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须隆:且看拜登政府如何在对华关系上拨乱反正

更新时间:2021-03-22 22:57:15
作者: 陈须隆  

  

   察看当今国际形势,有两条主线可循,一条是新冠疫情的发展及其应对;另一条是国际关系的裂变及重塑。这两条主线相互交织、相互作用,使得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进,也给各国的内政外交带来深刻影响。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拜登团队赢得总统大选,开始上台执政。毋庸讳言,如果没有新冠疫情的暴发给美国社会与经济带来的灾难性影响,拜登就几无可能胜选。正所谓“自作孽不可活”,在对华关系上大肆制造“政治病毒”的特朗普政府被新冠病毒搞得狼狈不堪,使其在疫情防控失败上收获了颇具讽刺意味的“美国第一”。在很大程度上,新冠疫情改变了美国大选态势,特朗普的败选在情理之中,其对华恶毒的“甩锅”策略终究无力回天。在历史性的丑剧和闹剧中,特朗普政府下台,留下美国前所未有的大分裂和“被颠覆的世界”,还有对华关系的“烂摊子”。拜登政府面临的是被特朗普政府极度破坏而“遭遇了两国建交以来前所未有的严重困难”的中美关系。

   一、建制派回归能否带来美国对华关系上的“拨乱反正”

   拜登上台执政意味着建制派的回归。与“政治素人”特朗普不同,拜登堪称“政治达人”,具有十分丰富的从政经验,更懂政治,也更讲政治,处理问题会更加老道和稳健。从拜登的从政经历看,他熟悉外交政策和国际事务,自诩“我相当了解美国外交政策”“我知道如何做好国际事务方面的工作”。拜登曾先后四次访华,相比特朗普,他对中国有更深的了解。拜登政府势必会跟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的世界观和“极限施压”的做派划清界限,强调“美国回来了”“外交回来了”“恢复美国在世界上的地位”“以力量取胜”,宣称盟友是美国外交的“最大资产”,扬言要以民主价值观对抗更多的威权主义。拜登政府将更加重视国际机制的作用,力图赢回美国在多边舞台的领导地位。拜登的执政团队网罗了建制派的精英,汇集了各个领域的顶尖人物。国务卿布林肯、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印太协调员”坎贝尔等将成为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主要操盘手。总体看,建制派的回归将使美国的对华政策更具理性、更有章法、更可预测、更趋稳定。

   值得关注的是,拜登当选总统后,美中两国的有识之士,都使用了具有“拨乱反正”意味的英文词reversal,用以表达双方欲逆转美中关系下滑趋势、重新拉回正轨的愿望。实际上,美方朝着“拔乱反正”方向接连迈出了几个“一小步”。其一,1月21日,在拜登就职总统第二天,美国国务院网站删除了两项涉华政策议题:中国威胁和5G安全。其二,1月26日,拜登总统发布行政令,禁止使用“中国病毒”这一歧视性用语。其三,1月27日,拜登总统表示,多数对“名称与中国共产党军工企业名称相近但不完全相同”的公司的投资,在5月27日前是被允许的,从而将原定1月28日的期限推后。其四,1月27日,布林肯国务卿到国务院上班当日为中美关系定调:美中关系是今后世界上最重要的关系,尽管两国之间存在一些紧张的问题,但仍有很大的合作空间。其五,2月3日,美国国务院表示,美国支持一个中国的政策没有变。其六,2月4日,拜登总统在国务院发表上任以来的首个外交政策专题演讲时表示,“我们也做好与北京合作的准备,当这么做符合美国利益的时候。”

   可以断言,美国建制派的回归虽然不能消除美中两国之间的结构性矛盾,未必能降低两国战略竞争的强度,但在相当程度上将使得美国对华关系更具理性、更有责任心,切实修正特朗普政府的错误对华政策,逐步迈出改善对华关系的若干“一小步”,化作对美中关系的“拨乱反正”的一大步,推动两国关系沿着正确轨道向前发展。

   二、拜登政府发展对华关系将受哪些内部因素的制约

   虽然拜登总统宣称“美国回来了”,但实际上他所面对的是一个“美利坚分裂国”。抗疫失败和大选乱象暴露了美国民主的脆弱性和政治衰败,党争极化、种族矛盾激化、城乡差距拉大、贫富鸿沟加深等加剧了国家认同危机。尽管建制派成功复辟,但反建制派的势力依然强大,并伺机卷土重来,对建制派形成很大牵制。尽管特朗普败选,但他仍赢得了7400多万美国选民的支持,这股力量立场坚定、斗志高昂。特朗普倒台了,但特朗普主义仍将大行其道,成为拜登政府挥之不去的羁绊。拜登政府深知“攘外必先安内”,但安内谈何容易!防控疫情、恢复经济、推动改革等内部事务,将耗费拜登政府的主要精力。

   拜登政府发展对华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要受到反华势力和所谓对华强硬派的严重掣肘。由于特朗普政府严重破坏了对华关系,误导了美国民众的对华认知,造成了不利于发展对华关系的国内政治氛围。有人鼓吹复活“麦卡锡主义”,以所谓价值观划线,企图把中国“打入另册”。①蓬佩奥之流则企图发动“新冷战”,并在国内形成一定的气候和机制支撑。拜登政府发展对华关系,需要排除这些企图开历史倒车的邪恶势力的干扰和破坏,不犯历史性、方向性、战略性错误,确保使美中关系朝着对两国和世界人民有利的方向发展。

   在发展对华关系上,拜登政府还需要破除“心魔”。一方面,美国持有根深蒂固的帝国心态、霸权逻辑和冷战思维,在对外关系中表现得傲慢、自大、霸道甚至狂妄。另一方面,伴随着其单极霸权地位的“历史性终结”,美国患上了愈发严重的“战略焦虑症”,明明是自身发展出了问题,却错误地将矛头指向“中国威胁”。本该以创新思维对待21世纪的大国关系,寻求合作共赢的大国相处之道,有人却偏偏要重走“冷战”老路,东施效颦一般模仿“冷战之父”乔治·凯南,炮制了一份遏华的“更长的电报”。且不说这犯了时代性错误,其对中美两国的判断均存在“根本性缺陷”,②注定是行不通的。它反映的不过是对“冷战”的迷信和对“冷战胜利”旧时光的迷恋。想复制历史旧梦的人,往往会被历史嘲弄。

   三、拜登政府将面对一个愈发强大自信而又更加开放合作的中国

   中国愈发强大自信。迥异于美国的大分裂,经过抗疫的洗礼,14亿中国人民上下同心,更加紧密地团结在党中央周围,朝着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继续奋进,更加坚定了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2020年10月,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关于制定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为中国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擘画了宏伟蓝图、作出了战略部署,展现了光明前景。中国坚定贯彻新发展理念,积极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将更加从容自信地应对世界大变局带来的机遇和挑战。中国民族的伟大复兴愈发势不可挡,对中国搞“颜色革命”的企图更加彻底无望。今年,中共将迎来建党一百周年,宣布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将进一步向世人证明,中共绝非苏共,中国不是苏联,中共能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为世界谋大同,将始终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牢牢把握时和势,带领中国人民为人类进步作出更大贡献。

   中国将更加开放合作。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发展的一个重要动力就是对外开放。对外开放是中国的基本国策。自上世纪70年代末期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坚持打开国门搞建设,对外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同时坚持在对外开放中扩大和深化国际合作,寻求共同开放、合作发展。习近平主席指出,当前,在推动对外开放中要注意两点:一是凡是愿意同中国合作的国家、地区和企业,包括美国的州、地方和企业,中方都要积极开展合作,形成全方位、多层次、多元化的开放合作格局。二是越开放越要重视安全,越要统筹好发展和安全,着力增强自身竞争能力、开放监督能力、风险防控能力,炼就金刚不坏之身。③2021年1月25日,习近平主席在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议程”对话会上表示,中国将继续实施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坚定实施对外开放基本国策,着力推动规则、规制、管理、标准等制度型开放,持续打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发挥超大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为各国合作提供更多机遇,为世界经济复苏和增长注入更多动力。④习近平主席的重要讲话,向世界传递出中国致力于扩大高水平对外开放的积极信号,也彰显了中国与各国一道实现共同发展的坚定承诺。中国扩大对外开放,意味着新的合作机遇,预计未来10年累计商品进口额有望超过22万亿美元,这将为世界各国企业包括美国企业科技创新与业务增长提供强劲助力,为世界各国提供更加广阔的市场机会。⑤

   中国将坚决扞卫核心利益和民族尊严。无论对手是谁,也不管对手多么强大,中方绝不会吞下损害中国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苦果。无论时代如何发展,中国人民都要砥砺不畏强暴、反抗强权的民族风骨。中国人民不惹事也不怕事,在任何困难和风险面前,腿肚子不会抖,腰杆子不会弯,中华民族是吓不倒、压不垮的!新中国成立以来,一再向世人证明:“现在中国人民已经组织起来了,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办的”!⑥这将继续得到证明。

   四、拜登政府面对一个霸权主义愈发行不通的多极世界

   霸权国家愈发受到多极力量的制约。当今世界,国际格局正在发生深刻演变,“东升西降”“南升北降”难以逆转。中美之外的其他战略力量更加注重战略自主,加强横向联合,形成更加广阔的“中间地带”,增强对超级大国的制衡能力。因此,霸权国的优势地位不断受到削弱,其主宰世界事务的难度不断加大,单极独霸“好景不再”。而且,新冠疫情加剧了“东升西降”发展趋势,使得全球战略与经济的重心加速东移,进一步动摇了西方中心地位。

   西方大裂变仍将深化发展。除了美国的内部撕裂,英国脱欧对欧洲的撕裂还在上演,新近表现为疫苗之争;而欧美关系的裂痕不会因拜登上台就得以弥合,相反,面对更加复杂多变、难以预测的世界形势,欧盟更需要牢牢把握自己的命运,自主选择发展道路,继续寻求战略自主和安全自保,扞卫欧洲的地缘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将在国际舞台上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竞争将成为欧美关系的重要特点。欧美在贸易、数字税、科技企业监管、数字治理、北溪-2项目、波音与空客补贴等问题上纷争难免。拜登政府企图通过召开“民主国家峰会”构筑对华统一阵线。但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先后发出警告。默克尔在达沃斯论坛上表示,一个分裂的世界对许多国家而言并不公平,欧洲不会在中美之间站队。她说,“我个人希望(世界)不要形成阵营,因为这对很多社会来说并不公平。比如一边是美国,一边是中国,而必须加入其中一方绝对不是欧洲的自我定位。各方肯定是既有共同的理念和立场,又有不同的利益诉求。所以我不赞同进行数字领域的‘完全脱钩’,甚至由此去推动整个国际社会的分裂。”⑦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美国大西洋理事会的一场讨论中表示:“即使欧盟与美国有共同价值观,但也不应与美国联合起来对抗中国。”马克龙警告称,联合对抗中国“极有可能”引发冲突,结果将适得其反。⑧显然,欧盟将根据自身利益,实行有别于美国的对华政策。

   确定无疑的是,在21世纪的今天,虽然美国把世界拉回大国竞争的新时代,但美国称霸愈发艰难,代价更加高昂。展望未来,可以断言,“霸权政治的悲剧”将难以避免,“国霸必衰”的铁律必将得到进一步验证;国际体系中的一个霸权取代另一个霸权将变得愈发不可能,国际关系民主化法治化是大势所趋,共进共赢的大国竞合关系是出路所在。

   五、中美关系该何去何从

中方已发出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的明确信息。习近平主席在致电祝贺拜登当选美国总统时指出,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不仅符合两国人民根本利益,而且是国际社会的共同期待。希望双方秉持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精神,聚焦合作,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向前发展,同各国和国际社会携手推进世界和平与发展的崇高事业。2021年1月29日,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北京以视频方式会见出席第十二轮中美工商领袖和前高官对话的美方代表时强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657.html
文章来源:《中国评论》月刊3月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