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卓新平:构建中国特色的宗教学学科体系

更新时间:2021-04-04 23:27:55
作者: 卓新平  
更好地认识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展示灿烂成就及对世界文明的重大贡献。而宗教考古学乃考古学的重要构成,其跨学科的性质有助于我们更清楚、更正确地认识中华优秀文明传统,辨析其中宗教文化所处地位、所占比重及重要意义。目前中国考古学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在世界考古学中亦占据重要位置。因此,使中国宗教考古学的构建获得极佳时机。宗教考古学可以促进宗教学研究中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有机结合,帮助我们更正确地认识宗教的历史价值及文化影响。而且,中国宗教考古学虽以中国考古为基础,亦可以开放性视域来关注并参与世界范围的宗教考古学探究。

   (五)宗教语言学

   宗教语言学的研究是对宗教语言的专门探讨,是宗教学与语言学的跨学科研究。从古代语言的灵物崇拜到语言禁忌的产生(如咒语、咒符等),以及语言在宗教祈使、祷告、思想、崇拜等方面的应用和表达,都充分说明研究宗教语言学的重要性。宗教语言的运用及发展变化,反映出宗教的产生、发展、变迁之复杂过程及文化迹象和特色;而大量宗教语言词汇的形成,以及在演化嬗变中由宗教话语(如中国历史上的相关佛教术语和基督教术语)世俗化为社会民众习惯使用的普通话语,都是非常值得进行专门研究的问题。宗教语言可以涵括“显语”和“密语”两大范围,“显语”以宗教经文为主,可以直接理解和辨析;“密语”则以咒语等来体现,具有相对神秘性而需“破解”。故此,宗教语言也可作广义和狭义之分,其广义指可以被视为“宗教语言符号”的相关内容,范围较广,包括其语言文字、宗教实体礼仪、实体器物、表达动作和行为符号,如“图腾”象征等“象征语言”。而其狭义则指在宗教活动范围内使用的专门语言文字,尤其是在宗教典籍中所运用的语言文字等,其特点是充分展示了宗教教义、教规及信仰思想的表达。此外,宗教语言学还可以对宗教加以语言学意义上的分类,从中找出各民族在语言和宗教上的复杂关系。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学者已经有过宗教语言学构建的相应尝试,故此为中国特色宗教语言学的建立探索出道路、提供了经验。

   (六) 宗教哲学

   宗教哲学因涉及“宗教本质”“宗教定义”等关涉宗教的“意义”等价值判断问题,故在西方宗教学中是一门有争议和分歧的学科。而中国特色宗教学却会突出对“宗教”的概念、定义这类价值判断的研究,因而不会回避对宗教“本质”、宗教所论“真理”等问题的探讨及回答。宗教哲学根据宗教的“性质”或“本质”而研究宗教的各种表现形式或存在形态,以区分其性质,如自然宗教、民俗宗教、人文宗教、天启宗教、精英宗教、大众宗教、实定宗教、绝对宗教、哲理性宗教、伦理性宗教、宗法性宗教、律法性宗教等。而宗教哲学从宗教信仰的核心及其神明观念上则会探究关涉宗教的各种理论或神学体系,如灵魂不灭论、万物有灵论、物活论、多神论、二元神论、绝对一神论、自然神论、人格神论、泛神论、宇宙神论、过程神论、万有在神论、虚神论、无神论等。此外,天主教中的“神哲学”,以及近代基督教发展中出现的“哲学神学”等,也都属于宗教哲学研究的范围。在宗教哲学的历史发展上会形成宗教哲学史的研究,而在宗教哲学的地域分布及其文化传承上则分有西方宗教哲学和东方宗教哲学、各国宗教哲学(我国研究的重点当然是中国宗教哲学),以及各教内部的宗教哲学,如印度宗教哲学、佛教哲学、道教哲学、儒学(儒家哲学或儒教哲学)、犹太教哲学、基督教哲学、伊斯兰教哲学等。宗教哲学研究的基本范畴还可以包括宗教认识论、宗教真理论、宗教本体论,以及相关的宗教本质论、方法论、形而上学、语义分析学、神学解释学等理论。中国特色宗教哲学可以深入探究中国人的“宗教”理解而回答中国有无宗教的问题,探究天人合一之“天”和中国传统中的“虚神”观念而回答中国文化对神明的理解,以及儒教是否为宗教的问题,而在对“无神论”的研究中则更应该体现出中国学界的独特优长。

   (七)宗教现象学

   宗教现象学的研究与比较宗教学和宗教哲学等都有着密切关联。西方宗教现象学持有比较宗教学的视域,以哲学现象学的“悬置判断”和“本质洞观”为原则。而我们的研究可侧重对宗教现象的系统研究,并对之加以科学分类,进而说明宗教现象之观察所触及的主体、客体之复杂交织,从其客观“表象”和主观“想象”找出其“真相”,说明其特征。于此,我们应该注重对中国古今宗教现象的描述和研究,根据中国经验来深入探讨与宗教现象相关联的宗教“印象”“形象”“意象”及“抽象”等意蕴。基于哲学现象学理论及方法的西方宗教现象学已经到了它鼎盛过后的式微发展,而中国特色的宗教现象学应以新的视域、理论及方法来说明中国宗教现象,总结中国研究经验。

   (八)宗教心理学

   宗教心理学研究同样是跨越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学科体系,必须综合观察心理学、实验心理学、深蕴心理学和社会心理学等理论方法和研究成果。中国特色宗教心理学除了在理论和方法上保留对西方宗教心理学的相应借鉴和选用之外,还必须在实践和应用上加强对中国宗教信仰人群的心理分析调研,注意观察和分析宗教心理安慰和心理治疗效果、特点及它的局限性和需要慎重对待的各方面问题。在中国人的宗教心理探究上则可以体现出我们的研究特色。此外,宗教心理的研究还需要比较、拓展到社会精神抚慰和治疗的其他方面,如与音乐治疗、生态治疗、药物治疗、体育治疗等相结合。而对民族心理气质、文化性质及特色的探究亦可与宗教心理学研究有机关联。把握好理论与实践的并重是发展中国特色宗教心理学的关键环节。

   (九) 宗教文学艺术学

   宗教文学艺术学的研究指探讨宗教与文学和艺术关系的专门学科,是宗教文化研究中的重要内容。其学科构建侧重于宗教的文学艺术表达,如宗教文学创作、宗教诗歌、宗教音乐、宗教戏剧、宗教舞蹈、宗教绘画、宗教雕塑、宗教工艺、宗教建筑等。这一研究还可以细化为对各宗教文学艺术的专门探究,如印度教文学艺术、犹太教文学艺术、佛教文学艺术、基督教文学艺术、伊斯兰教文学艺术等。对中国宗教文学艺术的发掘、描述和分析应是研究的重中之重,由此体现出研究特色。在此,我们的研究范围从纵向上可以追溯到文学艺术起源与宗教的关系或关联,宗教发展及传播中的文学艺术表现手段及其效果;从横向上可描述各地区、各民族宗教的文学艺术特色。而在中国宗教文学艺术的研究中,除了关注各大宗教的文学艺术表现之外,还需特别注意到中国民间民俗文学艺术形式中的宗教蕴涵和象征,摸清其与地方文化与文化遗产的关联。宗教文学艺术研究会从哲学形而上层面的抽象思维转向更为生动、活泼的形象思维和意象思维,体现出更多的感性因素和移情现象,而其想象和创意则更多表现出文学艺术所独有的审美意向及情趣。在这一研究中,我们还应该善于区分以宗教性为主的宗教文学艺术表现,以及一般性文学艺术创作中对宗教元素或创意的运用,对二者加以科学的本质划分。

   (十) 宗教地理学

   宗教地理学基于近代社会地理学、政治地理学和人文地理学等跨学科发展,在当代注意吸收了景观地理学和旅游地理学的研究理念和学术成果。中国特色宗教地理学发展需要扬弃西方宗教地理学的理论与方法,尤其是要对西方理论界一度风行的“地理决定论”“文化圈理论”(此乃亨廷顿“文明冲突论”的政治地理学基础)和“灾变论”等学说展开分析批判。当代中国宗教地理学的构建,一方面要从历史地理学的视角来对宗教时间意义上的历史发展之地理走向展开探究;另一方面要从普通地理学的范围来分析、描绘宗教在空间意义上的地理分布,并结合社会管理学、人口统计学等理论方法来绘制宗教的地域分布图,指出不同地区、不同宗教的分布状况,如宗教信徒相应的分布密度和在城乡人口中的比重等。这里,应该以中国宗教之地域分布为研究重点,说清楚中国宗教的地貌特色、地域走向、宗教崇拜的地理特征等。中国特色宗教地理学的研究可以从古代宗教的神山崇拜、江河崇拜、海洋崇拜、草原崇拜、圣城崇拜等,一直追溯到进入农耕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后的宗教地理分布、城乡发展及工业化、现代化进程中的宗教群体之迁徙状况,对之加以科学分析和说明。此外,对于中国的宗教名胜、朝觐景点、中国传统文化所关注的“风水”现象及预测等,都可展开与众不同的研究,得出科学结论。

   (十一)宗教生态学

   宗教生态学研究关注地球生态平衡与宗教的关系,探究宗教对自然生态的信仰态度,以及在生态保护中所持守的立场和所发挥的作用。宗教生态学发展在当今世界范围尚未真正成熟,故此中国特色宗教生态学仍大有潜力可挖。除了观察、研究国际范围宗教生态问题的发展走向之外,中国特色宗教生态学应有如下两个方面的研究考虑:一是应该回溯到中国古代宗教对生态的注重,深入挖掘中国宗教的“贵生”思想,体悟其“天地之大德曰生”的深刻蕴涵,说明中国宗教对“生生之谓易”“万物化生”“生生不息”的动态理解。这里,中国宗教的生命观与生态观有机相连,突出“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的人与自然之生态平衡观。二是要关注现实生态问题,以及宗教在现代生态文明建设中的作用与意义;于此,其生态观乃涵括自然生态、社会生态和精神生态诸方面,从中窥见其普遍联系。我们应该根据习近平总书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思想来促进宗教界在现代生态保护中的积极作用,发挥中国宗教“爱养万物而不为主”的生态意识和“道法自然”的淳朴精神,对自然持“长之畜之,成之熟之,养之复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的保护态度,使中国的宗教生态学在理论和实践上都有突出建树。

   在上述人文科学领域的各宗教学分支学科中,有不少研究并不仅仅局限于人文学科的范围之内,而是与社会科学领域的宗教学研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宗教心理学、宗教地理学和宗教生态学等,都会触及社会科学的诸多问题,都具有跨学科研究的性质。

   四、作为社会科学领域的宗教学学科分类

   社会科学领域的宗教学分支学科与现实社会有着更为密切的接触和更加直接的关联,故而形成其社会科学研究的典型特点。其相关学科大致有宗教政治学、宗教法律学、宗教经济学、宗教社会学、宗教人类学、宗教民族学、宗教批评学、宗教传播学等。

   (一)宗教政治学

宗教政治学研究宗教与政治的关系,探讨宗教的政治定位、作用与意义等问题,涉及政教关系这一人类社会中存在的重大关系。中国特色宗教政治学不可能忽略对政教关系的研究,而“当代中国对宗教的认知首先在于考释其与政治的关系”,因为“宗教作为人的社会存在之现实的反映,势必会与政治产生复杂的关联”。所以,这一研究就必须“讲政治”。西方宗教学尚未形成宗教政治学的完备学科体系,对其定位通常为“宗教的政治科学”(Political Science of Religion)或“宗教政治学科”(Politicology of Religion),主要是结合宗教学、政治学、公共管理学、法学、经济学、国际关系和安全研究来对政教关系展开跨学科研究;其现实感较强,与当代政治有着密切关联。宗教政治学探索古今中外历史上的政教关系,不仅要梳理宗教的政治史,而且会分析宗教与政治、政党、政权、政府及其行政的关系内容。西方学界在政教关系探究上一般会关注“政教合一”“政教协约”“政教分离”(包括“国族分离”“族教分离”)、“政教冲突”(“族教冲突”)等关系,但对其他东方国家的政教关系现象却有所忽略。宗教政治学特别会从政治定位、政治理解来界定或界说宗教,也会研究相关国度或相关历史时期的“禁教”“限教”“排教”“非教”“亲教”“立教”举措及其后果。在中国政教关系史上还出现过“教乱”“教难”“教案”“中国礼仪之争”等触及政教关系的案例,亦属于宗教政治学的研究范围。在对西方政教关系的审视中,这一研究还会涉及“神学宪制”“君权神授”“神权政治论”“利维坦”(教会国家与市民国家之关系)等典型议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88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