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郭树勇:论100年来中国共产党全球观念变迁的主要规律

更新时间:2021-03-31 23:01:57
作者: 郭树勇  

   3. 外交指导思想

  

   党的外交指导思想又称党的对外工作行动指南,从属于党的总体指导思想,是指导中国共产党对外活动的理论体系,是党的外交行动的理论根基。[9] 100年来,党的外交指导思想既是中国共产党全球秩序观的重要组成部分,又是引领其全球秩序观发展的重要理论前提,深刻地影响着中国共产党对国际秩序的认知。因此,党的外交指导思想的变迁同时也意味着其国际秩序观的变迁。在这个意义上,党的外交指导思想的变化就是中国共产党全球秩序观变迁的重要标志,也是推动其不断发展的重要动力。将党的外交指导思想作为研究其全球秩序观变迁的重要因素,是研究主体和研究内容的必然要求,也是明确变迁的阶段与变迁标志的重要参考依据。

  

   (三)中国共产党全球治理观变迁的四个主要变量

  

   研究中国共产党全球治理观的变迁规律需要我们重点考察四个主要变量。

  

   1. 国际治理原则

  

   国际治理原则指的是全球治理所秉持的基本理念,是国际关系行为体对全球治理核心问题的关切点。在不同的历史阶段,中国共产党的国际治理原则不尽相同。马克思主义国际关系思想认为,资本主义虽然给世界带来了巨大的生产力,但其本身同时也开始不断显露出颓势迹象,[10] 因而号召全世界的无产者联合起来开展一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早期的中国共产党人接受了这一看法,例如毛泽东就视中国革命为世界革命的一部分,[11] 并把全世界的阶级分为压迫阶级和被压迫阶级,主张在推动中国革命不断走向成功的同时,也要帮助全世界的被压迫阶级进行反抗压迫阶级的斗争。随着时代的发展,中国共产党的反帝立场逐步转换成为反霸立场。改革开放后,党的全球治理观转变为重点参与国际经济大循环和促进南北对话、南北合作、南南合作上。十九大提出的共商共建共享的治理原则,是中国共产党首次提出的具有引领性内涵的国际治理原则,意味着中国共产党希望通过中国的发展带动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一起发展,并建立合作共赢的国与国关系。国际治理原则是区分党的全球治理观变迁的重要维度,显示了中国共产党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对国际合作主要矛盾及其现实解决方法的思路,也反映了中国关于世界和平发展全局中自身所处地位及其贡献途径等重大问题的核心关切。

  

   2. 国际制度观

  

   国际制度观是指中国共产党关于国际制度的基本立场及看法。国际制度主要指国际社会在国际安全合作、国际经济合作、国际文化交流等诸多领域中通过谈判而将共识固定下来的互惠性规则、原则和组织或机制。中国共产党的国际制度观可以概括为三个方面:第一,中国加入国际机制要有利于实现本国的国家利益,要有利于中国融入国际社会,一定要让中国在世界上“站起来”;第二,中国作为大多数国际机制的参与者而不是建立者,应致力于改变其中不公正不合理的地方,希望为更多中小国家发出维权声音;第三,中国加入甚至引领国际机制建设,都是为了人类共同利益而不是为了谋求一国私利和霸权。从根本上讲,100年来的国际制度都是资本主义生产体系主导下的世界秩序的组成部分,这是由这个大时代的世界经济基础所决定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处于这个国际政治格局下的国际制度必然要服务于资本主义的世界秩序,这也是中国共产党在很长时间内都对国际制度进行批评的主要原因所在。然而,自从十月革命、中国革命等社会主义革命在东方相继取得成功后,特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过去40多年里取得了辉煌成就并进入人类命运共同体建构的新时代后,世界秩序正在发生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共产党开始发挥越来越多的国际作用。

  

   3. 国际正义观

  

   关于正义的探讨一直是政治哲学领域的重要话题。平等正义原则指的是各国拥有在国际上追求平等的生存权与发展权,这是实现国际正义的最根本的原则和基础。公平正义原则更多指的是经济层面,也就是在国际经济层面要实现平等互利,这是平等正义的延伸,因为公平正义原则就是要求实现互惠,并且尽量为小国提供更多机会以实现国家的发展。众所周知,追求公平正义是人类的崇高目标,而全球治理则是有关全人类利益的事业,没有国际正义观的全球治理必然是霸权治理。[12] 马克思主义本身不仅包含了丰富的公平正义思想,而且还是关于人类正义和人类解放的科学理论体系。在此指导思想下,中国共产党把追求民族独立、促进国家平等与实现“世界大同”作为治国理政的初心,把伸张国际正义作为中国外交的一个主要使命。[13] 因此,在中国共产党的推动下,国际正义观在未来将不断得到发展,全球治理也将更加普惠于世界人民。

  

   4. 国际责任与使命

  

   马克思主义始终都以人类解放为己任,因此,国际责任感和使命意识一直都是中国共产党全球治理观的一个重要内容。中国共产党的国际责任感和使命意识主要体现在维护好国家利益的同时合理关切人类进步事业,并有决心带领中国人民在各个历史阶段努力奋斗,以便早日实现本国现代化和全球治理体系变革,为人类作出更多的贡献。中国共产党自诞生之初就怀有爱国主义与国际主义情怀,其爱国主义的目的就是实现合理的民族国家利益,其国际主义的目的则是在追求自身国家利益的同时也重视国际合作。[14] 由于党对国家利益与全球利益的关系的判断会发生变化,党的任务使命在不同的历史阶段也会不断发展创新,因此,中国共产党的全球治理观也会发生相应的改变。但是,对国家利益及全球利益关系的看法不仅体现了中国共产党的国家责任感,也体现了其国际责任感。中国共产党经过长期的摸索,终于找到了符合中国国情的道路,这不但需要中国发展本身国力,还需要积极推动整个世界的发展,因而需要有高瞻远瞩的国际视野和高度的国际责任感。

  

   只有当上述四个变量同时发生明显的内容更替时,我们才可以判断党的全球治理观也发生了变化。在此变化过程中,国际治理原则所发挥的作用是引导和提供变化的动力,不仅表明了党的全球治理在不同阶段里所关切的核心问题有所不同,而且还意味着党的全球治理观也发生了重要转变;加入更多国际机制甚至引领机制建设,不仅体现了党对国际制度态度的转变,也是中国对全球治理作出的实际贡献;党的国际正义观内涵的不断丰富保证了其全球治理观更加被世界各国所接受;而国际责任感与党的使命意识则协调着国内治理与全球治理之间的关系、人类利益与国家利益之间的关系。总体上看,把握全球治理的契机以实现中国共产党在不断历史阶段的任务使命,是党的全球治理观不断发展的内在动力。

  

   (四)中国共产党全球观变迁的阶段划分

  

   研究中国共产党全球观变迁的规律首先需要我们对其100年来的发展历史进行分期(见表1),这主要是基于历史研究传统的需要,因为对党的外交指导思想、行为依据和具体观念的研究必须要放在不同的历史阶段中才能看清楚其变化原因所在和发展的趋势,才能揭示出其历史发展的规律。本文以两个历史转折点为标志将中国共产党全球观发展演变的历史过程划分为三个阶段:一个标志是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成功召开;另一个标志就是十八大的成功举办。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成功召开是中国共产党的国际秩序观首次发生变迁的重要转折点。以此为起点,中国的国际角色与国际责任伴随着国际政治格局与形势的改变开始发生重大改变。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上,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做出了将党的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的重要决策,党在思想、政治、组织等领域里全面拨乱反正并实行改革开放的基本政策。在外交上,中国开始奉行“韬光养晦、有所作为”的原则,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从而成为国际秩序中的重要“融入者”。十八大的成功召开是中国共产党全球秩序观第二次发生变迁的重要转折点。本文将十八大作为中国共产党全球秩序观变迁的关键节点主要基于三个方面的考量:一是中国的国际角色与国际责任随着中国国力的不断提升在十八大前后开始发生重要的改变。2010–2011年间,我国的GDP达到了53.9万亿元。[15] 总量首次超过日本成为了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二是十八大之后中国参与国际秩序建设实践的深度和广度都得到了全方位的提升。截至2020年初,中国已和全球180 个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未建交国家仅剩16个,而且都是一些特殊的小国,[16] 从而构建了在大国外交、周边外交以及发展中国家外交三个层面上的全方位互动网络,这使得中国开始进入部分引领全球治理的新阶段。第三,十八大之后,党中央在实践基础上积极探索推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理论创新,逐渐形成了习近平外交思想的科学体系,[17] 在此思想指导下,认真应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不断调整自身的国际定位,果断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和“新发展格局”理论,着力开展中国特色大国外交,使中国共产党的全球秩序观与全球治理观呈现出明显的积极进取的时代特色。

  

   二、中国共产党全球秩序观变迁的规律

  

   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代表历史发展方向的实践型政党,其在不同时期都能够适时调整自己的指导思想,促进国际良性互动,平衡国际身份,从而对其全球秩序观的变迁产生了不同的影响,直接和间接地反映和体现了其全球秩序观的特征变化。因此,总结和发现中国共产党全球秩序观变迁的规律对于我们全面而深刻地认识中国共产党的全球观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一)党的外交指导思想决定其全球秩序观变迁的方向

  

   观念虽然是对客观现实的反映,但人作为意识主体具备主观能动性,进而使得科学的理论观念对现实世界的实践起到了科学的指导作用。中国共产党全球秩序观调整不仅是基于其对客观现实的认知与判断,更是基于其对自身经验的总结和反思。应当承认,党的外交指导思想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对其全球秩序观存在正反两个方面的影响:一是适时调整指导思想有助于建构党的全球秩序观;二是僵化落后的指导思想会阻碍其全球秩序观的发展。也就是说,党的外交指导思想是否能够实现恰当的调整和及时的变革决定了其全球秩序观变迁的角度和方向。

  

   1. 适时调整指导思想有助于建构党的全球秩序观

  

   党的指导思想是建构党的全球秩序观的基础,有什么样的指导思想,就会有什么样的全球秩序观。也就是说,党在不同时期的外交指导思想构建了其全球秩序观的主要内容。秩序观实际上是规律化、科学化、系统化的秩序思想体系,而党的全球秩序观就是基于外交指导思想之上的科学化、理论化的秩序思想的集合。全球秩序观属于国家总体外交工作思路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党的外交建设指导思想中的关键内容。因此,全球秩序观的发展也会伴随指导思想的变化而做出相应调整。

  

   党在不同时期的外交指导思想指引着中国对外政策的制定和实践。党的外交指导思想如果能适时做出因地制宜、符合历史发展潮流的调整,那么外交政策就可以不断推进中国参与国际秩序建构的进程。这一点在两个重要的历史时期里表现得非常明显。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817.html
文章来源:《国际观察》2021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