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胡志勇:英国“印太”认知及行动

更新时间:2021-03-26 22:57:53
作者: 胡志勇  

  

   英国自1967年决定退出苏伊士以东放弃在亚洲太平洋地区的参与和发展之后,经过半个世纪再次调整到原来的外交战略,“重回亚太(印太地区)”成为英国对外政策的主基调。2014年英国发布了《英国国家海洋安全战略报告》,强调英国在印太地区拥有“重要政治与经济利益”,包括“从东海和南中国海通过马六甲海峡延伸到印度洋”的“东部走廊”,连接直布罗陀海峡与苏伊士湾、红海、亚丁湾和波斯湾的“南部走廊”以及连接欧洲和美国的大西洋“西部走廊”成为英国海上安全目标,以确保在英国海洋区内至关重要的海事贸易和能源运输路线的安全。

   尽管英国至今尚未正式公布其“印太战略”,但英国一直积极追随美国的“印太战略”,2016年10月,英国首相特雷莎·梅提出“全球英国”理念,主张英国要“超越欧洲”并在更广阔的全球层面发挥新作用,使英国重新获得全球身份及影响力。英国有意转向亚太地区,将印太地区作为践行“全球英国”构想重点地区的政策导向,开始更加关注印太地区事务,强调在印太地区发挥安全作用,高调鼓吹海上军事行动(通过军舰独闯争议海域、航母巡航),主动塑造印太战略环境,加强与美国的战略互动,加强和南海域内外国家以及南海主权声索国的双边军事合作,通过联合军事演习、防务对接、出售海军与海监装备、培训知识等手段,不断强化和扩大英国在印太地区政治、经济和安全存在,加强在印太地区的军事部署,强化与印太地区国家安全合作,以扩大英国在印太地区的影响力。

   在外交领域,在“全球英国”战略构想下,英国界定了其印太战略的主要目标包含以下两个方面:坚定地重返苏伊士运河以东,体现并加强英国在印太地区的安全存在。与印太主要经济体缔结贸易协定,为“脱欧”后的英国发展与印太地区经贸关系作准备,以冲抵英国“脱欧”后在欧洲的战略损失。

   2019年英国外交政策文件中,用“印太”取代了“亚太”,英国在政府内的外交、联邦和发展办公室任命了一个新的印度洋-太平洋总干事,其外交政策的重大调整已经开始,可能会推动英国成为那些重视自由开放国际秩序的国家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一个重要伙伴。借“印太战略”平台推行“全球英国”理念,重返亚太。英国重视印度的作用,视其为英国在印太地区重要的战略支点与可倚重的合作伙伴。英国也积极加强与日本在有关印太地区事务的合作。而且,英国不断插手东亚、东南亚和南亚事务,注重盟友和伙伴的支持性作用,积极争取成为东盟的官方对话伙伴。

   英国主张在国际层面发挥安全领导作用,以增强英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推动日美英三国在印太地区进一步安全合作,提升在印澳新等英联邦国家中的影响力,彰显英国在印太地区的军事存在。英国试图在“脱欧”后,将构建全球新角色作为退欧后国家发展的远期目标之一,重塑大国形象,以继续维护英国在印太地区的战略利益。

   而且,英国还积极利用担任2021年七国集团轮值主席国的机会邀请澳大利亚、印度、韩国参加七国集团峰会,将“G7”变为“G10”,从而实现由“民主七国”到“民主十国”的倡议。

   在安全领域,英国积极紧随美国,强化在亚太地区安全合作。2019年1月, 英国“阿吉尔”号护卫舰和美国“迈克坎贝尔”号导弹驱逐舰在南海地区举行了首次联合军事演习,涉及通信等内容。2月,英国“蒙太古”号护卫舰和美国“瓜达卢佩”号补给加油舰在南海海域依照“北约程序”进行了补给安全联合演习。

   英国还积极加强与日本的盟友关系,将英日关系打造成面向全球性海洋同盟的新型战略伙伴。2017年9月,英日签订《安全合作联合宣言》。该宣言强调双方在印太地区的合作,支持加强英国在印太地区的“安全参与”,互相提供后勤、技术和专业支持。2017年12月,英国与日本“2 + 2”(外务+防卫部门负责人会议)在伦敦举行,双方就“在海洋领域维持基于规则的秩序”,“支持制定有效的南海行为准则”达成共识。英国还多次分别派护卫舰到日本,与日本海上自卫队举行联合训练或联合军事演习,英国的护卫舰在返回英国途中驶经南海,以显示英国海军在南海的军事存在,挑衅中国。英国皇家海军与日本自卫队以及美国海军的潜艇和侦察机,首次在太平洋地区举行了美英日三国联合军事演习,以海上控制、岛礁争夺、登陆作战成为主要演练内容。英国皇家海军还与美国海军首次在南海地区举行了通信训练和其他课目的联合军事演习。

   2018年12月,英国皇家海军“阿盖尔号”护卫舰与日本“出云号”直升机航母、美国海军核动力攻击潜艇和P-8A“波塞冬”海上巡逻机进行了联合军事演习。2019年3月,英国皇家海军舰艇23型“蒙特罗斯号”护卫舰访问日本,并与日本海上自卫队和美国海军进行了三方反潜作战演习。这是与美国和日本进行的第二次三边演习。

   英国和澳大利亚之间的安全合作主要集中在防务对接、联合军演与军售等方面。2018年7月,英澳举行了“2+2”会谈,发表了《英国与澳大利亚:21世界的动态伙伴关系》联合声明,强调航行自由与飞越自由, 要求南海争端方必须以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方式和平解决争端, 遵守南海行为准则。与此同时,英国向澳大利亚出售9艘价值200亿英镑的26型反潜护卫舰,这是英国加强在印太地区战略利益意图的最新表现,以提高英国皇家海军在全球的影响力。另外,英国“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战斗群将完成在西太平洋地区的首航,通过航行自由宣示行动,增加在印太地区的存在感。

   2018年12月,英国公布了《动员、现代化和转型防御:现代化防御计划报告》,强调英国通过双边关系、“五眼联盟”(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和《五国防御协议》(英国、澳大利亚、马来西亚、新西兰和新加坡)小组等机制增加在印太地区的存在,不断提升英国在印太地区安全地位,扩大其全球影响力。

   《五国防御协议》旨在马来西亚或新加坡面临直接威胁的情况下进行商议。而且,英国和澳大利亚将通过操作F-35,P-8“波塞冬”海上巡逻机和E-7“楔尾”空中早期预警和控制飞机,进一步加强双方军事互操作性与协同能力,强化在印太地区更深入的海上安全合作。

   英国还将战略触角伸向其久违的亚洲,要加入到美国遏制中国的全球特别是印太网络中。2020年11月,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表示,“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2021年开始在地中海、印度洋和东亚地区进行为期20年的部署。“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战斗群进入印度洋-太平洋的关键地带活动,成为英国参与威慑中国计划的开端。

   2021年1月,英美两国签署2021年航母战斗群部署联合协议,以英国“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为核心,在今年组成英美联合航母战斗群,美国海军和海军陆战队将派出一支F-35B“闪电II”战斗机分遣队,以及美国海军的“沙利文”号导弹驱逐舰一同部署。英国航母战斗群将部署在亚太地区,与美军的合作将为首次部署铺平道路。该航母战斗群预计将在2023年底达到全面作战能力。

   在加强与传统英美特殊关系的同时,与美国、日本一起“巡航”亚太可提升英国的国际地位。

   日本和英国计划在2021年2月举行“2+2”(外长、国防部长)会谈,推进航母战斗群在西太平洋进行联合军事演习,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区对抗中国。

   英国期望通过向亚太地区部署航母,展示其海上实力,维持其在国际上的影响力。

   2016年以前的英国的南海政策基本上在南海争端问题上不选边, 不支持任何一方;强调航行自由;希望任何当事方不激化现有矛盾, 通过对话而非武力解决南海问题;通过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方式解决南海争端。英国也没有加入美国主导的“航行自由”行动,没有穿越争议海域, 也没有巡航南海。

   尽管2016年以前英国主要通过外交言辞对南海问题表明态度,但此后积极派遣军事力量介入南海事务。2017年7月,时任英国外交大臣的鲍里斯·约翰逊访问澳大利亚,表示英国在建中的两艘航母建成后的首要任务就是去参加自由航行,将派遣战舰到中国南海区域。2018年2月,英国反潜护卫舰“萨瑟兰”号(Sutherland)穿越南海宣示航行自由权利。英国与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文莱等南海声索国通过多种方式发展海上安全合作。2017年12月,英国菲律宾签订《防务安全合作备忘录》,并向菲律宾提供了先进的“海上监视”和“空中防御”等设备。2018年1月,英越第六次双边战略对话在越南河内举行,双方就政治外交、贸易投资、教育培训、科学技术与国防安全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讨论。并发表了《英越联合公报》,强调南海争端的解决应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为准则。2018年12月,英越举行了首次双边防务对话。2019年以来,在英国“脱欧”的同时在印太地区示强,积极强化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区存在,宣布将派遣海军船只前往中国南海地区,英国国防大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将在太平洋地区的文莱、新加坡等国建海外军事基地,积极配合美国的“印太战略”,标志着脱欧之后英国外交转向“印太”,以体现英国在印太地区的军事存在。

   “后脱欧时代”的英国为了摆脱内外交困不利局面,强化“全球英国”战略的落地,转向“印太”,使之成为英国脱欧后拓展贸易网络、弥补脱欧损失的关键地区。英国的“印太战略”遂成为一个集贸易、外交、防务为一体的综合性战略。

   在经济领域,英国积极加强与印太地区国家经贸合作,主动寻找新的地区贸易伙伴,推进自由贸易。英国非常重视《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被认为是其贸易转向“印太”的重要路径。2020年6月,英国宣布将寻求加入CPTPP,得到了部分成员支持。英国希望借加入CPTPP强化与各成员国之间的经贸合作,并参与塑造印太地区经济规则,不断强化与印太地区国家的经贸合作,扩大英国在印太地区的影响力。

   自“脱欧”以来,英国已与CPTPP中的7个成员签署了深度不同的双边贸易协议。2020年10月,英国与日本达成了自贸协定,英日战略关系随着两国签署自贸协定而得到加强,2020年12月,英国与越南完成了自贸协定谈判(随后签署了自贸协议)。而且,英国与新加坡签订了自由贸易协议,与加拿大签订了延续性贸易协议,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自贸协定谈判也在进行中。2021年2月1日,在正式退出欧盟一周年之际,英国正式申请加入CPTPP,成为第一个申请加入该组织的“非发起国”,以发展新的伙伴关系,成为全球自由贸易的倡导者,并为“脱欧”后的英国经济注入强心剂,为英国金融业、电子贸易等服务业创造新的机会,巩固伦敦的全球金融中心地位。为英国争取更多贸易与投资机会,有助于英国实现贸易关系多元化,减轻贸易摩擦带来的风险,更好地应对新冠疫情的冲击。

   英国的“重返印太”力图扩大其在印太地区的影响力。缘由在于英国启动“脱欧”以来,导致英国国际地位下滑以及在欧洲的地位下降。英国派遣海军积极进军印太地区显示出英国决心维护其国际地位,重塑自己的大国形象。派遣航母前往日本将有助于加强日英战略关系。向日本近海派遣舰队也有助于提高英国、美国和日本海军之间的协同作战能力。英国决定在东南亚地区建立军事基地是对美国的“印太战略”的一种战略上的补充和支持。“脱欧”后英国计划在印太地区发挥更大的作用。尽管英国雄心勃勃,但目前英国海军主力舰只不足,其实力尚不足以完全支撑英国“回归”印太地区,英国恐在印太地区难有作为。而且,英国“回归”印太,也将遭到印太地区内国家的强烈反对。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727.html
文章来源:中评社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