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谦:论党内法规制定权限的科层化事项配置

更新时间:2021-03-20 23:41:43
作者: 赵谦  
新旧规定依循同一机关的不同颁布时间来具体判断,特别规定则依循同一机关在适用时间、地点、主客体等方面的特别限制来具体判断。例如,1991年《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审理党员违纪案件工作程序的规定》和1994年《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案件检查工作条例》皆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先后制定,属于典型的同一机关围绕同一类事项制定的同位阶党内法规。前者的第7条第2款[13]和第3款[14]分别就移送审理案件材料予以了两类各四项的列举式清单规定,后者的第41条[15]则就移送审理案件材料予以了七项的列举式清单规定。两者存在明显的模糊重复规定之隐性事项冲突,则应基于新规定与特别规定优位原则,以后者第41条的规定以及1994年《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案件检查工作条例实施细则》第41条、第42条、第43条的实施性规定为准据而予以适用。该类隐性事项冲突的弥合目标应指向建设性备案审查,并参照采取“责令撤销”措施,来推动该类旧规定、一般规定之同位党内法规完成《制定条例》第37条规定的“专项清理”。

  

   针对不同机关制定党内法规的同位阶事项冲突,《制定条例》第32条第2款的规定虽然仅涉及“不同部委制定的”之部门党内法规层面,而确立了“党中央”之共同上级干预原则。例如,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制定的1996年《中共中央纪律检察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部关于保护检举、控告人的规定》和作为党中央工作机关的中共中央办公厅制定的2020年《纪检监察机关处理检举控告工作规则》,皆是同位阶的部门党内法规,而分别基于不同部门的职责履行考量,就检举控告人保护事项予以了规定。前者的第4条和后者的第47条皆就检举控告保密要求予以了列举式清单规定,并存在较大幅度的事项交集。但前者第1项[16]之“无关人员不在场”规定和后者第4项[17]之“宣传报道”规定则属于各自的差异化特有规定,既可择其一适用、可兼有适用、亦可皆不适用,从而诱发一定的选择适用困境使得相关规定流于形式。该类隐性事项冲突的弥合目标亦应指向建设性备案审查。近期措施即参照适用“责令改正”,来推动该类不同机关制定的同位阶党内法规完成相应衔接性修改;远期措施即参照适用“责令撤销”,来推动作为其共同上级机关的“党中央”整合相关规范而出台相应的中央党内法规,并完成《制定条例》第37条规定的“即时清理”。

  

   五、结语

  

   党内法规制定权限作为一个凸显实体、程序羁束性的规范意义概念,是彰显党内法规独有规范特性的一类范畴载体。所涉制定主体相应权力的特有属性,往往需要通过制定权限的具体事项配置来得以显明。党内法规的金字塔式效力位阶等级结构已然确立,则有必要基于效力位阶差异性来探究其制定权限的科层化事项配置。制定中央党内法规的专属权限事项范围应分别凸显其立场、原则与践行之方向型事项表达,组织、自身建设、领导与监督保障之制度型事项表达,导向性、过程性特色与非常态化、阶段性特色之问题型事项表达。制定部门党内法规与地方党内法规的专属权限事项范围则应分别凸显其形式、实质要求之配套规定事项表达,领域结构性、层级区域性之职责履行事项表达,实体性、程序性要求之特殊授权事项表达。不同位阶党内法规亦有可能就非专属的同一类事项作出不同规定,而生成显性或隐性事项冲突。各类事项冲突的弥合目标应指向建设性或惩戒性备案审查,并以相应措施来推动所涉党内法规完成修改、清理或整合。基于此,尝试解构制定不同层级党内法规的权限事项表达要旨与相应的事项冲突弥合规范,有助于显明相应权力的特有属性并为该类党内法规范畴载体研究奠定基础。

  

   注释:

   基金项目:武汉大学党内法规研究中心2019年度委托课题:“党内法规制定权限研究”,批准号:IPLR(2019)N05。

   [1]王贵松.行政裁量:羁束与自由的迷思[J].行政法学研究,2008,(4).

   [2]金岳霖.形式逻辑[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

   [3]李林.科学定义“党内法规”概念的几个问题[J].东方法学,2017,(4).

   [4]李树忠.党内法规与国家法律关系的再阐释[J].中国法律评论,2017,(2).王勇.再论党内法规与国家法律间的关系[J].理论与改革,2017,(3).周望.论党内法规与国家法律的关系[J].理论探索,2018,(1).

   [5]操申斌.党内法规与国家法律协调路径探讨[J].探索,2010,(2).马立新.党内法规与国家法规规章备案审查衔接联动机制探讨[J].学习与探索,2014,(12).秦前红、苏绍龙.党内法规与国家法律衔接和协调的基准与路径——兼论备案审查衔接联动机制[J].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大学学报),2016,(5).

   [6]王振民.党内法规制度体系建设的基本理论问题[J].中国高校社会科学,2013,(5).王建芹.法治视野下的党内法规体系建设[J].中共浙江省委党校学报,2017,(3).莫纪宏.党内法规体系建设重在实效[J].东方法学,2017,(4).

   [7]韩强.论健全完善党内法规体系[J].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学报,2014,(6).伊士国.论形成完善的党内法规体系[J].学习与实践,2017,(7).

   [8]徐信贵.党内法规的规范属性与制定问题研究[J].探索,2017,(2).

   [9]童彬.党内法规制定权和程序机制研究——以副省级城市和省会城市党委制定党内法规为例[J].探索,2018,(2).

   [10]管华.党内法规制定技术规范论纲[J].中国法学,2019,(6).

   [11][德]罗伯特·阿列克西(Robert Alexy).法律论证理论——作为法律证立理论的理性论辩理论[M]. 舒国滢译.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2.

   [12]付子堂.法治体系内的党内法规探析[J].中共中央党校学报,2015,(3).

   [13]王振民.党内法规制度体系建设的基本理论问题[J].中国高校社会科学,2013,(5).

   [14]宋功德.党规之治[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5.

   [15]王若磊.依规治党与依法治国的关系[J].法学研究,2016,(6).

   [16]陈光.党内法规在社区治理中的作用研究[J].中共浙江省委党校学报,2017,(3).

   [17]王建芹.法治视野下的党内法规体系建设[J].中共浙江省委党校学报,2017,(3).

   [18]李林.论“党内法规”的概念[J].法治现代化研究,2017,(6).

   [19]张文显.习近平法治思想研究(中)——习近平法治思想的一般理论[J].法制与社会发展,2016,(3).

   [20]薛刚凌.党的组织法基本问题研究[J].法学杂志,2020,(5).

   [21]游劝荣.地方党组织与国家权力机关相互关系运行机制研究[J].东南学术,2009,(1).

   [22]刘怡达.论纪检监察权的二元属性及其党规国法共治[J].社会主义研究,2019,(1).

   [23]秦前红、陈家勋.党政机构合署合并改革的若干问题研究[J].华东政法大学学报,2018,(4).

   [24]中共中央办公厅法规局.以改革创新精神加快补齐党建方面的法规制度短板[J].求是,2017,(3).

   [25]陈光.论党内立规语言的模糊性及其平衡[J].中共中央党校学报,2018,(1).

   [26]周望.党内法规制定主体研究:制度、实践与法理——兼论《中国共产党党内法规制定条例》的完善[J].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9,(3).

   [27]宋功德.全方位推进党内法规制度体系建设[N].人民日报,2018-09-27(007).

   [28]祝捷、王萌.论党内法规配套立规的政治逻辑及其制度实现[J].河南社会科学,2020,(2).

   [29]中办法规局法规处.新时代党内法规制度建设的有力引擎[J].秘书工作,2019,(10).

   [30]张晓燕.求真务实地研究和解决党内法规制度建设的重点、难点问题[J].中国党政干部论坛,2013,(9).

   [31]周悦丽.以地方为视角的党内法规体系建设研究[J].北京行政学院学报,2018,(4).

   [32]北大法宝网.法律法规检索[DB/OL].http://www.pkulaw.cn/,2020-07-25.

   [33]王圭宇.新时代党内法规同国家法律衔接和协调的实现路径[J].学习论坛,2019,(5).

   [34]周叶中.关于中国共产党党内法规体系化的思考[J].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5).

   [35]武汉组工网.我市党内法规制定试点工作方案获批[EB/OL].[2020-07-09].

   http://www.whzg.gov.cn/xwdt/41040.jhtml.

   [36]苏绍龙.论党内法规的制定主体[J].四川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5).

   [37]侯继虎.新时代党内法规体系化的法理逻辑与发展路径[J].政治与法律,2019,(4).

   [38]杨爱平、陈瑞莲.从“行政区行政”到“区域公共管理”——政府治理形态嬗变的一种比较分析[J].江西社会科学,2004,(11).

   [39]陈家建、边慧敏、邓湘树.科层结构与政策执行[J].社会学研究,2013,(6).

   [40]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中共中央完成党内法规和规范性文件第二次集中清理工作[EB/OL].[2020-06-18].http://www.gov.cn/xinwen/2019-04/11/content_5381519.htm.

   [1] 例如:1980年《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2015年《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2016年《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

[2] 例如:2016年《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2017年《中国共产党巡视工作条例》、2018年《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2018年《中国共产党支部工作条例(试行)》、2018年《干部人事档案工作条例》、2018年《社会主义学院工作条例》、2019年《中国共产党政法工作条例》、2019年《中国共产党重大事项请示报告条例》、2019年《党政领导干部考核工作条例》、2019年《中国共产党党员教育管理工作条例》、2019年《中国共产党机构编制工作条例》、2019年《中国共产党宣传工作条例》、2019年《中国共产党农村工作条例》、2019年《中国共产党党校(行政学院)工作条例》、2019年《中国共产党国有企业基层组织工作条例(试行)》、2019年《中国共产党农村基层组织工作条例》、2019年《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2019年《中国共产党党组工作条例》、2019年《中国共产党党内法规制定条例》、2019年《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2019年《中国共产党党和国家机关基层组织工作条例》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653.html
收藏