文学科领域的中国宗教学学科体系可以包括宗教史学、比较宗教学、宗教文献学、宗教考古学、宗教语言学、宗教哲学、宗教现象学、宗教心理学、宗教文学艺术学、宗教地理学、宗教生态学等分支学科。现对其基本构建和学科内容分而述之。

   (一) 宗教史学

   宗教史学是整个宗教学学科最基本的构建,主要内容是对宗教的历史描述,包括宗教通史和宗教断代史,世界宗教通史和国别宗教历史等,体现出对宗教历史纵向回溯和描述之特点。综合来看,其研究范围应该包括史前宗教(原始宗教史,包括其相应留存的原住民宗教史研究)、古代宗教史(世界各种古代宗教历史研究,而凸显中国特色的研究则应该是中国古代宗教史研究)、印度教史、佛教史、琐罗亚斯德教史、耆那教史、犹太教史、基督教史、伊斯兰教史、儒教史、道教史、中国民间宗教(信仰)史、中国少数民族宗教史、神道教史、锡克教史、新兴宗教史等。宗教史学是西方宗教学中历史比较悠久、体系相对成熟的学科。因此,中国特色宗教史学的构建则必须侧重于中国宗教史的深入发掘和潜心研究,以能提供新颖独特的材料,提出与众不同的见解。

   (二)比较宗教学

   比较宗教学的研究特点是突出横向比较,展开不同宗教之间的对话与沟通,以便求同存异或和而不同,各美其美而美美与共。其研究范围应该包括世界宗教与民族宗教的比较、东方宗教与西方宗教的比较、中国宗教与国外宗教的比较、原生性宗教(自然宗教)与创生性宗教(人为宗教)的比较、一神教与多神教(包括二元神教)的比较、建构性(制度性)宗教与弥漫性(分散性)宗教的比较、国家宗教(国教)与宗法性宗教(族教)的比较、主流宗教与边缘化宗教的比较、官方宗教与民间宗教的比较、正教与异端(邪教、淫祠)的比较、抽象神与人格神(自然神)的比较、神灵与教主的比较等。中国宗教传统及信仰言行与国外宗教有着明显的不同,这种“异”的价值及意义是中国特色比较宗教学在其比较研究中值得特别关注的。

   (三)宗教文献学

   宗教文献学的研究指对各种宗教文献的发掘、整理、翻译、注解和研究出版。西方宗教学的创始人麦克斯· 缪勒(Friedrich Max Müller,1823-1900)在该学科创立之初的一项重大学术工程,就是翻译、整理、出版《东方圣书集》(The Sacred Books of the East)这一宗教学的文献学工作。而各大宗教历史上存在的文献搜集、整理工作也为这一学科提供了丰富的资料、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但对这一学科的理论说明及学术规范的制定却仍欠缺,西方宗教学也并未形成与之相关的专门学科分支。因此,在“盛世修典”的当今中国社会,宗教文献学的创立乃水到渠成,大有可为。当前中国特色宗教学的一大突出体现,即各种宗教中文(包括少数民族文字)文献的整理、出版,以及对世界性宗教相关重要文献的中文翻译和出版。于此,宗教文献的分类与归类,编纂宗教文献的标准与原则,以及整理出版规范与规定,是中国宗教文献学所必须考虑的。

   (四)宗教考古学

宗教考古学也是宗教学的一门重要基础学科,即以考古发掘的成果来确证并说明历史上相关宗教的存在与发展、作用与影响等。在世界范围的考古学研究中涉及许多宗教考古的内容,如古埃及考古学、两河流域考古学、印度考古学、希伯来考古学等。2020年9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举行了一场以考古学为主题的集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学习时特别强调要建设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考古学,指出这一研究可以延伸历史轴线、增强历史信度、丰富历史内涵、活化历史场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88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