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瑞华:刑事诉讼法的思维方式

更新时间:2021-03-31 09:56:17
作者: 陈瑞华 (进入专栏)  

  

   2021年3月11日下午1点,北大“法学阶梯”入门讲座系列之二十四讲在北京大学第一教学楼101教室正式开始。本次讲座的主讲人是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陈瑞华老师。以下为讲座实录。

  

   一、导言

   什么是刑事诉讼?“刑事诉讼”的英文是Criminal Procedure/Procedings,其由两个词构成,分别为“犯罪”与“程序/诉讼”。简单来说,刑事诉讼解决的问题是犯罪问题,跟刑法密切相联系。犯罪一旦发生,除了在刑法上有所回应,如设定构成要件,规定刑事责任以外,在诉讼程序上也要有所回应。因此,刑事诉讼的第一个特点是解决犯罪问题的一种制度设计。犯罪现象一旦发生,不管是财产、暴力犯罪还是经济犯罪,国家都会启动相应的诉讼程序。其次,再看刑事诉讼的第二个特点,即国家要以何种方式处理犯罪问题。历史上曾出现过无数种方式,如军事镇压、水审、火审等,但都是特殊时期出现的,而无法延续至今。就当下而言,犯罪问题必须要纳入诉讼轨道之内,以诉讼的方式加以解决。

   所谓“纳入诉讼的轨道”,一般有三个基本特征,第一,要设置一个中立、公正的审判阶段。在侦查、起诉完结后,必须要有中立、公正的第三方裁判者,一般是法院加以审理。第二,要有平等对抗的控辩双方。尽管国家作为原告,但也必须以诉讼的方式充当指控一方参与诉讼。被告人尽管涉嫌犯罪,在未经审判之前都不能被视为有罪,需要有律师帮助行使辩护权。诉讼中必须要有平等对抗的控辩双方,否则便不能成为一种诉讼,而只是单方面的镇压而已。第三,必须经过一套法律程序。立案、审查起诉、一审、二审,只有经过这套完整的、合法的程序才能解决犯罪问题,才能确定是否追究刑事责任。总结来看,刑事诉讼的概念就是,国家将犯罪问题通过诉讼的方式加以解决的一个法律实施过程。

   与刑事诉讼关联的有三种诉讼,分别为民事、行政、宪法诉讼。宪法诉讼在中国尚未建立,目前仅处于理论层面。民事诉讼也是诉讼,区别在于其解决的是平等法律主体之间的民事纠纷。民事纠纷有很多,包括合同纠纷、侵权纠纷、婚姻纠纷等等。国家为解决民事纠纷所设置的程序是民事诉讼。刑事诉讼与民事诉讼最大的区分在于,民事诉讼程序遵循的是当事人处分原则,又叫“处分主义”,刑事诉讼实行的则是国家追诉主义,由检察机关代表国家提起公诉,不能随便撤诉、和解与调解。行政诉讼也是将一种纠纷纳入诉讼轨道,但处理的是行政争议。行政机关对相对人作出了行政处罚被认定为违法,就可能出现相应的合法性争议,即行政争议。将这些争议纳入诉讼轨道,便是行政诉讼,其最大特点是“民告官”,即相对人是原告、行政机关是被告。综合来看,民事诉讼处理平等主体之间产生的民事纠纷,行政诉讼处理个人与政府间发生的行政争议,刑事诉讼则是国家与个人之间发生的诉讼,其中,国家是原告,个人作为被告。如果将视线转向西方国家,在美国,如果是联邦案件,原告是U.S.,被告则是个人,在英国同样如此。

   国家规范刑事诉讼活动的专门法律叫刑事诉讼,与刑法一起构成了国家的“刑事法律”。对于刑事诉讼法发展的历史沿革,这里简要介绍下。随着沈家本清末改制,中国从西方引进了刑事诉讼法,但尚未实施便因辛亥革命爆发、清政府灭亡而流产。后来,这部法律由民国政府颁布,但随着1949年国民党下台而最终流产。我国1949年建国以来,长时间没有刑诉法,直到1979年基于法制恢复运动进程才出现了中国第一步刑事诉讼法。这部法律经过了多轮的修改,包括1996年的修改、2012年的修改、2018年的修改。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刑事诉讼法的司法解释,例如前段时间刚刚颁行的最高院司法解释,有600余个条文,影响非常大。法律加上司法解释,是刑事诉讼法规范的基本框架。

   刑事诉讼法发展的脉络主要有如下几点。第一,涉及国家司法体制的改革问题。司法体制改革主要发生在:一是法院的权威性越来越大,法院独立审判权、权威性、独立性不断加强;二是完成了监察体制改革;三是监察机关的法律监督地位逐步加强,对法院、公安机关的监督强度逐渐提升;四是公安机关的权力逐步削弱。第二,人权保障逐步加强。刑事诉讼法涉及到的最大难题是嫌疑人、被告人的权利保障问题。如何保障被告人的权利、保障辩护律师权利是刑事诉讼永恒的主题,甚至可以说,一部刑事诉讼法的历史就是人权保障的历史。这一层面的改革主要发生在:一是被告人的地位逐步得到加强,从1979年的“人犯”,到1996年改为嫌疑人或被告人,这是极大的进步。再如,1979年所有嫌疑人尤其是被告人在法庭上都要剃光头、穿黄马甲、戴手铐脚镣,而到2016年所有被告人都可以穿便装、西装或夹克,这就是去犯罪标签化改革。二是辩护律师介入越来越广泛。1979年律师只能在法庭上进行辩护,而在当下被逮捕拘留后24小时就要通知家属,可以委托律师,并且在审查起诉、一审、二审、死刑复核等阶段,律师都可以全方位介入。三是国家在保障人权的同时注重惩罚犯罪的科学性,兼顾惩罚犯罪和保障人权。惩罚犯罪有法律手段,要注重合法性,不能为打击而打击,刑诉法要引导或打击犯罪的活动,从而符合司法的规律。举几个例子,1979年到2018年逐步把惩罚犯罪、打击犯罪的活动纳入诉讼轨道,开始注重其科学性:如引入了秘密侦查手段,又叫技术侦查,把技术侦查手段纳入法治的轨道;再如,为了惩治腐败进行了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国家反腐败资源的有机整合,由监察委员会统一对反腐败案件进行调查,并设置了一套特别程序,将其纳入法治轨道。

   刑事诉讼法与刑法之间的关系是什么?两者都是国家处理犯罪问题的法律,是国家为处理犯罪问题而颁布的法律。但两者还有不同的地方,刑法主要规定的是犯罪概念、犯罪要件和刑事责任,被称为刑事实体法。与刑法不同,刑事诉讼法尽管是解决犯罪问题的法律,但确立的是国家解决犯罪问题的方法、步骤、过程与阶段,规定了诉讼角色以及审判方法等。概括一下,刑事诉讼法有保障刑法实施的功能,任何一个案件只有经过完整的刑事诉讼程序才能适用刑法。但是,刑事诉讼法也不完全是保障刑法实施的工具和手段,还具有两个独立价值:一是刑事诉讼程序可以塑造、影响、决定一个案件的实体结局;二是刑事诉讼法具有保障人权的功能,保障所有嫌疑人、被告人同国家对抗的权利。正如美国《联邦宪法修正案》中的正当程序条款所言,没有经过正当程序,任何人不得被剥夺自由、财产乃至生命。

   最后,再谈谈刑事诉讼法和宪法的关系。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与刑事诉讼法有两层关系。第一,刑诉法是根据宪法制定的部门法。第二,宪法上所规定的权利要靠刑诉法才能得到保障,例如中国《宪法》中所规定的住宅不受侵犯、通讯秘密不受侵犯、不被任意搜查、扣押、逮捕的权利,都需要靠刑诉法加以实现。因此,刑诉法有两个外号,分别是宪法的适用法,保障宪法得到适用,以及小宪法,实现宪法所保障的人格尊严、隐私和人身自由。

   在对刑事诉讼法的理解上,一直存在着普通人思维方式与法律人思维方式的明显差异。有些时候,对于刑事诉讼法的一些理念和概念,普通人甚至会与法律人在思维方式上发生一定的冲突。因此,学习和研究法律的人,要真正进入刑事诉讼法的规范世界,就需要弄清楚刑事诉讼法的基本思维方式。这对于我们深入认识这部法律的精神和品格是非常重要的。

  

   二、静态的“程序”与动态的“过程”

   按照普通人的思维方式,刑事诉讼程序是一个静态的程序规则,用英文表达是procedure,司法过程就是适用实体法规范的过程,它大体遵循演绎推理的程式,根据司法机关认定的案件事实,将实体法的规定适用到个案之中,而诉讼程序,无非是保障实体法得到实施的手段和工具而已。所以,静态意义上的程序法是相对于实体法而存在的一套法律规范,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保证实体法得到实施的方案、步骤和手续。

   但是,除此以外,法律程序还有“动态”的一面,用英文表达是process,刑事诉讼程序既是静态的一套方法、步骤和手续,也是动态的,相对结果而言的法律实施过程。这一过程有起点和终点,在法律程序启动之前,任何诉讼结局都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和不可预测性,要经过完整的诉讼过程之后才能最终形成。因此,动态的刑事诉讼程序对于案件诉讼结局具有塑造、影响甚至决定性的作用。

   按照程序法的思维方式,程序法不仅仅是保障实体法实施的工具,还具有自己的独立价值。实体法与程序法不仅具有目的和手段的关系,还具有结果和过程的关系。从动态的角度看,刑事诉讼程序一旦启动,就会按照刑事诉讼法所设定的步骤、方式、方法向前发展,并可能出现多种诉讼结果。通常的结果是,经过立案、侦查、起诉等审判前程序,并进一步经过第一审、第二审乃至死刑复核程序,案件最终被证明属于犯罪案件,被告人被认定有罪,法院最终根据认定的案件事实来实施了刑法规范。但是,正如很多案件所显示的那样,法院经过审判,也可能认定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检察机关指控的罪名不成立,被告人被宣告无罪。这种无罪判决一旦宣告,即意味着检察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不能成立,被告人将被视为无罪的人。既然犯罪事实都得不到确认,那么刑法的适用也就无从谈起了。

   在刑事诉讼过程中,司法机关不仅可以作出事实不清、指控罪名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还可以对侦查人员违反法律程序的行为作出裁决。例如,对于侦查人员通过刑讯逼供等违法手段所获取的有罪供述,法院可以作出排除非法证据的裁决。不仅如此,二审法院发现一审法院违反法定诉讼程序,影响公正审判的,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这种审判既不存在认定被告人有罪的活动,也不包含对被告人科处刑罚的过程,其实质在于对侦查人员、一审法院违反法律程序的行为进行司法审查,并对这些违反法律程序的行为实施制裁。很显然,这种审判也不是为实施刑法而进行的司法活动,而是为保障刑事诉讼法本身的实施而举行的司法审查活动。

   如此看来,刑事诉讼程序不仅仅属于保障刑法实施的活动,还属于一种自主性的法律实施过程。诉讼程序的起点是立案,一旦立案决定下达,诉讼程序就启动了;其终点是生效判决的作出,一旦判决生效,刑事诉讼程序也就戛然而止。所有法律关系都发生在这一过程当中,立案之前没有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概念,只有被调查人;判决生效以后,被告人的身份立即终止,要么转化成犯罪人,要么转化成无罪的人。作为法律实施过程,刑事诉讼程序确实要以犯罪行为已经发生、行为人涉嫌实施犯罪行为为逻辑前提,但它一旦启动,就对案件的诉讼结果具有独立的塑造作用。诉讼程序不仅可以将一个刑事案件的“犯罪”属性加以否决,将被告人的“犯罪人”身份予以取消,还可以对违反刑事诉讼法的行为本身加以制裁,追究法律责任。没有经过一个完整的刑事诉讼程序,任何人都不能转化为犯罪人,任何案件都不能被称为刑事案件,任何刑法规范也都无法得到实施。

在涉案财物方面也是如此,只有经过完整的诉讼过程,判决生效时,才能对公民和企业的涉案财物作出最终的处置,对认定为赃款赃物的部分予以追缴,对被害人财物予以退赔,与犯罪无关的合法财产予以返还,前期已经先行处置的合法财物则需要进行赔偿。所以刑事诉讼程序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所有诉讼权利都发生在这一过程当中,此间被追诉、可能被追究责任的人具有法定的诉讼地位,而且案件结果处于不确定的状态。辩护人的地位也存续于这一过程中,立案前没有辩护人的角色,最多只是提供法律帮助的律师,生效判决后辩护人身份到此终止。因此,根据刑诉法的思维方式,根据动态的过程这一概念,可以得出两个结论:第一,在立案和生效判决之间的过程当中产生刑事诉讼的法律关系。第二,不管是嫌疑人或是被告人,他们的辩护权都发生在这一动态的过程当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79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